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6章 西方邪教
    “老祖宗的意思是?”

    张横神情一肃,身形也不由稍稍站直了几分。他已听出,血老太的话中有话。

    果然,血老太微微叹息一声:“老身也是想不到,诸神复活这个邪教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诸神复活?”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有些糊涂,他似乎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组织或教派,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好象没有这样的一个教派存在。

    从名字来听,似乎是西方那边的教会,但是,西方教会人们耳熟能详的也就是教庭,至于说什么黑暗议会,狼族,血族什么的,那都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当然,西方传承的教派可不仅仅只有教庭,如西尔腊的诸神之国,埃尔及的法老世界,以及已消失了很久的文明古国玛雅神等,这都是来自东方之外的其他关于神的一些传承。

    此刻,突然听血老太说起诸神复活,张横确实是有些不明白。

    “是的,就是诸神复活。”

    血老太慎重地点点头,满是皱纹的脸上,神情凛然一片:“以前,老身也只是听人说起过,并没有真正遇到诸神复活这个教会的人,也就并不当一回事。”

    “但是,今天老身却是亲自与诸神复活教会的人动了手,而且还败在了对方手中,这才真正明白,西方那边确实是有这个组织,而且仅看今天他们派出的这位神使,就能判断,这个组织绝对的不简单。”

    血老太继续道。

    “老祖宗,我明白了,您是说冯慧星一起来的那个索比神使,就是来自诸神复活这个教派?”

    张横总算回过神来了,也立刻明白血老太所说的是谁,他的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

    刚才,那个被冯慧星叫做索比神使的外国老头,想趁 机逃跑,却是被张横以镇海印和赶山鞭联合的力量,硬生生留了下来,当场被众人擒住。

    只是,这个外国老头又臭又硬又倔强,眼见被七怪这等超级强者围住,一点逃跑的希望都没有。他陡地一咬牙,眉心刹那闪起一点金色的星点,整个人竟然焚起了金色的火焰,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亡。

    这是张横他们所想不到的。但是,让张横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索比在**而亡的临死前,他以一种近乎癫狂的口吻,大声喊道:“诸神会来审判你们,你们这些罪恶的灵魂。”

    最后,他喊着诸神永在的口号,就这样被金色的火焰焚成了灰烬,连一点碴子都没留下。

    这事确实是在张横心中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咯嗒,只是,因为他与冯慧星是第一次见面,对冯慧星的来历以及过往一点都不了解。对于这个叫索比神使的家伙,更是毫无所知,掌握的姿料实在有限,也无从推测这两个家伙来自哪里,索比嘴里的诸神又是那些神。

    他刚才已是把有关调查的事交给了赵子强,但到现在为止,赵子强也没什么特别的消息传来。因此,直到如今,张横对于索比他们的事,还是毫无进展。

    那知,现在血老太却是与自己来商量此事,这顿时让张横精神为之一振,他立刻想到,血老太手中可能掌握着不少有关的资料。

    “诸神复活是近数十年或者是更远些年,在西方秘密发展起来的一个神秘组织。”

    血老太也不隐瞒,把手中掌握的资料,向张横做了个简单的叙述:“西方传统的教派是教庭,他们本身就错综复杂,尤其是与黑暗议会的各族,更是纠缠不清。要在西方发展一个新的教派,其实也是非常的困难。”

    “不过,诸神复活,采取的是一些特殊的手段,不但行事隐秘,处事低调,在最初阶段更是避免了与教庭和黑暗各族的冲突,渐渐的,也算是有了一定的气象。”

    “嗯!”

    张横点头,他可以明白西方社会其实与东方一样,这个世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就会有斗争。只不过是形形式不同,方法不同罢了。

    “不仅如此,诸神复活这个组织,不但在西方发展,而且还秘密向东方以及其它区域延伸和渗透。”

    血老太神情变得复杂起来:“早在数十年前,这个组织就有一位神使,前来与老身联系,说是要与老身所在血家联合。当然,从他们的口吻来听,似乎是想合并我们血家。”

    “哦?”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那后来怎么样?”

