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7章 糯米小团子
    遇到个蛮不讲理的小妹子,张横哭笑不得,知道又得花点口舌好好与她解释了。至于刚才那两个小偷,想来早已跑得没了踪影,自己再追出去也没用。

    但是,他刚想开口说话,对面的女孩,却是突然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俏脸上露出了惊喜:“你,你也是华夏人?”

    “是啊!”

    张横下意识地点头,这才记起,刚才自己跟她说话,用的就是国语。

    “嘻嘻,是华夏人就好啦!”

    少女的脸刹那由阴转晴,放下了武摆式,笑盈盈地向张横走了过去:“我也是华夏人,只不过是从倭岛那边来的。这一路过来,虽然遇到了不少的亚洲人,但还真没遇到华夏来的。”

    说话间,她已亲热地拉住了张横的胳膊,就象是遇到了多年熟识的朋友,一点也不怕陌生。更是哪里还有先前象雌豹那样的凶样。

    这一大反转,让张横也是大感意外。不过,他能理解少女,在异国他乡遇到同胞,确实是格外的亲切。这种感受,是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无法想象到的。

    “嘻嘻,我叫谢芳紫,同学们都叫我可爱的小糯米团子,如今是北海道真知女子学校十一年级的学生。“

    谢芳紫是个很健谈的少女,与张横聊了几句,就变得自来熟了,马上介绍了自己,又问张横道:“你呢?”

    “张横,来自华夏江南,现在已工作,这次有事来西尔腊爱尔凯伦岛。”

    张横简单地说了自己的来历。他虽然对这清纯可爱的少女很有好感,但是,自己诸事缠身,却也不想多节外生枝。

    “嘻嘻,原来是张大哥,认识你真高兴。”

    谢芳紫果然是自来熟,已是直接叫张横大哥了:“以后你就叫我芳芳吧!嘻嘻,在爱尔凯伦岛的这段时间,张大哥可要多照顾着我点,我这里没认识的朋友,这次是一个人出来的哦!”

    “呃!”

    张横心中苦笑,但一个清纯可爱,就象自己妹妹一样的小姑娘,这样软语相求,他能拒绝吗?

    “好吧!不过,我有事要办,你找我不一定都在。”

    “嘻嘻,没关系,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一般的事情都能自己处理。”

    谢芳紫很乖巧,向张横点点头。接着,一拉张横,蹦蹦跳跳地向门外跑:“张大哥,你先帮我把行礼给搬进来哦!”

    走出刚才相撞的旋转门,张横的眼都傻了,门外堆着一大堆行礼,光是装衣服用的箱子就有三个,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估计能把一辆出租车的后备箱全部塞满,都不一定可以装下。

    “这是出门旅游,还是搬家?”

    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不得不佩服谢芳紫,能带着这么多行礼,从倭岛赶到西尔腊。

    “嘻嘻,张大哥,不是我想带这么多东西,实在是这些东西我都喜欢,舍不得拉下。所以最后想想,一骨脑儿给带来了。”

    谢芳紫显然这一路也因为行礼吃了不少苦头,所以看张横脸色异样,自己也不禁尴尬起来。

    “嗯,没事,以后出门简单些就好。”

    张横应付了一句,开始帮她提行礼,临时充当了搬运工。

    “张大哥,辛苦你了,等会请你吃饭,我先去办入住手续。”

    谢芳紫给了张横一个甜得腻死人的微笑,又蹦蹦跳跳地进入了大酒店里。

    “办入住手续?”

    这回,张横却是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来维纳斯大酒店的客人,没有这么晚的吧?

    而且,从爱尔凯伦岛的实际情况看,直到这么晚才住宿,也有些不合常理。

    要知道,来爱尔凯伦的班机就一天一次,到达时间是在每天的下午。那个时候,才是酒店入住人数最多,办理手续最忙的。

    可是,怎么谢芳紫会别出一格,与其他人完全不同呢?张横的心中陡地升起了一个疑团。

    等张横把所有行礼搬进来,谢芳紫已笑盈盈地站在了服务台边,早已办好了手续。看到张横,她脸上又绽开了灿烂的笑意:“张大哥,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嘻嘻,这可是我特意向服务员小姐打听来的。”

    说着,她眨了眨眼,在打听上加重了语气,显然为了知道张横的房间,她刚才是用了点什么手段。

    张横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他的房间是吴勇给安排的,在五十九层,一贡三间,除了他所住外,还有两间给北冥东和北冥西两怪老头。

