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5章 好事多磨
    轰!

    一团焰芒爆起,北冥老七全身光芒大作,她体内的真元,在她绝世神功的运转下,意欲截止倾泄而出的力量。

    但是,大地轰然震动,地裂中传来一声惊心动魄的轰鸣,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猛地传来。见鬼!“

    张横闷哼一声,脸色一阵苍白,嘴角陡地渗出了汩汩的鲜血。整个人也踉跄地摇晃着,似是要从地裂上方掉下去。

    幸好,他手中的伏以神尺陡然一伸一缩,又探出了一截,总算柱在了地面,稳住了身形。

    后面的北冥老七被他带动,不由自主地斜冲了几步,好不容易也站稳了身体。

    此刻再看北冥老七,已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胸口竟然出现了一片血渍,她竟然也吐了一口血。

    “哇呀呀,七妹,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他老怪顿时炸了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纷纷蹦跳着围笼过来。

    北冥老七一时竟然说不出话,只是手指指指前面的裂隙,意思是那里有问题。

    “哇呀呀,我来助你,七妹。”

    北冥七兄妹之间向无间隙,七人从小长到大,七个如一个,可以说是真正的亲如手足。见七妹此刻如此,老大北冥东那里会有丝毫犹豫,陡地伸出手来,意欲为七妹输送真元,给她疗伤。

    怦!

    一声闷响响起,北冥东的手掌还没按到七妹身上,猛地一股不可思议的巨大吸力传来,他的掌心已象是一块铁片受磁铁吸引,被嗖地一下给吸到了她的背上。

    “怎么回事?”

    北冥东大惊,但是,一切都迟了。他整个人紧紧地与北冥老七吸在一起,连在了张横的后面,连动弹一下也根本不可能。

    “不好,这地底有问题,各位老神仙小心!”

    抱着宝宝的圣女,此时已然惊觉,连连向一众老怪示警。

    然而,来不及了!

    老怪们的动作何等之快,又是救护他们最疼爱的七妹北冥白。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考虑,一凑近她,一个个就伸手去扶她,或想探察她体内的情况,或是想给她输送真元。

    噼噼叭叭!

    一阵如炒豆般的紧密异响响彻,在北冥白以及北冥东两人之后,又是挂上了一大串,就象是黄鼠狼拖着一条硕大的尾巴。情形实在是可笑之极,也是怪异之极。

    “张横!”

    萧若鱻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呼,稍一迟疑,望望怀中的孩子,陡地一咬牙,就这么抱着宝宝,向张横冲去。

    五星锁月大阵乃是她与张横联手布置,再加上萧若鱻与张横有他心通之能。因此,对于此刻地裂下出现的情形,她是最了解的。

    地底确实是发生了异常,张横用思感锁定灵种后,想用真元强行把它提上来。

    只是,灵种似乎是被盛放在某样东西中,最初在没有离开那件物品时,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当灵种要被强行脱离那件物品,地底顿时光芒大作,嗡鸣骤起,那件物品猛地发挥了力量。

    那是一件铜鼎,三足两耳,样子极是古朴,鼎上刻满了奇异的花纹和无数的符篆,透着古老的苍桑,似乎已是经历了千万年的岁月。

    这竟然是一只炼丹的炼丹鼎,从他四周布满加料炉的情况来看,而且还是以古法练丹的练丹鼎。

    要知道,上古炼丹士与如今传承的炼丹世家,那是完全不一样的练丹法,不仅所用练丹炉不同,而且在练丹粹丹以及各个细节方面,都有着极大的差别。

    圣女萧若鱻虽然没研究过炼丹,但她学识渊博,天下中外各种书藉,都有所涉猎。因此一看到意识中呈现的那只丹鼎,就立刻认出此物乃上古炼丹士所用,而且,品级极高。

    “难道有关这里上古炼丹士在此藏宝练丹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吗?”

    一个奇怪的念头陡地从萧若鱻脑海闪过。只是,现在想这些,根本无益于事,萧若鱻也就没多理会。 之后的事就不用说了,七怪上前,现在全部成了一串大肉丸子,那只上古练丹士的古鼎,威力确实是强大,以七怪七名尊者的力量,仍然无法逃脱它的束缚。

    心中想着,圣女萧若鱻却已别无他法。她喃喃着,神情变得刚裔无比:“拼了,也许,门派中的偷天换日,能化解此时危机。否则,以现在的情况,相信不需多久,张横和七位老神仙的力量,会被全部吸成人干。”

    陡地,圣女萧若鱻已是一步踏到了张横身边:“张横,偷天换日。”

    时间无比的紧迫,圣女已经来不及向张横解释,只说了一句偷天换日的功法名称。这功法乃是夫妻双修之法,必须夫妻同心,才能达到效果。

    “嗯!”

