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0章 梦想
    李三公子名李孔圆,属于李家直系血脉,因此,李孔亮当年被内定为玄武门少门主,他就被送往了蓬莱境,接受特殊的训练,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弥补。

    只可惜,这些年来,李三公子在蓬莱过得并不出彩,各家各族内定的精英弟子,各放光彩,让他依然象在外面一样,根本就没有出类拔萃的机会。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一次却是意外得到了大机缘,让他得到了传说中上古练丹士留下的宝藏和那枚绝世神丹。

    说来也是天意,张横当时从地裂中提上来的那只古鼎,里面确实是存放了当年上古练丹士所练的绝世神丹。而且,那枚神丹,也正是传说中丹成之时,遭到天雷轰击,最后 功亏一篑的那一枚。

    只不过,当时张横提上来时,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落在灵种上,没有去留意鼎内是否还有其它物品。

    不仅如此,甚至张横力竭之下,手握不住那只重达千钧的巨鼎,让它发生了倾斜,以至于放在鼎内的那枚神奇丹药,就直接掉落到了地裂下,并正好砸在李孔圆的心脏处。

    此丹能在丹成之时,遭到天雷,自然非是凡物。当年上古练丹士炼的可不是普通丹,乃是丹道中一种极其罕见的丹:魂丹。

    所谓魂丹,那就是此丹乃以神魂为引。若是所用之神魂越强大,练就的丹药功效也就越佳。

    那位上古的练丹士,他所练的就是魂丹,而且其中所用的神魂竟然是太古的一缕蛇祖血脉。

    这些本不应该出现在世上的东西,不知怎么被上古那位练丹士所获得,也不知道他究竟用了什么古法,才把此枚魂丹练成。

    只可惜,他所练的这枚丹药实在是太厉害,引起了天道的注意,以至于遭天雷而毁于一旦。

    这个传说本该象藏宝图那样,到此结束。但谁也没有想到,无数年后,张横寻找灵种,竟然再次打开地底的练丹室,并把当年练丹士所遗留的丹药也给弄了出来。

    丹药遭当年天雷,本已是失去了大半生机,即使是被人得到,吞服了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甚至是一粒极毒之药。

    但是,造化弄人,这枚丹药,并不是被李孔圆吞下去的,而是直接砸进了他的心脏里。

    丹药中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东西存在,它沾染了李孔圆的心血后,竟然使这枚被废了大半的魂丹,剩下的力量竟然慢慢地苏醒了,与李孔圆的心脏进行了一次奇异的结合。

    此刻,李孔圆暗暗地洞察着自己身体里的心脏,看着它突突地诡异跳动,时尔又如怪蟒般变成了吞吐。它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溶合了那颗丹药,心脏变成了这怪异的东西,李孔圆知道,自己已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但是,从那些灌入意识的信息,他却清楚,他获得了上古蛇王的传承。随着自己对丹药中传承的内容越来越多,能力越来越强,他最终会象曾经的太古蛇王,成为神一样的存在,成为一名真正的绝世至尊。

    “哈哈,绝世至尊,绝世至尊!就让我们李家先人的祖荫全映在我身上吧!”

    李孔圆眼眸变得炽烈无比,眼神中却透出了一抹没有生命的阴寒:“姓张的,等本少功成之日,就是拿你祭旗之时,哈哈哈!”

    暴风骤雨又一次降临,刚平静下来的蓬莱大陆突然笼罩在了一层阴云中。

    蓬莱县一边面海,虽然占着个海外仙山蓬莱同样的名字,但却并没有沾得什么仙气。这里的老百姓千百年如一日,就这么过着平静的生活。

    赵乐东是蓬莱县古来镇赵家村人,今年四十七岁,已是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

    他这一生也没什么大风大浪,早年在外经商,后来回家经营苗木,这些年就靠着几亩绿化,撑起了一个家。

    家中妻子贤惠,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去年前年都考上了名校。

    照说,这是人生最安闲的时候。但是,华夏人做父母的就是最操心,孩子大了,那就得为他们的将来着想了。所以,赵乐东反尔感觉这两年来压力特重。

    海边不远有很多的荒岛,只是因为这些荒岛的面积太小,不值得开发。所以,上面一直鼓励周边的百姓,上那些荒岛开荒。

    赵乐东早年也从上面争取到了一个荒岛,就在这片荒岛上,培育苗木绿化,这些年就是靠荒岛上开拓的苗圃撑起了这个家。

    这两年感觉压力增大,所以又特别增加了花木的培育面积。现在多辛苦些,也好为以后多点积累。

    虽然在荒岛上培育苗圃,但赵乐东并不住在岛上,毕竟岛上条件太差,生活也不方便。因此,他一般都是早上划船过来,傍晚时离开。若是遇到大风大雨,还不得不休息几天。

    今天早上来荒岛的时候,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一看就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那知,当赵乐东傍晚正要离开的时候,却是风云突变,乌云滚滚,风急浪汹,一下子就变得非常恶劣了。

