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4章 变脸
    脖子上突然被人用刀逼住,张横心中一惊,不由微微偏过头来。

    立刻,他看到五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一个个阴笑着,围住了自己,其中一名手臂上刺了只血色蝙蝠的魁梧汉子,手拿一柄弹簧尖刀,压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们干什么?”

    张横很诧异,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而且,先前他也觉察到有人靠近,但还以为只是看热闹的人,那知他们上前竟然就对自己动刀子。

    “嘿嘿,黄种猴子,闭嘴!”

    冷撒尔恶狠狠地喝道:“敢欺负瓦娜小姐,你是活得嫌命长了。”

    说着,手中的刀又用了几分力,刀锋几乎陷入了张横的脖子皮肤里。如果张横是普通人,皮膜肌肤没有经过锤练强化,只怕就这一用力,肯定要流血了。

    “哼!”

    张横冷哼,已是体内真元鼓荡,准备出手了。不管怎么说,给人在脖子上架着刀,这可不是好玩的。

    “放开我,你还想做什么?”

    这个时候,被压在底下的西瓦娜发出了尖锐的叫喊,朝着张横愤怒地咆哮。

    此时此刻的西瓦娜,确实是又悲惨了。刚才与张横的滚打中,衣衫弄得一片散乱,该露的,不该露的,都曝了光。

    再看两人的姿式,更是不堪,她的双手被张横一手一只,叩死在了地上,身体也被张横死死地压着,两条腿更是被张横的腿别住,浑身上下,根本就动弹不得。

    而且,在外人看来,这个姿式无比的暧昧,就与那做什么时的样子基本相同。

    西瓦娜本还想挣扎,但使尽了全身的力,也无法挣脱,这才叫嚷着让张横放开她。

    “嘿,黄种猴子,听到没,瓦娜小姐让你滚开!”

    冷撒尔稍稍把刀移开了点,示意让张横起来。

    张横强忍心中的怒火,慢慢地站了起来,他一时不明白冷撒尔他们的身份,现在既然人家没有进一步行动,他也就不急着动手了,却是想看看,这些人要干什么?

    “冷撒尔,你们干什么?”

    西瓦娜这时也看到了拿刀逼住张横的冷撒尔他们,不禁脸色大变,朝着几人喝道。

    “嘿嘿,瓦娜小姐,您看,我们这不是帮您吗?”

    冷撒尔嬉皮笑脸地上前一步,脸上堆起了馋媚:“这黄种猴子敢欺负您,我们看不下去啊!”

    “滚!给老娘滚,老娘的事还用得着你们管?”

    那知,冷撒尔后面讨好的话还没说出来,已被西瓦娜厉声打断:“不然,老娘全把你们叫到警局喝咖啡!”

    “呃!”

    冷撒尔等人的笑脸顿时僵住了,他们还真没想到,西瓦娜可不承他们的这份情,他们这回热脸孔算是贴到人家冷屁股上了。

    见这婆娘要发彪的样子,冷撒尔他们那敢再呆在这里,连忙一个个缩缩脑袋,点头哈腰地转身就跑:“好,我们滚,我们滚!”

    然而,冷撒尔后面的滚字已变成了一阵凄厉的惨号,他整个人也如同一只烂麻袋一样,被直抛了起来,摔向了十几米外。

    张横终于出手了,他恨这些家伙骂自己是黄种猴子,这貌似是对华夏人的一种侮辱,张横那能容忍?

    所以,在冷撒尔退走的时候,张横顺便就送了这家伙一脚。而且,还用了点真力。

    冷撒尔那里承受得了张横的这一脚,刹那就被摔了个狗啃屎,并撞倒身后的两人,与他们一起摔成了滚地葫芦,一时啊呀呀惨叫着,哪里还站得起来?

    “妈的,黄皮猴子,你想找死?”

    刀疤路达和另一个老外大惊,看到老大和同伴那副惨样,猛地都拔出了弹簧刀,恶狠狠地要扑上来。

    “路达,你们敢在老娘面前动刀子,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这时,后面传来了西瓦娜的厉喝声,她已挣扎着爬了起来,横眉怒目地瞪着他们。

    “呃,瓦娜小姐,我,我,我……”

    路达一哆嗦,终究还是摄于血弥撒的雌威,悻悻地收回了刀,与另一个同伴一起,扶起了冷撒尔三人,狼狈地逃向了门口。

    冷撒尔被张横踢了一脚,整个人哈成了虾米,下面还湿漉漉的一片,好象大小便失禁了。

    张横恨这家伙出口不逊,又辱及国人,所以暗中使了点手段,那一脚已踢在了他的膀胱经要穴上,这辈子,这个洋混混,是休想做正常的男人了。

    不过,五人奔出酒吧,冷撒尔却是不甘心,忍痛叫住了刀疤,耳语了几句。

    刀疤点头,又悄悄地转了回来,溜回了酒吧里,他这是准备回去盯着张横,看他等会会去哪儿。他们可不想就这么放过了这个外地佬。

    咔嚓!

    西瓦娜也不理会他们,目光陡地转向了张横,神情刹那变得怨恨无比。

    感受到浑身又痛又酸,比先前更加的厉害了,她的怒火刹那又狂烧起来。

    这回,她可不客气了,已然从背后摸出了一副手铐,就要上前铐张横。

    “够了,你玩得还不够吗?”

