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9章 黑色的心脏
    堕落之野的地底,其实是在蓬莱之地很少见的喀嘶特地理。当年上古那位练丹士,就是利用喀嘶特地貌,在地底布置了一个迷宫,并在其中化毕生的精力,建造了一座炼丹室。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曾经落下的那枚黄金种子的灵种,被练丹十的丹鼎所收,以至于当张横感应到灵种之时,也就把这千古之谜的上古练丹士藏宝之地给找到了。

    当时张横的伏以神尺,一尺撕裂大地,准确地斩在了练丹室的顶上,以至于下面喀嘶特地理结构大规模塌方,这才造成了如此恐怖的一个大裂缝。

    如果现在有人敢下去,一定会被下面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现在的地裂,不断的塌方,已形成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深洞,因为还保留了许多没有掉下去的喀嘶特结构,却让这个大洞,看起来参差不齐,再加上地底光线的黑暗,,整个地下,透着一股阴森森的鬼气,感觉绝对的诡异。

    万雷轰鸣,电蛇狂舞,山崖上的人们,等待着通道的开启。当一道道的电弧,划破夜空,照入大地裂的时候,如果有人注意到此刻的情形,一定会大吃一惊。

    一团黑乎乎的人影,瘫软在地洞一块横出来的喀嘶特地貌结构的残余部分,正急剧地蠕动着。

    本来,这并没有什么,因为当时大家都看到了,李三公子在抢走圣女怀里宝宝后,让张横所在的困局立刻被破,以至于宝宝所在的位置成了一个倾泄口,而当时首当其冲的李三公子,被古鼎加十二强者的力量汇集,刹那被撞得飞入了地烈中

    以这么恐怖的力量,李三公子,顿时被击得筋断骨折,可以说摔下洞去之时,整个人早就成了软绵绵的一根面条了。如果不是这小子从小也有过奇遇,神窍中溶入了一块奇玉,一直护卫着他的神魂。只怕这一击,他就已是魂飞魄散,粉身碎骨。

    纵是如此,李三公子也如活死人一样了,只有一口出气,没有进气,眼看着就在地洞里等死。而且,以目前的情形,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情况,也就不会有什么人来救他。

    眼看李三公子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他生命的迹象也渐渐消失。就在这个时候,一颗东西突然从上面掉了下来,一下子砸在了李三公子的胸口。

    说来也是凑巧,现在的李三公子,遭到那股可怕力量的轰击,全身早就皮开肉绽,胸口的地方,更是裂开了两道深深的伤口,几乎都可以看到他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

    卟!

    那粒东西,好死不活地就掉入了李三公子胸口的创口里。顿时,创口流出的鲜血,把那粒东西给渗透了。

    嗤嗤嗤!

    异响骤起,那颗东西陡地闪起了一团黑亮的光芒,同一时间,四周的空气,竟然被一股奇异的药香所弥漫,黑暗的深处,无数的东西,嗅到这股药香,顿时蠢蠢欲动。只是,它们离这药香的来源太远,或者是根本无法到达,一时间更是毫无办法。

    李三公子原本没有了任何生息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鼻息也似乎重了些。不可思议的是:他身上的伤口,四周的肌肉象是突然都充满了生命力,一层层的新肉芽,迅速地生长出来,蠕动着,漫延着,已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为他疗起伤。

    并没有结束!

    在他胸口那道露出了心脏的创口中,那粒黑色的东西,已然被鲜血溶得差不多了,一层漆黑的颜色,把李三公子的心脏全部包裹起来。

    原本已显得无比微弱的心脏,顿时跳动变得强劲有力,甚至静静的黑洞里,可以听到它强劲脉动的怦怦声。

    黑色的汁液丝丝地渗入李三公子的心脏里,缓缓地,缓缓地,一幕让人毛骨悚然的情形发生了。

    只见,博动的心脏开始奇异地曲扭起来,不断地化成一个个诡异的模样。与 此同时,它已不再是发出怦怦的心跳,而是嘎吱嘎吱如磨牙的刺耳异响。

    这颗心脏,在渗透了那黑色药汁后,好象活了过来。只是,它似乎并不是先前单纯的心脏,而是一颗赋予了其他含意,或是代表着某种特别意味的生命。

    果然,不知变幻了多少次,那颗漆黑的心脏,终于最后确定了形状,缓缓地变得清晰起来:那竟然是一个似人似蛇又似心脏的诡异东西。

    根本无法用笔墨来描述,这颗诡绝的心脏到底是副什么样子,反正只要有人看到,一定会认为这东西象一个蟒蛇的脑袋,又象是一个小孩子有些变态的畸形脑袋。若仔细再看,它还是一颗心脏,还保留着原本心脏的轮廓,只是样子看起来诡异些。

    “诸位,我们要回家了!”

