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8章 神之迷茫
    维纳斯大酒店最上面的六层,里面竟然建筑的是一座有山有水更有无数宫宇的奇异建筑。

    仔细看去,这些山水宫宇,并不是真实的,而是按一定比例设计的建筑模型。

    上万平米的空间,六层的地方,竟然布置了如此规模庞大的一个建筑模型。而且,每一座建筑以及相配套的山水,架构的惟妙惟肖,绝不只有一个空架子,可以看到那些宫宇的每一个细节,甚至里面那些复古的廊柱,上面的花纹,也雕刻的一丝不苟。

    如此精雕细琢的模型,那里还能称模型,其实已能算是一件世界艺术品中的奇迹。也足可见它的主人,在此投入了多少的财力,人力和物力。

    空间幻彩迷离,所有的山水宫宇,以中央一座高耸的山为中心,上空飘扬着朵朵也不知是真是假的白云,更增添了这处地方的几分生气。

    几个闪烁着金光的古西尔腊文字,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可以看出,它所写的正是:诸神国度!

    原来,这里是一处以诸神国度为原形的建筑模型!

    “嗯,看来此子还是有几分道行!”

    中央神山上,有一座高大的祭台,虽然只是模型,四周的十二根白玉柱石,看起来有些袖珍。但因为神山本身就非常的雄伟,即使是缩小了一千分之一,这座祭台仍可以让人在上面自由地活动。

    此时此刻,祭台十二根白玉廊柱中间,盘膝坐着一名全身笼罩在紫色衣袍中的老人。从他鬓边露出灰白的头发,便可看出,此人年纪已非常的苍老。

    老人喃喃着,目光望向了面前其中一根白玉柱,眼神里露出了极度狂热的崇敬神色。

    十二根廊柱虽然每根只有两米多高,粗也仅有数十公分。但是,廊柱上却雕刻了极其精美的图案,每一根的顶部,更是有一位或穿战甲,或神威凛凛,或是彩裳飘飘的神,神态俨然,望之让人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如果有熟悉古西尔腊诸神神话传说的人在此,一定可以认得出来,这十二根廊柱上所雕刻的神,正是古西尔腊诸神国度中,地位最高的十二主神。

    此时,老人所凝注的这根廊柱,上面雕刻的是一位金发披肩,身形婀娜多姿,形像娇美,整个人透着一种智慧的美丽女神。

    她悠悠的目光凝望着远方,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让人会被她这种略带着忧伤的神态所影响,心情也不由自主地浮起一抹难以名状的情绪。

    女神穿着素色的衣裙,淡雅的妆束,让她显得别样的清秀。特别是在她白晰如玉的脖子上,那一串羊脂般晶莹的项链掩映下,更是让她有一种脱尘的感觉,仿佛她就是天上的神,不沾这人间的红尘。

    不过,此时此刻,女神雕像中,她脖子上那块羊脂项链,其中底下的心缀,却正闪闪发光,映出了一幅奇异的影像。

    细细看去,正是张横在飞机中的情形。

    “莫非?”

    影像中的张横,身形一滞,猛地抬起了头来,望向了上方。他的整张脸的特写,立刻在羊脂玉挂缀上显现了出来。

    张横的眼眸,仿佛是穿透了时空,已跨越距离,直接凝注到了此处。

    老人那浑浊的眸子,陡然一眯,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灼痛了,坐在地上的身形,也情不自禁地震颤了一下。

    “好小子,竟然破了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神之迷茫!”

    老人喃喃着,用的是现代人已很少有人使用的古西尔腊语,语调是那么的苍凉。

    “破了!总算破了!”

    飞机里,张横精神一振,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

    就在他刚才无法寻找到幻境源头,心中迷茫之际,脑海中陡地闪过了一道灵光。那就是当日樊志忠与自己讲过的那个离奇故事。

    那次叫古德兰的老头儿,为了证实他所说的诸神国度的真实性,最后拿出了一张古琴,以古琴营造出了一个几乎是逼真的幻像。

    以樊志忠和佛母等人的修为,都无法看透它的虚幻,足见这件东西的厉害。

    一念及此,张横的心陡然大震。猛然想到,如今发生在飞机上的奇异幻像,极有可能也是这个神秘组织,利用类似的道具营造出来。

    用他们那种道具,营造的幻像,能不受距离影响。上回古德兰的幻像,它的源头应该就是在国外,但却能借道具的力量,直接在华夏龙虎山上呈现。

    灵光闪过,张横的意识里,猛地似是觉察到了什么。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天巫之眼的巫字金瞳,就朝着那个感应点,发出了瞳术攻击。这才破了远在爱尔凯伦岛上,维纳斯大酒店顶层的幻像源头,让红袍老头,也受了点轻伤。

    红袍老头嘀哩咕噜地似是咒骂了几句,手一招,其中一根廊柱中,一个手中提着玉瓶的女神,突然光芒闪起,女神手里的玉瓶,也涓涓地倒出了晶莹的液体。

    “春风雨露,感谢春神的恩赐!”