    张横此刻已是连说话的力量也没有了,免强嗯了一声,示意自己已做好了准备。

    怦!

    萧若鱻的柔荑猛地握住了张横紧握伏以神尺的手。但是,就在这一刻两声惊呼传来。

    “啊!圣女,不要……”

    一直在旁密切观注的韦侍尤以及沙伟,这回是真的惊呆了。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此次行动的最后目标灵种已找到,但在拿取灵种之时,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危机。

    问题在于:“下面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连北冥七怪这样的强者,也被硬生生地牵制住,甚至是被困住,无法动弹?这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过,刹那的愣怔,两人陡地反应了过来,也顾不了那么多,厉喝一声,奔向了张横。此时此刻,圣女已到了张横身边,就想握张横的手,韦侍尤和沙伟还以为圣女对这里的情况不明就理,象北冥七怪那样,是要驰救张横,这才会喝止。

    不仅如此,两人身形如箭,一个箭步就窜到了张横和圣女间,硬生生地挤开了圣女,把两人分了开去。

    与此同时,怦怦两声,韦侍尤和沙伟的两只手,替代了圣女,一下子握住了张横的手和胳膊。

    “你们!”

    圣女这回是真的傻眼了,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了她的想象,也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沙大哥,韦兄弟!…”

    张横哭笑不得,他刚把体内的功法硬生生地扭转,准备配合圣女的偷天换日。那知,韦侍尤和沙伟替代了圣女。

    这就象是一个男人,刚与美女弄得火烧正旺,就要挺枪上马的时候,突然发现,他抱的竟然是一个满脸胡子的爷们,这种感觉是何等的难受。

    可是现在的情况又不同,这正是众人合力对付地底古鼎吸力最紧要的关头,这一出差子,问题可就大了。

    轰隆隆!

    原本正在狂旋怒转的古鼎,轰然一滞,紧接着,它猛地反旋了起来,一股逆转天地的大力,刹那传来。

    哇!

    张横,韦侍尤以及沙伟和七怪,尽皆张口狂喷鲜血,所有人创上加创,形势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圣女唉叹一声,这样的结果是她所想不到,但事到如今,她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她可不能眼看爱郎他们一个个灯枯油烬而亡。

    “张横,还可以坚持吗?”

    圣女凑到了他耳边,悲声问道。

    “嗯!”

    望着圣女那悲伤的神情,张横不禁精神一振,干裂的唇口被他死死地一咬,咬出了一排血印:“鱻儿,我可以!”

    萧若鱻也不再说什么,素手一抓,已是抓在了张横另一只手的手腕上。

    嗡!

    两人之间陡地腾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化为一道游龙,在两人的鼻息口腹之间吞吐,样子非常的怪异。

    而在地裂下,也出现了一幕怪异的情形,一条由黑雾凝成的龙形物,不断地从古鼎炼丹炉四面的鼎孔中钻进钻出,似是一条来自幽冥的幽灵龙,正在窥探着什么。

    所谓偷天换日,自然是用夫妻双修凝练的精神力,幻化为有形有质之物,偷偷换取某件东西。此刻这条黑龙,就是如此,乃是当日在巫族那么多天,张横和萧若鱻依族中古法双修所练就。

    只可惜,刚才被韦侍尤和沙伟一打扰,让张横原本的精神力反噬受创,否则,现在的这条黑龙会更强大。 地裂上每一个人神情痛苦,都在死死支撑。地裂中黑龙如幽灵般飘忽不定,乍隐乍现。时间象是凝固了,每一息的过去,都让人感觉象是过了漫长的好几年。

    嗡!

    正是时,地底微微一震,张横感觉掌心灵种的那种异样突然消失了。原本被牢牢束缚的手掌,也似乎一下子轻松无比。

    “好,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张横大喜,他那里还会犹豫,就迅速拔手,要脱离这个恐怖的丹鼎束缚。

    但是,还不够快。地底的古鼎轰然旋转,猛地似是发现了异常。

    嗖,嗖!

    一道极光和一道黑光,从鼎底激射而上,轰地射在了空中。

    嚎呜!

    一阵呜咽传来,遁形要逃的黑龙,正好遭到了两道极光的袭击,刹那炸成了一团,身形也瞬息间化为了雾气飘散。

    哇,哇!

    张横和圣女萧若鱻同时喷出一口鲜血,黑龙乃两夫妻双休而凝聚,此刻被毁,自然让两人心神重创。

    并没有那么简单,张横他们的反击,似是惹怒了下面的鼎炉,一阵冲天的光芒暴起,更加凶猛,更加激烈的一波冲击如海涛般淹了过来,要把所有人淹没其中,撕成粉碎。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