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4章 耸了
    “啊,血老祖宗,血老祖宗!”

    眼看场中血老太现出危机,天阙园内众人个个大骇。血家的一众随从和护卫,那里还忍得下去,不顾一切地,就要朝小广场冲去。

    于昌秀以及赵子强等一众人,眼看拦不住,不由神情一凛,猛地一跺脚:“妈的,拼了!”

    说罢,嘴里喃喃着:“主人,只好对不起您了!”

    所有人终于做出了决定,要与这次闯入的强敌拼死一搏。

    “嘿嘿,不知死活,想来送命,本少可是大胃口,你们来几个,本少就收几条,哈哈哈!”

    冯慧星手指搓弄着什么,几点金光在他指尖闪烁缭绕,一个隐约的金色光团在他掌中浮现。

    望着蜂拥而出,一个个奋不顾死的张家人,他的心中已是畅快之极,这次把张家给灭了,也算是给冯家出了一口恶气,看以后谁还敢再来招惹他们冯家?

    “不,邪教异端!”

    正是时,场中的血老太陡地一声厉喝,口中也猛地喷出了一口血来:“索比神使,你想用这样的手段,就想悍动老身百多年的道心吗?呸!”

    轰!

    随着血老太的一声呸,四周的空间一阵如波浪般的振荡,嗤嗤嗤异响大作,无数的静电电弧刹那布满了整个空间。那股摄人的威压消失了,从天阙园里冲出来的所有人,都围到了血老太身边。

    “嘿嘿,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夫索比辣手。”

    望着护住血老太的一众人,索比就如看死人般一掠而过,全身的黑袍骤然鼓荡起来:“去死!”

    “杀,与这老家伙拼了。”

    血家一众人以及于昌秀和赵子强等人怒吼,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就要向索比冲去。

    “住手!”

    突然,一声熟悉的冷喝声传来,正往前冲的所有人,猛然身形一滞,一下子全部僵在了当场。

    续尔,所有人猛地暴发出了一个声音:“回来了,张少回来了!”

    “小子,你终于回来了!”

    颤巍巍免强支撑的血老太,陡地全身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是张横回来了,是张横回来了,这就好,这就好!”

    天阙园内,被张续等一众老兄弟死死拉住的张远山夫妻,以及张横的一众红颜知己,个个喜极而泣,朝着小广场那边叫喊。

    “张横?”

    冯慧星身形猛地一僵,陡地转过了头来。立刻,他看到了十几个人,正向这边走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男一女,男的俊朗女的绝丽,两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小娃儿。

    后面似乎还闹哄哄地跟着一大群人,都是些形象怪异的老头。不过,冯慧星此刻那里有功夫去理会,他已认出了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他这次要来找的目标:张横。

    这个时候,张横也猛地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眼神骤然向他望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刹那如同两道剑芒,发出了一丝冰冷的火星。

    “你,就是张横!”

    冯慧星的眼眸里全是冰冷的杀意:“我叫冯慧星,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

    冯慧星一字一句地道,字眼里满满的都是仇恨。

    被张横当日在盐水神女国,当众斩杀的冯家老祖,正是冯慧星的太爷爷。老太爷活着的时候,就是最喜欢冯慧星,在他小时候的记忆里,留下了特别的印象。这甚至是这么多年后,他对冯家唯一的记忆了。

    可是,这次回来,他最亲爱的太爷爷却被人杀了,这如何不让冯慧星恨之入骨?

    所以,这次一入天阙园张家,冯慧星就大开杀戒。此刻面对张横,他已然熊熊怒火,恨火,仇火爆炽。

    “去死!”

    没等身边的索比神使做出反应,冯慧星首先动手了。他手中正在把玩的那团金光,陡地一挥,就朝张横掷了过去:“神庭世界!”

    嗡!

    金光一闪,无数的幻像在空中闪现,就扑天盖地的朝着张横当头罩落。

    “儿科玩意,破!”

    张横此刻那里有功夫慢条斯理地与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冯家弟子打斗,他刚才带着圣女等人回来。原本众人都是高高兴兴地。

    那知,刚进入自家天阙园的幻境,就听到了里面的喊杀声,更是看到了血老太被人强行压制,处于败势,而其他人却是已红了眼,举着兵器要与敌人拼命。

    张横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出趟门,家里就被人几乎要给一锅端了。他心中的怒火,刹那腾起三千丈,那里还会迟疑,这才出声喝止。

    此刻,明白前来寻仇的竟然是冯家人,张横那个气,那个火。在蓬莱境里,冯家已然倒台,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想不到在外面,冯家弟子 竟然还如此的嚣张,在自家大开杀戒。

    “妈的,那就灭了你们冯家。”

    张横这回是动了真火,眼睛都有些红,根本不愿理会所谓的冯慧星,伸手就是一记蛮神推山。

    轰!

