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5章 大凯撒
    张横确实是吃惊了,因为刘航所说的国际人口失踪案,其中失踪的那些人员,可并不是普通人。

    按刘航的说法,近些年来,国际上许多知名的专家学者,突然莫名其妙失踪。最初还只是几个国家的极少数人员,但是,最近这种失踪人员的案件越来越严重,已涉及到数十个国家的上百人。

    而且,这些失踪人员,都有一个特点,首先每个人都是非常的年青,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岁。

    其次,这些人员,都是某个领域的佼佼者,或是提出过与众不同的理论,或是创造了什么。反正这些人全是各个国家的人才宝库中留名的主。

    最后,这些人失踪的线索,都似乎指向了爱琴海上,这个原本并不出名的爱尔凯伦岛。

    本来,这么多专家失踪,许多国家都以为,可能是某个秘密组织,携持了他们,正在研究什么大威力的高科技武器,或是现代社会被许多国家禁止的某项生物技术。

    但是,经过各种资料的综合,以及国际刑警组织的严密调查,这些失踪专家或学者,他们所学的专业非常的散乱,分布于百科的各个领域。根本不是先前想象的那样,是集中于某一学科。

    这也就排除了他们的失踪,是暗地里有组织想集中这些人,研究某个项目。

    那么,问题来了,背后携持这些专家学者的人,他们真正的目的何在?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些人在失踪前,总会在这个爱琴海上的小岛上,留下点珠丝马迹,让国际刑警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这里呢?

    无数的疑问,许多解不开的谜团,让这个震动许多国家首脑的国际大案,直到现在仍没有破解。

    “对不起,刘警官!”

    这个时候,张横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不由嘿嘿干笑道。

    “没事,张先生,许多人在听说了这个案件后,都会象您一样震惊。”

    刘航无所为地笑笑,这才继续道:“我之所以直觉地认为,这个国际人口失踪案,与韩小姐的事情有着密切的联系,就是从这两个案件中,看到了相似之处。”

    “嗯,刘警官说来听听!”

    张横眉毛陡地一扬。既然又牵涉到了小蕾的事上,张横更是提起了精神。

    不管怎么说,小蕾的事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事,至于其他什么专家学者的,还真与张横没什么毛的关系。

    “这两个案件,看似牛嘴不对驴唇。一个发生在十数年间,时间跨度非常大。另一个就发生在前几天,还只有一个星期左右。而且,案件的主人身份也完全不同,韩小姐他们还都是学生,但那些专家或学者,可都成名以久。”

    刘航眼眸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然而,我分析了其中的细节,却发现这两个案件仍是有相同之处。一是两件事最后的发生地,都是爱琴海上的爱尔凯伦岛。”

    刘航语气变得更凝重:“如果这还仅仅是巧合,那么,还有一点更可疑,那就是两件事都与凯撒这个公司有关。即使是他们在表面上做的无泄可击,各种资料以及所需的材料,全部齐全。可是,我总感觉这个公司有问题。”

    “张先生,这就是我对此事的全部看法。”

    说罢,刘航慎重地道:“也是我结合另一个案件,对此的意见。”

    “嗯!刘警官的建义很重要。”

    张横点头表示感谢。

    这个时候,刘剑的车子也在京都大饭店的停车场停了下来,这位刘秘书早就为张横他们在此订了房间。

    “张横,刘警官,你们今天晚上就临时在京都大饭店住一晚。因为时间实在是太紧迫,首长已让我为你们准备了最早一班去西尔腊那边的班机,就在凌晨两点,你们能休息的时间不多了。”

    刘剑慎重地向两人做了说明。

    本来,这次是连上京转机都不转,直接就让张横飞往西尔腊的出事点。不过,因为要接回来向韩秦阳亲自汇报案件进程的刘航,一起同回西尔腊,所以临时在此转机,不得不浪费一个晚上。

    对于韩秦阳来说,女儿在西尔腊出事,他是巴不得张横能连夜赶过去。

    “师父!”

