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1章 痛并快乐
    “诸位尊敬的东方玄门高人!”

    古德兰陡地提高了声音:“老奴这次过来,就是想邀请诸位,成为诸神国度真正的开创者。老奴这些年来,已收集了诸神国度中十位主神曾经留下的十件神物,如果诸位愿意成为开创者,老奴愿意把这十件神物送予大家。等不久的将来,诸神国度重新诞生,诸神复活,你们就会成为重生的十位主神。”

    “当然,这些并不影响诸位在东方玄门的地位身份和一切,你们仍是东方玄门各大教的教主,诸神国度的主神之位,只是你们在西方的身份。”

    古德兰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场中每一个人,向樊志忠和佛母等人,提出了丰厚的条件,想把这些东方玄门的主干力量,拉入还没有架构起来的所为诸神国度。

    “尊敬的诸位东方玄门高人,你们可愿意考虑老奴的建议?”

    古德兰无比迫切地道。

    现在的诸神国度,只是曾经传说中的神话架构,其他的所有一切,全是虚无飘缈的存在。但是,不知是为了什么原因,这位自称是神仆的古德兰,却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曾经的诸神国度。因此,他也不知通过什么手段,暗中瞄上了樊志忠以及佛母等十位东方玄门的绝世强者,并趁着今天十人在龙虎山上聚会的时机,亲自前来,以极其丰厚的条件,想邀请这些人加入诸神国度,成为这个神秘组织的创始元老。

    场中再次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虽然众人在听到古德兰最后的话时,都隐隐的猜测到了他的目的。

    古德兰开出的条件不可谓不高,每人一件当年诸神国度十位主神用过的神物,并许诺将来诸神中的十位主神之位。

    不过,樊志忠以及佛母等人,毕竟不是刚出道的新手,百多年的经历,岂是白活的。所以,对古德兰的这份优厚条件,一众人尽皆没有表示出什么兴趣。以他们现在的地位,再去谋求一个连了解都不了解的教派的主神之位,这无疑就是舍本求末。

    “古德兰先生!”

    一众人眼神交流了半晌,终于樊志忠道:“对于您的提议,我们只能表示很抱歉。我们东方玄门克守当年的泰山之盟,并不会过问西方的事。所以,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樊志忠很明确地拒绝了古德兰的要求。不管古德兰此次的目的是什么,是真的象他所说,是为了尽快的筹备那个虚无飘缈的诸神国度,还是有其他目的。

    樊志忠他们却始终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他们可不想去趟这淌浑水。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当时古德兰在表示遗憾后,也没再说什么,顾自离去。

    众人在谈论了一会,一时也猜不透这外国老头真正的意图。反正这个所谓的诸神国度的复活,是发生在西方的事,与己方还是有着遥远的距离。众人也就没再当一回事,全当那一次事件,是古德兰这个国外的老疯子,在大家面前发了一回疯。

    之后,樊志忠和佛母圣音等人,也并没有观注这个诸神复活的神秘组织,此事也就从此尘封在了大家的记忆里。

    只是,他们还真没想到,今天在张横的家中,竟然再次听到了诸神复活这个组织,而且,当年还只是一个虚无飘缈,正在筹建中的空架子,现在竟然已有了一定的实力,这确实是让樊志忠和佛母圣音无比的意外。

    “原来是这样!”

    张横和圣女互望一眼,感觉上也是非常的不可思议。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诸神复活这个组织,当年在创建之初,会邀请樊志忠和佛母等十位绝世强者,想借用他们的力量,快速把组织架构建起来。

    只是,细细想想,也感当年古德兰的这个举动,似乎处处显露着不合理的地方,甚至有阴谋的味道。

    不过,因为当年离如今时间太久,之后,在这方面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连当时的当事人樊志忠和佛母等人,都几乎要把此事给忘了,张横现在再来翻出这桩陈年旧事,想要研究其中的重重疑点,却也绝对已是毫无意义。

    看来,当年名叫古德兰的神仆,之所以会邀请东方玄门十位高人,加入诸神国度的复活,其中肯定包含了什么隐秘。不过,此事永远都是个谜了。

    “张天王,这事本来本尊和佛母也不想告诉你。不过,既然这个神秘组织,当年开创之初,与我们有过这样的接触,本尊以为,这也许能帮你多了解它们。所以,才把这段很久远的故事,说了出来。”

