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4章 五星锁月
    “啊,宝宝!”

    突然发现宝宝的额上出现如此异相,圣女不由大惊,忍不住尖叫起来。

    但是,还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圣女陡然娇躯剧震,俏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这,这,这是,宝宝与我和张横这是怎么了?”

    “哇呀呀,你们这是搞什么龟蛋?”

    不仅是圣女惊呆了,一边的北冥七怪也被吓着了。他们何等修为,思感的敏锐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拟。就在刚才地洞被打穿的时候,他们突然感受到了一波奇异的能量。

    续尔,他们便看到了发生在张横和圣女以及宝宝三人身上的异相。

    只见,三点暗金的光芒从他们额头陡地突了出来,刹那形成了三枚巫字形的奇异标志。暗金光芒越炽,渐渐的如同谷中降落了三颗金色的星晨,与刚才映在湖水中的牛头形的黑月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并没有结束!

    从地面冒出的黑雾,此刻也早就凝聚成形,确实就是一只巨大的牛头形像。两只锋利的顶角,一对空洞洞的眼睛,看起来实在是狰狞之极,也是诡异之极。

    滚滚的黑雾发出幽幽的冥光,仿佛就是一只来自地狱的牛头鬼差。

    但是,在谷中众人眼里,却感觉又是另一回事。有张横夫妻和宝宝的三枚暗金的星晨,再看湖中和这谷地上的牛头,那完全就象是两轮黑色的月亮,把整个谷地,映得鬼气森森,阴气重重。仿佛这一刻,这片山谷已进入了幽冥地界。

    “乌龟王八蛋的,原来是这样!”

    七怪又吵了起来,不过他们中似乎已有人看出了点端倪,已是在口沫乱溅地解说了。

    “怎么会是五星锁月呢?明明应该是四星锁月才对啊!”

    圣女萧若鱻喃喃着,满脸的惊疑。在原本她与张横贡同设计的阵势中,只会出现四星锁月。天然的月亮照映牛头瀑所在的瀑布,到时会成为一星。

    张横借助堕落之野地脉之力,引来的力量又将凝成一星。

    她和张横配合奇妙的上古阵势,又会形成最后两星,这就是所谓的四星锁月。 四星锁月,所锁的月当然不是真正的月,而是此处的地脉地气。在四星锁月的阵势下,没有一点地气地脉之灵敏可以逃逸。

    张横就是想利用此古阵,把此地的地气地脉锁定,以便他细细探察,看是否能感应到先前曾有所接触过的灵种。

    那知,现在无缘无故地突然又多出一星,虽然锁月的力量以倍数加强,却也实在是震憾了圣女萧若鱻。

    刹那的愣怔,她猛地醒悟了过来,目光立刻灼灼地凝注到了宝宝的脸上。

    宝宝依然呼呼大睡,睡得那么甜,那么香。那略带嫩红的脸皮,在幽色清亮的月光下,仿佛吹弹可破,实是粉雕玉砌般玲珑可爱。

    只是,在他的额头上,一枚暗金色的巫字符号,正在奇异的闪烁,给小宝宝增添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宝宝!”

    山崖上的张横,此时也已发现了异常,更是看到了宝宝的异相,心头不由暗呼了一声。

    自从上次感应到宝宝的呼唤,张横心中就一直存着一个迷团。自己和圣女的结晶,应该会有些不同寻常的表现。

    此刻看到那个暗金的巫字,张横心头是恍然了,宝宝所谓的神裔血脉,应该与神秘的暗金巫字有关。

    “啊,天哪,难道他们在寻宝吗?”

    对面的山头上,李三公子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完全被震摄了。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迫不得以被压制在此处,喝了大半夜的西北风,还正在犹豫着是不是该冒险退走。此刻,却竟然出现了这样一幕不可思议的奇异情形。

    李三公子自然不知道,张横他们上千里大转折,目的是为了寻找到一枚灵种,开启隐藏在此的秘密通道。

    他们还以为张横这是带人来挖宝的。数千年前流传很广的寻宝游戏,还是给了他很深的印象。

    本以为这是前人杜撰的故事,但现在看来,一切好象都是真的,否则,怎么会有这样诡异的情形出现。

    一想到传说中的宝藏,想到里面极有可能会有绝世神丹以及数不尽的天材地宝,李三公子冰冻的身体里,立刻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焰,所有的害怕,惊恐,一下子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朝着那些还呆愣当场的手下喝道:“你们这些该死的,还不快随本少去寻宝。”

    “寻宝?”