    临下车的时候,刘剑偷偷拉住了张横:“本来,夫人想亲自过来,跟您说几句。最后,还是大老板阻止了。他不希望夫人在临走前还给你压力。老板是最信任你的。”

    “嗯!我明白。”

    韩秦阳本身有玩疾,在江南时有张横亲自照顾。但来了上京,可就没那么方便了。所以,张横把治疗韩秦阳的一些秘法传给了刘剑,以便他随时可以为韩秦阳服务。

    自从学了张横的秘法,刘剑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大有改善。因此,他私下里就一直把张横当成了自己的师父,也一直这样称呼他。

    张横没办法,也只有任由他师父师父地乱叫。

    “你回去告诉唐伯母,请她放心,我一定会把小蕾带回来。”

    张横慎重地叮嘱了刘剑一句。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这是我们那边最新研制的丹药,对心脏有保护和疗养的特效。唐伯母多年的老心脏病了,你请她多注意身体。”

    唐伯母正是韩冰蕾的母亲唐晚亭,女儿出事,多年未曾发作的老心脏病又复发了。所以,这次张横也是特意为她送药来的。

    房间是早就订好的,虽然多了北冥东和北冥西两个老头,但这根本不成问题。至于两人的身份证件什么的,刘剑已为他们在准备,等上机时,一切都会顺利办妥。他们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休息好,以便能应付接下来不可预测的旅程。

    张横自然没时间休息,刚才从资料和刘航嘴里,得到这么多消息,他还需要化时间来整理,以便让自己的思路更通畅。

    尤其是先前刘航的提醒,更是让张横猛地意识到了一件事,自己刚才大略地翻阅了文件袋里的资料,却是疏忽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对整个事件中,一直处于主导位置的凯撒公司,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本还以为,一家俗世的旅游娱乐公司,就算是能排入世界百强,也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从刘航所说的情况来看,那家凯撒公司,绝不是一家国际财团那么简单。

    心中想着,一进入房间,张横就把自己关了起来,重新拿出了文件袋,把有关凯撒公司的资料翻了出来。

    凯撒公司,全名世界新旅游新娱乐开发集团,下属有不少的子公司,主营旅游,娱乐,海运以及新海岸开发等项目。

    成立数十年来,如今已是世界百强之一,形成了集团化的规模效应。它旗下开始发的新旅游区,在最近几年的世界旅游市场,已是开始抬头,有大放异彩的趋势。

    尤其是象爱尔凯伦岛的神秘之旅,以及相关海岛的古西尔腊神话系列旅游,更是受到了世界各地游客的欢迎,近几年一片热火朝天。

    从公开的资料中,果然没看出什么花样,只能说明对方是一家很有实力的世界财伐集团。

    不过,要调查背后的东西,可不是凭上面提供的粢料就可以,得采取些特别手段。

    所谓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张横自然有他获得消息的渠道。想到大凯撒财团其中有一个项目涉及海运以及海岸开发,更是有娱乐的项目,张横顿时已有了主意。

    胡祖林,澳岛四大家之一,当年还是第二代家主的胡祖林,在两年前终于掌管了整个胡家,现在他就是胡氏国际财伐的总裁。

    两年时间并不长,不过主掌了胡家家主的胡祖林,这两年却更加的辛苦了,平易近人的脸上,眼角竟然多出了两道如刀刻般的纹路,却让他整个人更添了几分稳重和厚实。

    胡家别墅,时间已是晚上十点,胡祖林的书房中却仍亮着灯,胡祖林和儿子胡鑫源相对而座,正在商议着一个投资项目。

    如今胡鑫源也都二十多岁了,早已脱去了当年的稚气,成为了一翩翩公子,在奥岛的圈子里,是位难得的帅哥。与奥岛赵家等几位少爷,被大家称为奥岛四公子。

    当然,现在的胡鑫源,也不象当年张横来这里时,只会跟着到处吃喝玩乐,是个标准的纨绔。如今他可早就是胡氏财伐主管亚洲这一块的ceo了。

    “嗯,父亲,这个方案我会再叫人好好研究,到时再给您过目。”

    拿起桌上的材料,胡鑫源恭敬地向父亲道:“时间也不早了,父亲,您也该休息了。”

    “嗯,好的。”

    胡祖林头也没抬地嗯了一声,但低垂的眼帘里,却浮起了一抹欣慰的笑意。儿子胡鑫源这几年的表现非常不错,让他大感胡家后继有人。

    “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从此我就不能再把你忘怀……”

    突然,安静的书房里响起了一首老歌的旋律,胡祖林不禁微微蹙了蹙眉,目光望向了书桌上的私人手机:“谁这么晚会来电话?”

    然而,当他看清来电显示上的号码,整个人顿时象是装了弹簧一样,从椅子里蹦了起来:“啊,是他,竟然是他……”

    胡祖林刹那兴奋起来,比谈成了一笔上亿的生意还开心。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