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2章 口无遮拦
    “啊,张横怎么了?”

    圣女刚提起的菜刀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满脸讶异地望向了他。

    “没事!”

    张横点点头,神情凝重:“我刚才突然感应到金种子有反应了。”

    “什么?”

    这回所有人都震惊了,立刻围了过来,一个个脸现惊喜。

    金种子那就意味着开启离开蓬莱的通道,能这么快对它有所感应,这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要知道,来此寻找,虽然有着金种子的感应,但那只是一种朦胧的精神接触,并不能完全确定。

    因此,是否可以在这里找到它,还真是个没有答案的谜。

    就算能找到,需要多长时间,要是在此逗留个一年半载,也够他们吃苦头了。

    “不过,等我细细感应,又突然失去了它的痕迹。”

    张横不无惋惜地道:“可能这东西的出现,会有一定的周期,或者是有什么规律,那就得好好研究研究了。”

    说着举目四望,灼灼的眼眸中却是露出了一抹精光:“嗯,不错,不错,山野之地,竟然隐藏着这样的风水宝地,确实是难得。”

    “哈哈,张兄弟,我和韦侍尤老兄正好没事,不如你就给我们讲讲此地的风水吧!”

    沙伟显然内心的兴奋劲儿还没平静下来,所以很识趣地凑了过来:“曾听马大哥说,张兄弟的风水乃是一绝,曾破解了许多多年被列为绝地的绝症风水。”

    风水也有绝症之说,皆是因为风水象人生病一样,有轻重缓急以及疑难杂症等之分,到了绝对无法可解的情况,就会被列为绝症之相。

    在风水的理论中,大地的地脉与人体的人脉一样,只不过人体局限于身体的限制,而风水中的地脉却不仅仅是一地一隅那么简单。真正的风水局可以在一个省或一座千里之巨的山脉内发挥作用。

    “哈哈,沙大哥客气了。”

    张横哈哈一笑,他也不说别的,缓缓地站起身来,手指指向了四周:“沙大哥韦兄弟,你们看,此处为我们刚才进来的入口,也是这个小谷的门户。你们看它是不是呈扩散的喇叭状?”

    “是啊,喇叭状的山口或地形很常见啊,这又有什么特别?”

    沙伟问道。

    “此处自然被在下指出来,是大有门道。”

    张横道:“一般人选喇叭状的出入口,大多是想取个开源聚财之意。只可惜,一般人又如何清楚,其中的真正奥妙。”

    “就如此处的喇叭谷口,看起来前面一无遮拦,谷口也没有杂石乱石等有碍眼观,无论是从内向外看,还是从外向内看,都是一片平和。”

    “张兄弟,听你的口气,还以为你是要指出此处谷口的风水好,那知,现在听来,似乎是在说这谷口的风水不怎么样。”

    沙伟很是狐疑,他倒是有些搞不懂张横的意思了。

    “是啊,这又怎么了?风水不就是讲究一个阴阳平衡,气场舒缓平和吗?”

    这回,旁边的韦侍尤也忍不住疑惑道。

    “哈哈,理是这个理,但还得看情况。”

    张横神情一肃:“而我认为此处谷口有问题,就是因为它所在的这个地方,太干净。“

    所谓口无遮拦,这句成语的意思大家都明白,是指一个人说话随便乱说,不知轻重厉害。但是,在我们风水中,也正好有这么一句,所要表达的意思也差不多。“

    “一旦家中大院或是单位院落,门口的布局恰巧布成了口无遮拦之势,就会让这户人家或单位多口舌,多是非,若是鸡猴之年,还会出官司,单位领导更是极可能下台。”

    张横解释道。

    “哇,这么厉害?”

    韦侍尤和沙伟互望一眼,都感觉很吃惊。

    “哈哈,信则有,这就是缥缈的命运,谁能说得清楚?”

    “幸好,此处为一个无人居住也没多少人进来的山野荒地,所以,这点口无遮拦的风水败局,也就根本不用当任何一回事。”

    张横回过头来,眼眸中精光更甚:“此地是风水宝地的原因,正在于这两座侧峰和中间落下的瀑布。”

