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3章 宝宝
    李三公子因为看到了北冥七怪,吓得魂飞魄散,他可不知道,北冥七怪与张横他们在一起。

    于是,这次狩猎张横的计划,算是胎死腹中,他得为自己的小命担心了。

    张横他们其实也早就发现了附近有人。不过,堕落之野又不是张横的私人地界,他也不能阻止任何人进来。所以,张横只是让北冥七怪注意靠近附近数里范围的来人,如果对方并没有表示出对自己的攻击,也就算了,要是有那样的意图,自然是会毫不留情做无害处理。

    李三公子他们,早就看到天空中的北冥七怪,那里还敢表示出敌意,因此,他们趴伏在这座小山上,才没有引起老怪们的特别注意。

    十五天大的小屁孩,是吃了睡,睡了吃的这个阶段,对四周的一切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应。张横和圣女的孩子虽然是神裔血脉,但从表面上看,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张横自然早就仔细地探察过了自己儿子的身体,感觉上来说,两个字:奇异,一个奇异的生命体。

    小孩子体内,蕴育着一股旁礴的生命力。就以他这么小的身体,竟然可以散发出如同小太阳般炽烈的生命彩光,比许多强大的凶兽都光亮。

    据圣女的说法,当初高山族的神,之所以要把神娶的仪式,最后定在小孩子出生后半个月结束,就是因为这小孩。

    从黑嬷嬷中暗中得知,那位神是想要借助小孩子,炼一枚神丹,据说也许能让它突破真正成神的那层桎梏。

    想到这一点,张横简直是把那个西贝神恨得牙痒痒,恨不得重新再杀他一次。

    不过,这也让他更加留意自己的孩子,平时是不是会有什么异相。毕竟,孩子可绝不是普通的血脉。

    就在刚才,张横和圣女正联手布阵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一个奇异的感觉,好象听到后面的孩子在呼唤。

    当时,圣女也似乎是有了这样的错觉,两人连忙回头看去。然而,让他们惊疑的是:小孩子正呼呼睡觉,睡得那个香,连口水也流的老长,要掉到地上了。

    北冥七怪对小孩子都非常喜欢,尤其是北冥老七,她现在基本上要替代黑嬷嬷的位置了,平时没事,都由她亲手照顾孩子,连圣女都搭不上手。

    圣女也是无奈,不敢真的惹恼了这位老祖宗,所以只好时刻观注着,怕她脑袋瓜子一糊涂,做出对孩子什么不利的举动。

    幸好,这一天半夜的观注下来,老七确实是真心爱这个孩子,简直是把他当自己的孙儿在看待了,可以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连其他老怪想凑近玩玩,都被她无情地赶开了。

    现在的北冥七怪,除了老七怀里的孩子是他们的宝贝外,还真没有别的能放在他们眼里。

    竟然在孩子睡觉时,感应到了他的呼唤,这确实是震惊了张横和萧若鱻。但细细探察后,又没发觉什么异样,两人也只好作罢。把这个疑惑藏在了心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早就搭起了帐蓬,炊烟也袅袅地升了起来。

    自进入蓬莱,说实话的,张横还真没有好好地吃上一顿热饭。时间按排得太紧,晚上进来,第二早就进入了灰森林,此后几天,更是在各处险境乱窜,别说吃上热饭,连好好睡一觉都没有可能。

    至于到了昆吾宫,张横马上着手进行了营救圣女的行动,之后就几乎是马不停蹄了。现在总算摆脱了高山族的围追堵截,能安稳地在这片堕落谷中找到片隅栖身之地,还算是他运气好。

    一众人围在了一起,自从把张横的儿子当成小宝贝,北冥七怪现在也安稳多了,不再象以前那样疯疯癫癫的没个着落,他们又弄来了几头野兽,在对面架起了野火,噼哩叭啦的野兽油脂,滴落在火堆中,满谷生香,诱得人食欲大开。 张横也不吝啬,拿出了两坛收藏了好几年的百年陈绍兴老酒,还有一箱茅台,大家各取所需,今天晚上也算是摆一场庆功宴,感谢大家。