    见洋妞玩真的,张横这回也是怒从胆边生。

    如果刚才存心要对付这洋妞,张横只要一拳就能把她击昏。只不过,看在她是警察的身份,自己白天在飞机上,又把她奏得够呛,心中确实是对她有些愧疚,所以张横这才留手,一招一式地把她治服。

    那知自己留手,这洋妞却丝毫不见情,现在更是拿手铐铐自己,张横就算是修养再好,此刻也是动了真怒。

    “啊!”

    西瓦娜娇躯剧震,整个人猛地狂颤。下一刻,她如同是被点了穴一样,完全僵在了当场。

    张横的这一喝,暗含真元,而且使用了玄门功夫狮子吼,具有震摄心神的作用,却是把西瓦娜给当场震住了。

    “哼!”

    张横那里还愿再呆在这里,也不管这洋妞的反应,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但是,刚一转身,突然后面又传来了西瓦娜的声音:“先生留步,刚才是与您开玩笑的,现在我们正式认识一下。”

    话声未落,西瓦娜已转到了张横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向张横伸出手来。

    “呃,你……”

    张横一怔,却是被这洋妞的举动给震住了。

    此时此刻,眼前的洋妞一脸的笑容,那里还有先前的那副恶狠狠要吃人的样子,完全象是遇到了多年不见朋友的模样。

    不仅如此,她笑拽如花,在张横面前,第一次表现出了妩媚的娇态。虽然因为脸上巴掌印和熊猫眼,破坏了那份娇柔的美感,却无形中增添了她几分飒爽的英气。

    张横不禁一呆,完全搞不清状况了,这洋妞变脸比翻书还快,她这玩的是什么把戏。

    张横可不认为,自己的一喝,把她给天灵灌顶,让她改了性。狮子吼的功法,只有震摄心神,可没有当头棒喝的奇效。

    只不过,张横却哪里知道,西瓦娜之所以改变态度,确实就是刚才张横的一吼。

    那一吼,不但惊醒了西瓦娜,也让她猛然想起飞机上的事。当时飞机即将失事摔落大海,就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喊来了两个东方的老头。

    两老头出现后,从头顶上冒出两个小人儿,然后就解了飞机的危机,最终把一场空难化解于无形。

    不仅如此,她似乎还记得,当时眼前男子说过,那两个老头好象是什么东方的神仙。

    “东方的神仙?”

    西瓦娜的心头一颤。她曾去过神秘的东方,因此也听过神仙的说法。只是当时只有一星期的旅程,所以对华夏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此。

    在飞机上见识过两老头的神奇手段后,她当时就信了东方是真的有神仙。而且,此刻记起,也猛然提醒了她,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是与两神仙老头在一起的。

    这岂不是说,他应该是那两个神仙的弟子或徒儿什么的亲近之人?

    一念及此,西瓦娜的心顿时热乎乎起来,原本的火气怒气怨气,也刹那烟消云散。

    开玩笑,遇到了传说中东方的神仙之徒,说不定他也是半个神仙什么的。自己在他手中吃的那点苦,受的那点委屈又算什么。如果能跟这个神仙之徒搞好关系,说不定她能从他那儿,了解更多神仙的秘密,看到更多神仙的神奇手段。

    心中想着,西瓦娜的心态已是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再为自己受张横的那些委屈而愤怒,而是想结交这位来自神秘东方的男子了。这才会有她突然改变态度的这一现象。

    “我叫西瓦娜!”

    见张横发愣,西瓦娜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主动上前握住了张横的手,还向他妩媚地笑道:“与你打了两场,还不知道先生叫什么?”

    “张横!”

    张横有些机械地道。

    直到现在,张横仍是有些难以置信,刚才还象母老虎,霸王龙的这个洋妞,怎么一眨眼,就变得如此的温柔妩媚了。这是哪跟哪啊!

    不仅是他,刚刚回到吧台的刀疤路达,这回也是傻眼了。他望望门口,又看看四周,满脸的不可思议。

    先前见场中两人,打得你死我活,就象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放个屁的功夫,两人却象是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在握手谈心了,这个血弥撒,她在玩什么把戏。

    不过,让刀疤路达更加难以相信的却还在后面。

    “嗯,好象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什么盛请不如偶遇。”

    西瓦娜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今天就由我作东,请你在这里喝几杯吧!”

    说着,也不待张横说话,亲热地挽起了张横的胳膊,如同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向酒吧的厢包式座位走去。

    “切!”

    四周响起了一片嘘嘘声,对于这场虎头蛇尾的打斗,如今又是变了味的纠缠,人人大跌眼镜。

    “狗娘养的,原来这黄皮猴子是那婆娘的情人。先前可能是闹别扭了,却让老子白白地丢了个脸。”

    路达自以为是地给两人怪异的行为,做了个注解,心中越想越气,嘴里咕噜了几句,接下来就是跟酒过不去了,一杯接着一杯地狂灌起来。

    跟着西瓦娜进入了酒吧座位,张横这个时候也冷静了下来。他没有再吭声,只是冷眼旁观着西瓦娜,想看看这个洋妞,到底要玩些什么。

    “来两杯伏而加怎么样?”

    西瓦娜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望向了张横。

    “随意。”

    张横淡淡地道,他还真没要想与这洋妞一起喝酒,他可没忘了正事。

    微微转头,正想找个什么机会,甩了这个让人厌烦的洋妞,这个时候,眼角瞟到一个人,张横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