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2章 打上门来
    整个白马山村象过节一样热闹,村口和各条村道,更是张灯结彩,人人欢庆。

    不过,这次欢乐的中心在白马山的天阙园。

    自张横从乙贺流,强行征得他们数千年库藏的一半,投下如此数量的天材地宝,建起了自家的这处秘境,此处的气象就完全改变了。

    原先那座光秃秃的断峰,现在早就变了样,终日被一层氲氲的云彩霞光所笼罩,炫彩中,不断有各种琼楼玉宇幻化而出,仿佛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天宫,是仙人所居住的所在。

    于是,这处地方就被人们自然而然地称为了天阙园,也成为了白马山的一处胜景。

    天阙园依旧霞彩迷漫,但那仅是外面的普通人看到的,今天的天阙园焕然一新,与白马山交接的那片小广场上,鲜花簇拥,美伦美焕。

    赵子强与于昌秀以及阿娇阿蛮等人,一大早就聚集在了天阙园的大门口。

    这里原本是由山河屏风凝成的一道屏障,如一道险峻崖壁一样,是天阙园的第一道防护。

    不过,后来血老太来到这里后,看到张横的这个布置,却是认为大为不妥。

    山河屏风形成的门户,气势太霸道,矗在这里,威风有余,瑞气却不足。

    这里可是张横一家子所住的地方,那能把门户弄得象牢狱一样,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张横听取了血老太的意见,最终把山河屏风给拿走,换上了另一件从乙贺流拿来的宝贝,九曲宫阙门。

    这是一件纯萃为装饰所用的风水道具,可以在平地上营造出宫阙的门庭。自从换了这玩意,张家天阙园的门庭果然气象一新,大有古时宫阙的景象。

    天没亮就起来了,赵子强和于昌秀等人都无比的兴奋。尤其是阿娇和阿蛮,做为张横的贴身伺女,这一次却是一别就是大半个月,两位蛮女心里满满的都是牵挂。

    她们与张横的关系非常的微妙,非友非婢也非红颜知己,自从受蛮王和皇女之命,贴身服伺张横以来,两女可谓是尽心尽力,从来没有一日怠慢过。

    这没有张横的半个月,两女还真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赵子强和于昌秀一众人,可没有阿娇和阿蛮的多愁善感,围在九曲宫阙门边,嘻嘻哈哈地谈论着。

    张家没什么规矩,尤其是对他们这些从外面跟随张横回来,心甘情愿投靠张家的这些玄门之人,更是礼遇有加,从来不当他们是外人看待。赵子强和于昌秀自然各守本份,但是在细枝末节上,却也不怎么在意,保持着各自的本色。

    “嘿嘿,于大哥,不知道主母长得到底怎么样?我想,肯定是美若天仙。”

    赵子强很是八卦地低咕着:“于大哥你可知道他们是怎么相恋的?”

    “赵兄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于昌秀露出一副神秘西西的样子:“主母与主人的缘份,那可不简单,据说还牵涉到了巫族古代的几位神灵。”

    “哦,真的?”

    赵子强的眼眸顿时一亮,四周众人也不由自主地竖起了耳朵。

    “当然是真的,不过,此事乃是主人的隐秘,我们可不要在背后乱嚼舌头。”

    说到这里,于昌秀神情一凛:“反正你们记住,主母也不是普通人。大家要在主母面前更加收敛点。她可不象主人的其他几位红颜知己,本身就是九黎古巫族的圣女。”

    “于大哥说的是!”

    赵子强也猛然醒悟,连连称是,说着,转过头来,对一众人道:“以后大家都注意了。”

    如今赵子强是天阙园的内管家,与于昌秀一内一外,负责整个天阙园的安全工作,在众人眼里,权威还是挺重地。

    “是!”

    四周众人应诺一声。大家愿意跟随张横,都是因为对这个神奇少年充满了敬意,是真心真意地折服,这才会诚心诚意终生跟随他。

    “哼!”

    突然,一声冷哼声冷不丁地响起,就仿如是热油锅中,乍然溅起的一滴冷水,炸得嗤嗤直响。

    站在九曲宫阙门口的所有人,陡然剧震,脸色也刹那都微微地变了。

    “什么人?”

    于昌秀第一个反应过来,猛然厉喝。

    刷!