    所有人尽皆一震,猛地反应了过来。

    只要是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有关蓬莱各大绝地秘境的消息,一定会被灌满耳朵。象这方面的消息,是专门有人在买卖的,想到什么就有什么。至于真假,你知他知天知道,看运气。

    现在经李三少提醒,所有人都翻然醒悟,也管不得是不是有危险了,就全部站了起来,跟着李三公子向目的地冲去。

    “开!”

    张横手中伏以神尺一挥,一道黑色闪电从空中划过,刹那斩向山谷。

    轰隆隆!

    一声闷响响彻,贯注了张横天星之力的这一斩,把山谷地面直接划开了一道宽达丈许,长有百丈的大列逢。下面滚滚的雾气顿时如煮如沸。

    借助五星锁月的阵势,张横已然清晰地洞察到了地底的情况。

    整个地底的结构无比的复杂,就象是一个连环的迷宫,无数大大小小的洞穴,相互串连,完全就把地底给包裹了起来。

    如果真有什么东西在这地下,只怕给你张地图,你按图锁骥,也绝对无法不迷路。

    但是,张横所要感应的灵种,也许并不是一种实质存在的东西,随着阵势无数倍的加强,张横终于在团团迷雾般的阴晦里,锁定了那点曾经出现过的金光。

    张横大喜,在意识的深处,他突然感觉到了异样,似乎自己与那点朦胧的金光,产生了某种脉动。

    卟!

    这一刻,两者之间的联系,顿时变得更加的清晰,张横的眼眸也骤亮,他终于明白,金色种子散落在这片大陆上的那枚灵种,终于被自己找到了。

    张横那会迟疑,思感紧紧地锁定了它,以伏以神尺无上神威,一尺就斩开了地面,要直接从地底把它取出来。

    四周一片寂静,如此大的动静,确实是让所有人有些震动,就算是北冥七怪,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多了少许异样。在他们的感觉上,张横似乎还不够这个境界。

    韦侍尤和沙伟两人的神情很是古怪,今天晚上张横的表现太扬眼,又一次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所以,现在两人对张横,那是个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只有圣女萧若鱻嘴角浮起了淡淡的微笑,低头亲了一下宝宝,俏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注定不会是普通人,他将来必会成为神一样的存在。 嗡嗡嗡!

    地底传来的异响越来越大,越来越炽,仿佛是整个地底要被翻过来了。

    张横的神情更见凛然,探入地逢的那只手,不禁微微地颤抖起来,仿佛他手中提的是万钧巨岳,他正以全身的力量,在提升那颗灵种。

    此时此刻的张横,确实是不好过。当他利用思感锁定灵种后,便以真元相引,手掌化为一只丈许方圆的巨掌,一下子吸住了灵种的那团光氲。

    一切做的很顺利,也没有任何东西阻挡,张横很快就提升了数丈的距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陡然感觉掌心一沉,被吸住的灵种,似乎一下子增加了无数倍的力量,变得重如泰山,几乎就从他掌心脱离。

    张横大骇,他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分心去探察,只好体内真元鼓荡,源源不断地加强掌心吸力,以维持原状。

    然而 ,一切都脱离了正常的轨道,随着他一寸寸地把灵种提升出来,掌心的下坠之力更剧,已是到了张横无法承受的极限。

    “不好,看来下面发生了不可预测的事情。”

    张横暗叫不妙,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也下来了,他现在已处于筋疲力尽的状态。

    “啊呀,张横,你怎么了?”

    圣女萧若鱻第一个感应到张横的不对,不由娇呼,就要抱着孩子冲上来。

    “啊呀,小妹妹,你就不要上前了。”

    北冥老七可不能让圣女冒险,立刻拦住了她,与此同时,身形一闪,已来到了张横身边:“我说小娃娃,你出了什么事?不会连个什么种子都提不上来吧?”

    说着就准备探头往地逢看去。

    但是,转过面,她立刻看出了张横的不对劲,不由神情一震:“你怎么了,好象已是到了灯枯油烬?”

    北冥老七那会犹豫,立刻伸手就抓住了张横的肩头,想探察一下他的身体。

    然而,手一沾上张横的身体,北冥老七浑身剧震,脸上也刹那露出了骇然之色:“哇呀呀,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只觉,张横的身体,现在就象是一个无底洞,任何输入他体内的真元,刹那间就被吸收完毕。以她二百多年的修为,一时间竟然也有吃不消的感觉。

    “开!”

    北冥老七那里甘心,大喝一声,全身光芒暴耀,已是运转了一套上古功法:“逆转乾坤!”

    但是,一幕让所有人都完全震骇的情形却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