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7章 机上奇事
    迎面走来的一队人,一共有十几个。领头的是个三四十岁的男子,后面跟着清一色的年青少女,一个个年纪都在二十岁上下,穿着统一的蓝色短袖短裙,一派青春洋溢的模样。

    这些人手中都捧着鲜花,从他们所拉的横幅来看,应该是来机场接人的。

    “是奥岛胡家的人!”

    张横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他在这些少女胸口,看到了一个奇异的标志:一座抽象古亭边上悬挂明月,下面是大海的图案。

    这个标志,正是澳岛胡家特别的标识,古亭和明月,正好组成了一个胡字,而大海自然代表胡家主营的海运。

    果然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队人马突然向他和刘航他们围了过来,领头的男子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张少,终于等到您了,我们接到您要来此的消息,一大早就在这里迎候。”

    说话间,男子已几步奔到了张横面前,伸出手来,热情地与张横握手:“张少,有好几年没见了,您是风采依旧啊!”

    男子名叫吴勇,当年在维基利亚号上,是船上的调度。因此,早就与张横相熟,说起来两人都认识好几年了。

    只是,想不到短短几年,他已是如今西尔腊分公司的船务总监,负责胡家财伐在欧洲这边船务的监察工作。可以说,现在也是胡家非常重要的人物,极得胡祖林的器重。

    车子早就等在了机场外,张横等人被吴勇接上车。吴勇显然已知道了张横的行程,立刻把车子往澳特托那机场赶去。

    澳特托那机场是个小机场,正是凯撒公司唯一开通爱尔凯伦岛航线的地方。吴勇早为张横他们办好了一切手续,只要办理登机就行。

    一切都非常顺利,有吴勇的接待,张横开始了西尔腊之行。

    虽然奥特托那机场不大,但因为最近几年,爱尔凯伦岛的神秘之旅,在世界各地的热度越来越高。所以,慕名前去那儿的人还真不少,每天一班的航机,现在也已是换成了能坐数百人的空客。比起最初每次只能坐几十人的简易飞机,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商务舱的环境比较舒适,从奥特托那到爱尔凯伦的航程会有好几个小时,飞机要在下午的时候,才会到达。

    舱室里来自各国的旅客,开始还有人低声地交谈着。不过,渐渐的,就都有些睡意,迷迷湖湖地闭上了眼睛,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张横自然没有丝毫的睡意,他手中翻着一本时尚杂志,但眼睛根本就没落在上面,脑子里一直在思考着有关问题。

    突然,张横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来,举目望望四周,脸上露出了一丝狐疑的神色:“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舱室里很安静,大多数人都在睡觉,甚至张横身边的刘航以及吴勇两人,也都眯着眼睛,显然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张横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虽然乍看之下,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是,那隐隐的异样和不安的感觉,却在张横的心中更加的强烈。

    猛地,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陡然回头,望向了最后一排位置中的北冥东和北冥西。

    “嘿嘿!小子!”

    两怪老头正在假眯,见到张横目光望来,北冥东睁开了左眼,北冥西却是睁开了右眼,两人就是以这种古怪的姿式,向张横扮了个鬼脸,似乎还听北冥东嘿嘿怪笑了两声。

    “果然有问题了!”

    张横心头一凛,从两个怪老头的表情中,他已看出了点端倪:“可是,到底什么出问题了呢?”

    张横的眼眸一凝,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

    商务室中静的似乎落针可闻,除了空调嗤嗤的轻响外,就只有一些老外此起彼伏的酣声,给这个寂静的舱室里,增添了几分别样的声趣。

    “怎么会这样?”

    张横身形微微一颤,他陡地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

    静,太静了!

    这种异样的静,完全不同于平时。虽然舱内有这么多人,可以听到他们的呼吸和酣声。但是,张横的感觉却象是四周诡寂一片,他就是孤零零地坐在这里,感受不到别人的存在。

    这样的感觉很怪异,也无法用言语来描述或表达。但是,张横就是这样真真切切地感到了自己在人群中被单独孤立了出来。

    “举世皆浊?何我独清?”

    张横突然站了起来,口中郎郎地念出了一段抑扬顿锉的文字。

    这段文字听起来不伦不类,但正是正气歌全面溶入功德光环后,里面隐藏的天道至理。

    嗡!

