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9章 痕迹
    从谢芳紫的房间里出来,已是晚上快十一点。张横稍稍歇息,盘膝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体内真元运转,不一会儿,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意境。

    当他再次睁开眼来,整个人精气神已是达到了一个巅峰,眼眸开合间,锐芒闪烁,透出一缕犀利。

    “嗯,该干活了。”

    看看时间,正好是十二点半,张横站了起来,神情肃然一片。

    他确实是没有骗谢芳紫,今天晚上,他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去做。

    打开门,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人声。张横身形一闪,整个人顿时变得模糊起来,已化为一个淡淡的影子,别说是那些什么高清摄像头,就算是有人当场见到,也休想觉察他的存在。

    张横迅速向楼梯走去,再上一层,就是六十楼。是维纳斯大酒店的最高层。只不过,现在这六十层的楼梯口,放着路障,上面还竖了块牌子:楼层装修,闲人止步。

    装修当然只是一个借口,张横明白,这是西尔腊警方对六十层进行了临时封锁。因为,当时韩冰蕾等十位大学生,就是住在六十层。

    为了追查他们失踪之谜,西尔腊和华夏方也是绞尽了脑汁,不放过任何一丝线索,连他们住过的房间,也临时封闭起来,保持着最初的原样。

    张横就是要去那些房间探察,看是否会留下什么。

    踏上六层楼,入眼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通道,两边是两排挂着不同房间号的客房。走廊上一片漆黑,只有几处烟火报警器的红灯,在幽幽地闪烁,如同鬼火,更添几分诡异的气氛。

    黑暗对张横并无什么影响,在他的天巫之眼下,通道如同白昼,他可以清晰地看清这里的一切,各个房门上的门牌,更是毫无遗漏。

    “嗯,就是这里了。”

    张横缓步走着,终于在六零八八房前停了下来。根据资料,一周前小蕾就住在这里,旁边相连的十间房间,就是她一起来的同学们所住的地方。

    门把上交叉贴着两张尺许长短的纸条,上面写着两个国家的名字,以及两枚红色的大印。显然是西尔腊和华夏方的联合调查组,在这里所贴的封条。

    仔细地端详了半晌,张横可以确定,封条自贴上去后,没有再被揭开过的迹象。

    不过,他这回来就是为了探察小蕾当时住过的房间,自然是不能只站在外面看热闹,是必须进去瞄瞄。

    微一沉吟,张横的手掌贴在了门上。

    顿时,一团灼热的真元就灌入门内,贴封条的胶水眨眼就被风干,两张封条立刻就飘落了下来。

    张横手一挥,先把封条收了起来,等会还要把它们恢复原样。他可不想让人看出,有他这样一位不速之客,来过这里。

    门是上了锁的,但对于张横来说,那完全就如同是无物,真元一震,门咔嚓一声,已是应声而开。

    推开门来,里面的情形立刻映入眼帘,是一间标准的套房,格式与张横下面所住的套房差不多,外间是一个待客厅,侧边才是洗浴室和卧室。

    一眼扫过,客厅里一切井然有序,所有的东西都放得整整齐齐,小蕾在出门前,应该是收拾过房间。

    张横也不客气,进入了门里,顺手把门关上。

    因为房间已被关了一个星期,空气变得很混浊,似乎还有一丝让人胸闷的怪味。

    但是,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脸色也微微地变了:“好象是香料的残留味?难道这里真有人曾施展过某种秘法,并使用了灵媒?”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玄门,用香料做为术法的灵媒摧化,都是最寻常不过的事。只不过,需要用香料当灵媒的,不是那种新入门的菜鸟,就是某一秘法比较厉害,不得不借助灵媒的力量来施展。

    当年张横刚刚获得天巫传承,要施展一些小术法,就不得不依靠灵媒。现在修为强大了,已是很少再用。

    当然,对于各种灵媒的气息,他曾花无数的精力潜心研习过,可以说已是刻入了骨髓。因此,此刻嗅到空气中的异味,顿时警觉。

    房间中竟然残留着某种以香料为灵媒的气息,这让张横很意外,心中却是暗喜,这就是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

    张横那里还会迟疑,立刻在客房中细细地探察起来。

    只是,时间相隔太久,毕竟是一周前发生的事,如果不是房间一直被封闭着,只怕这里残留的所有气息,早就消散干净,绝不会留下任何一丝的残余。

    但是,要寻找这一丝残留,确实也不是容易的事。张横顾不得什么了,趴到了地上,在客厅的地毯上,爬行着,一寸一寸搜索着地面以及沙发茶几等各种家具间的缝隙,希望能从中寻找到一些端倪。

    然而,让张横失望的是:搜遍了整个客厅,却是毫无所获。

    “难道是在卫生间和卧室?”