    一个虚幻的拳头陡然击出,迅速扩大,一道耀眼的银亮光芒乍起,以一种排山倒海之势,直轰冯慧星。

    轰隆隆!

    冯慧星刚要开启的什么神庭世界,轰然爆炸,被张横这蛮神力全力一击,根本连打开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为了一团金光流散。

    哇!

    冯慧星狂喷一口鲜血,整个人蹬蹬蹬倒退了数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在国外,这些年修练的全是组织中的秘法,在身体的锤练上,根本就没下什么功夫。所以,受张横蛮神力余震,已然受了伤。

    这回,冯慧星是真的感到了一丝害怕。连对方的手都没碰到,他就受伤了。这足见对方的强大。不过,他冯慧星今天可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索比神使这张底牌。

    一念及此,冯慧星咬牙切齿地吼道:“索比神使,这回又要请您……”

    然而,冯慧星后面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张大了嘴,就象是喉咙被人卡住了一样,变成了骇然的尖叫:“啊,索比神使,您,您,您怎么了?”

    不错,此时此刻的索比神使,比他冯慧星更加的不堪。他浑身象筛糠一样在颤抖,整个人因为恐惧,身形已然在摇晃,露在面罩外的那对灰褐色的眼珠子里,完全没有了色彩,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从所未有的恐惧!

    他死死地瞪着张横那边,好象是看到了洪荒的猛兽,或是地狱的恶鬼一样。

    “呃,神使大人这是怎么了,他到底是怎么了?”

    冯慧星这回是真的惊呆了,顺着索比的目光,他只看到了张横以及他身后的一众蹦蹦跳跳的老头。他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些人有谁能让索比神使这位达到天王级的强者,如此的恐惧?

    说来也是难怪冯慧星,以他的修为,自然看不出北冥七怪的力量,那根本不是他现在的境界能想象的。所以,他完全当北冥七怪是六个糟老头和一个老太婆。

    可是,以索比神使的层次,却是在第一眼看到这支队伍的时候,就被队伍中的七怪给吓着了。

    天啊!七名达到尊者境的超级强者,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神殿的诸神院吗?

    索比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以他平生所遇到的超级高手,全部加起来也没有象现在这一次,一下子看到的那么多。

    索比只觉天地一暗,整个世界都要巅覆了,一颗可怜的小心脏,差点就直接跳出来。

    “刚才是你这邪教余孽在此大放雌黄吗?”

    张横的目光陡地转向了索比,气机也刹那锁定了他。

    “呃,你,你……”

    索比终于回过神来了,虽然面对的不是七位超级强者之一,但是,眼前的年青人,身上的气息也无比的怪异,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心悸。

    此时此刻的索比,就如同是惊弓之鸟,已是对这里的人有一种阴影了。

    “十三圣子,快走!”

    索比猛地反应了过来,他那里还愿再呆在此处,也管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反正他一直就蒙着脸,从来就没想过要脸。

    说话声中,索比全身黑光暴腾,刹那弥漫开来,一下子笼罩住了冯慧星。黑雾翻滚,曲扭摆舞,似乎就要在众人眼前消失。

    “想走?小爷说过让你走吗?”

    张横厉喝,手一点,一团金光暴耀,镇海印现形,在小广场上怒旋狂舞。

    咔嘣嘣!

    一声奇异的声响响彻,小广场所在的空间,如同是刹那结冰一样,变得凝固起来。

    并没有结束!

    “镇海赶山!”

    张横一声暴喝,右手猛然举起了赶山鞭。

    轰隆隆,

    整个被冻结的小广场空间,轰然碎了开来。

    “啊!”

    黑雾里传出一声闷哼,索比骨辘辘从里面滚了出来。

    镇海印和赶山鞭这两件圣物,真正的用途并不在于攻击人的力量有多恐怖,而在于它能临时封闭空间。索比被张横这两件圣物,硬生生地逼了出来。

    此时此刻,索比身上的黑衣已然撕成了条子,一个褐色卷发,褐色眼珠,皮肤枯腊的老者,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这位所谓的神使,竟然是个老外,也不知是那个国家的人。他的眼里全是骇然,惊恐地望着向他走来的张横,一身原本就只有皮包骨头的身体,瑟瑟发起抖来。

    “哇呀呀,乌龟蛋儿,原来是只老鸟!”

    七怪一个个指指点点着,也围了过来。他们最爱热闹,刚才进来时,也看到了这个老头与血老太之间的战斗,已是引起了他们的兴趣。此刻见张横把他给擒住了,自然是要上来好好研究研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