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5章 借人
    有七怪招呼那个什么神使,张横那里还会再理会他,三步并做两步,冲向了血老太:“血老祖宗!”

    血老太此刻已被两名婢女扶到了一张软榻上,正在给她抚胸顺气,用温水沾着毛巾擦拭脸上的血迹。她的神情无比的萎糜,看起来已然昏迷,脸上更是透着一股死灰的颜色,情形很不好。

    张横过来,众人纷纷让开,一个个迫切地望向他。血老太如今可是张家的泰山石,要是她出了事,对于张家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更何况,血老太可不是张家至亲,最多也不过是张家的姻亲,她要是死在这里,确实是张家无法交待。

    “张横,你一定要救救老祖宗,不管花什么代价。”

    果然,张远山夫妻一脸沉重地走了过来,慎重地向张横道。

    “父亲,您放心,孩儿一定会不惜一切。”

    张横点点头,手已握住了血老太的脉博。

    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脸上,期待着他的好消息。

    渐渐的,张横凝重的神色中现出了一抹欣然,旁边的张远山连忙问道:“血老祖宗怎么样?没事吧?”

    “老祖宗吉人天相!”

    张横微微沉吟,脸上绽开了笑容:“本来,老祖宗年岁已大,当年神魂又遭毒害,上次虽然经调理,让修为恢复。但是,经此一遭,她的神魂也已受了根本性的创伤,此生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这次她与西方来的邪教神使争斗,不知对方使用了什么邪法,竟然侵入她的神魂,想从神魂上影响她。”

    张横满怀感慨地道:“只可惜,老祖宗百多年修行,一颗道心已是坚若磐石,岂是邪教异术所能扞动。反尔是在这个过程中,让老祖宗的神魂,得到了一次涤净。”

    “哈哈哈,所以,我说吉人自有天相,老祖宗这回是因祸得福,只待伤势复元,她的修为就有可能进阶到天王境。”

    张横提高了声音,向全场的人宣布道。他要以这样的好消息,告诉大家,这次遣敌全面成功。胆敢上门闹事的敌人,一个被擒,一个重创,己方虽然血老太遇到凶险,现在却是因祸得福。

    可以说,这一次冯家的阴谋,彻底被击败,张横大获全胜。美中不足的是,索比最终还是把冯慧星给送走了,没有留下罪魁祸首。

    为血老太服用了几粒丹药,再仔细地为她梳导了有些混乱的真元,一众人把血老太送回房间休息。众人早就围了上来,把圣女和宝宝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进入了天阙园。

    婆媳见面,众姐妹与圣女相互介绍,一众繁杂的事物,自然不用细表。

    北冥七怪也早有血家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陪同一起前去游玩,反正这七个老怪没什么要求,只要把他们弄得高兴就行。

    不过,张横可没有那么轻松,他进入了天阙园最中心的那处房屋,这里已是布置一新,按张横的要求,布局成了一处居住之所。

    书房正是这里的中枢,张横自当日得到文天详浩然正气歌的传承,也无形中沾了几分文气。所以,他的书房布置的古色古香,厚实而古朴的红木地板,家具一色都是明清时的黄花梨木,书架上也摆了不少充满了古韵的线装书,整个书房,带着几分古雅的气息,进入里面,鼻息间就有书卷味传来。

    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心肺间缭绕的书香,让他有些烦燥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虽然说这次意外的事件,自己大获全胜,但回家就遇到被人踢门,这还是让张横无比的恼火,更是提醒了他,自家看似强大,但还是有许多薄弱之处。

    所以,这次他把自己的一些心腹带入书房商量,要为今后做一个周密的防范,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再发生。

    于昌秀,赵子强等人恭敬地坐在了下面,阿娇阿蛮欢欢喜喜地站在张横身后。这回,她们总算有找回自己位置的感觉了。

    另一边坐着血家几位跟着血老太一起驻扎张家的长老,以及这次跟随张横一起来的九黎古巫族的巫王彩云飞和几位高层。

    这次聚会,可以说除古苗这一支外,其他与张横关系密切的力量,都参与了。

    当下,张横也不犹豫,把自家如今的状况说了一遍,最后道:“当初我在此建立一个秘境,让家里人全部进入玄门,就是想给家中所有亲人一个平安宁静的生活和修练环境。但是,我却忘了,树大招风,随着如今名声的不断提高,观注到我们这边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而且,世事总是出人意料,树欲静而风不止。所以,也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

