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5章 包包后的隐秘
    张横看到的人正是杨冲。

    此刻,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彪形大汗,剃着个平头,走路龙行虎步,虎虎生威,身后还跟着两名同样彪悍的老外,更是陡添声势。

    他们三人进来,酒吧里原本正在喧闹的顾客,都不由陡地一静,等看清了三人是谁,这才又稀稀疏疏地有人谈起话来。甚至吧台边的刀疤路达,原本已是喝得有些醉薰薰,但感受到杨冲他们的气场,神情陡地一滞,酒都似乎清醒了些。

    黑猫杨冲,在爱尔凯伦岛也算是一号人物,知道他的人还真是个个忌惮几分,就算是这里的地痞流氓小混混,也是遇到了绕着道儿走。

    杨冲正是受张横之约而来,他一踏入酒吧,虎目就扫向了四周。只是,当看到座位上正与西瓦娜对坐的张横时,杨冲的脚步也不由一顿,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大名鼎鼎的警界霸王花血弥撒,杨冲自然认识,也打过不少交道。只是,他还真没想到,自己所约的客人,竟然就与这洋妞在一起。

    “怎么,黑猫是来找你的,张先生?”

    西瓦娜也看到了杨冲,更是看到了他的神情,不由转向了张横,低声问道。

    “嗯,西瓦娜小姐,在下约了杨先生有点事商量。”

    张横也不隐瞒,想隐瞒也瞒不了。

    “哦!”

    西瓦娜沉吟了起来,碧蓝的眼眸中透出了异样的光芒,好一会儿,她端起手中的伏尔加,一饮而尽:“看来,今天想与张先生好好交谈交谈是不可能了。既然张先生已约了人,西瓦娜也就不在旁边招人嫌了。”

    西瓦娜很识趣地站了起来,手一翻,已是把一张名片递到了张横面前:“张先生,以前有些误会,请不要介意,西瓦娜是诚心想结交你这位东方的朋友。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在爱尔凯伦岛遇到什么事,随时可以联系我。”

    西瓦娜微笑着向张横点头,起身离去。

    望望西瓦娜消失在酒吧门口的丰满身影,再看看手中的名片,张横摇头苦笑,她真不知该怎么说这个暴力倾向很严重的外国女警。

    只是,刚来到爱尔凯伦,就被这个洋警察给缠上了,看她的样子,似乎今后还会来找自己。张横确实是有些无奈,他本不想招惹任何人,现在却与这洋警弄得纠缠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张先生,我是黑猫杨冲!”

    这个时候,杨冲已带着两名手下走了过来,伸出手向张横打招呼道。

    “杨队好!”

    张横起身,与杨冲握了握手,两人的神情却都是微微一凝,眼眸中也闪过了一抹异彩。

    杨冲显然并不是普通人,他的体内暗含真元,应该是位玄门中人,而且是兵家修者,修练的是硬功夫,力量在三品中期。

    张横暗暗点头:怪不得他的黑猫保安公司,在这里这么有名,原来是玄门中人在支持。

    杨冲望向张横的眼神也有些异样,在刚才的接触中,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但凭他的力量,却完全看不透眼前年青人,这让杨冲立刻意识到,此人深不可测。

    彼此心里都有了底,说话也就不用遮遮掩掩。两人坐下,叫了杯威士忌,杨冲的两个老外手下,虎视眈眈地坐到了旁边的位置。这一下,他们这边,顿时成了整个浪漫之夜酒吧的禁区,根本就没什么人敢向这边走来。

    “杨队,听说你两天前接受了华夏方面的雇用,在高山区寻找这次华夏失踪的学生?”

    张横开门见山,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是的,张先生。”

    杨冲点头:“事实上,这一事件,我们公司是从一开始就参与了救援和搜索。”

    杨冲补充了一句:“只是,当时是凯撒公司那边,雇用了我们公司三十名人员,帮助他们在入山口搜索。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又雇用了我们公司的二十名高级保安参与。”

    “哦,原来是这样!”

    张横不禁又细细打量了杨冲几眼。脸上现出疑惑之色。听杨冲的口吻,似乎他们的保安公司人手很多。

    “张先生,我还是先介绍一下我们的情况,这样也许您能更明白些。”

    杨冲看出了张横心中的疑问,被阳光晒得有些发黑的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其实我们黑猫保安公司,前身是一支雇用军,曾上过好几处中东和非洲的战场。”

    杨冲说了几个地点,正是如今世界上战乱最频繁的地区。接着又道:“后来,这种刀头舔血的饭,兄弟们也吃得有些厌了。加上一次大事故,让大家都感觉心灰意冷,这才决定退出雇用军队伍。可是,我们这些人也就只会使刀弄枪,要干别的,还真没那本事。”

    说到这里,杨冲轻轻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一位朋友的提醒,这才让我们到这边来,开保安公司。现在,我们黑猫保安,也算是打开了局面,可以说,爱尔凯伦岛这一带,百分之八十的相关业务,也都有我们在经营。原先我们也就数十个兄弟,现在赶来投靠的兄弟也越来越多,已是有三百二十三人。”

    “这么多?”

