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7章 唯一可解的结
    “住手,你这畜生!”

    圣女哭喊着,目眦欲裂,只可惜她现在动不了分毫,否则就算不能出手,咬都要咬李三公子几口。

    “乌龟王八蛋,你这龟孙子,尔敢,要是动我宝宝,要你李家永世不安!”

    北冥七怪也一个个怪叫着,发出了威胁。

    但是,李三公子此刻兴奋的几乎癫狂,那里听得尽他们的话。在他眼里,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死人,等会他会好好收拾他们每个人。

    怦!

    李三公子的手陡地抓住了宝宝的衣襟。

    但是,他浑身一震,宝宝身上传来的一股奇异力量,几欲把他震开,甚至让他的手掌都有些微麻。

    李三公子暗惊,还以为这小孩有什么古怪。但看到北冥七怪等人连成一串,无法动弹的情形,立刻明白了过来,显然包括这个小孩子在内,是受到了某股强大力量的吸附,,根本无法摆脱。这小孩子虽然没什么功法,但因为身在其中,自然也就暗含了一股内劲。

    李三公子猜得确实是不错,张横和圣女以及北冥七怪等全部十二人,现在是体内真元连成一体,可以说是真正的生死与共。

    宝宝因为被张横和圣女用秘法保护,看似抱在怀中,其实他是被隔离在这个圈子之外,否则,宝宝早被下面传来的恐怖吸力给吸干了。

    手掌被震得麻木,李三公子顿时恼羞成怒,他什么也不管了,厉喝一声:“小畜生,摔死你。”

    轰!

    李三公子陡地一用力,小孩子终于从圣女怀里被一把拉了出来。

    “宝宝!”

    场中众人发出惊怒交加的厉喝。

    这一刻,前面的张横和圣女,神情狰狞,面目变形,已是几欲疯狂。他们什么也不顾得了,张横猛然暴喝,就准备强行脱离与地下古鼎的联接,去救宝宝。

    圣女也是如此,她凄厉地呼喊着,状若疯狂。

    但是,还没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突然异变骤生。

    轰!

    李三公子高高举起宝宝,正要往地裂中摔。但是,一团耀眼的金光从宝宝身上轰然暴起,宝宝就如同是一轮金太阳般,刹那在李三公子眼前冉冉升起,向空中飞去。

    并没有结束!

    嗤啦!

    一声刺耳的呼啸声响起,在圣女的身上,一道烈焰轰然喷薄,向着李三公子狂彪怒射。

    “啊!”

    被串成一串的所有人,猛地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个个震憾。紧接着,十二人噼哩吧啦地摔向了四面八方,顿时在地上摔满了一地。

    “呃,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摆脱了那股力量?”

    沙伟和韦侍尤正好摔在一起,两人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实在是刚才损耗太巨,他们竟然怎么也爬不起,只好半躺着坐在了地上。

    只是,望望四周摔满一地的人,两人这回是真的糊涂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显然是大家摆脱那股巨力吸引,被震了开来,这才会造成如此这副样子。

    可是,明明被地裂中那只上古丹鼎的奇异力量所束缚,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脱离出来呢?

    不仅是他们,一边的北冥七怪现在也正哇哇地争作一团,他们也没能搞清楚,在古鼎怪异力量的吸附下,怎么可能摆脱?

    “宝宝!”

    突然,圣女萧若鱻凄厉的声音传来,所有人转头一看,都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此时此刻,圣女也顾不得别的,正飞身跃起,扑向空中冉冉升腾的那个金色小太阳。

    下一刻,圣女一下子抱住了小太阳。金光刹那隐没,现出了里面安然熟睡的宝宝。他睡得正香,嘴角的一串口水还在滴滴吧吧地流着呢!

    萧若鱻喜极而泣,紧紧地把宝宝搂在了怀里,泪如雨下。刚才的情形,实在是把她吓得魂飞魄散。要是宝宝有什么事,她这一生是不活了。

    望着这一幕,所有人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而且,大家也立刻明白了,他们是如何摆脱古鼎的力量。这全是靠了宝宝。

    先前,因为张横他们与古鼎相持不下,双方的力量其实渐渐地形成了一个饱和,并在众人与古鼎间,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循环。