    老头儿虔诚地膜拜,把头低到了玉石柱下,任由玉瓶里的液体,清洗他的眼睛。

    好一会儿,他缓缓地睁开了眼来,原本有些红肿的眼仁,已恢复了正常,只是在灰褐色的眼瞳中,还留有少许的红丝。

    “哼!”

    老人冷哼一声:“诸神的光辉无处不在,卑微的灵魂只有受到了惩罚,才会明白神的伟大和仁慈。”

    老头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狠厉,手指陡然点向了智慧女神脖子上那件挂缀。

    嗡!

    极光一闪,似有风雷之声隐隐响起,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已刹那弥漫出去。

    “嗯,看来是要小心了。”

    张横眨了眨眼,让眼瞳恢复正常,正想走回商务舱的位置。

    不过,脚步刚动,张横的身形摇晃了一下,他不由诧异地望向了两边的飞机舷舱。

    遥晃并不是来自张横本身,而是脚下的飞机在震动。所以,张横想看看,飞机现在已是飞到什么地方了。

    透过舷窗,外面是一片蔚蓝的大海,远处点点船影,飞机竟然已是在海上了。

    爱尔凯伦岛就在爱琴海的一众群岛中,所以要飞往那里,必须穿越大半个爱琴海。只是,从飞机舷窗看不出海上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张横也就只能判断,飞机在海上,到底是什么位置,那也就西里糊涂了。

    心中想着,脚步并没有停,他想早点走回商务舱。

    但是,飞机的摇晃频率突然增大,先前还是几分钟一次,突然间就变成了数十秒。

    不仅如此,透过舷窗,窗外天空的颜色也已完全变了,不是刚才的那种蔚蓝,而是一种深沉的灰色,仿佛是老天变了脸,正要发雷霆之怒。

    “不好,遇到风暴天了!”

    张横心中一突,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他不经常坐飞机,但飞机失事的报导,也是看到过。而且,他还曾在网上搜索有关消息,对飞机因天气原因而失事的事,了解的更多。

    此刻,天气突变,一种强烈的不安感,陡地袭上心来,他似乎感觉到要发生什么了。

    更让张横奇怪的事还在后头。机舱里仍是寂静无声,没有旅客的惊叫或议论,更没有空姐的解释,甚至连机组人员照例会在广播中说上几句的惯例,今天也都免了。

    张横的心猛地一凛,这种怪异的现象,他就算是傻瓜,也已然明白过来:“那个背后搞鬼的家伙,竟然还不罢手,他这是想玩飞机失事吗?”

    果然,凝神再看,刚刚有些苏醒过来的机上乘客,又象是一个个昨天晚上没睡好一样,昏昏沉沉地睡去了,空姐们或斜倚座椅,或靠在飞机舱壁,甚至也有软软瘫倒在走道边的,全部睡得迷糊。怪不得先前根本听不到她们有什么反应。

    “不好,驾驶室,飞行员!”

    张横猛地醒悟过来,顿时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怪叫一声,狂冲向了最前面的驾驶室。

    舱内的人都受了某种影响,或昏睡或失去了知觉。那么,飞行员呢?他们是不是也会遭到同样的遭遇?

    如果是真的,那可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张横根本不会驾驶飞机,即使是会,也根本进不了驾驶室。

    而从舷窗外的天色来看,飞机似乎是冲入了某个险恶气象环境里。原本还有些灰蒙蒙的天空,现在完全黑乎乎一片,滚滚的乌云,如潮翻腾,偶尔透过云隙,更是可以看到,海平面上风起浪涌,排山倒海的风浪正在咆哮。

    天公真的发怒了,雷霆隐隐,电弧也在云层中闪现。

    看到外面的情形,张横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下来了。他的速度更是轰然加快。

    没几步就窜到了驾驶室门前,张横陡然暗运真气,朝着面前的铝合金门就是拍了一掌:“有人吗?有人吗?飞行员在不在?”

    张横灌注真元的声音直送了进去。如果现在驾驶室里有飞行员,自然是绝对被震醒了。

    然而,里面寂静无声,那扇特制的铝合金机舱门,也只是轰隆隆地震动了一下,并没有倒下来。

    张横的心陡地一凉,知道自己最不愿看到的事要发生了。

    但是,让他更加惊怒的事却还在后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