    空间陡地微微一荡,似乎发生了某种奇异的扭曲。眼前的情形,也骤然有了变化。

    点点金色的光辉从眼前闪起,刹那间就弥漫了整个舱室。原本舱室里满舱的各国旅客,也突然变得朦胧起来,如同是隐没在了金色的雾气里,若有若无。

    “这是?”

    张横的眼眸骤然眯紧,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双重幻像,原来是真的有人在搞鬼!”

    张横心中咕噜,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先前会有那种极度异样的感觉。原来,自己已是不知不觉,着了别人的道,陷入了一种极其高明的双重幻觉中。

    双重幻觉这也是张横平生第一次遇到,顾名思议,这种幻觉有两重,表里的浅层幻觉,能让人感觉不到四周的变化。但是,实际的深层次幻觉,已是把人带入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中。

    张横最初就是被浅层次的幻觉所迷惑,一直未能发觉有人做了手脚。

    “看来,这回是遇到真正的高人了。”

    张横的眼瞳已缩成了一个针孔,如此高明的幻觉,自然不是普通的玄门之人可以布置。这也就是说,在背后玩阴谋的人,绝对是位超过天王级别的绝世强者。

    一念及此,张横的心不由微微抽紧了,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向了通道。

    静,死一般的寂静。机舱里的景物变得依稀朦胧,虽然仍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个姿态各异,来自世界各国的旅客影子。但是,他们仿佛是电影或电视中的投影,张横伸手去触,却能轻易地穿过他们的身体,仿佛一切都是虚幻而不真实。

    张横知道,这就是对方布置的双重幻觉的厉害之处,自己只有破解它,或者是找到它的中枢,才能让机舱中的一切恢复到正常状态。

    通道上厚厚的羊绒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就象是踩在了草地上。张横的意识里,也陡地闪现出了一片苍茫草地,放眼碧绿的影像。

    张横一震,马上反应了过来,自己即使是意识到了四周的幻境,却仍是不受控制地被它影响,不经意间仍在按着感观而联想到相关的景象。

    张横更加警觉,神窍中正气歌光芒大作,无数文字如潮翻滚,功德光环也不断地幻化出一个个奇异的符号和铭篆,这才让他整个人的意识,逐渐地恢复了清明。

    继续向前,通道边遇到了几个斜倚着舱壁的空姐。这些平时看起来清亮秀丽的美女,如今一个个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却正处于朦朦胧胧中,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张横也不理会,径直向前舱走去。亦步亦趋,细细洞察,却丝毫没有感应到异常的波动。

    “难道出手的人并不在飞机上?”

    张横的身形微微一滞,他已站到了飞机驾驶室的门前。门紧关着,驾驶室是不容任何人进去。因此,里面除了正副驾驶员外,绝不会有外人。

    可是,自己已搜索了整架飞机,探察过了机上的每个旅客和机组成员。却丝毫没有发觉异常的人,更没有找到双重幻觉的源头。

    要知道,任何术法的施展,就象是烟花的燃放。不管如何的炫丽,都会有一个源头。否则就象烟花一样,没有烟花本身的存在,如何能燃放出炫丽的颜色。

    然而,张横就是在这架飞机上,没有感应到这一源头的存在。

    “那么,搞鬼的家伙,他会在哪儿?”

    一个老大的疑问,浮上了张横的心头:“莫非?”

    一个念头猛地冲上张横的心底,张横浑身都不由陡然剧震,他突然想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可能。

    “哈哈!”

    爱尔凯伦岛,维纳斯大酒店。

    这里是爱尔凯伦岛唯一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而且,此处也是大凯撒集团设立在爱尔凯伦岛的总部。

    七十二层的现代化建筑,是整座爱尔凯伦岛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整个爱尔凯伦岛的骄傲,更是大凯撒向世界宣扬它存在的名片。

    维纳斯大酒店下面的六十层,对外开放,集酒店,娱乐,餐饮于一体,是来此旅游的世界各国旅客,首选的地方。

    不过,上面的十二层,却属于凯撒公司,禁止外人进入。当然,真正的核心是最顶楼的

    六层,这里是普通凯撒公司人员,也不能到达的所在。

    此刻,通向最上面六层的第六十七层的门,缓缓地打了开来。一个广阔而空旷的巨大空间,陡然出现在了眼前。

    这六个楼层,竟然是打通的,上下合为一层,所以在视野中,显得无比的开阔。

    空间似乎弥漫着淡淡的金色星点,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呈现在了这个怪异的空间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