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8章 试探
    为了不给张横思考的时间,樊志忠不惜以尊者的威压,压迫张横,要他立刻回答,他是怎么从蓬莱境来到外界?

    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尊者的威压,迫得张横身形一阵震颤,双膝都几乎要微微弯下去。

    张横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还真没想到,樊志忠竟然用半压迫的手段来逼问自己。但是,如果就这样被他逼迫,张横又如何甘心。

    猛然,张横的眼中闪过一抹绝决。他绝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人逼问,那怕眼前的是龙虎盟的盟主,是一位尊者。

    咯咯咯!

    樊志忠的威压越来越紧,如一重重山岳般直迫而下。一阵咯咯的清脆骨节移位声响起,张横双膝已出现了明显的偏差。眼看再这样下去,他的双膝非当场折断不可。

    “夫君,樊尊者不就是问我们如何出来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陪着张横站在身侧,安静的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圣女萧若鱻微微一笑,伸出了一只素手,拉住了张横,同时向樊志忠道:“其实,樊尊者这也没什么好问的,我们夫妻是随北冥七仙客他们一起出来的。”

    嗡!

    正咬牙支撑的张横,一触及萧若鱻的素手,不由浑身微微一颤,他立刻感受到了另一股阴柔之力,从萧若鱻的手中传来,与自己的真元刹那溶合。原本已被樊志忠要压得憋过气去的真气,也瞬间得到了滋润。

    “阴阳小乾坤!”

    张横心中一暖,感激地望向了圣女萧若鱻。

    此刻,萧若鱻所使用的手法,正是当日两人结合后,在九黎后山的秘境**同修练的双修功法阴阳小乾坤,可让两人真元息息相通,自成一个小乾坤,能抵御比自己强大几个层次的强敌劲力入侵。

    当日在堕落之野,遭那只古鼎吸附之时,圣女本也想用此法解围,但最终因受韦侍尤和沙伟两人,无意的阻挡,功亏一篑。

    此刻,萧若鱻再次使了出来,却是与张横共同抵抗住了樊志忠这位尊者的威压压迫。

    “北冥七仙客?”

    樊志忠一怔,但是,他陡地醒悟了过来,貌似刚才进来的时候,半路上还遇到那七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儿。张天王妻子所说的应该就是这七人了。

    一念及此,樊志忠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原本紧紧锁定张横的威压,也立刻散去:“是吗?”

    说着,他的目光却望向了萧若鱻,眼神中毫不掩饰的尽是惊疑。

    萧若鱻自两人到来,就陪同张横一起在门口迎接,樊志忠自然早就见过。只是,先前的萧若鱻除了表现得端庄雍容,如一般世家闺秀一样外,并无出彩之处。

    樊志忠也就把她当成普通的世家大闺秀看了,还以为张横的这位妻子,也就是那个世家出来的玄门女子。

    那知,此刻见她一出手,就与张横两人,联手抵抗住了自己尊者的威压,他的心头顿时一突,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走眼了。眼前 的张横妻子,绝不那么简单。

    心中想着,眼神一凝,樊志忠的心头又是一颤,因为,他竟然看不透萧若鱻。

    这里的看不透并不是说以樊志忠的修为,看不透萧若鱻的境界,而是萧若鱻整个人都似乎有一种朦胧的雾气所笼罩,让樊志忠根本就无法看透她的细底。

    “难道!”

    樊志忠的脸色再次变了,他的心头猛地想起了一件事:这次高山族中流传的神龙少年,就是从高山族的神手里,抢走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而外界的传言却说,这次张横回来带回了他的妻子和孩子。这两者相印证,已然让事情昭然若揭。此刻再看到张横妻子萧若鱻的不同寻常,樊志忠心中原来的疑惑,已是豁然而解,再也不用去猜测什么了。

    蓬莱境高山族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神龙少年,就是眼前这位张横张天王。

    “难道樊尊者不信吗?”

