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3章 血弥撒
    刚走进酒吧,就突然遭到袭击,张横顿时警觉。立刻双手一格,猛然转身。

    怦怦!

    张横挡住了后面偷袭者的双风贯耳,也转过身来看到了对方。他的身形却是微微一震,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是你,你想干什么?”

    偷袭张横的正是那个在飞机上与张横纠缠的洋妞。她现在已换上了一套黑色的紧身劲装,整个人更见玲珑突兀。

    洋妞恶狠狠地瞪住了张横,一只手象是变魔法似的,在身上一抹,手中已多了一个证件样的东西:“警察,不许动。我怀疑你是我们正在追缉的犯罪嫌疑人。”

    “呃!”

    张横一怔,他已看清了少女手中的证件,确实是一本警务证,显然,这洋妞并没有说谎。

    只是,张横却没想到,她如同是阴魂不散一样,跟上了自己。现在更是凭着警察的身份,给自己叩上了个什么犯罪嫌疑人的帽子,这明显是要假公济私,公报私仇。

    但是,面对一个手持警察证件,正式向自己提出警告的警员,而且这还是外国的警员。张横心中很是无奈,

    他总不能刚到西尔腊的爱尔凯伦岛,就与当地的警察正面对抗,搞不好就成了真的犯罪嫌疑人了。

    摇了摇脑袋,张横退后了一步,愤怒地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举起手来,蹲下!”

    西瓦娜根本不理会张横,只是目光冷冷地瞪着他,嘴里说出了一连串很程序化的话来。

    两人目光对视,张横还想与这洋妞讲讲理。但是,看到对面洋妞眼眸里似有火焰在跳跃,张横心中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耸耸肩,缓缓地举起了手。

    说实话,眼前的洋妞其实也是个美人胚子,齐耳的金发,碧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让她的脸有种别样的异域风情。再加上此刻她穿的一身紧身劲装,更让她本就非常丰满的身体,显得特别的妖娆。

    只不过,洋妞脸上一个淡淡的巴掌印,以及眼角一大块如熊猫眼般的乌青块,却让她无形中透着几分狼狈。

    这巴掌印以及熊猫眼,自然是张横留下的杰作。当时在飞机上,因为情况紧急,洋妞突然出面阻拦,而且下手特狠,立刻引起了张横强烈的反感。

    他那时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根本没把这洋妞当女人,也没考虑她所说的什么警察身份。心里只想着甩开这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累赘,让她不要纠缠自己。所以,出手时确实是重了些。

    至于那个巴掌,张横本来不会打。但是,当时西瓦娜打得天昏地暗,根本不听张横的话,为了让她清醒清醒,张横这才掴了她一个大耳光。

    只是,张横的这个举动,留下了后患,让这个洋妞恨上了他。如今更是直接来寻他的晦气了。

    说实在的,西瓦娜确实是恨上了张横,从飞机上下来,她凭着警察的身份,没有受到什么为难,很顺利地走出了机场。

    当时衣衫破烂,几难遮体,西瓦娜也不敢乱闯,连忙找了家在飞机场边的宾馆,好好地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

    然而,让她恨得牙痒痒的是:在洗澡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体上全是乌青和肿块。显然,在飞机上的打斗,已是让她受了不少的伤。

    感受到浑身骨头的酸痛,西瓦娜心中的一团怒火就不由自主地腾腾上窜。

    尤其是脸上的巴掌印,更是让她感觉屈辱。这还是她平生第一次,被人当面掴脸,更何况,当时被那亚洲男子,占了不少的便宜,更是让她胸中的一团怒火,无处发泄。

    所以,等她洗完澡出来,已是决定要去寻那人的晦气,好好整整他,给他个教训。

    她并不认识张横,更不知道张横的姓名以及来历。不过,以她警察的身份,很快就从飞机名单上,找到了有关张横的一切资料,也查到了张横如今在爱尔凯伦岛上的落脚处。

    西瓦娜那里还会迟疑,立刻赶到维纳斯大酒店,要找张横,给他点颜色看看。只是,刚到一楼,就在转弯处的酒吧门口,看到张横从楼上下来,进入了里面。

    西瓦娜这才跟了进来,从而发生了先前的一幕。

    心中想着,西瓦娜的怒火更甚。尤其是望着眼前男子,仍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她无来由的火气就噌噌噌地直窜。

    脸上又传来火辣辣的痛,那个巴掌印似乎在提醒着她什么。西瓦娜碧蓝的眼睛里几欲喷出火来,陡地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一只手也猛然一甩,一个大巴掌狠狠地掴向了张横的脸。

    她要在这个看起来很可恶的华夏人脸上,同样留下她的巴掌印。

    “你干什么?”

    张横看似毫不在意,但其实暗中时刻警惕着这个有暴力倾向的洋妞。他自然不会就这么白白地挨巴掌,一只手已闪电般一曲一扭,握住了西瓦娜的手腕。

    “啊!放开我!”

    手腕一紧,如同是被叩上了一只大铁箍,西瓦娜那里还能动弹?

    “哼!”

