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9章 破局
    嘶呀,嘶呀!

    眼看巡天鹰已是毫无还手之力,要被老怪活生生地给逮住,它拼命地嘶吼起来,朝旁边的同伴求救。

    啾啾啾!

    一连串嘶鸣响彻,另四头巡天鹰确实是够义气,身形一转,如同四支怒箭一般,就转向了这边,奋力地扑向了老怪。

    这四头巡天鹰正是最近赶来的四头,它们并没有见识过北冥七怪的变态,还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四鹰身形翻腾,在空中曲折转弯,划过四道优美的弧线,当出现的时候,已是在巡天鹰的身边。

    呜呜呜!

    狂风怪啸,劲气横逸,四道铁鹰的尖嘴利爪,已是分别抓向了老怪。

    “哇呀呀,这么多扁毛乌龟蛋,我好怕怕呀!”

    老怪怪笑,在空中弄出一副手舞足蹈的惊恐样,让下面看到的人,忍不住想发笑。

    但是,大家都知道,现在是这场人鹰大战的最紧要关头,一个不小心,那就是血溅当场的结果。

    所以,人人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透,生怕错过了天空中的每一个精彩绝伦的画面。

    “哈哈,老三,老五我来了。”

    正是时,下面翘首而望的其他五个怪人,早已在底下摩拳擦掌了。

    “老六,助我一臂之力。”

    说话间,老五纵身跃起,向空中狂窜。而他脚刚离开地面,旁边的老六已是双掌一托他掌心,一缕暗劲就直送了过去。

    轰!

    老六脚下顿时如同是爆了一颗炸弹,整个人凌空向空中弹飞十几米,似流星般横空划过。

    并没有结束,老六这一抛,身形到了半空,但他离上方人鹰作战的距离还有一半,他却已无势可借,上升的速度陡然而降。

    “哈哈,老六我来了!”

    空中的巡天鹰上,老大正一边迎战,一边对付新冲来的四头巡天鹰,眼看这副情形,他早就有所准备,手一挥,一团丝状物嗖地一下,从袖里飞出,直射下面的老六。

    两兄弟显然这样的游戏早就玩透了,老六手一抓,抓住那根丝线,刹那身形一弹,整个人就这么斜斜地射向了上空。

    嘎嘎嘎!

    一头巡天鹰正好从斜刺里冲来,就这么迎头撞上了老六。

    “哇呀呀,扁毛乌龟蛋,看你家爷爷的厉害。”

    老六怪啸,一双爪子比鹰爪更利,轰地就抓向了巡天鹰。

    顿时,鹰毛乱飞,鲜血狂彪,被老六撞上的 那只巡天鹰刹那受了重创。

    并没有结束!

    下面的几个老怪,可不是来看戏的,几位老兄弟的出手,早就让他们一个个热血沸腾了。所以,老六一上去,其它人也相互配合着,被抛上了空中。他们以骑驾巡天鹰的老大为中转点,玩起了这种人力接龙游戏。

    而且,这几个老家伙玩得那个熟,简直就是象从小玩到大的一样。

    一众人在空中抛上抛落,看得下面的人眼花缭乱,一个个嘴都成了蛤蟆。

    但是,被缠上的五只巡天鹰这回却是惨了,它们的实力原本就差七怪不是一个等级。先前因为七怪没巡天鹰这种飞禽,它们还可以一击远遁,七人根本奈何不了它们。

    但是有了一只巡天鹰成为七怪的坐骑,这些猛禽算是倒霉了。如今更是主动招惹,这岂不是嫌老寿星活得命长吗?

