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0章 诞生
    “诸位东方玄门的高人!”

    古德兰灰褐色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精光,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些人对他的话根本不信:“在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在下可以证明给诸位看。”

    铮铮铮!

    古德兰说着,手一翻,一张式样古怪,形如半开的长弓,下面却雕了一只奇异怪鸟的外国古琴,已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琴共九弦,每一根都仿佛沾满了铁锈,加上琴身斑驳的古色,看起来这琴要多古旧就有多古旧。

    不过,佛母和樊志忠等人的眼眸却尽皆微微一凝,从这张古琴拿出来的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

    并不象东方玄门法器所蕴含的那种法力,也不象西方教庭那些所谓的圣物散发的圣光,这架古琴似乎蕴含了一种特殊的力量,阴晦不明,却可以清晰地被大家感应到。。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它所吸引,一个个目光灼灼地打量了起来。

    “这是诸神国度当年春神留下的九弦神伦。”

    古德兰苍老的脸上,露出了极其崇敬的神情:“此鸟便是春神当年所养的琴鸟,可摧万物生长。”

    古德兰又指了指琴头上的那只怪鸟,继续道:“春神也是诸神国度中的十大主神,她主掌四季,轮换万物更替。因此,她是主神中主万物兴衰的神,有着许多其他神没有的奇异能力。”

    众人耐心地听着,想知道这个老头,到底要向大家表明什么。自这老头到来后,他直到现在,仍未说明他真正的意图。

    “当年,诸神国度消失,诸神从此匿迹。”

    古德兰突然转了个话题,那张苍老的脸上,也现出了悲哀之色:“不过,在诸神国度的遗迹里,有人找到了这张春神曾经留下的九弦琴。老奴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有关诸神遗物,前段时间,有幸得到此琴,这才知道了有关诸神国度的一个重大秘密。”

    “是吗?”

    樊志忠和佛母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不置可否地嗯了声。

    只是,大家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怪异,尤其是听这老头自称老奴。

    他们自然还记得,先前这个自称古德兰的老外,说他是诸神的神仆。但是,一个修为已达尊者境,似乎比在场众人都还要境界上更高一层的绝世强者,口中自称老奴,确实是让大家感觉很别扭和怪异。

    古德兰却并不在意,他目光充满复杂的神情,凝注着手中的那架古琴:“诸位东方玄门的高人,在下所说诸神即将复活,诸神国度又将诞生的秘密,就是由这张古琴所传递出来的。现在,在下可以演示给诸位东方玄门的高人看。”

    “有这样的事?”

    这回,轮到樊志忠以及佛母等一众人吃惊了,不由一个个身形微微一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面前的古琴上。

    古德兰以一种极其虔诚的姿式,向古琴膜拜起来,口中也响起了有节奏的扭涩音节:“琴鸟舞!”

    嗡!

    话声未落,一道炫光骤起,雕刻在古琴上的那只怪鸟,陡地暴发出了刺目的光亮。

    啾啾啾!

    一阵奇异的鸟鸣响彻,那只怪鸟,竟然腾空飞起,在众人面前,绕着那架古琴飞舞起来。

    “这是?”

    所有人目光一凝,脸现诧异之色。

    如果仅仅只是术法,让一只雕刻飞舞,这在一众尊者面前,那无疑就是班门弄斧,笑掉大牙的小儿科玩意。

    但是,此刻这只飞舞的怪鸟,却让大家看出了不同寻常。

    鸟真的已不再是那只雕刻的铜鸟,它确确实实复活了,无论鸟羽还是鸟身,都充满了新鲜的生命力,是一只如假包换的血肉之躯的鸟。

    而且,这只鸟的体内,已多了一股怪异的力量,如这架古琴一样,那种阴晦不明,却无比清晰的能量,正在它体内缓缓流转,让它充满了活力。

    铮,铮,铮!

    众人正惊疑间,这个时候,又一幕让人难以置信的情形发生了。

    只见,怪鸟昂首怒嘶,猛地探出尖尖的嘴来,就向古琴的那九根琴弦啄去。

    顿时,一阵凌落的琴音响起,怪鸟竟然以鸟嘴啄响了古琴。

    众人以为古德兰会阻止,那知古德兰不仅没有任何表示,脸上已是露出了极其亢奋之色。他伏拜在地上,叩头如倒蒜,表现的更加的虔诚了。

    铮铮铮!