    也不待沙伟和韦侍尤相询,张横已是说了下去。

    “两位请看,这两座侧峰清奇骨秀,是两座确确实实的石山,而且,表面棱角分明,竖在此处,就象是一头牛头上的两支利角,充满了一股凛凛的凶悍暴虐之气。

    中间瀑布流下的地方,应该就是牛头,牛的脸部被瀑布时隐时现地给遮住了,但我们还可以从瀑布偶尔被分裂的地方,看到了瀑布崖面上突兀的石块。

    更尤其是,这上半部分的地方,有两个脑袋大小的石洞,齐就齐在它们出现的位置几乎同高,就象是长在牛脸上的一对牛眼。

    由此,在下可以判断,此处的风水局为牛头局。

    平常说来,牛头马面非好相,在风水中也是如此,逢着牛头马面相关的风水局,必然是一个恶煞之局。然而,世事之巧妙,却是让人不可置信。

    这处牛头局原本聚煞,但因为它中间的这道瀑布存在,瀑布的水日夜冲击,无时不刻地在消蚀牛头局的恶煞。

    经过了不知多少千年,或者是万年,此地的恶煞早就被水的柔性所中和,不但不再凝聚煞气,反尔是生出了祥和之兆。

    说到这里,张横哈哈大笑:“也许,这就是否极泰来的原故吧!恶煞之地也会有变成风水宝地的时候。”

    “原来如此!”

    沙伟和韦侍尤两人听得啧啧称奇。不过,细细一想张横的话,也是感觉颇有道理。

    这会儿下来,那边圣女也做好了饭。七怪这回没有再吃那些垃圾食品,而是从附近弄来了几只山鸡野兔,打起了秋风。

    张横准备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好好研究那被突然感应到的灵种。于是,一众人开始在四周布置,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六头巡天鹰被派出了三只,在以此为中心的十里以及五十里和百里的距离,各布下了一道天眼监视。

    那些还在圈子里打转转的高山族人,一有异动,就立刻会被张横他们发觉,可为是给自己的后方提供了保障。

    事实上,高山族人也早有所觉,感觉这伙人可能已跑出了包围圈。但是,没有确切的信息,他们仍是没有准确的目标。到现在为止,已是派出了数千个数人小队,对四周进行了探察。

    只可惜,他们的所有行动都落在巡天鹰眼里,张横根本就是在跟他们闹着玩,最终是连张横等人的脚印子都没有找到一个。

    双方正在玩一个强盗和警察的游戏,谁被谁逮住,那谁就是警察。

    张横倒也并不担心,他们虽然处于劣势,但只要能找到感应中的灵种,就可以拍拍屁股离开。到时管高山族人派出多少人,也都只有望洋兴叹的份。

    张横可没闲着,他决定在这里布置一个风水阵,作用很简单,那就是放大此地的牛头局。

    布置风水局的材料江山社稷图中有的事,他也不用费心思寻找,与圣女一起,在谷内和瀑布的小湖边,安置了一个个阵基,只待阵势发动,就可以起效。

    那支偷偷入谷的小队伍,现在无比的郁闷,当他们迅速靠近张横他们的时候,立刻就感觉不对劲了,似乎天空中有一双犀利的眼睛,正死死地瞪着他们。

    这些人大惊,立刻隐匿身形,进行了反观察和反侦察。立刻,队伍中的探子手,就发现了天空中大摇大摆飞过的巡天鹰。更让他们骇然的是,坐在上面的正是那七个变态老怪。

    这下可把他们给吓了个屁滚尿流,差点都趴在那儿不敢动弹了。

    这支队伍,领队的正是李家那位三公子。

    那天在昆吾宫前,被张横一顿臭骂,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完全给无视了。这对于李家三公子来说,无疑就是平生奇耻大辱。

    他本想当场发作,把这个外地佬给好好教训一顿。那知,之后昆吾宫一众高层出现,甚至他老爹也来了。

    原以为有他老爹在,这样的小事随便就处理了,但从后来的情况看,似乎他们李家现在不象以前吃香了,昆吾的高层,也并不怎么买他李家的帐。

    李三公子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心中却是愤怒到了极点。眼看一时半会的不能从张横手里讨回便宜来,就带着一大伙人出门散心去了。

    就在路上,他却得到了一个消息,张横闯了大祸,在高山族招惹了那里的神,现在已成为高山族的公敌。高山族甚至派出了族中大半力量在追杀他。

    李三公子大喜,就准备看一场狩猎的好游戏。只可惜,他在后方,根本不知道张横的方向。还是利用了李家在大陆的各种关系,查到了张横那伙人,极有可能从高山族的包围圈中突围,逃入了堕落之野。

    李三公子暗喜,立刻发出传讯灵禽,把这一消息带给了李家留守在堕落之野附近的一个驻扎队。

    果然,从对方手中,掌握了准确的消息,张横他们就是入了堕落之野。

    李三公子根本没把张横他们放在眼里,所以谁也没有再通知,就带着随身的这些人员,赶了上来。在他想来,就张横这么几个小罗罗,何必大动干戈,就以他李三公子这些人,就足够收拾了。

    然而,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张横这边的力量竟然恐怖如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