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1章 不长眼
    “张兄弟,韦侍尤兄弟,堕落之野确实是非常奇特,否则也就不会有三大绝地之说了。”

    沙伟现在脸色早就轻松了下来,接下来的事,确实是他只要看看风景就行。

    “早在堕落之野没有被开发,还没什么人发现它内里的许多情况和秘密时,这里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多尼多拉!”

    “多尼多拉是这里土着取的名字,意思是说星晨起落的地方。”

    沙伟爽郎地解释道:“只 不过,后来发现这里奇特之处的人越来越多,这才会被人渐渐改名为堕落之野。”

    “这道地沟自堕落之野出现之时,就已然存在。下面的石洞也全是天然形成。不仅直到现在仍在冒着烟,貌似它出现以来,就从此没有再停过。”

    “至于它为什么要冒烟,烟从何处何来,为何久久不息,众说纷纭,谁也没有研究出个正确的结果来。”

    沙伟继续道:“倒是有一个说法很象那么回事。在上古时,这片山野地下本是难得的炎火之地,是炼丹的高人可以用来埋炉练丹的好地方。因此,上古有位丹王,就择地在此隐居,并化费了半生的积蓄,在此地下打造了一处练丹之所。”

    沙伟娓娓而谈,四周的人却一个个听得入了神,甚至连七怪的几张乌鸦嘴,也全部自动闭了起来。

    “上古那位练丹士,是位丹门的绝顶强者,他倾平生之力,在此开丹练炉,就是要练出一炉天下绝世的神丹。”

    沙伟微微地摇了摇头,脸上现出可惜之色:“只可惜,这一炉丹药,在最后一刻,却不知是什么,遭来了天雷轰击。足足三十六道天雷,在森林边缘弄出如此一条深壑,却也把护丹大阵,当场毁去。以至于上古练丹士功亏一篑,临死前连喷三口血,含恨而亡。

    据说,他死前曾留下遗言,说是有人能完成他遗愿,他愿把这一生所积蓄的所有物姿财富以及各种天材地宝,送于他做为报酬。“

    “竟然有这样的事?”

    大家互望一眼,都是非常诧异。

    这种藏宝寻宝的故事,在外面都要烂大街了,谁还会相信?这根本就是一个**裸的骗局,是有人为了某种目的,暗中释放的烟雾弹。

    “嘿嘿,最初的时候,确实是有人相信,一大批一大批的寻宝者前来,把山野外的空地,都几乎变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

    沙伟笑道:“不过时间过了好多年,藏宝的事仍在传说着,但真正相信的人已不多。因为在前面的几年,为了此事,不知有多少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嗯,这才是应该的。”

    张横点点头。大家说着话,已然来到了那道深壑前,仔细观察了一翻,众人也不停留,就踏着深壑上的铺路木板,走了过去。

    堕落之野虽然是条冷僻之路,但常年经过这里的还是有许多人,一路过去,大家就看到了许多人留下的生活痕迹。

    还是堕落之野的外围,大家都感受到一种浓重的湿气,空气中也透着一股异样的香味,甜丝丝的,并不难受,反尔闻起来让人很舒服。

    在场的全是老江湖了,早就都涂用了一些药物和服用了药丸,以防万一,对于空气,更是慎之又慎,那里会随便去嗅它。

    堕落之野里面有些静得可怕,这里竟然没有小虫小鸟的鸣叫,更是听不到远处森林深处传来兽吼。好象这个世界,是一片噤声的地方,无论是鸟虫兽类,都摄于某种奇异的力量,而变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张扬。

    “沙大哥,以前的堕落之野也是这样吗?鸟虫噤音,不闻兽吼?”

    张横目光望向了沙伟,满脸的惊疑。

    “没有,很少遇到堕落之野死寂一片的时候。”

    沙伟摇了摇头,脸色凝重起来:“不过,听一位曾在这里跑马的朋友说,堕落之野千奇百怪的事都会发生。别说是一年中出现鸟兽噤音的情况,就算长年不闻鸟兽之声,这也不用奇怪。”

    说到这里,沙伟嘿嘿怪笑道:“堕落之野就象是个快要没大姨妈的中年妇女,时不时地会发神经。这婆娘要是心情好,说不定天上就掉馅饼,掉落一大堆什么上古的遗物来,让你吃十辈子都吃不完。”

    “当然,要是遇到这娘们心情不好,说不定就窜出一大群凶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说罢哈哈一笑:“张兄弟,你也就别多想了,到了这里,就准备接受这里的一切西奇古怪的事物吧!”

    “天下竟然还真有这样的事?”

