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6章 出门没看黄历
    “杨队的意思是说,这包包并不是人为被带到高山区,而是凭空出现的?”

    张横的眼眸陡地眯紧了:“而且,是你亲眼看到它就这么出现在你眼前?”

    “是的!”

    杨冲咕咚一下把满杯的烈酒吞入了肚里,整个人重重地靠在了椅背上,似乎刚才的那翻话,已用尽了他全部的力量。

    桌边的两人,突然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各自望着自己的酒杯。

    四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依旧,渐渐多起来的酒吧里,受到酒精刺激的人,开始进入了酒吧中央的舞池,疯狂地叫着,跳着,尽情地发泄着各自的情绪。整个酒吧在霓虹灯的闪烁下,就仿如群魔乱舞,让人眼花缭乱。

    但是,张横和杨冲所在的那个角落,却象是被所有人遗忘了那样,一股异样的冷寂在这里漫延,甚至连旁边那一桌,两名杨冲带来的老外手下,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望向了这里。

    但是,看这边两人安然而坐的样子,两名老外不禁满脸的疑惑,他们实在搞不董,老大黑猫这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一个包包,突然临空掉落。而且,这个包包还正是杨冲他们在搜索的十名大学生之一,其中一人的随身之物。这事本身就充满了诡异和阴谋的味道。

    更重要的是:包包是在杨冲这位达到了三品中期修为的高手面前凭空出现。这事就更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而对于杨冲来说,他本是个对自己充满信心的人。不说修为,光是这些年来,无论是以前在特种部队的经历,还是之后加入国际雇用兵的那段生死岁月,早就魔练出了他敏锐的感知和对危险的预判。否则,他那里还能活到如今?

    可是,他却在高山区遇到了这样的奇事,甚至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包包就这么凭空出现。这让他原本强大的信心,受到了打击,甚至以为自己这是修为或是对危险的感知在退化。

    所以,自这事发生后,他一直不敢向任何人说,而这段时间的心情,也一直处于极度的低落中。

    此刻,终于把心中压了好几天的积郁向张横吐了出来,他就象是放下了压在心头的一座大山,整个人都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长长地舒了口气,杨冲终于再次打破了沉默:“张先生,说实话,包包的事,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一直在期盼,希望有人能给我解开这个谜。而我知道,这次事件,处处透着诡绝,华夏方面肯定会有高人过来。”

    说到这里,杨冲目光迫切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今天,我总算盼到了张先生您,所以,我才会把这包包之后的秘密告诉您。”

    “嗯,谢谢杨队。”

    张横微微颌首:“其实杨队遇到的是玄门术法中的空间秘术。只不过,能施展空间秘术之辈,修为必是达到了尊者之上的绝世强者。从事情发生的地点来看,应该与西尔腊本地,或是西方的某个教派有关。”

    张横并没有向杨冲透露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事。既然眼前的杨冲,似乎对此一无所知,那就让他仍然西里糊涂下去。诸神复活,还是越少外人知道越好。

    “啊!”

    杨冲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

    他虽然是一名兵者,但他的师门却只是华夏玄门中毫无名气的小门派,门内也仅几位师兄弟而以,甚至他的师父,当年离世之时,修为也只是三品顶峰。

    这么多年来,师门中就从来没有出过一位达到四品的强者。因此,对于四品以上强者的力量,他们的门派记载的少之又少,至于更高的层次,那完全就是空白。

    所以,听到张横说,他所遇到的包包事件,是尊者这样的绝世强者所为,确实是把他给震憾了。

    尊者,那是杨冲难以望及项背的层次,在他看来,无疑是神仙一类的人物。他怎么都没想到,包包事件,竟然背后出手的是这样一个变态存在。

    “杨队,你说的情况,确实是透着蹊跷。”

    微微沉吟,张横继续道:“只是,在下也有想不透的几个疑点。”

    “张先生请说。”

    杨冲一脸的慎重。

    “一则:既然这么多天来,几方的搜索,都丝毫没有线索。那么,这已是很好地掩盖了背后之人的行动。可是,为什么要把这只包包送到你面前?”

    张横的眼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他的目的何在?是想误导吗?还是在有意引追查的人往原始野生区?”

    “嘿嘿,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杨冲摸摸大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这个人其实想法很简单,就是把雇主交待的事办好。其他的,还真没多想。”

    “嗯!”

    张横点头,也能理解杨冲,事情背后的东西,确实是不关他这个被雇用的保安公司头儿的事。

    要说的事,都已交待完毕。杨冲也把这段时间里,压在心头让他寝食不安的隐秘说了出来,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而明白了是有其他玄门高手在背后出手,他原本被打击的不要不要的信心,也再次得到了恢复。他只是个被雇用的外人,既然是人家大神打架,这可与他完全无关。

    杨冲可也管不了这到底是西方玄门还是东方玄门的人出的手,象这种事情,知道的内幕越少越好。

    杨冲终于告辞离去,张横的心情却是更加的沉重。从杨冲所说的情况来看,韩冰蕾他们失联的事,显然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失踪阴谋。似乎背后的那只黑手,布下了连环的陷井,正在等待着别人踏进去。