    这个时候,张横总算回过了气来,接着樊志忠刚才的疑问道:“要不,在下把北冥七位老人家请来,樊尊者您亲自问他。”

    张横的语气已变得非常的不客气,甚至带着几分**的味道,望向樊志忠的眼神,也不再那么友善。

    这位龙虎盟的盟主,正面以尊者的威压压迫自己,这已是在向张横示威,是**裸的一种打压。张横已感受到了他的敌意,那里还会再装孙子。

    虽然面对两位尊者,但如今的张横可也不是没有底牌,别的不说,北冥七个老家伙就在家里,就算不能算是真正的自己人,但拿这些老家伙出来震摄一下,还是可以地。 “哈哈,张天王说笑了,本尊那能不信张天王贤伉俪的话。”

    樊志忠哈哈一笑,坐了下来:“贤伉俪也请坐,本尊和佛母今天过来,也就是与贤伉俪闲谈几句,并无什么要事,刚才蓬莱之事,只不过是想起来随便问一下。”

    樊志忠终于不再强势,软了下来,并抬手示意,让张横夫妻坐下,想缓和刚才凝成的紧张气氛。

    对于樊志忠来说,他先前用威压逼迫,确实是有向张横示威的意味在。毕竟,张横出来后,就与冯家又发生了冲突。虽然冯家因冯德润出事的消息宣布,一夜倒台,再也难成气候。

    但是,无论如何,冯家都算是他龙虎盟曾经的手下,被张横欺了,他心中还是存着一些不快。所以,也就趁刚才的机会,给张横一点颜色,也算是警告张横。

    那知,张横可不是吃素的,此刻已然有了翻脸的趋势,樊志忠心中怒气也升了上来,可是想到在蓬莱境中那位神龙少年的神秘,他最终还是忍了。

    他此次与佛母圣音一起过来,可不是为了义气之争,更不是为了给冯家出气,而是想确认张横是否蓬莱境中那位神秘的神龙少年,以便做出今后两大盟的一些方针与策略。

    现在已大约可明白张横的身份,他自然不会因为争义气这样的小事,而破坏了他胸中的大计。

    “张天王贤伉俪果然好本领!”

    一边一直静坐,没有说话的佛母圣音,此刻独臂一甩,手中净瓶中的三根柳枝轻轻一摆,向张横道:“此事就此作罢,张天王贤伉俪想来也不会怪樊尊者唐突。”

    佛母圣音终于出来帮忙说话了,她可不想见到张横与樊志忠闹僵。

    “是,佛母!”

    张横对佛母圣音还是要给几分面子,当日她可是见面就赠送自己三滴天露甘霖,在后来救治紫灵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所以,佛母出面,他也就不再给樊志忠脸色,见好就收了。

    当下,他也当没事人一样,为两人亲自泡了茶,然后与圣女一起,就陪坐在一边。

    只是,有了先前的小插曲,几人也一时不知怎么开口才好,场面变得有些干蹩蹩的尴尬。

    “张天王!”

    樊志忠轻咳一声,总算打破了场中的沉默:“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在蓬莱境中,唐老等几位守护者,夜观天相,又合力推演大天地**,已是现出无数端倪。”

    樊志忠语气沉重:“再看当今玄门,多年隐匿的阴邪频频现身,已是隐现将乱之相。对于此,不知张天王有何见解?”

    樊志忠一开口就是个大命题,似乎是把天下玄门形势这样的问题给抛了出来。

    不过,他这样问,自然也是有他的原因。他想借问此问题,看看张横对如今玄门的看法,更是想通过这些问题后面的相关,从而推测出张横真正的来历或背景。

    张横的神色不禁一凝,与圣女互望一眼。他在昆吾之时,虽然也隐约听说守护者们对当前玄门状况的一些论断,但毕竟层次不够,并没有参与过象佛母圣音和樊志忠他们那个境界的聚会和会议。

    所以,对许多事情,或是如今玄门真正的形势,张横并不怎么清楚。

    不过,既然人家樊尊者说起了这问题,张横自然不能说不知道。他微一沉吟,立刻就想到了昨天发生的事。

    “樊尊者,佛母!”

    张横站了起来,目光也变得犀利:“说起当前玄门,各阴祟邪物频频而出,此事在下虽有耳闻,但实际见到并不多。但是,有一事却是我昨天亲身经历,正要向两位尊者禀告。”

    “哦!”

    佛母圣音和樊志忠精神一振,眸中也现出了一抹讶色:“张天王请说,本尊与佛母洗耳恭听。”

    “事情是这样的。”

    张横也不隐瞒,把昨天冯慧星带那位叫索比的神使,硬闯自家,以独特的西方术法,几乎伤了血老太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那位自称索比神使之人,力量层次在天王级别,所修练的并不是我们东方玄门的真元和法力,也不是西方教庭的魔法。他们的术法非常诡异,直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被解析出来。从我们所获得的资料,他们自称出自一个叫诸神复活的组织。”

    “诸神复活!”

    佛母和樊志忠喃喃了一句,骤然脸色大变:“难道当年那幅教派的圣画已被找到?他们已创建起了所谓的诸神复活的教派,如今已成了气候?”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