    只不过,北冥东和北冥西两人,自下了飞机,上了一趟维纳斯大酒店的住房后,就从此不见了人影。

    张横自然清楚两人的脾气,知道他们本就是耐不住的人,在飞机上闷了一天一夜,早已是闷出鸟来了。所以,现在应该是外出透透气。

    至于两人会去那儿,张横也不知道。反正以两人的修为,就算走遍爱尔凯伦岛,遇到了那只幕后黑手,也绝不会吃什么大亏。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张横答应了谢芳紫,也就只好替她把行礼搬到房间去。这一来一回的,时间都九点多了,看来今天晚上想出去的计划,已是泡了汤。

    把谢芳紫安顿好,张横也没了再出去的兴趣,进入了旁边自己房里,负手立在了玻璃幕墙前。

    透过玻璃幕墙,可以俯看大半个爱尔凯伦岛的景色,还可以远远地眺望中央那座神秘之旅发源地的神山。

    夜朗星稀,今天的天气不错,没有风,遥远处的海平面也如一条直线那样平静。整个爱尔凯伦岛,就象是镶嵌了无数珍珠的一块珊瑚石,在星光月色以及现代灯火的掩映下,变得无比的璀灿,在黑夜里有种神秘的气息。

    张横的目光缓缓地移向了远处的山峦,神山又叫爱尔凯伦山,此岛就是以此山命名,在古西尔腊语中,是神居住的地方,这才会被后人以神山称之。

    神山的山势连绵,在黑夜里就如同是一条盘踞的巨龙,起伏翻腾,蜿蜒地伸向极远方,最后没入漆黑的暗夜里。

    虽然只是远观山势,但张横仍是隐隐地感觉此山有一股凛凛的威严直透而出,心灵也不禁为之震颤。更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在凝目观注之下,整座山象是被月色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在黑夜里竟然偶尔闪烁着迷幻般的金点,如梦如幻。

    张横陡然惊醒。这种迷幻般的金点,他已是不止一次见识过了,而在飞机上,给他更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似乎就是那个神秘的诸神复活组织,最有特色的某种秘法,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幻觉。

    张横如今自然不会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目光已转了过来,望向了海港那边。

    整个爱尔凯伦岛并不是一个孤岛,其实是范围有千里的群岛。只不过所有的岛屿以爱尔凯伦岛为中心,这里也是物产最丰富的所在,不但出产丰富的海洋渔业,而且海底还听说有大量的古代沉船,埋着无数的珍宝。

    因此,爱尔凯伦群岛,早在数百年前,就已是西尔腊这边比较繁荣的群岛,在这里有大量的人口居住,这些年更是因为凯撒公司的开发,新迁入了不少的移民,让这里显得更加的繁华鼎盛。

    更是有不少世界知名财伐,在此投资,想抢得先机。胡家的海运,早在数十年前就在此有所经营,如今与凯撒公司合作,在这里的势力,说起来也已是不可小觑,算得上是这里的一大巨头。

    自然,从古到今,从来就没有断过那些想一夜暴富的家伙。附近的海域,总会有偷偷来打捞古代沉船,想挖掘海底沉没的珍宝。

    为此,每年都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尸体浮上海面,成为冤死鬼。

    笃笃笃!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把陷入沉思的张横惊醒。张横皱了皱眉:“门没锁,有事进来。”

    “嘻嘻,张大哥,是我,不欢迎吗?”

    门推开了一条缝,头上包着块浴巾的谢芳紫,探进了小脑袋,一对乌溜溜的眼睛,却是直往张横房间里瞄,特别是里间卧室的方向,好象是怕张横的卧室里,会窜出个**裸的大美女似的。

    “进来吧,小丫头!”

    张横那能看不出她的那点小心思,不禁真是哭笑不得:“人小鬼大。”

    “嘻嘻,谁是小丫头?”

    那知,这却是触到了谢芳紫的痛痒处,她平生就是最恨别人说她小。她的声贝顿时提高了八度,人也一下子窜了进来,双手叉在蛮腰上,一挺胸,气呼呼地道:“你看,人家那儿是小丫头了?”

    “呃!”

    张横也没想到,自己一句小丫头,竟然引起谢芳紫如此大的反应。看看她刁蛮的样子,目光瞄到她身上的睡袍,因为挺胸而让胸前的突兀变得更加轮廓饱满,张横都不敢与她直视了。

    小丫头没什么顾忌,但张横却是有心里阴影,这小姑娘与自己妹子差不多,张横对她还真没有任何一丝的邪念。

    看张横软了,谢芳紫露出了胜利的得色,整个人顿时更象是一只斗胜的小公鸡,昂头挺胸,一副骄傲样。

    不过,当她转过头来,突然发出了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啊,张大哥,救我!”

    尖叫声中,她整个人猛地扑向了张横的怀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