    “后来当然没有成功。”

    血老太脸上浮起一丝傲然的神色:“当年老身虽然身中剧毒,修为也根本不能与现在相比。但是,我们血家这么多年传承下来,岂是能容人随意欺负。所以,当年诸神复活的那位前来谈判的神使,暗中吃了亏,便不再提起此事。后来却是换了种说法,要以协议的形势,与我们合作,双方互派人马,在对方学习,并共享信息。当然,他们也提出了一些看起来还算合理的条件。”

    “只不过,有先前的事,老身对这个组织的印象很不好,所以根本没有答应。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血老太继续道。

    “看来他们应该不是只有老祖宗您一家,其他的东方玄门家族,他们暗中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

    张横沉吟着道:“不然,冯家那个冯慧星,不会带个神使来此耀武扬威。这只能说,冯家在很多年前,就与西方这个神秘组织有了联系。”

    “这个组织虽然我们没有与他最终合作。”

    血老太想了想又道:“但是,既然有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教派在西方秘密发展,我们血家却也不能听之任之。所以,之后也曾派了不少人,对这个教派在各地的发展,进行了秘密的监视。”

    “以前这些资料并不是最重要的,所以,并不会直接报到我们这里。下面的人会着情处理了。”

    血老太微微摇头:“但是,发生了今天的事,让老身立刻对它引起了重视,所以马上调派了这些年收集的有关姿料,让人着重进行了精选和处理。”

    说到这里,血老太的眼眸又是一凝,凝注到了张横脸上:“姑爷,你可知,现在这个组织的发展,已到了何等的地步?”

    “老祖宗,难道它现在已能与西方传统的教庭分庭抗礼了吗?”

    张横心中一动,不由说道。

    “嘿嘿,姑爷猜的不错,这话就算不是事实,却也不远了。”

    血老太微微一笑:“这个组织的发展还真是出人意料,他的组织者,也不知采用了什么方式,竟然对于其他教派的渗透,特别有效,这些年来,西方教庭竟然有好几名红衣大教主,都成了他们的人。因此,对教庭的影响很大,也已引起了教庭以及其他势力的侧目。”

    “现在,这个组织已被教庭和其他组织,裂为打击的对象,他们的行事也更加的诡异和隐秘了。”

    血老太的语气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姑爷,不管怎么说,不管这个组织是因为你与冯家的仇恨而被牵涉进去,还是别的,这次他们组织既然有一位神使,死在这里,你还是要特别留意一下。象这种邪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当然,老身也会加紧对他们的注意,以防这个组织有什么异动。”

    血老太长长地吸了口气,显然已是有些疲惫,身体不由自主地就靠向了软榻的椅背。

    “血老祖宗,您放心,小子一定会倍加注意。”

    张横连忙上前扶住她,让老人家睡好,并为她盖上了薄被。

    “嗯!”

    血老太欣慰地点头,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对于这位姑爷,她是一百二十个满意和放心。这次特意连伤势都没好,还要过来与张横商量,确实是因为那个神秘组织太诡异,她生怕张横对此陌生,吃了亏。因此,必须亲自把情况与张横做个说明,这才真正的安心。

    望着安详睡去的血老太,耳边传来她轻微的酣声,张横的心里暖暖的,这就是亲情。

    他轻轻地走出门来,四名女婢正等在外面,见张横出来,立刻蹑手蹑脚地走了回去。张横站在门口,负手望着远方。

    天阙园内的风景美伦美幻,虽然只是一座山头的地方,但经过张横的改造,又有陆青这位大师的布置,小小的一个山头已是内有乾坤,无论是站在何处,都能看到不同层次的风格,可以说确实是叹为观止。

    天边云霞翻滚,幻化出无数奇异的影像。张横的心却如同是这云彩一样不平静,发生在家里的事,让他心中多了无数的疑惑。

    这个自称诸神复活的神秘组织,他们取诸神复活这样怪异的名字,那么,他们要复活的诸神又是那里出来的哪些神?

    还有,张横曾听索比这位神使,呼唤冯慧星这家伙十三圣子,张横的心中更是不解了。圣子本是西方教会中地位非常独特的存在,是指圣主的传承者,或者就是直接指他们未来的主子。

    可是,竟然前面加上十三这编号,就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个组织的圣子一共有十三个,或者更多,他们的圣子是在一批一批的人中挑选的吗?

    这岂不是显得这个组织的混乱吗?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已杀了这个组织的一个神使,这个组织能善罢甘休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