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7章 神龙少年
    冯慧星竟然敢直接打上门来,张横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当天就派人手,开始监视冯家在苏省的一处秘境,准备给对方来一记狠的。

    听闻这消息的各门各派,顿时紧张起来,这可以说,是百多年来,南方一域龙虎盟和紫竹盟两大世家间,公开争斗的第一回。

    不过,这一场战斗,最终没有打起来。第二天,龙虎盟和紫竹盟的两位盟主从蓬莱境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无比惊人的消息,冯家老祖冯德润,因为犯了昆吾宫的法规,被罚囚禁三十年,冯家被开除龙虎盟,从此不再为一等玄门世家。

    这一消息,无疑就是宣布了冯家的败落,整个冯家刹那天地变色。

    江湖震动,玄门喧哗,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太震憾人心,一时风声四起,谣言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几乎是在南方一域的玄门,造成了一次大地震。

    无数人吁吁不以,但在叹息之后,许多人都嗅到了某种气息,玄门各家各派,进行了严厉的一次自律。原本那些在外张扬的弟子,一夜间销声匿迹,整个江南一域的玄门风气,为之一清。

    冯家更是当夜就发生了门变,当消息传开时,冯家这棵矗立了千年的大树,终于树倒猢狲散。

    崩溃先是来自冯家的核心,听到老祖被罚,原本新崛起的希望之星冯慧敏死于非命,冯家顿时绝望了。

    最终,在几位太上长老的决定下,冯家准备避难,从此隐世,等待今后再次有崛起的时机。

    于是,冯家各系各脉的核心弟子,把冯家这些年来积累的各种天材地宝,分刮一空,各自卷携逃亡,一夜间所有冯家的基地,人去楼空。

    冯家的主子走了,各地的产业顿时没有了主心骨,这些冯家外围的人员,那里还会客气,捞着草儿就是鱼,对冯家的世俗产业进行了一次疯狂的瓜分。

    不过,现在已没什么人去理会,世俗的财富,早就被冯家所抛弃,只要这次能逃过一劫,他们冯家就算是菩萨保佑了。

    千多年来,与冯家结仇的可不只有张横,冯家一倒,暗地里追杀冯家人,想掠夺冯家财物的,自然不在少数。所以,这次冯家是真的完了。

    张横可不会做落井下石的事,自冯家败落的消息传出,他就不再观注冯家,也取消了要攻打冯家的计划。

    只是,冯慧星他自然不能放过,暗中派出不少的人追查。只可惜,冯慧星从张家逃走后,并没有回家,立刻赶往了广东从那里出境,去往了国外,算是给他逃了一条小命。

    张横无奈,他总不能为了冯慧星派人去国外追杀他吧!

    然而,这些仅仅只是小事,消息传来,紫竹盟盟主佛母圣音,以及龙虎盟盟主樊志忠将在明天亲自前来拜访。

    南方一域三大盟两位盟主,亲自前来拜访,这无疑本身就是件震动整个南方玄门的事。张横就算最自大,却也不敢不把此事放在心上。而且,他现在从表面上来说,还是紫竹盟的准天王。

    恩子自大比后,自动成为这一盟的准天王,会是今后盟中天王的接任者。

    第二天,天阙园正门大开,鼓乐齐鸣,张横摆出了盛大的欢迎仪式,以最隆重的礼节,欢迎佛母圣音和樊志忠樊盟主。

    樊志忠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模样,穿着一身道袍,很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韵味。他是龙虎山曾经的藏经阁阁主,看起来四十多岁,实际年纪都超过百岁高龄了。

    两人并没有带任何随同人员,看到天阙园如此盛大的欢迎仪式,不禁哑然失笑。

    张横连忙与圣女一起,上前迎接,隔着老远,就向两人行礼。

    “哈哈,张天王贤伉俪客气了,此次本尊与佛母前来,无非是前来看望张天王,乃是与访友一样,张天王弄出这么大阵帐,岂不是让本尊与佛母羞愧。”

    说着,哈哈笑着,也不嫌陌生,已扶住了张横和圣女。

    佛母在身后点头,也向张横夫妻报以和善的笑意。

    张横可不认为自己礼多会遭人怪,从佛母和樊盟主两人暗藏的笑意中,显然他们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这足以说明自己给了他们两位足够的面子。

