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9章 第一次空难
    “住手,不然我开枪了!”

    张横正在砸驾驶室的门,但还没等他砸第二下,后面陡然传来一声厉喝,同一时间,一道劲风凌利地击向了他的后脑。

    “不好!”

    张横暗叫一声,陡然转身。立刻,他看到一位穿着短袖短裙的外国女子,正气势汹汹地向自己扑来,女子手中一柄手枪,此刻枪柄做为武器,狠狠地砸向了自己的后脑勺。

    “干什么?”

    张横下意识地大叫,伸手就去夺女子的枪。

    怦!

    女子手一曲一扭,竟然使了一招凤点头,已躲过了张横的这一夺,余势未歇,整个人却扑向了张横:“住手,我是警察,不然我开枪了。”

    女子还在叫嚷,但她的动作太快,身体已扑到了张横身上,一只手更是一环一折,很自然地就想扭住张横的脖子,把他按倒在地上。

    张横大是讶异,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外国妞竟然伸手不错,似乎还隐含了一股类似内劲的暗劲,自己被她一扑,踉跄着撞向了驾驶室的门。

    咔咔!

    两声沉闷的声响,女子顺手的擒拿,在措不及防之下的张横面前奏效,张横已被她扭住了脖子。

    “翻船了,阴沟里翻船了。”

    张横心中大叫,不禁哭笑不得。堂堂的准天王级强者,竟然被个外国妞给擒住了。

    不过,张横自然不过,张横自然不能被她怪异的擒拿手拿住,体内真元轰然运转,整个人顿时如一块铁板一样,变得坚韧无比。

    女子纵是把他推到了驾驶室门上,又扭住了张横的脖子,却也再难动弹张横。

    “别动,还不老实?”

    洋妞怒叱,双手用劲,同时膝盖就顶向了张横的后腿弯,要把张横治服。

    “哼!”

    张横冷哼,陡然又是硬生生地转生。他强悍的力量,顿时带动了洋妞,她整个人如体操运动中的飞人一样,被甩了起来。

    怦!

    洋妞与张横换了个位置,被狠狠地甩在了驾驶室门上,看她整张脸刹那扭曲变形的模样,这一摔绝对的不轻。

    只是,这洋妞也是够狠的,硬咬着牙没吭声,陡然低头,就直接用脑袋撞向了张横。

    说来还是张横经验不足,或者是说,是近身搏斗的技术不纯熟。他这些年来与人打斗,多是使用功法或阵势,那有与人这样肉搏的经历?

    因此,这一次是真的吃了亏。洋妞的脑袋,狠狠地就撞在了张横的脑门上,张横整个人都摇晃了一下,差点一屁股坐倒。

    嗡!

    脑袋瓜子被撞得嗡嗡直响,眼前金星乱冒。就算张横把功夫练到了内腑器脏上,但脑袋可没有铁头功护体,尤其是前额正是神窍所在,洋妞的这一撞,还真让张横吃不消,一时有些七荤八素,天旋地转。

    “嗨,趴下!”

    隐隐的传来洋妞的厉喝,眼前一团黑影直朝面门砸来,张横大吃一惊,知道洋妞已然再次攻击。看她的架势,这是不把张横打倒,她是绝不罢休。

    也来不及顾得上用什么招式或功夫了,张横猛然暴喝一声,一手就直抓了过去。

    怦!

    迎面撞上张横的正是洋妞握枪的手,在不到最后时刻,洋妞还是克制着没有开枪,想用枪柄把眼前的男子砸昏。这回却是硬生生被张横一巴掌,打得枪支飞了出去,怦地撞在机舱壁上,摔落地来。

    并没有结束!

    张横的手掌直推了过去,他要把与自己死死纠缠的洋妞迫开。那知,洋妞本就被他挤在驾驶室的门上,根本无法后退或动弹,他这一推,直接就推在了他的胸口。

    掌心一软,似乎是两团什么特别丰满的东西被死死地按住了,怀里也是一软,洋妞终于受不住他的大力,被他按得一时瘫软在了怀里。

    “呃!”

    张横这个时候也完全清醒了过来,一看到眼前的情形,顿时老脸也红了。

    此时此刻,他与洋妞的姿态,实在是有些出格。他的双手,好死不活地就按在人家胸前,而且,因为一心想制住洋妞,张横的一条腿,更是死死地抵住了洋妞的小腹。

    以两人这种姿式,在旁边的人看来,那完全就象是张横要强暴洋妞一样。

    “放开我!”

    刹那的愣怔,洋妞尖叫,已是狠狠地一个巴掌甩了过来,同时叫道:“我是警察,蹲下,否则告你袭警。”

    不等张横说话,洋妞又接着道:“你想干什么,为什么砸飞机的驾驶室门,你不知道你这是在犯罪吗?”

    她的语速特快,张横对西尔腊语又不熟,在她连珠炮似的责问下,张横张口结舌,连一句话都插不上。

    “你听不懂吗?”