    张横有些诧异。不过想想也是,世界上处于战乱的地方那么多,靠这吃饭的雇用兵,想来数量也是惊人。只不过是普通人并不知道罢了。

    “嗯,是的,这些人都是曾跟我们在一起做过战的,来自世界各地。我们现在能吃口饭了,总不能让曾经的战友没汤喝吧!”

    杨冲有些感慨,猛地灌了一口酒,这才长长舒出一口气,神情也恢复了常态:“张先生,我们还是接下去说这次搜索华夏失联学生的事吧!”

    “好!”

    张横举杯遥遥向他敬了一杯,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杨冲脸上。

    这个脸上带着几分粗犷的男子,应该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张横与他的几句交谈中,已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

    “华夏和西尔腊双方组成联合调查组后,又雇用了我们十多名在高山区有经验的高级保安,扩大了搜索犯围。那一回,却是有了收获,我们的队员在进入原始野生区域前的一段路上,发现了一只女式包包,据后来证实,这只包包就是失联大学生其中之一留下的物品。”

    “嗯!”

    张横点头,这事他从资料中已看到过。只是,想不到发现者原来就是黑猫保安队的人。

    “张先生!”

    杨冲的语气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眼眸中也射出了异样的光彩:“我之所以要再把包包的事着重地再向您说一遍,其实是有一件一直隐瞒着的事。”

    “而且,这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前一直没人可说,现在遇到您,正好提出来请您参详参详。”

    杨冲神情越见凝重,目光炽烈地望着张横。

    “是吗?”

    张横神情一凛:“杨队有什么尽管说。”

    “那天,我正好没事,所以上山搜索大学生的事,就由我亲自带队。”

    杨冲语气变得低沉,脸上也现出了回忆之色:“从下面的低峰处一直到第三大本营,我们一直走了两天,但是却丝毫没有什么发现。”

    “嗯!”

    张横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话打断杨冲。

    “就在到达高山区,眼看凯撒公司前期开发的区域,即将走完,很快就会进入原始野生区,我们心里都有些失望。还以为这次搜索,又会一无所获。”

    杨冲继续道:“可是,就在快进原始区,我们决定返回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轻响,似是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而且,落点就是我的背后。”

    杨冲道:“我刹那警觉,陡地回头。当时,就看到一个黑点,从空中落下,差点就砸中我。”

    “是那个包包?”

    张横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的,张先生,落下来的就是那个女式包包。”

    杨冲慎重地点点头:“当时,我还以为是什么人跟老子开玩笑,还不由骂了一句。但是,当看清是个女式包包,而且还是非常完整,没任何的损坏。再看它的牌子,更是如今世界上女式包包中的精典品牌,至少要好几万块钱一只。”

    “这让我陡地意识到,这包应该不会是什么人跟我开玩笑,故意扔过来的。”

    杨冲苦笑:“谁会拿几万块钱无缘无故砸人?”

    顾自摇摇头,杨冲这才接着道:“当我意识到这问题,立刻仔细地搜索起了四周,想看看这包包到底是谁突然丢来的。”

    “但是,四周并没什么人,除了我们这十几人的搜索队员外,根本连鬼影都没一个,更不要说人影了。”

    杨冲脸色有些难看:“我立刻向队员们问询,队员们自然都说不知道。而且他们一个个大老爷们,身上也不会带女式包包。”

    “是不是先前刚好有猴子什么的经过,拿这包包砸了你?”

    张横的眼眸一眯,插口道。

    “绝不可能。”

    杨冲摇头,神情肯定:“山区虽然有猴子,但都是在中山区活动,很少有上高山区的。而且,当时四周非常寂静,根本没听到有什么猴子或其他动物经过。我还注意了一下林间,离我至少有数十米以上的距离,要是真有猴子隐藏在里面,根本不可能把一只包包抛这么远,丢到我身边来。”

    说到这里,杨冲神情一肃:“所以,我可以用我杨冲的人格担保,那只包包,就是凭空这样落下来的。没有人,也没有猴子等,向我抛掷了它。”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