    也许,他们所针对的并不是张横,而是参与此事的人。但是,张横偏偏就是这个参与者,所以,如今张横与对方算是硬碰硬杠上了。到底谁会是笑到最后的人,那还得看谁的手段更厉害。

    心中想着,张横拿出了手机。爱尔凯伦岛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对事件的了解越多,张横也是越感觉自己人单势孤。所以,他需要人手。

    拨通了赵子强的电话,把这边的事简要地说了一遍,最后指派了几名人手,让他们立刻启程,赶往西尔腊的爱尔凯伦岛。

    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张横也没有泡酒吧的习惯,悠悠然走了出来。

    时间还早,休息更是说不上,所以张横准备到外面走走。来到爱尔凯伦岛,也就乘车来维纳斯大酒店的路上,走马观花地观看了这座美丽的海岛城市的风貌。对于它真实的状况,全是刘航以及吴勇说给自己的资料。

    从酒吧出去,要经过酒店大堂。此刻,大堂里人不多,除了数十名各国的旅客在一边的休息沙发上闲谈外,服务台前显得空荡荡的,四名服务台小姐,也闲着没事在聊天。

    以现在的时间,入住酒店,办理住房手续的客人确实是很少。张横信步而走,向门口走去。但是,还没走到门口,突然后面一声叫喊响起:“不要跑,不要跑!”

    声音是用英语叫喊出来的,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奔跑声也响起在了身后。张横下意识地转头,正好看到两个外国男子,一追一逃,向这边门口奔来。

    因为不明白情况,张横自然也不会多事,正想闪向一边。这个时候,前面的男子突然似是被地面滑了一下,一个踉跄,就撞向了张横。

    张横那能给他撞上,微一侧身避过。但是,后面的人此时也冲上来了,却正好与张横撞了个满怀。

    “你,你,你……”

    撞翻在地的男子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看到前面男子已奔出门去,他也顾不得再骂张横了,一翻身就爬了起来:“你让那小偷跑了。”

    说着,人已追出门去。

    “小偷?”

    张横一怔,脸色却是陡地变得无比的难看。他猛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口袋,神情顿时僵在当场。

    张横的皮夹不见了。自己被小偷偷了。

    “龟蛋!”

    张横呸了一口,知道自己这回是阴沟里翻了船。仔细一回想,也立刻回过神来。

    其实刚才跑出去的两人,都是小偷。前面那人根本没碰到自己,他自然没能偷到自己身上的钱包。而喊着抓小偷,却真正实施了偷盗的,却是后面那人。

    “一对乌龟蛋!”

    张横越想越气,又吐了句槽。

    这段时间与北冥几个老怪呆一起,他们的乌龟蛋的口头禅都被张横学来了。

    “看来,外国的小偷与国内的家伙一样,个个狡滑狡滑地。”

    心中越想越气,张横一个箭步,就直窜向前面的旋转门,要去追那两个小偷。

    但是,还没等他冲入旋转门,突然一个急冲冲的身形,从旋转门里猛地冲了出来。

    怦!

    旋转门口实在太窄,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张横根本来不及避开,顿时与来人撞了个满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也陡然响起:“啊!你要撞死我啊!”

    “呃!”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此时此刻,一个年青女孩,被他撞倒在了地上。女孩二十上下的年纪,穿着一身t恤和齐膝短裙,配上齐耳的短发,整个人显得清爽简捷,充满了青春的气息,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大学生。

    只不过,她的尖叫实在是有些太夸张,刺得人耳膜生痛。再看她摔倒在地上的表现,更是让人只有苦笑的份了。

    少女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丰富,就以这摔倒后痛的表示,张横至少看到她一连变幻了十数次,没一回相同的,却都能很明确地表达出她这一摔摔痛了。

    “对……”

    张横无奈,不得不伸出手来,去拉这个女孩。不管怎么说,是自己撞了人家。

    “啊呀,你想干什么?”

    但是,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动作,少女却是如一只受惊的猫一样,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娇声喝道,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警惕。

    显然,被张横的一撞,她是把张横当成什么坏人了。

    果然,她一边用英语喝道,一边已是换了一种语言,叽哩呱啦地喋喋自语起来:“今天真倒霉,刚路上差点被人抢了东西,想不到来到大酒店,就遇到了色狼。看来本小姐长得太漂亮,也是一种罪过呀!”

    少女的语速特快,说话象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狂扫。但是,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变得古怪起来。因为,他听出少女说的是汉语,只不过说的是某个地方的方言,这才听起来有些怪。

    这也就是说,这少女应该也来自华夏的某地吧!

    这个时候,少女见张横不吭声,又是一声娇喝,再次换了英语:“呸,本小姐可不是好欺负的,要不要尝尝本小姐正宗的华夏功夫?”

    说着,她已是一甩脚,竟然甩掉了脚上的水晶风凉鞋,摆出了一个弓步冲拳的招式,看样子还挺有架势地。

    “呃,小姐,我……”

    这回,张横真是欲辩无语了,他只有苦笑的份:今天看来是出门没看黄历,咋遇到的都是些不着调的女人。

    先是那个叫西瓦娜的疯婆子,二话不说,见自己就要恨不得咬上一口。现在更是遇到了个刁蛮不讲理的年青妹子,没说上几句,就摆出全武行的架子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