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3章 索比
    嗡!

    随着年青人的低喝,他手指轰然一指。

    怦!

    眼前的神殿陡然一阵扭曲,空间振荡,所有影像似乎就要全部被抹去。

    “住手!”

    正是时,一声苍老的沙哑低喝传来,空间猛地一沉,正在逐渐扭曲消失的幻像,猛地一滞。下一刻,一幕让人感觉诡绝无比的情形却发生了。

    只见,血光暴逸,一团血雾骤然笼罩住了神殿幻影,整片虚空突然象是改变了时间的运转,原先刚发生的一幕幕影像,迅速倒退,就仿佛是科幻电影中的时间逆转一样。

    蓬!

    一声沉闷的爆炸,神殿虚影炸碎,成为了点点金光飘散,那九名护卫,也从空中滚落,全部摔在了地上。但九人已然昏迷,一时不知生死。

    轰!

    血雾爆开,现出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手柱龙头拐杖,颤悠悠地站在了年青人面前。

    “血老祖!”

    于昌秀,赵子强以及一众人顿时个个脸露喜色,躬身向老太道。

    “嗯,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先抬几位兄弟去休息。”

    出面的正是血家老祖宗血老太。她也听到了张横要回来的消息,一大早正在几名婢女的服伺下梳头。那知突然心中警兆骤生。血老太大惊,那敢稍有迟疑,连忙赶了出来,这才赶上把九名护卫从年青人手中救下。

    望望空中已消失的神殿虚影,再看看昏倒在地的九人,血老太的脸色刹那变得凌厉无比,浑浊的老眼里,也闪起了两道犀利的寒光:“年青人,你好狠辣的心,出手就要伤人,你真当我们天阙园是可任意让人拿捏的地方吗?”

    “哼!你这老太太才算是象点样子!”

    年青人冷喝,依然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看他的模样,似乎血老太也没怎么放在眼里。

    不过,这只是他的表面,他身后那位一直如同幽灵般的黑袍人,此刻已微微地动了,身形似乎是挪动了一下。但是,在众人眼里,他已是与年青人换了个位置,挡在了血老太面前。

    “哈哈,本少冯慧星,乃是冯家弟子,这些年在国外留学。前段时间刚从国外回来,却听说我们冯家最近很不顺意,有一个叫张横之人,横行霸道,竟然敢欺到我冯家头上来。”

    冯慧星眼眸中射出了怨毒的光芒:“所以,这次本少特意过来看看,张横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到这里,冯慧星神情一凛,目光陡地凝注在了血老太身上:“本少看你这老太太还有点本事,那就先收拾了你,看姓张的还出不出来。”

    冯慧星今天是存心来惹事的,他就是要这样**裸地从门口打进去,凡是敢阻拦他的人,全部是他的敌人。

    他有这样的信心,倚仗的自然就是身边的这位黑袍人。此人是这次他回国,神秘组织为了保护他,特意派遣在他左右的高手,在组织中,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

    所以,在他以为,要扫平张家,那完全是砍瓜切菜一般的事,即使是张横修为已达到了四品,那也是无济于事。

    “是吗?”

    血老太的眼眸陡地一眯,对于突然从冯慧星身后出来的黑衣人,已立刻引起了她的警觉。

    黑衣人就静静地站在面前,似乎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但是,以血老太的修为,却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此人竟然如同是一具没有神魂和实质的尸体,他站在面前,用眼睛可以看到,但用思感一扫,却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气息和存在,仿佛只是一个影子。

    血老太的心头大凛,这样的情形,还是她平生所未见,这也就是说,对方修练了一门不知是什么的阴邪功夫。

    不仅如此,血老太一时竟然看不透对方的细底,来人仿佛只是一团虚幻。她的心不禁又是一沉,自己都看不透的,这岂不是说,眼前的这个黑衣人,修为还在自己之上,他是位天王级别的高手!

    细细观察,发现的疑问越来越多,黑衣人似乎修练的并不是东方的玄学,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东方玄门人士的真元气息,体内却鼓荡着另一种属性的诡异力量。

    “索比神使,这次要麻烦您了!”

    这个时候,冯慧星低声地向黑衣人道。

    也不知两人是什么关系,冯慧星虽然对他所为的索比神使,态度很恭敬,但是,从语气上来听,却完全有指使的口吻在。

    索比神使点了点头,并不回答,原本微闭的双目,却是陡地睁了开来。

    刷!

    仿佛是两道黑夜里的幽光,索比神使的眼神刹那锁定了血老太。

    嗡!