    月亮缓缓地升了起来,这场篝火宴虽然人不多,但却也非常热闹。七怪不失本色,酒过半巡,立刻一个个上场表演,甚至连圣女在众人的起哄下,站起来跳了个舞。

    轮到张横时,他也没辙,只好学着当年在蛮族开篝火宴会时的模样,别别扭扭地玩了手扭屁股舞,却是引得四周哄笑一片。

    这里热闹非凡,隔着几个山头的李三公子他们,却是一个个冷得直打哆嗦。

    堕落之野的地形非常复杂,除了左边一半是广茂的森林,其他就是丘陵或是山野之地了。谁要敢说,对这里的地形全部熟悉,那除非是神仙。

    通常进出堕落之野的都是右边的山野地带。只是,山野因为地势高低起落的差异,在很短的距离里,会形成一年四季的不同气候。

    如今张横他们因为山谷的存在,是一处常年温暖如春的所在。但李三公子等人所在的山头,却完全不同,山上西北风呼呼,好象正处于严冬。

    这些家伙本来就被北冥七怪给吓破了胆,现在在这样的寒风里缩了大半天,早已一个个又累又饿,恨不得早就抹脚底走人。

    只可惜,天空中不断有巡天鹰飞过,却让他们做贼心虚,根本就不敢从窝着的地方起身。

    李三公子唉声叹气,跟着他来的人本以为这次来捡功劳的,现在才知道是来受罪的,一个个没精打采,早已怨气冲天。

    一场篝火晚会,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结束。张横看看手腕上的伏以神尺,脸上露出了感慨之色。

    自当年获得伏以神尺,成为自己第一件上品质的法器,到如今都好几年过去了,甚至伏以神尺也已进化为量天尺。

    不过,物是人非,短短的几年,自己的进步实在是太快了。这都是人生际遇,也是命运的安排。

    心中想着,张横已站了起来,缓步向瀑布所在的那两座侧峰走去。

    他今天晚上,就要利用这个天然的牛头局,在自己和圣女的布置下,引发自己感应到的那枚灵种。

    数十米的高度,自然难不倒张横,他很快就来到了瀑布顶。上面很开阔,可以站十多人,后面有几道山崖,上面也有流水下来,这才能在这里汇聚成这个瀑布。

    细细地观察了一翻,已完全肯定白天所了解的情况,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手中伏以神尺哗啦啦抖动。

    刹那,一团乌光乍起,迅速扩大,把张横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此时此刻,下面的人望上去,就象张横是一轮黑色的月亮,带着妖冶的气息,一圈圈黑色的光芒,正急剧地向四面八方弥漫。

    整个山谷的气氛也陡地变了,原本充满生机的空气,象是笼罩了一层阴晦,百兽噤声,连正盛放的花朵也迅速合笼,情形无比的诡异。

    “这是什么?”

    韦侍尤不禁失声,手指指着潭水的方向:“你们看。

    “哇呀呀,乌龟蛋儿,湖里冒出个牛头来。”

    “是啊是啊,是不是地狱门开,牛头马面出来索鬼啦!”

    “他乌龟蛋,我看是牛鬼马面被判官给罚了。”

    这下,北冥七怪却是无法淡定了,一个个胡说八道起来,所说的话到后面是越来越不靠谱。

    谷中有些混乱,圣女萧若鱻俏脸神情凝重,连忙抱着怀里的小孩子离得七怪远些,以免这些老东西吵了宝宝,七怪倒也很自觉,争吵大军移向了另一方。

    韦侍尤和沙伟两人互望一眼,心中的疑云更甚。他们知道,今天晚上张横会有所动作。只是,到底要做什么,他们可不明就理。

    此刻看张横在上面象跳大神似的,弄出这副影像来,自然更加的好奇。

    “呔!”

    正是时,崖壁上的张横又是一声怒喝,手中伏以神尺轰地发出一道黑光,射向了谷中的地面。

    轰!

    谷地微震,山壁轻晃,整个山谷象是发生了一次地震,在上面的人全部都有一种摇晃的感觉。

    嗤!

    地面上彩色的雾气刹那蒸腾而起,因为天色已黑,彩雾也全变成了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是什么颜色。

    雾气蒸腾,曲扭摆舞,迅速从地底直冲而上,不一会儿,就把一大片地面给笼罩其中。

    并没有结束!

    雾气翻滚,嗤嗤 嗤异啸大作,好象山谷的地底被打了一个洞后,已经漏气,无数的雾气从地底冒出。细听起来,那嗤嗤嗤的异啸声,又如万鬼叫嚣,确实是让人毛骨悚然。

    “韦兄弟,你看这雾气好象在形成什么图案?”

    沙伟眼眸暴缩,不禁指住了正在蒸腾的雾气。

    “是是,是牛头,是一个牛头!”

    韦侍尤也是脸色难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被张横一尺洞穿的地底,冒出来的黑气竟然正在化形为牛头。

    那么,这是怎么了?张横在此想干什么,为什么弄出了如此的异相?

    “嗯,张横他应该有感应了吧?”

    圣女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表情,阵势是她与张横一起布的,只有她明白其中的道理。

    正想探出思感,与张横一起联手,就在这个时候,怀里的小孩子陡地哇啦喊了出来。与此同时,他的眉心上,猛然闪现了一道异芒。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