    见张横依然不动,仍是把她死死地按着,洋妞又气又急,却是换了英语向张横吼道。手下更是不客气,又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不过,这回她的手还没有打到,脚下轰然剧震,两人不由自主地横向跌了开去,一下子就滚作一起,抱成了一团。

    这回更加的难堪了,洋妞被张横压在了身下,那个姿式要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洋妞气得差点就吐血,正要发火。张横已然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恶狠狠地道:“死洋妞,你难道没看出来吗?飞机出事了。”

    冷不丁地被张横抽了个耳光,洋妞整个人都傻了。但是,张横的那句飞机出事了,却如同是一盆冷水,把她从头浇到脚,浑身机灵灵打了个寒战:“飞机出事?你说什么?”

    这回两人都说的是西尔腊语,交流上并无障碍。

    “你看外面!”

    张横从她身上爬了起来,脸色难看之极。

    就这会被洋妞莫名其妙纠缠的功夫,从舷窗外看到的情形,已是越来越严重。

    整架飞机已包裹在黑漆漆的云层里,看不到一丝光线。偶尔透过舷窗划过的电弧,如同是黑夜里恶魔挥过的镰刀,带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死亡气息。

    飞机在不断地震动,颤抖,象是在坐摩天轮,不断传来心脏的不适感,让人有些头昏脑涨。

    “啊!”

    就算洋妞是真的傻妞,这回也明白飞机果然出了问题。她的脸刹那煞白一片:“对,对不起,刚才是我错了。不过,我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洋妞有些无助地转头望望机舱,看到一舱东倒西歪昏睡在座椅上的乘客,又看到一众已然乱七八糟滚倒在地上的空姐,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好象不但是飞机遇到了恶劣的气候,而且机舱里,本来就出了什么事故。否则,整架飞机的人,不会成为这个样子。

    说来也是凑巧,洋妞刚才也遭受到了双重幻境的影响,处于了迷茫中。

    只是,当张横破了幻像,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发自维纳斯那边的攻击,第二次降临。

    不过,这回洋妞却侥幸逃过了幻觉影响,因为,她在清醒过来后,离开座位,上了趟厕所。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她对此次幻觉的影响非常的轻微,并没有直接昏睡。

    当她回到机舱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了张横疯狂冲向驾驶室,没命地砸门。

    洋妞名叫西瓦娜,确实就是爱尔凯伦岛上的一名高级警司。此次因为年假,出岛旅游,今天刚从欧洲某国回来,也正好乘坐这班航机。

    那知,她就这么好死不活地遇到了这次事件。

    眼见张横疯狂的举动,西瓦娜以为张横是喝醉了酒闹事,立刻跳出来阻止。两人这才闹了个大乌龙。

    “该怎么办,快叫醒飞行员,否则,我们都得完蛋。”

    张横心急如焚,那里还会给她好脸色,立刻没好气地答道。

    一边说着,那里还会理会她,几个箭步,又窜回了驾驶室门。目光凝注着面前的铝合金门板,一缕思感已是在探察门的结构,想寻找到这扇门的薄弱点。

    可是,让张横失望的是:对于驾驶室的安全,航空公司确实是做了最严厉的防犯,这扇门所用的材料,除非张横是用蛮神劲,把它与驾驶室整个地轰塌,别的还真的没办法。

    而从刚才自己弄出如此大的声响,驾驶室里毫无反应来看,里面的正副飞行员,应该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影响,处于人事不醒中。

    “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张横急得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在驾驶室外团团转。他纵有万千手段,现在却是措手无策。

    维纳斯大酒店的顶层中,中央神山祭台上,紫袍老者眼眸里的那几道残留血丝更红了,他目光死死地瞪着玉石廊柱上的女神,在那串项链的羊脂挂缀上,依然如放电影般,一幕幕发生在飞机上的影像滑过。

    “嘿嘿,罪恶的灵魂啊!接受神的审判吧!”

    老者狂热地嘶吼,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飞机的驾驶室里,两名飞行员一个端坐椅上,一个正低头在看着手中的一张照片,似乎安然无恙。只不过,他们嘴角流下的长长哈啦子,却显示出两人已不知什么原因,正处于极深度的睡眠中。怪不得他们沉睡如死人了。

    仪表盘上,各种报警的按钮,疯狂地闪动着,发出刺耳的尖啸。但是,两人依然如故,如果不是飞机正处于自动驾驶模式,只怕早就从空中跌入大海了。

    只是,现在也已处于了最危急的时刻,飞机正在穿越一个螺旋状气环,两人再不醒来,只怕就只能永远睡下去了。

    爱尔凯伦岛的飞机场塔台,此刻却是乱成了一团,联络通讯员正对着通讯器嘶声地吼叫着:“海鹰海鹰,我是长空,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耳机中传来沙沙的电子声,对方却是一片沉寂。

    身后,一众管理人员,个个愁眉苦脸,爱尔凯伦自开通航道以来,第一次空难即有可能就会在下一刻发生。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