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8章 谁能笑到最后
    “怎么了?”

    张横一惊,他还真没想到,谢芳紫突然会象见了鬼一样。可是,他根本没搞清发生了什么,一时也来不及多想,一手就去扶谢芳紫。

    然而,谢芳紫扑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等张横伸手,她整个人已扑入了张横的怀里,死死地抱住了张横。

    “呃,怎么了,小芳?”

    张横下意识地问道,目光顺着她所看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是,目光所及,是外面的星夜,还有遥远处的神山,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正想再仔细问问,但是,张横陡然身形一颤,整个人也有些僵滞,竟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了。

    此时此刻,谢芳紫整个人伏在张横怀里,象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似乎刚才一吓,她是吓得不轻。可是,要命的是她现在只穿了睡衣,而且还是刚沐浴后,里面似乎是光溜溜什么也没有。因此,张横猛地感受到了胸口的一阵冰凉,仿佛是一块羊脂美玉贴在了胸上。

    不仅如此,那种充满异样的弹动,更是让张横心神狂震,他已明白,自己是碰触到了什么。

    老脸一阵燥热,张横尽可能地离谢芳紫的身体远一些。避免与她接触。可是,小丫头似乎毫无觉察自己的行为,不仅死死地抱着张横,而且两条光滑细腻的长腿,也缠了上来。

    “小芳!”

    张横不得不喝道。

    “阿!”

    谢芳紫娇躯一震,不由抬起了头来,惊愕地望着张横,神情有些迷茫的样子。

    “小芳,快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张横不得不放缓了语气,轻轻地把她推到旁边的沙发。他现在看出来了,这小丫头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影响,这才突然会这样。

    目光望了一眼远处黑暗中的神山轮廓,张横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座神山不要多看,据说它很妖异。”

    张横提醒了一句谢芳紫。

    “嗯,张大哥!”

    谢芳紫此刻也已完全恢复了清醒,她还是心有余悸地瞟了眼远方的山影:“刚才,我突然看到那山影中,陡地暴起了一道耀眼的闪电,就直向我劈来。我当时真的吓坏了,因为那道闪电是如此的真实,我都感受到它劈到我头顶时,头发似乎都在嗤嗤嗤卷曲烧焦的声音和味道了。”

    说到这里,谢芳紫的娇躯不禁又颤抖了一下,乌溜溜的眼睛,满是恳求地望向了张横:“张大哥,你送我过去好吗?”

    她现在是有些害怕一个人相处了,生怕远处的山影,又会暴出闪电霹雳什么的。

    望着可怜巴巴的小丫头,张横终究是硬不起这个心肠,点了点头,扶起她,向她的房间里走去。

    维纳斯大酒店五十到六十层,全是毫华套房,这里每晚的住宿费就需要一千欧元,比得上白领阶层一个月的工资。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些豪华套房,入住率总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反尔是下面的普通标间,入住率不到百分之五十。

    这个世界上看来穷人是多,但有钱人也是如过江之鲫。

    套房的设施自然与标间不一样,外面是个待客厅,一应家具设备俱全,两边才是卧室和卫生间,整个布局简约大方,让人很舒适的感觉。

    待客厅里整洁清爽,里面的东西摆得整整齐齐,显然谢芳紫入住后,根本没动过这里的任何物品。

    不过,旁边的卧室和洗浴间却是大门洞开,张横随便瞄了一下,不由连忙收回了目光,一张老脸也一下子变得尴尬无比。

    卧室和洗浴间确实是有些乱,洗浴室里到处是水渍,而让人受不了的是:谢芳紫白天穿的t恤短裙以及女性的私秘物件,被她随意地丢在地上,是如此的醒目。尤其是她的那些东西,貌似还不是一般的式样,让张横这位算起来也见识过不少的大帅哥,都感觉脸红,看了一眼后就不敢再看了。

    至于卧室里,更是象被炸弹炸了一样,床上,沙发上,到处散乱地丢着各种女式的衣裤,花花绿绿,让人眼花缭乱。而其中更加香艳款式的服装,比比皆是。

    谢芳紫是把她那几大箱的衣服都倒出来了。

    张横瞟了一眼后,根本不敢再往那边望。

    他还真没想到,看小丫头走出来这么光鲜的样子。咋私人生活这么乱,连洗浴后的澡盆以及更换的衣服都没收拾好,就来自己那儿去窜门了。

    “啊呀!”

