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9章 古德兰
    “佛母,樊尊者,莫非你们也知道诸神复活?”

    听到两人的喃喃,张横不由更是大讶。如果说诸神复活曾与血家,冯家等家族有所接触,张横还认为在常理中。毕竟血家和冯家等家族,只是一个世家,所牵涉的最广也广不到哪里去。

    可是,要说诸神复活,曾与樊志忠和佛母这样的一域大盟都会有接触,张横就有些不敢相信了。

    任何谈判的双方,肯定要有一个对等的身份。在不知身份的情况下,至少要有对等的力量。

    那么,能与佛母与樊志忠平等对话的,岂不是要达到尊者或是尊者以上的绝世强者吗?

    一念及此,张横的心陡地一突,他猛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莫非那个神秘的西方邪教诸神复活,当年在发展之初,背后就有等同佛母或樊志忠这样的绝世强者在主持?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佛母和樊志忠脸上,神情也有些迫切起来。在感觉上,佛母和樊志忠所说的话,似乎还不止自己所猜想的那么简单,好象其中还隐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

    那么,当年的佛母圣音与樊志忠两位尊者,到底与诸神复活这个组织,发生过什么?

    “嗯,本尊与佛母确实是知道诸神复活!”

    樊志忠颌首,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不过,事情却不象张天王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他与佛母又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才转向了张横:“事实上,当年知道此事,或者是参与此事的人,并不止本尊与佛母,乃是我们四域十二盟中,有近十位尊者,都与此事有关。”

    “这么多!”

    张横的嘴差点张成了蛤蟆,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出乎他的意料了。

    如果诸神复活当年所做的事,是一件非常隐秘之事,那么,怎么会让东方玄门这么多大佬知道呢?

    这是张横想不通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那里听差了,好象佛母与樊志忠所说的诸神复活,与自己所知的诸神复活,似乎并不是一回事。

    “哈哈!”

    樊志忠突然笑了起来,一抚颌下的长须,长长地吁了口气:“张天王,看来你是被本尊给搞糊涂了。”

    “还请樊尊者指教。”

    张横很虚心地请教道。

    “嗯,先前听你说诸神复活是一个西方的神秘组织。”

    樊志忠微微沉吟:“这让本尊和佛母两人,立刻想到了当年一件关于诸神复活的事。所以,才会把你所说的诸神复活这个组织,联系在了一起。现在看来,这应该是把两件事混,弄在一起说了。”

    说罢,又道:“那就一件件说来,也许这两件事,到最后仍是一件事。”

    樊志忠象绕口令地说着,没听明白的,还真是更加西里糊涂了。

    幸好,张横的脑袋瓜子还算拎得清,他已明白了樊志忠要表达的意思,连忙襟正安坐,细细地听起来。

    事情是越来越玄疑了,不但关系到了樊志忠和佛母这样的层次,而且,仿佛还牵涉很广,至少樊尊者说,当年十二盟大半盟主都知道。

    那么,当年的诸神复活,到底做了一件怎么样惊天动地的事,以至引起各大盟的注意?

    “事情还是要说到西方几个教派的传承上!“

    樊志忠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叙述起了当年的事情:“除我们东方之外,西方以及其他各地,也都有着一些来自元古或上古的神秘传承,多以教派的形势传下来。在诸多的传承中,想必张天王也应该知道西尔腊的诸神国度。”

    “是的!”

    张横点头:“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神之国度传承,在他们这个神的系统中,象华夏的道教一样,神灵各司其职,也各有各的名称和力量体系。光是从这来论,古西尔腊的神的国度,是创造的比较完美。”

    对于西腊神话,张横小时候就看过,尤其是这些神话改编成儿童读物,本身就是从古西腊那些神话中册分出来的一个个小故事。在世界各地流传的非常广。

    不仅如此,西腊神话里的那些神,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物,比较鲜活,容易让人接受,象主神宙斯,战神雅典娜,太阳神等,一个个都有他们自己的个性,极受人们喜欢。

    这样有系统的神的理论,自然而然也能流传的更久更广。

    “我们的事情,就是与古西尔腊诸神的国度有关。”

    樊志忠终于把话说到了正题上,他的眼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神情中又现出了回忆的神色:“那一年,是本尊刚刚登上龙虎盟盟主之位,也刚参加了那一届的大比,我们南方一域,取的了不俗的成绩。所以,佛母圣音以及各位参与者,都非常的兴奋。”

