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2章 事出突然
    见张横请父亲张远山为自己的儿子取名,四周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远山。

    “嗯,小宝是该取个名了。”

    张远山的神情肃然起来,双手紧抱着小宝宝,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孩子。

    小宝已然半岁,虽然比一般的孩子强壮,也已会依依呀呀地学着说话,脸上更是不时地会有丰富的表情,一张粉嘟嘟的脸,乌溜溜的眼睛就如同两粒黑宝石,确实是特别的招人喜爱。

    望着小宝,张远山的神情微微地变化起来,脸上露出回忆之色:“当年,你爷爷给你取名张横,就是希望你有一日能踏浪领潮,苍海横流,成为一个有出息的孩子。”

    “你总算没有让你爷爷失望,没有辜负了张横这个名字。”

    张远山说着,目光又落到了小宝脸上:“当然,现在形势不同了,小宝不再象我们以前那样生活穷困。我现在倒是怕他被你们给宠坏了。所以,我希望小宝在这样的环境里,仍能有一颗平凡的心。”

    张远山陡地加重了语气:“我看,就给小宝取个一凡的名字吧!”

    “一凡,张一凡!”

    张横喃喃地念了起来,旁边的圣女以及其他人,也一个个心里念道着,神情各异。

    “好,那小宝以后就叫一凡了。”

    张横向父亲点点头,从父亲怀里抱过了孩子,高高地举起:“哈哈,小宝以后有名字了,一凡,张一凡,哈哈哈!”

    身体被凌空举起,小宝四肢在空中抓舞着,咯咯咯地笑得很开心。他还不懂事,只觉得老爸这是在与他玩。却不知道,他人生中最重大的取名仪式,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举行,他从今后,在这个世界上,有了一个属于他的符号。

    张一凡,张一凡,注定平凡不了的张一凡,他现在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一泡童子尿,毫不客气地就浇在了他父亲这位神龙少年的头上。

    圣女终于走了,与她一起走的还有北冥七怪中的老七北冥白。现在她几乎替代了当年圣女身边的黑嬷嬷。也许这就是缘份,她对小宝的喜爱,就如同己出。所以,如今是小宝到哪儿,她就走到哪儿。

    当然,北冥七怪的其他人,也都有了着落。张横本还挖空心思,想把这几个老怪留在家里,好成为自家的镇山石。

    不过,还没等他想出办法来,七怪中的其他六怪,却乖乖地当了别人的靠山。

    能有这样本领的人,自然是白马山的五朵金花,外加港岛来的新星韩以嫣。

    自张横回来后,韩以嫣也从港岛赶了过来,这半年来,几乎就一直在白马山休假,寸步都没离开过这里。

    六女也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北冥六怪认他们为义父,从此,六女就成了北冥六怪的宝贝女儿。甚至,北冥六怪还当众宣布,要是什么人敢欺负他们的宝贝女儿,那就是跟他们为敌,他们北冥七仙客绝不会饶他。

    听到这个消息,张横完全傻眼了,六女有了这些老怪做靠山,自己以后的日子可不怎么好过啊!

    果然,六女与他见面,一个个横鼻子瞪眼睛的,那个意思明显就是说:嘿,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们不?

    因为六女,总算解决了北冥几位老怪的事,张横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算是放了下来。从今以后,他更不用为张家在这里的天阙园担心了。

    圣女走了,日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平淡,张横也没有出去,他想在家里好好地呆一两年,陪陪父母和几位红颜,也趁这段时间,好好地梳理一下,这两年来,从各次历险中,获得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不过,这样平静的日子,并没能持续多久,这一天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一看号码,张横不禁心头微微一震:“韩伯伯怎么会打电话过来?难道小蕾出了什么事?”

    打电话来的正是韩秦阳,自从他上京后,张横虽然每年都去拜访,但彼此间的联系已是很少,尤其是平时,多是与他的秘书刘剑通话,象今天这样,由韩秦阳直接打电话给张横,确实是少之又少。

    按下通话键,话筒里立刻传出了韩秦阳略带疲惫的威严声音:“小张同志,我是韩秦阳。”

    “韩伯伯,有什么事吗?小蕾好吗?”