    巨大的力量无法倾泄,所以串在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承受着恐怖的压力。

    这种状态其实并不能维持多久,只要那一环出现问题,功力不济或是无法承受。张横他们必然受反噬,到时轻者个个重创,严重的话极有可能没几人可以活下来。

    眼看这种悲惨结果就要发生,李三公子恰好到来。这家伙得意忘形,当众数落张横和讥讽他,并想羞辱张横。最后更是直接要摔宝宝泄愤。

    他的手段确实是恶劣之极,但他并不知道,宝宝在这个困局中,是唯一一个打开的结。

    因为张横和圣女的保护,宝宝看似在连环中,但其实却是被隔绝在外。因此,如果要破局,宝宝是唯一的破入点。

    只是,当时所有人都被迷在局中,而且也根本没有人空出来,可以做这样的事。

    幸好,李三公子来了,他就偏偏动了宝宝,本以为这是泄愤,那知这却是解了张横他们的围。

    宝宝一离开,封闭的循环顿时出现了一个泄气口,原本商狂地在内流转的力量,刹那如同决堤洪流,冲了出去。原本的困局,因为力量的倾泄,刹那化解。

    这就是这次危机化解的原因。一念及此,大家的目光立刻都转向了地烈,众人都想到了那个摔宝宝的李三公子。

    先前,他正好处于力量倾泄的途径,首当其冲就被那股可怕的力量给喷了个正着。由于这股力量中蕴含了上古练丹士古鼎内的火种,所以,他立刻就被烧成了一个大火团,轰地飞了出去。

    李三公子的运气看来还真不怎么样,他身形好死不活地就直接摔向了那条被张横斩开的地烈,此刻已是不知深入地底何处,大家哪里还能看到他的影子?

    “啊,三少,三少!”

    正是时,谷口一阵喧哗,十几个武士队形混乱地冲了进来,一边跑,一边狂叫。

    这些人正是李三公子的手下,他们直到此刻,才远远地赶跑了三只巡天鹰,追到了这里。

    “哇呀呀,就是你们这些龟孙子。”

    北冥七怪正闷着一肚子气没地方发,看到这些家伙,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几个老怪物那里还会客气,一声哄笑,就象赶鸭子一样就追了上去。

    “啊呀,我的妈呀,是他们,是这七个老怪物!”

    这些人浑身剧震,脸色骤变,这才想起,张横这方有七个老怪物。此刻迎头碰上,他们顿时是如丧考妣,现在是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了。

    一时间,谷中哭爹喊娘,求爹爹,告奶奶,哭喊声一片。山谷成了一个屠狗场。

    不过,在一边的角落里,却是出现了温馨的两人世界。大家都一时忘了张横,圣女自然不会把他给忘记,抱住了宝宝,稍一洞察,并没有发现宝宝有什么异样。

    虽然她也不知道,宝宝先前突然化为金色的小太阳般冉冉升起,这算是什么回事,但想来应该就是自己这宝贝儿子,做为神裔血脉拥有的一些奇异能力。

    抱起宝宝,萧若鱻不由四处张望起来,刚才情形太混乱,当串在一起的人们,被炸得横七竖八的时候,她当时全部心思都在宝宝身上,根本没注意到张横。

    此刻,事情似乎结束了,那么,当时首当其冲的张横,他在哪里,会不会出什么事?

    “鱻儿!”

    突然,旁边传来了一声低唤,凝目一看,发现张横正瘫软在地裂边,满脸满身是血。

    “啊,张横!你没事吧!”

    萧若鱻惊喜不以,连忙赶到了张横身边。低下身来,拿出了了手绢,细细地给张横擦拭起来:“张横,张横,你没事吧?”

    “我没事!这些都是小伤。”

    张横免强挤出一丝笑来,挣扎着爬了起来,一边已伸出手:“鱻儿,总算找到灵种了。”

    “这就好,张横!”

    萧若鱻连连点头,目光落在了张横的掌心:“只要你没事,什么都好。”

    灵种是一枚如琉璃般的东西,中心处有一团彩氲在浮沉荡漾,看起来美仑美焕,给人迷幻的错觉。

    不过,一股奇异的灵气,从它身上散发出来,让人为之心神一震。

    给萧若鱻看过灵种,张横立刻把它收了起来,目光转向了左手:“鱻儿,我还把那只古鼎也提上来了。”

    “古鼎?”

    萧若鱻微微一怔,当看到张横握在手中的一只鼎状物时,却是不由整个人都惊呆了。

    那确实是只鼎,只是也太大了点,足足有数丈高,一丈方圆。如果不是大半只还留在地裂中,这只鼎早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鼎三足两耳,式样古仆,散发出一股洪荒的气息,上面无数的符篆缓缓流转,就象是具有生命一样。 “这可是好东西,竟然一鼎之力,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吸住了。”

    张横有些兴奋,不无得意地道。

    两人说着话,却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这一刻,鼎内轻轻一震,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旁边的鼎炉孔边掉了下去。

    一道淡淡的黑线,无声无息地没入了地裂的黑暗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