    张横有些半信半疑。但是,当他的真实之眼细细洞察,却已是不得不信。

    四周一片死寂,然而,在真实之眼里,无数的角落草丛树蔓间,却明显都藏着一条条小蛇或是不知名的动物。甚至上方的树林树冠中,也有鸟儿在活动。

    可是,这些动物,象是全部变成了哑巴,会动会跳也会吃,就是不会发出任何一声声响,就象是在看一个无声的世界,说不出的诡异。

    这只能说明,沙伟所说的是真的,这里的动物植物可能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支配。

    不一会儿,几人又被一幕怪异的影像给吓着了。

    堕落之野原本就弥漫着采色的雾气,放眼都是迷离一片,视野根本放不远。但是,刚走出数十步,前面的一棵大树后,滚滚彩烟蒸腾而起,好象是那里着了火,引起了烟雾喷发。

    “着火了!”

    张横一惊,他可知道,在森林中着火会是什么后果。以现代社会的人力物力,都无法阻止,以至曾造成过一些国家的洲或省,整块整块地被焚烧干净。

    然而,当张横急步冲上前去,却是傻了眼,那里是什么着火,是那边的树后有个脑袋大小的洞穴,滚滚的彩烟就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显然,这是个连通着地下某一个石洞的洞穴。

    到了这会儿,张横连不服都不行了:看来堕落之野,果然隐藏着许多外人不知的秘密。

    其他人更是学乖了,没事不会在大家四周乱跑,连七怪也都佯装闭目,他们也是对这个诡异的森林在暗暗探察。

    路途并不凶险,四周的树木也并不茂密,不需要专人开路。一众人安步当车,向山野深处而去。他们并没有固定的时间,一切都要看张横如何决定,他能在这里找到隐藏于此的通道,目标才算达到。

    张横也一直细细地在感应。只是,意识中那点朦胧的金种子发出的光芒实在是太黯淡了,几乎随时都要熄灭。而与此处灵种朦胧的感应,更是若有若无,变得飘乎不定。

    张横也没法,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等待感应突然强起来。也许就象沙伟说的,堕落之野这老娘们什么时候心情好起来。

    不过,张横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们进入堕落之野的时候,从外围奔来了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

    队伍有十多人,身上的装备无比的精良,无论是手用的钢弩,还是制式的兵器,都可以算得上是精品。可见,这一支队伍,必是出自某个大族或大家,实力绝对的不凡。

    一众人下马,树林中立刻有四五个人窜了出来,其他人分开保护,其中一人凑上前来,低低地向带队的年青人说着什么。

    “嗯,很好,他们是不是没有发现你们的行踪?”

    是的,相信他们绝对没有,我们蓬莱五鼠,在追踪偷蹑可是行家,我们敢说第一,绝不会有人敢说个不字。

    年青人阴厉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狠色:“那很好,这次事成,本少必会禀告老祖,把你们拉入他的亲卫队。”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几人顿时叩头如倒蒜,,一副感恩戴德样。

    队伍很快就收拾了行装,他们本就是轻装上路,要带的杂物不多。只是一会儿功夫,他们已把马匹赶离现场,让它们慢慢寻着原路回去,近二十人,已迅速隐没在了堕落之野中。“姓张的小子,这回看本少怎么弄死你。敢当众羞辱本少,本少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要你生不如死。”

    年青人斗蓬下的脸煞青一片,熊熊的怒火,已把他烧得有些脑袋发烫了。

    “

    我们中午就在此打点吧!“

    数十里外,张横他们已到了一片山谷。这里风景优美,两边两座斜峰,斜指长空,把这里硬生生地劈出一片谷地来。一道轰隆隆的瀑布,顿时让死寂一片的山谷增添了无数的生机。

    瀑布中鱼儿在窜跃,岸边草地上几双小兽毫无顾忌地玩嘻。显然这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来了,所以这里的动物也不怕人。

    当然,这里已恢复了正常,兽鸣鸟叫,一片活跃的世界。

    “

    嗯,好的,那就在此打点吃饭吧!“

    张横点头,昨天晚上,大家奔波了一夜,从高山族的大包围中突围出来。无论是七怪还是沙伟等人,都精神紧张,确实是要放松一下。趁这里风和日丽,正好稍事休息。

    这回圣女亲自下橱,别看她平时好象从不沾染这样的俗物,但看她的刀功,显然也曾是在烧菜做饭这一方面,进行过一翻苦心的训练。

    不过,这都是为了张横,自成为张横的妻子后,许多以前没沾手过的女红橱事,她都是重新学起来地。

    众人正各自忙碌着,突然,张横陡地一声轻咦,整个人猛地从地上象屁股装了弹簧似地跳了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