    血老太的衣服无风自动,全身也轰然腾起了一圈淡淡的血光。

    反观黑衣人索比,他的身形突然变得虚幻起来,象是影子一样不断的晃动,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走。

    一阵嗤啦的异响响彻,仿佛是四周的空气产生了磨擦静电,一道幽蓝的弧光骤然在空中爆起,无数细小的电弧刹那如同潮水般向四周漫延了开去。

    “啊!”

    天阙园门口响起一片惊呼声,这里已是围满了人。

    原本张横要回来,人们都非常的兴奋,都在急切地等待。

    但是,不久就传来了消息,说是有人硬闯天阙园,而且把九名护卫给打伤,现在血老太出去迎敌了。

    这让园中所有人刹那震惊,谁都知道,血老太是如今张家的镇台柱,张家包括张横在内,数血老太为第一强者。

    那知,这个突然闯入的人,竟然需要血老太亲自前去迎敌,那么,来人又是何等强大?

    一时间,天阙园里的人都有些荒了,甚至连张远山夫妻以及一众张横的红颜知己,在听到这一消息后,谁也拦不住,全奔到门口来看个究竟。

    此时此刻,天阙园外的那个小广场上,情形却是有些诡异,所有与张家有关的人,都退到了天阙园内,隔着九曲宫阙门望着这边。

    空旷的小广场上,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个人,那就是冯慧星。

    这家伙一脸的冷傲,嘴角满是讥讽和鄙夷的冷笑,望向所有人的眼光,就象是在看一个个死人,竟然不带丝毫的生气。

    “妈的,这假洋 鬼子,看着就来气!”

    赵子强恨恨地道。

    “是啊,阴不阴阳不阳的,妈的生儿子肯定没屁眼!”

    于昌秀现在对冯慧星更加的恶感,那会有什么好话。

    一众人骂骂咧咧着,心中却是在为血老太担心。自血老太出来,拦住那个黑衣人后,两人骤然消失,直到现在,已快过了一个时辰了,却仍然不见两人出现。

    只是,广场上的气场,一直处于完全无序的暴乱中,不时有嗤啦嗤啦的电弧暴起,稍有人靠近,更是被一股无形的威压,迫得直往后退。

    在场的这些人,修为与血老太相差太远,所以,谁也不能参与,甚至都不知道,血老太与来敌进行的战斗是怎么个一副样子。

    怦怦!

    正是时,广场上两声沉闷的声音炸响,一团血气和一团黑气轰然炸开,小广场上,再次现出了血老太和那黑衣人的身形来。

    “血老祖宗!”

    四周响起了众人的惊呼,几个血家来的亲卫,就想冲上前去,却被赵子强和于昌秀等人死死的拉住。

    谁都看出来了,双方的战 斗似乎并未结束,而血老太的情况此刻也并不怎么妙。

    只见,血老太原本就有些佝偻的身躯,现在更是缩小了半尺,仿佛已是摇摇欲坠,她满是皱纹的老脸上,现在皱纹仿佛是给叠起来了,让她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一下子又苍老了数十岁,已到了随时就会撒手而去的风烛残年。

    黑衣人因为全身笼罩在黑袍里,看不出他有什么变化,但他那身黑袍上,丝丝渗出的汗迹,却也显示他应该也不好过。

    “不错,血老太,你是我索比进入华夏以来,遇到的第一位真正的强者。”

    索比那毫无生气的眼睛再次睁了开来,死死地瞪着血老太:“只可惜,你毕竟还没有达到天王的境界,听从神的诣旨吧,你会成为复活的诸神中的一员!”

    索比的语气突然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充满了一种奇异的诱惑,一圈圈金色的光环,也诡异地从他蒸腾着黑气的身周散发出来,罩向了血老太。

    血老太的脸现出了迷茫,须臾却变得痛苦起来,似乎陷入了某种挣扎中。

    而在她的意识里,此时此刻,却是出现了一幕无比震骇的情形。

    只见,一片建立在山渊中的宫殿,全部是漆黑的材料筑就,四个阴森森的大字,写在这座宫殿前:执法神殿!

    殿中,阴气滚滚,无数身穿古代战甲的西方武士,正拿着刀剑枪戟等兵器,在各处游戈。

    陡地,情形一转,血老太的影像出现,她正被四名古武战士押着,送往一处地方,两边都是一间间类似牢狱的房间,不断地传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号,转脸一看,便看到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

    “原来这是要去接受神魂的审判……”

    血老太陡地醒悟了过来,脸色骤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