    张横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四周,眉头微微蹙起:“要是卧室还好,如果对方当时是用在了卫生间,只怕这回要找到,那就难了。”

    心里咕噜着,手已推开了卧室的门。卧室本是虚掩着,还留了一条缝,显然西尔腊和中方根本没动过这房里的一切。之所以会这样,是受到华夏方的强烈要求。

    当时华夏方负责此事的刘航,已意识到这一事件绝不简单。凭他的经验,幕后肯定有巨大的隐情。所以,他才汇报国内,并向西尔腊方面提出了尽可能让大学生们曾在此活动过的地方,都保留原样。

    西尔腊方面也是感觉事件辣手,既然华夏方愿意插手,他们也是乐得让他们承担责任,所以对华夏方面的要求,尽量予于了满足。

    刘航之所以要亲自回国,向韩秦阳汇报,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希望国内能派出一些特殊部门的人员,参与此事。

    韩秦阳听取了意见,立刻就想到了张横。所以才会打电话给张横,要让他当夜就赶来上京。

    刘航当时的先见之明,却是给如今的张横留下了寻找线索的机会。

    卧室整洁而温馨,床上用品整理的整整齐齐,空气似乎也没有那么混浊。

    张横从房门开始,细细地搜索起来,等搜索到床上时,鼻间嗅到床头床单上那一丝熟悉的气息,他的心头陡地无来由的一痛。这里依稀还残留着小蕾的气味,但是,她的人现在在哪里?

    虽然小蕾是个坚强的女子,然而,突然遭遇这样的事件,她又会有如何的惊惶和恐惧?

    心中想着,张横的脸色更见凛冽,用力甩了甩头,把对韩冰蕾的挂牵暂时压在了心底。集中精神,再次搜索起来。

    “这是?”

    陡地,张横身形剧震,神情中也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在小蕾睡过的床头边上,他终于发现了一点异样的痕迹。

    维纳斯大酒店套房里的设施,所使用的床上用品等,都是最高档的物品。即使是床上的枕头,也使用的是一种非洲特产的丝棉,具有可以吸潮吸湿的功能,就算客人晚上做梦流汗,也不会留下汗渍。

    正是因为枕头的这种强大的吸附功能,才让一周前留下的灵媒残余,还有少许部分,残留在枕头边上。

    张横小心翼翼地拿起了枕头,从边缝中细细地抹下了一点黄褐色的细粉。平常一般的普通人,是绝难发现这些东西。但是,在张横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下,却是纤毫毕现,纤尘难逃。

    而且,他也已敏锐地从这些细粉中,感应到了极其细微的能量波动,这正是做为灵媒的一种特性。

    手一翻,一个玉瓶已出现在掌心,张横细心地把黄褐色的细粉全部装入了玉瓶。他现在一时半会的也无法判断,这些粉末属于什么级别的灵媒,更无法凭这些微粉末的外表,来断定它是什么。

    因此,张横需要带回房中,好好研究一下,才能做出最后的结论。

    收集到了灵媒,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有了这些,今天晚上的辛苦,算是值得了。

    深深地凝望了房间一眼,张横终于转身离去,又把一切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最后照样封上了封条。

    韩冰蕾他们住过的房间一共有十间,张横接下去又查看了几间,果然在第四间房里,也同样发现了灵媒的痕迹。

    后面的房间已不必查看,现在的张横,已然可以确定,韩冰蕾他们十位同学,在到达维纳斯大酒店后,当晚确实是被人暗算了。而且,暗算之人就是使用了某种灵媒,在他们身上暗暗地施加了什么秘法。

    “果然是有预先阴谋。”

    张横的神情肃然一片,眼眸中也暴射出了凌厉的光芒:“那么,背后的那只黑手,为什么要对十个大学生出手呢?他最终的目的何在?”

    一个老大的疑问浮上心头。要知道,韩冰蕾他们的身份,其实外人并不知道,对外,他们也只不过是一伙来自华夏的普通大学生。

    可是,暗中那只黑手,偏偏在他们一到来之后,就瞄上了他们,这里面究竟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

    突然,张横身形一颤,猛地想到了什么,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