    所有人的目光,也立刻全部聚集到了前面的小广场上。

    小广场花团锦簇,大家一大早特意为了迎接张横他们的归来,花费了两个时辰所布置。

    本来,因为时间还早,这里空荡荡的一片,并没有任何外人。但是,此时此刻,在花卉勾勒出的通道上,竟然多了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看似衣着随意,穿着一身修闲服。但是,如果仔细望去,就可以看出他这身行当的不简单,衣服的每个细节都非常的讲究,绝对是出自大师级人物的手工之作。

    年青人明明是个华夏人,但他偏偏把头染成了一头的金发,似乎眼眸里还戴了变色的隐形镜片,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很是怪异的蓝色。

    原本还算是英俊的样貌,却因为这不伦不类的假洋鬼子相,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协调。

    他就这么冷傲地站在那里,冷冷地望着宫阙门口的赵子强等人,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屑。

    在他身后,一个黑袍黑衣头上戴着黑风帽的黑袍人,就这么恭敬地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看他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样子,活脱脱就象是黑夜里窜出来的幽灵,浑身也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擅闯我们天阙园?”

    于昌秀跨前一步,冷冷地喝道。

    来天阙园的人平时也不少,但那一个不是客客气气,先递交门贴,哪里有过象今天这样,擅闯而入,而且明显就表示出强烈敌意的来者。

    显然,这两人可不是什么来会客的,必然是来趁着今天主人归来之际,前来捣乱的家伙。于昌秀那里会客气。

    “哼,你,还不配知道本少是谁。”

    来人嘴角一撇,满脸的鄙夷,根本不在意于昌秀以及赵子强等一众人,举步就向这边走来。

    “你……”

    于昌秀后面的话差点被噎死,自来到这里后,他还真没有遇到过如此的恶客,竟然把他当空气。

    “兄弟们,拦住他。”

    于昌秀陡地一挥手,终于你出了个结果。

    赵子强和于昌秀这伙人虽然人数不多,但经过这段时间血老太的特训和磨练,彼此间早就配合有素。

    尤其是这其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于昌秀当年飞鹰寨的寨民,甚至许多还是他的弟子。

    此刻,见他被来人羞辱,顿时个个义愤填膺,厉喝声中,九人以三人为一组,就冲向了来人。

    “哼!雕虫小计!”

    年青人脚步丝毫未停,对冲过来的三组九人的拦截阵势一点都没看在眼里。而如影子般跟在他身后的黑衣人,依旧亦步亦趋,不紧不慢地跟来,不但一点没拉下,甚至连节奏都没有被打乱。

    “杀!”

    九人暴喝,以三人一组,凝成三个三角形的锐角,从前,左,右三个方向,攻向了来人。

    这正是他们最近练就的三才九丁阵,以三组三才阵演变的攻击阵势,比单一的三才阵,会多生出数十种变化,乃是元古时的一项秘技。

    嗡!

    正是时,空间陡然一振,一点金光亮起,以年青人为中心,刹那间闪起了一道耀眼的金光。

    “不好,小心!”

    正指挥阵势的于昌秀心头猛地一凛,一种不详的感觉也瞬间腾起,他不禁脸色大变,向着场中吼道。

    可是,迟了!

    嗡嗡嗡!

    振荡迅速扩大,如同是一连圈涟漪一样,刹那间就把四周近数丈的范围,全部包括在了里面。

    涟漪过去,空间似乎变得朦胧起来,一圈圈金色的光点,就在空间闪烁。然后,这些光点中,已幻化出了无数的影像。

    那是一座并不是华夏任何时代的建筑,看起来好象是西方的某座神殿,只是因为影像并不清晰,谁也看不清它到底是什么。

    “杀……”

    神殿的无数角落里,猛地响起了一阵喊杀声,无数身穿古时铠甲,手持刀剑枪戟的异族人,从神殿里窜了出来。

    仔细看去,可以隐隐地看到,这些手持兵器的异族人,竟然全是身穿古装的西方人,金发碧眼,样子无比的狂暴。

    再看刚才冲向年青人的那九名护卫,此刻竟然也出现在了那座幻化的神殿中,正与也不知是虚还是幻的古装西方战士,斗得乒乒乓乓,激烈无比。

    “啊!这是?”

    于昌秀,赵子强以及余下的一众人,这回是真的傻眼了,眼前的情形,是他们平生所未见。好好的一大伙活人,竟然进入了一个刚刚幻化出来的幻境中,与幻境中的人物正打得热闹。

    这是什么术法?还是妖法或是西方的魔法?

    于昌秀和赵子强互望一眼,额头上豆大的汗下来了。

    “不知死活,那就让你们祭祭本少的神庭!”

    年青人嘴角牵起一抹不屑的冷笑,脸上却已浮起了丝丝的残忍:“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