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0章 粘上了
    张横陡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资料中韩冰蕾的十位同学,其中的那两名老外。

    这两个老外,不但身份特殊,一个是中东某国的皇室成员,另一个是世界百强财伐家族中的重要成员。最让张横心中怀疑的是:当时从照片上,觉察到这两人的容貌有异。特别是他们的眼睛,让张横有一种妖异的错觉。

    现在想来,张横心头却是怦然而动。背后的神秘组织,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付十名大学生。那么,这只能说明,这十人中肯定有什么人,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张横看过十人的资料,韩冰蕾以及其他七名女同学,虽然也都是有些背景,家庭的条件并不一般,多多少少父母都有些来头。

    但是,她们并没有能值得神秘组织产生兴趣的理由。反尔是两个老外,因为身份特殊,有些关于他们身份的材料,在提供给张横的资料中,也是有所隐瞒。所以,他们才最值得怀疑。

    心中想着,张横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把脑海中繁杂的思绪暂时搁在了一边。对两名老外的怀疑毕竟只是怀疑,在没有找到他们,或是寻找到确切证据之前,多想也是无益。

    拿出房卡开了门,门缝里顿时飘落了一根发丝。张横暗自点头,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看来,在离开的这段时间,并没有人进来过。”

    这发丝正是张横走时夹在门缝上的,做为一种标识。要是有人进过房,肯定不会注意到这根发丝,也肯定早就落在地上,从而留下破绽。

    这是张横在神龙组时,跟琉璃月等几位战友学的小窍门,现在也算是派上了用场。

    目光扫视一周,屋里一切如旧。张横这才踏步走了进去。

    他也没闲着,手一翻,那只装了灵媒的小玉瓶再次出现在掌心。

    稍一沉吟,张横又拿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了几粒如黄豆般大小的药丸,手指一拈,药丸立刻成了粉末。

    张横小心翼翼地把药丸的粉末全部倒入了装灵媒的玉瓶里,同时滴了几滴矿泉水。

    嗤嗤嗤!

    玉瓶里顿时腾起了一缕赤红的烟气,一股异香刹那弥漫四周,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奇异的香味。

    “天蛇涎香,竟然是神媒,不是一般的灵媒。”

    细细地嗅了嗅空中的香味,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已分辩出了这些粉末状的灵媒是什么。

    天蛇涎香,位列百品神媒第七十六位。据说,它是从天蛇这种极其罕见的毒蛇身上,提取的蛇涎炼成。而且,天蛇一旦被提取了蛇涎,必然会死亡。

    所以,天蛇涎香的产量极少,一般的玄门修者,也很难弄得到这样的神媒,只有那些真正的玄门强者,才能在北极等地,找到天蛇,从而炼取天蛇涎香。

    张横还真没想到,这次使用在韩冰蕾他们身上的灵媒,竟然就是天蛇涎香。

    “看来,对方确实是目标明确,不惜代价。”

    张横的眼眸中射出了犀利的光芒,一边已是把玉瓶盖上了盖子:“哼,需要用天蛇涎香做神媒来施法,那家伙所施的秘法,品阶一定特高,怪不得能让小蕾他们十人,莫名其妙地在山上消失。”

    鉴别出了对方所使用的神媒品种,张横的心里已是隐隐有了底,他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凝重:“说不得要象小蕾他们一样,从他们走过的路上,重新走一遍。也许凭着这点残留的神媒,可以从中发现别人看不到的一些东西。”

    张横喃喃着,目光变得坚定无比,他已有了下一步行动的计划。

    忙了一夜,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张横自然也用不着补觉,睡个回笼觉。他缓缓地站起身,负手站到了落地窗前,目光远眺。

    清晨的爱尔凯伦岛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薄雾中,城市的一切景色,都变得朦胧而模糊,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沙。

    远处的神山在一缕晨光的掩映下,显得特别的雄壮伟岸,甚至隐隐的给人一种压迫感。张横的眼眸变得炽烈起来:“不管这座山上隐藏着什么秘密,小爷一定会征服它,把它踏在脚下。”

    轰隆!

    一道闪电莫名地在远山的云层中划过,平地一声惊雷,天似乎要变脸了。

    从房间里出来,还只有早上六点多钟。只是,让张横意外的是:自己的房门刚拉开,旁边房间里的谢芳紫的小脑袋,也从她的房间里探了出来。两人似乎是约好的一样,几乎是同时开的门。

    “小芳这么早?”

    张横有些诧异,下意识地打了个招呼:“昨天晚上睡好没?”

    谢芳紫的俏脸顿时有些哀怨,撇了撇嘴:“你都没陪人家,人家怎么睡得着,这不,这么早就起来了。你还说做人家的大哥呢?”