    张横有些迫不急待,开门见山就问起了小蕾。

    “嗯,张横,小蕾确实是出了点事。你马上到上京来,我已让刘剑为你准备好了一切。”

    韩秦阳简短地说了几句,并没有在电话中把事情说出来。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张横这回是真的急了,他那里还呆得住,连忙向父母以及马萍儿她们说了声有事要去上京。一边已是让人购买机票,为他出行做好了准备。

    等走出门来,张续驾着一辆陆虎,早就等在了那儿。

    张横也不客气,进入了车子。不过,他这次出门,并不是一个人,也没有带阿娇或阿蛮,而是带了北冥东和北冥西这两个老怪物。

    六怪自成了马萍儿等六女的义父,几乎就成了六女的便宜保镖,她们去哪儿,老怪们都会一起跟到哪儿。

    其他几女还好说,经常外出,甚至还偶尔出出国,跟随她们的几位老怪,也算是沾了光,满世界乱跑。

    但是马萍儿的义父北冥东以及华雪莹的义父北冥西,因为两女很少出门,一直就呆在白马山,所以两位老怪物出门的机会也就最少。

    往往见到其他兄弟,又要去外地,两个老怪总是流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这些情况,老怪们虽然没说,但张横却是看在了眼里。他心中早就有了打算,要是自己什么时候出门,就替马萍儿和华雪莹,带两个老怪一起出去,也算是让他们散散心,总憋在白马山这个地方,以北冥这些老怪物的性格,确实是会憋出问题来地。

    所以,这次去上京,张横就带上了北冥东和北冥西两兄弟。当然,心中也藏了点私念,那就是身边有这样两个老怪物,自己要是真遇到点辣手的事,也好有帮手。

    说来还真让人不信,北冥东北冥西两人,虽然活了近两百年,但他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乘飞机。

    对于如此大的铁家伙,竟然可以直接飞上天去,两老怪惊叹不以,还以为是什么强大的法器。所以,两人非常感兴趣,差点就要对飞机进行仔细研究了。

    张横哭笑不得,知道要是让两个老怪任意而为,那是极有可能会把飞机都拆散架地。所以只好耐着性子,不厌其烦地向两人解释。说得口干舌燥,总算把两个老怪给弄得有些明白了,也总算打消了要拆飞机研究的兴趣,呼呼地在座位上睡起觉来。

    张横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才有心思细细地回想韩秦阳的电话,猜测小蕾可能出了什么事。

    不过,事情靠猜是没用的,一切还得到了上京再说。

    上京早就有刘剑在接机,只是,让张横想不到的是,这次与刘剑一起前来接机的,还有一位陌生人。

    “张横,总算把你盼来了。”

    刘剑热情地迎上来,与张横打过了招呼,这才转向了身边那位年纪在三十多岁,一脸肃然的中年人:“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航刘警官,这次小蕾的事,就是最初由他在负责。”

    说着,对那位叫刘航的中年男子道:“刘警官,他就是张横,以后张先生就全权负责小蕾的事!”

    “张先生好!”

    刘航伸出手来,很正式地与张横握了握,一对灼灼的目光,却是在上下打量张横。

    张横的心却是咯噔一下,刘剑所说的话,已让他猛地意识到,小蕾果然出事了。而且,看起来问题似乎很严重。

    不过,此刻却不是细问究竟的时候,也只好强忍着心中的疑问和焦虑,与刘航打起了招呼。

    刘航的手坚定有力,显然是位性格坚韧的男子,做事也应该非常果断。这从他凌角分明的国字脸上,可以看出一些相道的端倪。

    寒喧几句,刘剑挥了挥手:“张横,刘警官,有事你们车上谈。”

    说着,便把旁边的车子开了过来。

    张横并没有介绍北冥东和北冥西两人给刘剑和刘航认识,刘剑本还想问这两个老头的来历。但见张横使了个眼色,他立刻闭口不言,全当这两个老头是空气了。

    车子是商务车,有好几排位子。北冥东和北冥西上去后,就选了最后的两个座位,又呼呼地大睡起来。两老头可没兴趣理会别人,刘剑他们根本就没被两人用正眼瞧过。

    张横和刘航坐到了中间的一排座位上,刘航拿出了一只公文包:“张先生,时间有些紧,我也就不跟您客气了,把有关情况在车上与您做个说明。”

    说着,刘航拉开了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只大文件袋:“这是此次事件的全部姿料,其中包括了我们从其他秘密部门调过来的一些绝密资料。我知道张先生是神龙组的,所以也就不必那么顾忌,具体的内容您就自己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问我。”

    “嗯!”

    张横点头,已接过了资料,仔细地翻阅起来。一颗心却已然抽紧。

    从刘航所说的话来看,小蕾这回的事情似乎有些麻烦,不然,不会牵涉到什么秘密部门的绝密资料。

    那么,小蕾她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