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4章 直觉
    韩冰蕾他们十位同学,就是在第一个大本营到达之前,失去了联系,也同时失去了形踪。

    本来,他们失踪的这段路,是寻找的重点。但是,那段路是入山的前段,险要的地方并不多,也没什么特别恶劣之地。在最初的三天,凯撒公司派出上百人的搜索队伍,几乎把这段路翻个底朝天,进行了地毯式的寻找。可是,最终却毫无结果。

    不仅如此,照说十个人的队伍,在山路上走过,就算是十只兔子,也应该留下点痕迹,或是丢下点生活以及随身用品。

    可是,经过人们的搜索,却完全没有发现这些,好象他们就从来没有在这段路上走过。

    让人不可思议的事不止这些,当日象他们这样,上山野游的队伍一共有四支,最多的队伍人数达三十多个,最少的也有十几个。这些队伍一支来自欧洲,一支是非洲某个公司组织的员工年假,最后一支来自亚洲邻国。

    然而,四支队伍,偏偏就只有韩冰蕾他们这个十人小队出了事。并且,经事后的调查,另外三支队伍,在路上都没有遇到过这些人。

    要知道,上山的道路虽然不止一条,四个队伍走的是不同的路。但是,因为第一个大本营在同一处,所以到最后 的时候,四支队伍一定会交叉接触,不可能不碰到。

    更何况,与韩冰蕾他们出发的这些队伍,人数那么多,有两支比韩冰蕾他们早半个小时出发,另一支却是迟了半个小时。在这样的时间差内,另外的三支队伍,不可能不与韩冰蕾他们不相遇。

    最让人不可思义的是:当凯撒公司在搜索三天后,找不到人。感觉事态严重,尤其是这支队伍中许多人的身份特殊,他们也不敢再隐瞒,终于向上面做了汇报。

    于是,韩冰蕾这支旅游队伍出事的事,才被人们所知道。国内也是在最短时间内,接到了这一消息,并在最快的时间里做出了反应。

    当西尔腊与中方的联合调查组到来,搜索范围迅速扩大,搜索的人员也不断地投入。

    本来,扩大搜索范围,也是人们抱着一丝希望所为。可是,偏偏就在一处所有人都绝对想不到的地方,竟然找到了这支队伍留下的一些线索和痕迹。

    说来让人难以置信,在凯撒公司开发的神秘之旅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第三个大本营后的一段路程上,搜索队员发现了一只女式的小包包。

    经后来证实,这只女式小包包,就是韩冰蕾他们队伍中其中一名华夏女生的东西。只不过,包包里除了口红,小镜子以及一些女性用品外,别无他物。更不要说留下什么字条和其他信息了。

    这是这次事件中遇到的另一个疑团。

    本来,韩冰蕾他们在第一天就失踪,根本就没进入后面的旅程,队伍中队员的物品,是绝不可能出现在高山区。

    可是,事实却是他们中有人的物品,遗落在了那儿,而且,那已是凯撒公司开发的最后一段旅游区,要是过了那里,后面的山脉是真正的处于原始状态,没有人进去过的野生地带了。

    那才是真正的危险,不仅地势地理复杂,而且许多的野兽出入,即使是凯撒公司的保安人员,在全副武装的情况下,进入深山区,也绝对不敢保证,能平安无事地回来。

    这一发现让所有的搜索人员又惊又疑。人们提出了许多猜测,有的认为,那只包包有可能是被人半路拾遗,然后带上了高山区。

    或者是山上的野生猴子,因为好奇而拾来了这只包包,却最后抛弃在那里。

    只是,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这些猜测,更多的人还是相信,这只包包之所以遗落在高山区,有可能是韩冰蕾他们最初根本没有失踪,他们只是故意失联,从而偷偷地绕过了第一,第二,第三大本营,进入了高山区。

    那么,问题又来了。十个年青人,其中还有八个女生,以这样一支队伍的组成,他们为什么要做出偷入高山区的行为?

    更深层的疑问是:他们去高山区干什么?难道就凭他们这些人,想进入还未被开发,处于原始状态的野生地带吗?