    樊志忠之所以要说这件事,其实也算是买个人情给张横,以缓和彼此之间的关系。毕竟,先前他与张横已闹得有些不愉快。

    而在明白了张横的身份后,他也不想与这位神秘的神龙少年有什么隔膜,所以趁机推了个顺水人情。至于是否对张横有用,那就管不了他的事。

    樊志忠和佛母圣音终于告辞离去,彼此之间也算是有了一个默契,从此后,佛母和樊志忠他们,已是把张横当成了与他们同等的地位来看待。

    接下来的几天,张横可不好过。远在古苗的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也赶了过来。因为古苗离此实在太远,中间的路途又有好几天是在原始森林中,所以,血梦泪和陶倩珏两女,在得到张横和圣女萧若鱻抱着他们的儿子回家,等她们马不停蹄的赶来,已是四天后了。

    血梦泪以及陶倩珏,这也是第一次上张横家,更是第一次见张横父母,以及张横在白马山的一众红颜知己,当时的情形自然不必多说。

    只可怜,圣女萧若鱻和血梦泪她们没来之时,张横可以比拟大观园中的宝哥哥,在五位红颜知己之间,左右逢源,过的那叫一个潇洒快活。

    但是,萧若鱻以及血梦泪等女到来,张横的地位就一下子变了,好象众女一个个都不怎么待见他了,常常被她们孤立,只好一个人去找那些老兄老弟喝酒,那叫一个自叹自怜。

    众女也是决心要晾晾这花心罗卜,谁让他表面一声不响,暗地里却是这么坏。不仅是现在聚集到这里的这么多女孩子,好象他在外面还有不少,什么网上知己,什么曾经至交,据说与某位教授的女儿,也是不清不楚的,彼此还师徒相称。更有位父亲是大佬的,与张横共历生死,当年在长城上一起对付地下世界排名前三的杀手。

    至于说张横在几次历险中,那些与她生死与共,同闯险境的玄门奇女子,又有谁能阻止得了,张横与她们的交往?

    这些女孩子,难道能把她们排挤在外吗?

    众女越想越委屈,这几天确实是要借机好好给张横点颜色看看,要他知道,如果再这样花心下去,大家可是要建立共同联盟,以后把他孤立了。

    张横只能求饶,心里却是叫苦。说实话,与自己有关系的女孩子,每一个确实都是在一定的缘份下才会结识。而且,面对每一个女孩子,张横都是用自己的一份赤诚之心,真心地去对待。张横是真的没有花心啊!

    可是,这个冤,他能向谁去诉?就算是说了,也没有人相信啊!

    时间就这么有些纠结地一天天度过,张横在一大群美女的环绕中,却清冷地一个人过着日子心里那叫一个痛并快乐。

    幸好,阿娇阿蛮始终如一,从来没有一天离开张横,自他回来后,两位最忠诚的贴身侍女,都要成他的影子了。

    就这样,时间过得很快,在张家住了半年,圣女萧若鱻终于要带着宝宝离开,回九黎古族。她现在是九黎古族的圣母,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所需要处理的日常事物,但却也不能长年离族。

    再加上萧若鱻本身就是个性情静雅的女子,不习惯外面喧嚣的生活,她能呆在张家半年,已是给足了张远山夫妻天大的面子。

    血梦泪以及陶倩珏两女,早在两个月前就回了古苗,做为古苗的新苗王和大巫师,两人可是古苗的主心骨,离开三个月,时间确实是够长了。

    一切又将恢复以往的状态。不过,现在的天阙园,自然与以前已然不同了,从九黎古巫以及古苗等地调来的力量,已补充了天阙园的守护。现在的天阙园可以说是真正的一个玄门毫宅,堪比铜墙铁壁。再要有不长眼的家伙前来挑衅,绝对是有去无回。

    圣女终于要走了,她这次回九黎,会把宝宝带走。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九黎古族的古法中,留下一套专门为小孩子炼体的特殊功法,必须在小孩子出生后一个月开始,直到三岁。 因此,这个周期内,宝宝是不能离开圣女,必须由她亲自指导和锤练。为了宝宝的将来,张远山夫妻,也只能忍痛让自己的宝贝孙子让圣女带走。

    一众人送圣女和宝宝到天阙园门口,张远山夫妻抱着宝宝,依依不舍,怎么也舍不得把大胖小子给放开。

    “对了!父亲,母亲!”

    望着老爹老妈这副对自己儿子依恋的情形,张横也是无奈。不过,他心中一动,连忙道:“宝宝直到现在,只有小宝这个乳名。我看,就趁今天,父亲你们就给小宝取个正式名字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