    五只剩下的巡天鹰,在天空上被七怪痛奏狂扁,最初还气势汹汹的模样,现在完全都蔫了。不仅全身的鹰毛被拔得稀稀拉拉,而且有几只鹰眼都被打得眼眶乌黑,都比得上熊猫眼了。

    如果不是七怪还想留着这些巡天鹰,组成一个巡天大队,只怕现在已没有一只巡天鹰是完整的了。

    终于,嘶鸣阵阵,悲呜连连,这些巡天鹰已表示了臣服。仍是老规矩,种下御禽灵符后,七怪放了它们。现在,这些鹰已是改姓北冥。

    望望满空漫飞的鹰毛,再想想先前那些雄纠纠的猛禽,张横不禁满是感慨,事世之变化,就是这样,先前还是上古异禽,这一刻全部成人家的宠物了。

    天空中的眼睛被一下子打掉,现在的形势是立刻反过来了。

    有六只巡天鹰从四面八方的探察,敌方的运兵以及各种布置,张横这边是一清二楚。反尔是张横他们的行踪,顿时就是一团黑暗,变成了敌人所猜测的迷团。

    形势刹那逆转,突围行动变得轻而易举,张横他们也不多迟疑,趁着敌方还没回过神来,迅速向预定的路线行进。

    天快亮的时候,终于离开了这片山陵丘壑地带。再一看地图,早已离开了高山族人精心划定的包围圈。

    而且,从七怪骑鹰巡察到的情况,敌人可能并不知道己方人马的目的地在何处。自失去己方的行踪后,大批的高山族人就象没了头的苍蝇,到处寻找,已是有些混乱。

    由此可推测,高山族人并不清楚,张横他们突围后,目的地是堕落之野。

    而且,往这个最重要的地方,对方也只是派出了几支零星的小队,并没有引起重视。

    “这就好!”

    “只要进入了堕落之野,我们就是鸟入林,鱼入海了。任是高山族人多可怕,任是他们的怪物有多凶残,也休想奈何我们。”

    张横的眼眸中射出了一抹精光:“我们就坚持这最后一段路。”

    “是,张兄弟!”

    韦侍尤和沙伟点头,心中也是无比的兴奋。象这样的一场大突围,在敌方严阵以待,甚至早已挖好陷井的情况下,己方反败为胜,这确实是不易。所以,几人的心中也是一个个满满的都是兴奋。

    “张兄弟!”

    沙伟望了望四周:“现在离堕落之野也就数十里路,我们很快就会接近那里。”

    说到这里,沙伟的神情一肃:“不是我不信任张兄弟,而是我心里实在没底,这么多年来我参与的事,都是明明白白,从来没有这一次一样,西里糊涂。所以,你把大转移的目标,转向堕落之野,我老沙还是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就算要死,老沙我也想做个明白鬼。”

    沙伟是个爽直的人,做事最恨婆婆妈妈,更是不愿做西里糊涂的事。所以,先前张横隐瞒了去向堕落之野的目的,确实是让他很不爽。

    他也不象韦侍尤那样,因为巫族身份的关系,有所顾忌,一直不敢问出来。现在,大家脱离了高山族的追蹑包围,可以说已是没有了后顾之忧,他自然是想弄明白其中的原由。

    “沙大哥,韦大哥,这确实是我故意隐瞒的。”

    张横脸色一肃:“不过,说实话,我这也是事不得以。因为,前往堕落之野,目的就是为了弥补昆吾那边被阻,没有通道可以离开蓬莱境。”

    “你的意思是说,你掌握着堕落之野中,隐藏着一条秘密离开蓬莱境的通道?”

    这下,沙伟和韦侍尤都震惊了,甚至圣女好看的秀眉,也陡地挑了起来。所有人怪异的目光刷地全落在了张横身上。

    “不,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张横微微摇头:“并不是说,我掌握了一条通道的秘密,而是这条通道,需要我去寻找。而据我看来,堕落之野内,存在着通道是最有可能之事。”

    “呃,张兄弟,你说的话我越来越听不懂了。”

    沙伟,韦侍尤等人面面相觑,张横后面的话,确实是有些云里雾里,听不懂到底是在说什么。

    “唉,此事说来话长,这也是我当时不想多说的原因之一。”

    张横长嘘一声:“不过,现在趁大家休息,我就与你们说个清楚,免得心里存在着隔膜,影响我们兄弟之间 的感情。”

    说罢,张横也不再迟疑,把事情的原委详细地说了一遍。

    他所说的事正是当日在灰森林底下,遇到那枚神奇的金种子的事。最后道:“机缘巧合下,我得到了金种子的溶合,获得了很大的好处。”

    “不仅如此,从它传入的信息中,我还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凭它所剩余的力量,还能够再开启一处蓬莱与外界出入的门户。只是,条件比较苛克,不但需要一处灵气非常充盈之地,而且还要找到一枚同样具有灵性的种子。”

    张横尾尾而谈,众人倾耳而听,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惊奇之色。

    传奇时时有,今年却是特别牛。竟然连这样不可思议的事,都在张横身上发生了,这天下还有什么样的事不可能?

    现在,大家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张横当时不说,一则确实是此事重大,另一则此事本是没有绝对把握一定可以成功的事,说了确实无益。

    没有了追兵,更没有了后顾之忧,头顶七怪驾着巡天鹰玩得不亦乐乎,也全盘监视着这一路的情况,接下来的百多里路,再无什么阻碍。就算有些不长眼的毒物凶兽,想出来打个点,却只好叹命苦,反尔做了他们的点心。

    “哇,前面是什么地方,好大的障气。”

    突然,空中的老怪怪叫起,指着前方道。

    众人举目,顿时脸色一个个变得怪异而兴奋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