    随着事情的调查深入,疑问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让人不可理解。甚至让人感觉这事处处都透着诡异,仿佛背后有一只黑手,在暗暗操纵着这一切。

    因此,在这份分析报告的最后,有一行小字的提示:此事可能涉及其他方面,请报抄后面是六个点,显然是书写者把要报抄的部门名字给隐去了。

    匆匆地翻阅了资料,张横轻轻地把文件袋放下,目光望向了刘航。

    刘航一直就默默地坐在张横身边,静静地看着张横在资料,直到此刻,他才向张横点了点头:“张先生,资料全看完了吗?不知您对此事如何看?”

    “嗯,从宗卷来看,小蕾的事确实是无比的离奇。”

    张横此刻已有些冷静下来。

    最初知道韩冰蕾出事,张横确实是心乱了。不过,他毕竟也算是高手了,在慢慢理清思路后,心境也就平稳了下来。

    尤其是张横相信自己的能力,以自己与韩冰蕾之间的关系,要是小蕾真的出了意外,他心中应该会有感应。

    现在,心里丝毫没有异样,即使是有什么东西影响了自己的感知,却也绝不可能影响到自己这个修为已达到准天王境强者的神魂。

    所以,张横可以判定,韩冰蕾应该还活着,只是神秘地失踪了。

    心中有了底,张横自然变得淡定起来,只要人活着,他相信一定能把小蕾救回来,一定能揭开层层的谜雾,把这一事件的内幕揭开。

    “刘警官!”

    张横神情肃然无比:“对于此事,我现在只有离奇这两个字的概念,到现在为止,光是从资料中,我并没有看出什么别的东西。”

    张横并没有向刘航说实话。他到现在为止,还只知道刘航也是参与此事的人员,具体刘航到底是干什么的,在这一事件中,担任着什么角色,他却还是一无所知。

    说着,张横目光一凛:“倒是在下想听听刘警官您的意见。”

    “是!张先生!”

    刘航在座位上正了正身体,答应了一声。他自然早从刘剑那儿,清楚了张横的特殊身份,所以也不敢在张横面前有丝毫怠慢。

    说起来刘航的身份确实是不简单,他是国家某特殊部门的人员。不过,因为这几年一直在追查一宗国际人口失踪案,所以,现在的身份是国际刑警。

    他所追查的人口失踪案,最近有了线索。只是,所有的线索,却是全部暗暗指向了西尔腊爱琴海上的那个叫爱尔凯伦的小岛。并且,岛上唯一一处五星级的大酒店,维纳斯大酒店,非常的可疑,被国际刑警怀疑是某个秘密组织的联络据点。

    因此,前段时间刘航就通过各种途径,成了这家维纳斯大酒店的大堂经理,想打入那个组织。

    不过,事情还没有着落,韩冰蕾他们的那支队伍出事了。因为正好就是在刘航所在的爱尔凯伦岛上,中方不可能更快的派出人手。所以,刘航就负责起了这个案件,与西尔腊方面以最快的速度组成了联合调查组。

    简单地自我介绍了在西尔腊参与这一事件的经历,刘航神情肃然地道:“张先生,从我接手此事以来,就如您所感觉的那样,事情处处显得离奇诡异。甚至感觉上象是灵异事件。”

    “不过,我在调查了大量资料后,却心中有一种直觉。”

    刘航稍稍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欲言又止。

    “嗯,直觉?”

    张横的眉毛也不禁微微地跳了跳,目光凝注到了刘航脸上,用鼓励的眼神望着他:“刘警官请说下去,我们现在只是在讨论案件,各叙己见。所以,说什么都可以,那怕是不成熟的想法也没关系。”

    张横自然清楚,象刘航这类从事特殊工作的人,就象自己等玄门中人一样,会对某些事会产生不同寻常的感应。

    这在玄门中被称为心血来潮,而在他们这种特殊人里,应该就叫直觉。

    说不清是为什么,但往往这种心血来潮或直觉会非常神奇,甚至是无比的灵验。这是张横在神龙组的时候,柳犁月等同一组战友们,多年的经验。

    所以,此刻听到刘航说直觉,张横就鼓励他说出来。

    “是,张先生!”

    刘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严肃了:“我感觉这次事件,与我这几年正在追查的那宗国际人口失踪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国际人口失踪案!”

    张横心头一震,目光变得炽烈起来:“刘警官,详细说说。”

    张横并不知道刘航以前调查的案件,如果要想把两件事作一下比较,自然是要了解所谓的国际人口失踪案的具体内容。

    “是,张先生!”

    刘航稍一沉吟,便把他着手的国际人口失踪案大略地说了出来。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张横已是脸色大变:“竟然有这样的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