    “呃!”

    张横很委屈,咋人家睡不着都怪自己头上来了呢?

    但是,人家小丫头撒娇,他也不能当真,连忙陪笑道:“哈哈,小芳,都是张大哥不好。那张大哥请你吃早餐。”

    本来,维纳斯大酒店提供早餐,只要叫一声,服务员就会直接送到房间里。而且,提供的是各国风味的食品,无论东方西方的,只要你叫得出,人家就能做得出来。

    只不过,张横不习惯,他还是愿意自己到外面吃,这样可以随心所欲。而且,他昨晚下楼的时候,在一楼就看到旁边有家中国餐馆,好象就提供早点,里面的服务人员,看起来也大多是华夏人,这顿时让他感觉很亲切。

    所以,他一早就准备去那儿吃早餐,现在顺便带上谢芳紫。

    “好哇,我真愁吃不习惯这里的饭菜和西点呢!”

    谢芳紫顿时阴转晴:“不过,你得等我一下哦,我换套衣服。”

    说着,也不待张横回答,她的脑袋迅速缩了回去。

    这一等就等了近半个小时,直到张横站得脚都要麻了,谢芳紫的门总算又开了,她蹦蹦跳跳地从房里窜了出来。

    这回,她已换了全身上下的装 束,一头简单的筒发,夹了几枚彩色的蝴蝶发夹,蝴蝶的翅膀上,镶了几粒白钻,随着她走路的震颤,蝶翅一颤一颤的,白钻顿时闪闪发亮,给她整个人,增添了无限的青春活力。

    衣服仍然很简捷,一套小番领的短袖,配上齐膝的短裙,下面是一双洁白的一尘不染的运动长袜子,和一双纯白的运动鞋,整个人清纯亮丽,就象是邻家的小妹妹一样可爱灵动。

    张横看得不由一呆,象这样清纯的就象是鲜嫩的桃子一样的美女,确实是少见。

    “嘻嘻,张大哥,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

    谢芳紫已快步奔了过来,很顺手地就搂住了张横的一条胳膊,显得特别的亲近:“嘻嘻,都是这几只发夹不好,我这样的发夹一共有十多只,上面的钻石颜色有五六种,我一时还真不知是什么颜色好了。”

    谢芳紫喋喋地说着,张横却是哭笑不得,心中暗道:女孩子真是麻烦。幸好她就选了个发夹,要是还得在脸上涂涂抹抹,估计这餐早饭就得十点多钟去吃了。

    来到一楼大堂,这里已有不少老外坐在那里闲谈喝咖啡。看到从电梯中出来的两人,不少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来,望向了谢芳紫。

    小丫头今天的打扮确实是太扬眼,一身洁白的衣服,配上她清纯可爱的娇容,就如同是天使一样,想不引起人瞩目都不行。

    尤其是几个长相粗放甚至带着野蛮味道的老外,眼神顿时变得色迷迷起来。

    谢芳紫显然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完全当是没看见,亲热地挽着张横的胳膊,还故意把身体挨得张横更紧了些。仰起骄傲的小脑袋,似乎是在向四周偷看她的人宣示,她可是有男伴的,你们就别想了。

    张横耸耸肩,那能看不出小丫头这心思,这是存心要拿自己给她当挡箭牌。不过,既然把小丫头给带出来了,护着她点,也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所以,他故做不知,带着谢芳紫朝大堂一边走去,拐过一个弯,那里就是华夏人开的中国餐馆。

    果然,两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家餐馆门口,上面用标准的中国汉字写着一块黑底金漆的招牌:唐嫂华夏菜。

    旁边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迎面就是有一股浓浓的中国味扑来。

    “哇,是中国菜,嘻嘻,能在这里吃到家乡的早餐,这回是有福啦!”

    谢芳紫拍手叫好,俏脸兴奋的通红一片。

    看小丫头高兴,张横也开心,信步向唐嫂华夏菜走去。

    “欢迎光临!”

    刚踏进门,两名身穿唐装的女子,向他们微笑着招呼。

    张横和谢芳紫点头回礼,在异国听到熟悉的中国音,确实是倍感亲切。

    唐嫂华夏菜面积很大,近千平米,中间是公众区,整齐地摆了数十张简易桌,是供散客们在此进餐的地方。两边折了不少的包厢。而经营早餐的区域,却是隔成了独立的一个橱柜,各式中国早餐,透着诱人的香味,正腾腾地冒着热气。

    张横让谢芳紫选了张桌子坐下,自己就向早餐橱柜走去。那里围了不少人,各色皮肤的老外都有,当然也有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人,只是不知是不是中国来的旅客。

    正要点几盘食物,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惊呼传来:“啊,怎么是你,张横?你怎么也来这里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