    “就在我们从蓬莱境回来的时候,当时约好了其他几域的七八名盟主,准备在我们龙虎山顶,聚一聚。”

    樊志忠继续道:“那几位盟主都是本尊多年的至交,说来也算是结识了百多年,难得趁此机会相聚,众友自然是十分的高兴。大家都准备了自己最拿手的珍酒佳肴或许多举世罕见的绝世佳品,想让诸友品堂品尝。”

    这夜正是星朗月明,龙虎山上山势奇俊,悬崖深壑,铁笔银勾,放眼望去,星河脚下,天地服臣,确实是胸怀开阔。

    一共十位绝世强者,席地而坐,以天为幕,以星为戴,一个个纵酒疏狂,到最后,击剑狂歌,一个个尽显神仙本色。

    就在众人已是个个显出醉态的时候,突然山下传来了一阵悠悠的琴声,却是惊动了众人。

    琴声并不是传统的古琴或是古筝,而是一种声音很怪异,音节很单调,却又带着几分古拙,听起来象是外域或外国的某种古乐。

    竟然这么晚还有人来,樊志忠和佛母等一众人,都是非常的讶异。

    “何方高人,如此深夜来访,何不现身一见?”

    樊志忠乘着酒意,大声喝道。声音滚滚,回荡在群山之间,声势特是浩大。

    “诸位高朋相聚,在下本不该在此刻前来打扰。不过,在下实是有事,不得以之处,还望诸位见谅。”

    山下果然传来了一个异域口音的老者声音,用一种非常生涩的华夏语道。

    “既然来了,那就相见吧!”

    众人互望一眼,感觉都有些讶异,似乎在记忆中,并无这样一位外域或是外国的朋友。

    不过,来人并没有让大家久等,他的第一个字还在山脚下,最后的一个字,似乎已是遥遥在山顶。当话音刚落,一个黑色衣袍的人,已凌空飘落下来。

    樊志忠和佛母等人尽皆一惊,以众人之能,虽然说也可御气暂时凌空飞翔。但是,要象这黑袍人那样,如此轻松自如,却似乎还不能。

    所有人的心头微微一凛,目光已是刷地一下全部聚集到了来人身上。

    “诸位,不好意思!”

    那人很快就稳稳地降落在了众人对面,离大家数丈,降下身来,便向所有人躬身一礼,在礼节上极是周到。

    直到这时,大家才看清来人,他其实所穿的并不是黑袍,而是一件颜色特别艳丽的紫色红袍。因为刚才溶在黑夜中,所以大家才会误认为他所穿的是黑袍。

    来人也确实是位外国的老者,年纪看起来有七八十岁,干瘦的身形,似乎身上也就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瘦骨嶙峋的样子,让人都以为他下一刻会被山风吹倒

    但是,他那半闭半开的眼眸里,时尔闪过一抹寒芒,让在场的众人,都会有心中暗暗一凛的感觉。

    来人绝对是位绝世的强者,而且修为和境界,并不比诸人差,甚至还会高上一线。樊志忠和佛母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心中已是有了判断。

    “诸位东方的玄门高人!”

    外国老头再次以很标准的西方礼节,向众人施了一礼,这才用生涩的汉语道:“在下古德兰,乃是来自西尔腊古国诸神国度的神仆。这次前来打扰诸位,实是事非得以。”

    “西尔腊古国的诸神国度?”

    樊志忠和佛母微微一怔,场中所有人也不由脸色愕然,老者所说的国度,大家竟然都不知道。至少在如今的世界版图中,就没有这样一个名称的国家。

    不过,刹那的愣怔,樊志忠立刻反应了过来:“阁下说的国度,是不是指西尔腊古国已经消失,只存在于神话和传说中的那个诸神国度?”

    “这位东方的玄门高人,您说的也对。”

    那位怪异的外国老者点点头,但神情无比严肃地道:“不过,您说的曾经消失,只存在于神话和传说,这句话却不对。因为,消失的西尔腊古国的诸神国度,将在不久的将来,重新诞生,诸神将会复活。”

    “诸神将会复活?”

    攀志忠等人咀嚼了一下,顿时感觉这话咋象个疯子的语言。一时间,大家猛地反应了过来:难道这个老家伙,是国外那个角落里爬出来的万年古尸,而且,还是只疯疯癫癫的古尸。否则,怎么会在龙虎山上,说这样不靠谱的话?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让樊志忠以及佛母圣音等人,终生都难以忘怀。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