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6章 人神共愤
    轰隆隆!

    地裂中轰鸣如沸,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一团焰芒陡地冲了上来,在天地间形成了一柱恐怖的焰柱。

    “啊!”

    所有被禁固在裂缝边的人,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呼,大家都感受到了下面鼎火的狂暴和肆虐。

    这只上古炼丹士留下的丹鼎,经历了这么多年,本身似是已有了灵性。被这么多人一再变着法儿玩,它终于发怒了。不但吸引住所有人的真元,要把他们吸成人干。而且已然发出了攻击,鼎内燃起了一点上古的异火,要让这些家伙好好吃吃苦头。

    众人大骇,知道这样下去,非被烤成一只只大肥猪。

    幸好,场中众人,尽皆是真正的高手,圣女和张横不说,北冥七怪早在百年前就是一方之霸主,自然是各有手段。现在即使是龙困浅滩,一时半会想把他们弄死,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渐渐的,一众人总算有些缓过气来,抗过了第一波地底鼎火的冲击。大家松了口气,正想补充丹药和灵力,这个时候,谷口处陡地传来了一声怨毒的嘶吼:“哈哈哈,姓张的,你也有这个样子,本少还以为挺牛的,原来也不过如此。”

    “李三公子?”

    张横微微一怔,却是满脸的狐疑,他还真不知道,这位玄武门的少爷,怎么来这里了。

    “哈哈,还有你们这七只老乌龟王八蛋,竟然敢当众羞辱我父亲。”

    李三公子的手指,一个个地从大家脸上点过,意气风发,一副指点江山的气度。

    他终于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冲到了这里。

    本来山谷内张横与圣女布阵,守护应该很严密,至少也不会就能任李三公子随随便便就闯到这里。

    但是,说来也是无奈。张横确实是对山谷的守卫做了安排,看似松散,其实很严密。别看所有人都在谷中,外面并没有派任何人守望。但是,派出去的巡天鹰可不是用来摆设的,它们就是谷中众人的眼睛。

    因为其中三只巡天鹰被派往远在十里,五十里和百里的地方警戒,留在这四周的仅仅三只。但是,就三只巡天鹰。已足够震摄霄小之辈。以巡天鹰与北冥七怪所在的距离,只要鹰儿发出示警,老怪们可是能在分分钟内赶到支援。这无疑就是老怪随时会出现。

    当时,李三公子头顶就是总被一头巡天鹰所盯着,让他手脚瘫软,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直到发现张横这边的异常,他还以为是藏宝出世,这才不顾一切地想来看看。

    当时,紧盯他们的巡天鹰马上示警,可是,那个时候,张横出现异状,北冥老七前去查看,老怪们的注意力全放在了他们那位七妹身上,也就一时无遐理会。

    之后老怪一个个受制,巡天鹰的示警更加没人理会了。

    李三公子他们,就是趁着这个时机,向着这边狂奔。

    巡天鹰自然不是好鸟,乃是产自上古的异禽,凶猛无比。一见如此情况,立刻三头鸟儿联手,想扑击李三公子,以便截拦他们。

    只可惜,李三公子带的人马不是吃素的,而且个个修为不错,更是身上配备了精良的武器。

    这些人原本就恨透了天空上的这几头扁毛畜生,见它们扑来,早就准备了要对付,立刻拿出精制的钢弩,近二十人形成了三个小队,向它们发动了攻击。

    可怜这三只巡天鹰,虽然凶猛敏捷,但也架不住六七名高手同时用钢弩射击,顿时每一只都受了伤,甚至最惨的还被直接射中了一只眼睛,估计这只眼以后要再看东西,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趁着手下拦截巡天鹰,李三公子连屁都没放一个,没命地往这边奔来,想看到藏宝出世。那知,他来到谷口,就立刻看到了谷里这副怪异的情形。

    李三公子自然不是傻瓜,他马上明白了过来,这地下确实是出了宝物,张横等人想取宝之时,却发生了意外,以至于这么多人与地底下的东西成了交灼之势。

    “天助我也!我们李家果然是有大气运!”

    李三公子心中暗道。

    据他们李家先祖的遗传,他们李家本来也只是一户平常人家。后来先人有幸拜入玄门,这才成为一名玄门人士。

    只是,天下玄门何其大,修者又如蚂蚁之众,要想从这芸芸众生中出头,却是谈何容易?