    “由此,可以判定,今后的天阙园,未必能想我想象的那样,平和宁静。”

    张横微微叹息:“既然我不能保持举世皆浊我独清,那我也只能因势就势,不能期望敌人太弱,只能要求自己更强大。”

    说到这里,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脸色也肃然无比:“所以,我决定加强天阙园的防卫力量。但现在我缺少人手,因此,那就得看诸位了。”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巫王彩云飞等人,他今天的目的,就是要从九黎古巫族借人。

    九黎古巫族,虽然直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一位达到四品以上的强者出来过,好象这一族并没有什么真正厉害的角色。

    但是,如果谁真是这样看了,那就是大错特错。做为九黎古巫族,经历了数千年,有这么多岁月的积累,其底蕴自然是深不可测。

    做为新巫神,张横自然知道,九黎古巫族的山后,有一处当年营造的秘境,那里隐居着不知多少九黎古巫族的绝世强者。他成为新巫神后,就是由圣女带着他,进入过那里的秘境,见过一众老家伙,并得到了他们的承认。

    否则,巫神法杖何以能落在他这个无根无基又不知是从那里冒出来的乡下小子手中。

    之所以当年族中大长老和二长老争位,那些老家伙一个都没出面。这也是有原因的。族中争位只是派内的内斗,对于那些老家伙来说,全是小事。只有九黎古巫族到了生死存亡,才会震动他们。

    这次,张横就是把主意打到那些老家伙身上了,就算不能把他们拉几个出来,至少也得拉他们的徒子徒孙几个,给自家增加力量。

    本来,张横如果以新巫神的身份,直接前往秘境,厚起脸皮,向那些老家伙要人,肯定也能拉来不少。不过,这也太有损他这位新巫神的形象,尤其是自己与圣女结婚生子后,就要拆人家的墙,从他们那里拉人,这吃相也太难看了点。

    因此,他要婉转地通过巫王彩云飞等人,把自己的这层意思表达出去。

    巫王和一众长老连忙站了起来,一个个恭敬行礼:“巫神大人,这是应该的,此事我等会好好商量,到时给巫神你一个答复。”

    巫王彩云飞他们又不是傻瓜,立刻答应了这个顺水人情。

    “好,那就多谢巫王和各位长老。”

    张横欣然点头。他心中早就有了打算,九黎古巫族那里弄来一批顶尖的高手,再在古苗九洞十八寨调用一些中坚力量,这样,自家的防御架构就比较完整了。

    至于高端力量,除了血老太外,张横更是把主意打到了北冥七怪身上。放着这样七位尊者级的绝世强者不用,那也实在是太浪费了。

    只不过,这事还得好好计划计划,这七个怪老头油盐不进,要想让他们乖乖听话,还真不得不使用手段。

    “啊涕,啊涕!”

    正在断峰上各个阵势间玩得不亦乐乎的七怪,猛地齐齐打了个喷涕,老大北冥东不由怪眼一翻:“乌龟蛋儿,是那个龟孙子在算计我们了。”

    他们的敏感确实是无比的敏锐,只可惜,被张横算计上了,他们还能逃得出手掌心吗?

    今后防卫的事有了眉目,时间也差不多是中午了,张横正想带众人去吃饭,来自家他自然得好好招待。

    但是,还没等他站起来,书房门被敲响了,血老太贴身婢女的声音传了进来:“姑爷,老祖宗想过来见您,不知您是否方便。”

    “啊呀,老祖宗好些了啊!”

    张横忙不迭地站起来:“怎么能劳驾她老人家,我这就过去。”

    “不必了,老身已过来了。”

    门打开,血老太坐在软榻上,由几名婢女抬着,已然悠悠然走了进来。

    屋里众人连忙尽皆起立,迎接这位老祖宗。

    “诸位都坐吧!”

    血老太微笑着向众人摆手:“老身只是有些事,过来与姑爷商量。”

    众人很识趣地告辞离开了书房,屋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张横和血老太。张横上前为血老太再次检查了身体,见她果然已是气血平稳,比先前强多了,心中很是安慰。

    “老祖宗,你这么匆匆过来,不知道有什么紧要的事?”

    张横知道,血老太是个急性子,所以有什么事,还真藏不住。

    “姑爷,今天发生在天阙园的事,你难道没有看出其中的怪异吗?”

    血老太浑浊的眼眸陡地亮了起来,射出了两道犀利的光芒。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