    雷停雨歇,漫天闪电散去,天空变得特别的清朗。张横,圣女和宝宝,与韦侍尤以及沙伟和北冥七怪,围在了崖上。

    此刻,山崖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奇异的图案,刻满了符篆,正如满天星辰一样,灼灼闪光。

    此处正是刚刚开辟的通道,闪烁的符篆,正是通道即将被开启。

    一条刚被硬生生造出来的通道,又是第一次使用它。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莫名的兴奋。所以,大家都在狂呼大吼,尽情地发泄着心中的情感。

    “蓬莱,再见,拜拜!”

    张横终于举起了手,还学着新潮的年青人,用手掌在唇上亲了一下,来了个很洋气的吻别:“不过,我还会回来的,这里也属于我张横!”

    韦侍尤:“真他妈的蓬莱,不过老子喜欢!”

    沙伟:妈的,这次折腾是够麻烦地

    ……

    一道极光闪过,所有人都消失在了堕落之野这片被张横取名为牛头崖的地方。

    天空轰然一沉,整个蓬莱大地,似乎也猛然震动了一下。不过,只是刹那,这一切,就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高山族,那两柱巨剑般擎天的山柱中央,高高的祭台依然耸立,只是此时没有了神娶仪式时的热闹,几个守卫孤零零地散落在各个山头的至高点,让整个祭祀的祭台,显得如此的冷清和孤凉。

    陡地,一阵咆哮从祭台里传了出来:“小子,你竟然真的跑了,本神一定不会放过你,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本神也要你魂飞魄灭。

    接下来的一个月,高山族鸡犬不宁。在这一个月里,高级血脉的高山族女性,每天失踪,以至于整个高山族都快要崩溃了。如果不是最后把此事捅到了神那里,也许还真不知要闹多长时间才会结束。

    昆吾宫,最高的那处小楼上!

    唐老等四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各自的高台上,屋里一片沉寂,气氛显得很凝重。

    好久,好久!唐老才目光扫视了四人一眼,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凶兆频现,无数上古阴邪祟物,纷纷出世,这到底是不是那个上古神谕即将出现的时候呢?”

    唐老似是在自言自语,又象是在问四周三人。但是,并没有人回答,大家都保持了沉墨。

    突然,放在屋中一个沙盘突然震了一下,沙盘所标示的某个地方,出现了震动。

    ““又一个新的通道被打通了,这难道意味着我们昆吾宫要……”

    唐老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下去,这段时间来,自蓬莱半年前发生异变以来,出现的事件件辣手,可以说已是让唐老这位守护者,已是弄得焦头烂额。

    他现在真的只想所有的事态迅速平息下去,让蓬莱这一片海外七十二福地,极少数幸存之地,恢复它原先的详和宁静。

    只可惜,唐老这梦想估计是在短时间内,很难实现了,一件比一件更严重的事情,正在陆续发生。

    堕落之野的那片山谷后,自张横他们离开,这里就恢复了平静。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在地裂中,那诡异的一幕仍在继续。李三公子胸口的创口终于弥合了,那颗诡异的心脏包裹在了李三公子的胸腔内。

    一直僵死在地洞中的李三公子,陡地睁开了眼来,两道阴厉而毫无生气的目光,猛然从眼眸中射出。

    地列上方,正有一条极毒的金环蛇在上方迟疑着,是不是要游下来。它就是被几天前这里散发的奇异药香引来的毒蛇。

    突然,它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身体猛然就这么僵在了当场。

    嗤嗤嗤!

    浓浓的血气蒸腾而起,从它体内被蒸发,它的身体迅速干憋下去,眨眼间,它就化为了一条只剩下皮包骨头的蛇干,叭地一下掉入了洞中

    “太古蛇祖,太古蛇祖?”

    李三公子喃喃着,脑袋瓜子似乎还有些迷糊,他望望四周,又看看头顶的地列,目光落在了脚下的那条掉下来的蛇干身上,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太古蛇祖,太古蛇祖!”

    李三公子依然喃喃着,现在他的记忆很混乱,他有些弄不清状况,感觉象是迷失了自己。所以,他要静下来想一想,理清思路。

    “上古练丹师,藏宝地,绝世神丹,太古蛇祖!”

    无数个破碎的记忆片段,无数的影像图案,在他意识中闪过,渐渐的,他迷茫的神色中,现出了一抹恍然:“原来是这样,我现在是太古蛇祖了,哈哈哈,我,太古蛇祖终于回来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