    李家先人当时入的是上古的一阴阳风水门,学的就是阴阳风水一道。

    他勤修苦练一生,并无多大建树,知道自己气数如此,命该这样,也怨不得谁。

    年岁渐大,自感时日无久,他突然想起,当年跟师叔祖出游,在某个地方,师叔祖与他无意中为了追一头异兽跌落一处断崖,在下面找到了一个古洞。

    古洞别的没有,就是摆满了古藉。虽然因为年代久远,那些古藉已多数破烂。

    不过,师叔祖却爱若珍宝,与他一起细细地整理起来。李家先人也是多长了几个心眼,在整理的过程中,也不管是什么书页,他看都没看就藏了好几页。他希望也能得点好处。

    所有的古藉最后被搬到了师门,全被师叔祖等一众高层秘密收藏,从此不宣于世。

    李家先人最初也怕上面追查。但过了几年却不见什么动静,所以就偷偷拿出来观看。

    让他失望的是:几页古藉中,并没有记载什么神功秘法,也没有藏宝奇图,只是记载了一处叫玄武山脉的大气运分布,断论了玄武山脉的天道运势以及它唯一的一个真龙天穴。

    李家先人最初毫无兴趣,但看到后面,他怦然心动。图中的玄武山脉正是他与师叔祖所去之地,真龙天穴所在的宝地,也是那个古洞。

    按纸片中所记载,如果有人能占据此地为先人之墓,必可让这一家世代得大气运,甚至能出一位绝世至尊。

    李家先人自知他本人玄途无望,猛然就想到了这一点:我之所以没大气运,除了自己命运不佳外,更是因为没有祖荫所庇护。如果我死后就葬于那处真龙宝穴,是不是就能给李家留下一片祖荫,也好助我李家子孙后代有出息。

    一念及此,李家先人就抛开了一切,离开了师门,孤身前往当年的那处断崖。

    断崖依旧,古洞仍然,一切恍然如故。但这世上的许多事情已然改变。李家先人颇是感慨,他从此就在古洞中住了下来,直至数年后无疾而亡,尸身自然也就葬在了洞中。

    说来也是神奇,就是在这位李家先人死后的第二代,李家开始崛起,从默默无闻的一个江湖独行侠客,渐渐闯出名头,最后开宗立派,数百年后,更是成为了那里的一方霸主。

    现在,更是四大域龙首之一,可为占尽天地气运。

    但是,对于李家子弟来说,这并不够。因为有先人遗留的扎记,他们知道,李家坐拥玄武山脉这样的天地灵根,又因玄武甲之助,他们李家还能再上一步。先人遗留的扎记可是说了,能出一位绝世至尊。

    天啊,绝世至尊,这不就是守护者吗?为什么他们李家就没有这样的机缘和底蕴呢?

    所以,这些年来,李家一直在积累,想有机会让家中太上老祖中有人可以突破到至尊之境。

    此刻,看到这里的情形,李三公子确实是要疯狂了,传说中的堕落之野的藏宝,竟然真的出现了,而且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落在了他手中。

    如今,他就是这片宝藏的主人,是这受上天亲睐的宠儿。

    “哈哈,姓张的,跟本少斗,你算什么?妈的,不就是个乡下的土财主吗?”

    李三公子肆意地调笑着张横。

    陡地,他的目光望到了张横身边的圣女,眼眸不禁一眯:“啧啧啧,想不到这么好一株大白菜,被你这头猪给拱了,上天真的不长眼啊!不过,等会小爷会好好帮你教养教养这娘们。本少可是这方面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哈哈哈。”

    李三公子淫笑,满脸的怨毒。续尔,他的目光移到了圣女怀里的宝宝,眼神陡地变得阴厉起来:“嘿嘿,想不到姓张的年纪这么轻,竟然就已有孩子了。嗯,本少看这孩子还刚出生不久,哈哈,估计是你与这娘们野合而生的吧!嘿嘿,这就是野生种了,哈哈哈!”

    李三公子这张嘴,确实是利如尖刀,一字一句说出来,几乎割人心。实在是歹毒之极。

    但张横和圣女以及七怪,现在一个个正与地底的古鼎交缠,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那里有与他斗嘴的功夫。要是换在平时,七个老怪非用口沫把他淹死。

    “哈哈哈,我说娘们,抱着个娃儿多辛苦,来来来,本少帮你处理了,也省得心烦。”

    李三公子陡地伸手,一把抓住了宝宝的衣领,就要抓起来甩到地裂中去。

    他恨张横,见自己如此的羞辱,张横竟然无动于衷,这让他那口憋着的火,一时还是无法爆发出来。所以,他要摔孩子,他要眼看着张横暴跳如雷,在他面前凄呼哀号,痛不欲生。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做这样人神共愤之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