    怪鸟弄出几个单调的琴音,就在佛母和樊志忠他们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突然,怪鸟停在了古琴的上方,停止了飞舞。紧接着,它奇异地一甩头,一股振荡的涟漪,刹那弥漫开来。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古琴九弦自动,在怪鸟的无形指挥下,开始奏起了一曲清脆的音乐。

    厅堂里一片寂静,张横以及圣女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听着,佛母圣音也微微闭起了眼睛,似乎进入了某种冥思,只有樊志忠的声音在几人耳边回荡。

    嗡!

    随着怪鸟演奏的音乐,无数点点的彩光,从琴弦间闪烁起来。空间微漾,彩光迷离,渐渐的,空中现出了一幕奇异的影像。

    “这是?”

    樊志忠以及佛母和一众强者的神情顿时变得更加的古怪起来,古德兰又是弄出古琴,又是让琴鸟演奏,现在更是从音乐中幻化出一幅幻像,这老头儿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貌似在一众玄门强者面前,任何花样都是毫无意义地。

    “诸位东方的玄门高人!”

    古德兰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灰褐色的眼睛,以一种极其崇敬的眼神,望着空中仍在不断幻化演变的那幅幻像:“这就是诸神国度留在九弦琴中的影像。”

    此时此刻,空中幻化的幻像已然成形,现出了具体的模样。它是一幅立体的画面,看起来象是一座无比宏伟的宫殿。而且,这座宫殿非常的特别,仿佛是建立在空中一样,与此刻山顶的景色无比的契合。

    如果不是众人眼看着它在眼前幻化出来,都会被它的表像所迷惑,还以为这些宫殿就是建筑在此处。足见古琴中幻化出来的幻像是如何的逼真。

    “也许诸位对我们古西尔腊曾经的诸神国度并不怎么了解。”

    古德兰继续道:“诸神国度的神殿,又叫空中花园,是当年诸神建在空中的宫殿,也是诸神栖息,居住的所在。”

    “这又怎样?”

    樊志忠终于忍不住了:“古德兰先生,我们在此听了你半夜,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仍是不明白您想说什么?”

    “尊敬的樊教主!”

    古德兰的目光望向了樊志忠,他在来此之前,显然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进行过了调查,因此,对每个人都非常的了解,也能一口叫出樊志忠的头衔。只不过,因为文化的差异,他显然是把龙虎派当成了象他们西方教会一样,看成了某个教派。所以才会叫樊志忠樊教主。

    “您所问的,正是接下去我要说的事。”

    古德兰神情凝重起来,灰褐色的眼眸里,闪起了一抹异彩,手指也指向了空中的幻象:“诸位东方玄门的高人,也许你们并没有看出来,这些影像,并不是古老的某张图画,或是某个纪录片段。这是老奴用诸神国度留下的一把钥匙,在这九弦琴中打开,这才展示出来的一幅画面,它就是最近才出现的。”

    “是吗?”

    樊志忠和佛母圣音等人,都感觉有些不耐烦了。因为,古德兰说的话,他们仍是听得西里糊涂。

    这些幻像,是从前留下的,还是现在产生的,他们真不知有什么区别。

    “诸位,请耐心地听在下讲完,你们就会明白在下的意思了。”

    古德兰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他今天要说的事情,确实是有些繁杂,再加上本身事情的匪夷所思,所以要讲述明白,确实是需要一定的耐心和想象力。

    “诸位,请允许在下再多说几句。”

    古德兰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向众人躬了躬身:“自当年诸神国度消失,诸神隐匿,曾经的诸神国度的遗迹也逐渐在岁月中崩溃,最终只剩下了一点残留。但是,在诸神曾留下的神典中,在最后写道:当无数神的纪年后,诸神国度会重新诞生,到时,诸神会重新复活,,诸神国度将迎来它的再一次辉煌。”

    说到这里,古德兰的神情陡地变得极度的狂热起来,灰褐色的眼眸里,都射出了炽烈的光芒:“现在,残留的诸神遗迹里,传出的这件春神的九弦琴,里面纪录的影像,已明明白白地告诉这个世界,诸神国度重新在诞生了,这幅诸神的空中花园,就是新的诸神国度。那么,当年诸神神典中所说的预言,还会远吗?”

    古德兰以一种歇斯底里的声音吼道:“诸神国度重新诞生,消失的诸神也将重新复活,诸神国度将迎来它的再次辉煌。这就是这幅神殿影像所要透露的秘密。也是老奴今天来拜访东方玄门诸位高人的目的。”

    樊志忠以及佛母圣音和一众强者互望一眼,却没有一个人作声,每个人的神色都变得古怪起来,大家似乎隐隐地猜到了古德兰接下来想说的会是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