    这个时候,谢芳紫也看到了洗浴室和卧室里的情形,不由一声尖叫,俏脸也刹那涨得血红,几乎要找地缝钻了。

    幸好,这位刁蛮少女立刻醒悟过来,朝着张横猛地一瞪眼:“你不能看,你等我一下。”

    说着,一阵风似地,冲向了洗浴室和卧室,先怦地一下关上了洗浴室的门,这才钻入卧室,收拾起了满床满地的衣服。

    说来还真不是谢芳紫偷懒,连个人的东西都懒得收拾就出门。事实上,她先前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想问张横,这才匆匆洗好澡,来敲张横的门。

    那知,因为窗外远处神山突然让她产生幻觉,把她给吓坏了,从而出了点意外。

    因为胆小害怕,就让张横送她回来。更是忘了自己房间还没收拾,这才让张横看到了这里乱七八糟的情形。

    忙不迭地把卧室和洗浴间收拾好,谢芳紫再次出来,额头上又是细汗淋淋了,看来她刚才的澡算是白洗了。

    “小芳,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张横也不愿多呆,正想与她告别。那知谢芳紫却是拉住了他:“张大哥,看看我这些年在外面旅游,收集的相片集好吗?”

    “不了,下次吧,今天太晚了。”

    张横有些生硬地拒绝,他晚上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可不想被这小丫头给缠着。

    “张大哥,就看一下麽!”

    谢芳紫突然神情变得无比的黯然,眼睛也红了,一副娇柔欲哭的委屈样。

    她确实是有些委屈,在外面,她一向是小公主般的人物,更是男生们的焦点,走到哪儿,不是被人们捧着,赞着,男生更是一个个争相献媚,甚至许多在社会上有知名度的公子哥们,也对她亲睐有加。

    那知,在这个男子面前,却是一而再地碰壁,让她那颗高傲的心,突然有种倍受打击的锉败感。

    “唉!”

    张横心中暗叹一声,他终究是心太软,看到谢芳紫的这副神情,只好无奈地答应:“好吧!那我就欣赏一下小芳的玉照。”

    “嘻嘻,这才是我的好大哥!”

    谢芳紫顿时破涕为笑,高兴地拉住了张横的胳膊,拉到了一张三人沙发上坐下,兴奋地拿过相片集,与张横一起翻阅起来。

    谢芳紫这些年去旅游过的地方还真不少,可以说是遍游世界各地,只要是比较有名气的景区或标志性建筑,都留下了她的合影。

    就连张横都不得不赞一声,这小丫头确实是能玩,年纪青青,已是周游世界了。

    “嘻嘻,张大哥,不瞒你说,这些照片都是我珍藏的,可从来没给人看过。”

    谢芳紫俏脸上突然多了一抹娇羞,虽然是嘻嘻笑着,但难掩眼眸里少女的羞涩。

    对于谢芳紫来说,虽然与眼前男子相遇还不到半天。但是,眼前男子身上那独特的气质,仿佛有一种奇异的魔力,深深地吸引着她,让谢芳紫对张横莫名地就感觉非常的亲近,芳心中更是对他充满了好感。

    所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在张横面前,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是吗?”

    张横已听出了谢芳紫似乎是弦外有音。但他已是打定主意,不沾这个因果。所以,就装起了糊涂。

    “当然是真的啦!”

    谢芳紫有些生气,不由娇嗔地瞟了张横一眼,满脸的责怪。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

    张横连忙打了个哈哈,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小芳,时间确实是不早了,我得走了,你也好好休息。”

    “啊!不麽!”

    谢芳紫想不到张横突然会提出离开,不由一怔。但她立刻回过神来,撒娇地抱住了张横的胳膊:“我要你多陪我会儿,人家刚才被吓了一跳,到现在心还卟卟卟地跳得厉害。”

    “哈哈,小丫头,我们孤男寡女,你就不怕我使坏,欺负你?”

    张横想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气氛,不禁开了句玩笑。

    但是,谢芳紫一听,俏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她似乎是想了想,这才抬起头来,美眸灼灼地凝注着张横:“张大哥,我相信你,相信你不会欺负我。”

    “呃!”

    张横心头一震,立刻意识到问题有些大了。他那里还再呆得下去,连忙又是一阵哈哈,算是应付过去了谢芳紫这翻慎重其事的话语。

    一边说着,一边已起身向门口走去:“小丫头,我是真的要走了,晚安!”

    谢芳紫张了张嘴,但终究欲言又止,什么话也不说。望着张横轻轻地拉开门,又无声地关上,临走时还送了她一个微笑。

    不过,当张横合上门的一刻,谢芳紫的神情突然变了,那对眼眸里,也浮起了一抹妖异的金色星点:“张横,张横,那就看我们到底谁能笑到最后!”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