    张横恨这洋妞公报私仇,有意要让她吃点苦头,手中不禁稍稍用了点真力。

    顿时,西瓦娜的手腕,传来了咯咯的异响,仿佛骨头要爆裂了。西瓦娜顿时痛的脸都扭曲了,原本的怒火,刹那失控。

    “你敢袭警!”

    西瓦娜尖叫起来,猛然做出了激烈的反应。不但另一只手轰的一记勾拳就击向了张横的面门,同时脚下一记撩阴腿,就踢向了张横的档部。

    “好狠的妞!”

    张横这回也来气了,暗呸了一声,伸脚一勾一曲,已是挡住了下面的攻击,微一挪步,已是使了个巧妙的背包摔,把西瓦娜从肩头横摔了出去。

    张横不愿再与这洋妞纠缠了,准备把她甩开,自己先离开这里再说。

    怦!

    西瓦娜那里躲得开张横精妙无比的手法,顿时被摔了个四脚朝天,怦的一下,似乎连酒吧的地面都被震动了。她整个人更是如同散了架一样,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传来撕心裂肺的痛。

    “啊!”

    西瓦娜难以抑制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但是,她毕竟不是普通人,多年的刻苦训练,练就了她良好的体质,在如此重摔之下,她仍是能发出余力,一个鲤鱼跳就蹦了起来。。

    “别跑!”

    看到张横转身要走,西瓦娜已是怒不可歇,她也管不得什么了,尖叫着,整个人陡地跃起,朝着张横就扑了过去。

    怦!

    张横也没想到,这洋妞会如此的彪悍,更是没有想到,她现在象是要与自己拼命一样,完全不顾生死。一时措手不及,顿时被西瓦娜扑到了背上。

    西瓦娜的冲劲够大,整个人扑在张横背上,带着他就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你敢打我,打死你,打死你!”

    两人一摔倒,顿时滚在了一起,西瓦娜也是打出了真火,早忘了自己是警察,竟然就这么扑在张横身上,手脚齐动,没命地往张横身上奏。

    张横是哭笑不得,不得不与她在地上纠缠。现在那里还有什么招数,两人就如同是街头小混混打架一样,完全扭作一团,在地上直滚。

    “欧耶!”

    酒吧里此刻已有了不少的客人,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看到大门口这副情形,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刹那,尖叫声,嘶吼声,欢呼声响成一片。来酒吧的都是闲着没事来寻乐子的,看到这样的情形,顿时让他们一个个热血沸腾了,不但没有人上来劝架,反尔是叫嚣着叫起好来。

    “咦,这不是那个血弥撒西瓦娜警官吗?”

    在酒吧的吧台边,正围坐着四五个外国年青人,一个个流里流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角色。

    几人拿着酒杯,一边看热闹,一边指手划脚地叫嚣着。不过,其中脸上有个刀疤的年青人,突然身形一震,脸色也变得无比的古怪,指着地上纠缠的两人道。

    “哦!”

    另外几人的目光,立刻全部凝注到了西瓦娜身上。顿时,其他人也个个脸现诧异:“真的是这婆娘!”

    “嘿嘿!”

    刀疤男望向了手臂上刺着一只血色蝙蝠的魁梧男子:“老大,我们要不要帮帮那婆娘,说不定她以后会对我们另眼相看。”

    “哈哈,狗娘养的路达,还是你的脑子转的快。”

    魁梧男子咧嘴哈哈大笑,很是赞赏地拍拍那个叫路达的年青人的肩:“那我们就去帮帮那婆娘。”

    这伙人正是爱尔凯伦岛上的一伙地痞,老大冷撒儿,在这一带也算是挺有名气。

    警察与流氓天生是一对冤家,被他们称为血弥撒的西瓦娜在爱尔凯伦岛,却是朵出了名的霸王花,平日里要是有什么流氓小混混撞在她手中,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因此,在暗地里,那些地痞都叫她血弥撒,意思是这婆娘漂亮虽然漂亮,但出手又狠又辣,总是会见血,是朵不折不叩的魔鬼花。。

    血弥撒是爱尔凯伦岛特有的一种花,传说中是魔鬼被神感化后所化,颜色鲜艳,带着异香。但茎根带刺,而且还有剧毒,若是不小心被它的刺给刺了,非得中毒不可。

    当然,血弥撒也是一种极其稀罕的蛇药,要是被毒蛇咬伤,只要把它的花嚼烂,贴在伤口上,就能解毒。

    因此,血弥撒在爱尔凯伦岛,人们是又爱又恨。

    此刻,看到西瓦娜竟然与一个亚洲人滚打在一起,而且看她的样子,明显是吃了大亏。冷撒尔听了路达的意见,心中一动,以为这确实是与血弥撒搞好关系的时候,要是这回帮了她,以后她或许就对他们的事开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心中想着,冷撒儿顿时兴奋起来,吹了个口哨:“兄弟们,干活了。”

    说着,已摇摇晃晃走向了场中打斗的两人。

    张横此刻已制住了西瓦娜,刚想爬起来,但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脖子上一凉,一柄寒光闪闪的弹簧刀已压在了耳根上,同时传来了一个恶声恶气的厉喝:“小子,别动,否则老子给你放血。”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