    张横可不是个不识事务之人,他和张家要在江南这个地方呆下去,总会要与四周的世家等发生接触。所以与两位南方一域的盟主,搞好点关系,这绝不会有什么坏处。

    四人谈笑着进入了天阙园,一路走来,佛母圣音和樊志忠两人,眼中都是异色不断。以两人的眼力,自然是看出了天阙园内的布置,不由心中都是暗自惊讶。

    天阙园化费了张横无数的心血,所架构的阵势又都源自上古的古阵,所以每一处都是巧夺天工,即使是以佛母和樊志忠的能力,也是叹为观止。

    这让两人对张横的感观又是大有改变,张横的真实能力,也许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强大。

    两人以尊者之尊,亲自屈尊来张横家,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张横在灰森林的大比中,并没有特别的表现,所有的光环,全因为净禅大师领会大日如来,进阶成为四大佛家护法法王而集于他一身。

    不过,做为尊者,两人所能得到的消息,更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因此,两人却也隐隐地了解了那件关于彩花贼事件的一些内幕。

    从种种迹象表明,采花贼事件中,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至少,在这一过程中,紫竹盟黄天王,龙虎盟恩子冯慧敏等都死于非命,却无从追究,不知两人死在了谁人手中。

    而且,从唐老等人的口气中,灰森林地下,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好象有上古的存在,发生了不知什么状况。而时间就是在大比在灰森林进行的时候。似乎此事与队伍中什么人有关。

    只是,连唐老等人,也无法确定。因此此事现在还被悬为一个禁忌最深的谜。

    这些也就罢了,无论如何,还是牵扯不到张横身上。

    但是,张横之后带人夜闯高山族的事,现在却是暗暗地传扬开来,许多让人难以置信的秘闻,也传到了佛母樊志忠等人的耳朵里。

    佛母他们最初还不信,但是,当他们在外面看到张横时,却是不得不信了。因为,张横竟然比他们早一步先出了蓬莱境。

    这也就是说,张横正是如今在蓬莱高山族事件中,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主角。

    否则,他如何在昆吾宫蓬莱境的通道没有开启之前,已离开了那里?

    难道这个年青人,真是可以与高山族的神对抗,甚至从高山族神手中,抢了神的女人,并冲破高山族全族围困,又以一人之力,打通一条蓬莱境通往外界通道的神龙少年吗?

    张横可不知道,如今在蓬莱境,他已被好事的人们,称为了神龙少年。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意思是说,他象神龙一样,见首不见尾。

    毕竟,在高山族的事件上,除了有数的几人之外,谁也不清楚主事的是谁,即使是高山族人,也只知道是位年青人。

    佛母充满智慧的眼神,现在也现出了一丝迷茫。

    虽然当日在林隐寺外,感应到这位年青人的奇异,并让净禅和智能两位禅师,特意请他进来。

    之后,在观察了张横,发觉他竟然是位已达到四品的年青高手,为了让紫竹盟的恩子名额不至落空,这才不得不破格使用张横。

    可以说,她与张横的相遇,是一个偶然。

    可是,如今张横的表现,却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外。如果在蓬莱境高山族所有的一切,都是这年青人所为,那么,这年青人的来历,岂是他先前所说那样简单?

    一时间,佛母感觉,眼前的张横是越来越神秘了。

    樊志忠的眼神也有些异样,他最初注意到张横,是因为张横与冯家之间的恩怨,甚至也因此而对这个年青人的印象并不好。直到昨天从蓬莱境出来,知道张横竟然先一步已出了蓬莱,他的心陡地一阵抽紧。

    正如佛母圣音一样,他立刻把张横联系到了大闹高山族的神龙少年身上。彻夜与佛母商量之后,两人这才决定,今天前来拜访张横。

    如果张横真是那位神龙少年,就算他们再放低姿态,也是不为过。

    不过,眼前这个年青人身上,有许多还没有解开的疑团,却是需要问个清楚。

    “张天王!”

    心中想着,樊志忠微一颌首:“本尊有一事不明,还请天王解惑。”

    “尊者有事请吩咐!”

    张横很谦逊。

    “嗯,那本尊就说了。”

    樊志忠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此次我们南方一域三大盟三支队伍,进入蓬莱与其他四域进行大比。所有弟子贡进共退。直到现在为止,所有弟子仍在蓬莱境中修整,不知张天王又是如何出来?”

    “而且!”

    樊志忠的语气陡然加重了些,身上也不禁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了尊者的威压:“我们昆吾宫的蓬莱境通道,在我们出来之前,也并没有开启。所以,本尊想知道,张天王又是从何处出现?”

    张横如何能从蓬莱出来,是他是否就是那神龙少年的关键。所以,樊志忠和佛母,今天要亲自来这里。这也正是他们此行最主要的目的。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