    而且,这次的天气变化很奇怪,手机信号什么的,似乎都受到了影响,他的手机都临时不通了。

    赵乐东很无奈,这样的天气虽然不多,但常年来往这海岛,还是会遇上几回。他也不惊慌,每每遇到如此恶劣的天气,他也只好在岛上临时过夜。

    苗圃不远处就建了一座临时的住房,是赵乐东平时在此休息过夜的地方。他也曾梦想过,要是自己有一天发达了,就把这荒岛给买下来,好好整理一翻,就在自己建简易房的地方,筑一座小别墅,然后带着老婆在这个岛上,好好地渡晚年。

    只不过,那是曾经年青时的梦想,现在快要到五十了,他自然不会再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梦。

    一切过得很平静,入夜的时候,天空却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赵乐东也不以为意。在这样雷电的风雨夜,什么也不能干,也只能泡杯茶,借着干电池灯,看一会儿书,打发时间。等会累了,也就自然而然地睡着了。

    于是,他从枕头边拿起了书,坐到了窗前,安静地看起书来。

    坚持看书,是赵乐东这些年保持下来的好习惯。这些年网络流行,扑天盖地的电子书,几乎要把这个世界所有的书藉淹没。

    但是,赵乐东却一直以为,只有书本那带着淡淡墨香的味道,才能让他感觉真正看书的那种韵味。

    为此,静下来时看看书,享受宁静的生活,都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夜渐渐的深了,但外面的雷电却一直没有停止。赵乐东也因为被书中情节的吸引,丝毫没有睡意。

    不过,明天毕竟还要早起干活,所以他强行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该睡了,年纪不饶人啊!”

    一抬头,正好窗外划过一道极其耀眼的光亮,把外面映得如同白昼。

    “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雷电怎么就没完没了了呢?”

    赵乐东有些瞒怨地道。但是,下一刻,他却象是被中了魔法一样,整个人轰然剧震,眼珠子也差点突出眼眶来:“我的天,这,这,这是见鬼了吗?”

    不错,在这一刹那,赵乐东看到了完全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在他苗圃的地里,一道冲天的亮光怒旋狂转,直照天穹。

    光柱中,一个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最先出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旁边还拉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子,似乎女子怀中还抱着个娃儿。

    紧接着,七个身穿奇装异服的老头老太,也分不清他们到底有多大年纪,就这么蹦蹦跳跳地一闪而出。最后是两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一步踏出了光柱。

    只是眨眼的功夫,十二个形形色色的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苗圃里。那道光柱依然旋转着,但光线在迅速变淡,须臾,光柱消失,苗圃上也没有了任何的痕迹。

    还没等赵乐东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阵噪杂的人声传了过来。

    “哇呀呀,我我们北冥七仙终于出来啦,哈哈哈!”

    紧接着,是那几个老头你争我抢地争着吵了起来。

    “呃,这是,我的妈呀!”

    赵乐东一下子被震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半夜三更的,突然一大群奇装异服的 人,会出现在岛上。

    而且,这些人是凭空出现在他眼前,他就是这么亲眼看着他们从无到有突然变出来的。

    那么,这是些什么人?穿越者吗?还是外星人?或者是?

    赵乐东这回是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这些年在网上看过的各种题材的小说,也从记忆的潮流里噼哩叭啦地掉出来,让他对这些人充满了惊奇。

    出来的正是张横圣女他们,当张横举目四望,眼前竟然还有一座简易房屋,屋中还亮着灯,心中不禁也是一震。

    本来,打通这条通道,两边都是固定了坐标,否则,通道就不知道是通往那个世界去了。

    当时,张横设定的坐标,就是他从蓬莱进入时,巫神法杖突然与巫王失去联系的那个坐标。

    如果是以那个坐标打通的通道,这条通道的出口就应该是在海上,是巫王他们当时游艇停泊的岛屿。

    此刻,看到眼前的简易房屋,再看看四周的环境,似乎与那座岛屿相差很大。张横心中一动,立刻明白,自己这次所打的通道,在某个环节上,可能偏差了坐标。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望向了简易房屋,正好与屋里正向外看的赵乐东来了个对视。张横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最不愿这样的事被人发现,现在却偏偏被人看到了,而且这个人好象还完全看到了他们出来的这一过程。

    张横心中一动,身形立刻向简易房屋奔了过来。

    “他想干什么?”

    赵乐东的脑海中刚浮起这个念头,但之后的一切,他就完全不知道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