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1章 穿小鞋
    突然有人叫出自己名字,跟自己打招呼,这让张横也是无比的惊疑,此处他可没什么熟人。

    张横连忙抬起头来,一望之下,也顿时喜出望外:“是你,张磊,原来你是在这里工作啊!”

    与张横打招呼的是位二十多岁的年青男子,身上穿着唐嫂华夏菜服务员的服饰,正在早餐橱柜里,忙着招呼其他服务生,把快卖完的包子和小笼等食品,快点补上货。

    他正是张横初中和高中的同学张蕊。本来,两人已是有好多年没见,不过,去年的时候,张磊回了趟国,召集以前的同学,开了个同学会,所以,两人算起来还刚见过面不久。因此,一看到张横出现在这里,张磊立刻认了出来。

    异国见到了同学,这自然是无比开心的事。张磊也顾不上什么,交待了旁边服务生几句,从橱柜里走了出来,热情地上前拍拍张横的肩:“啊哈,张横,想不到你小子也会来西尔腊的爱尔凯伦岛,真是意外啊!”

    “哈哈,我也意外,想不到老同学你就在这里,而且还当了这家中国餐馆的头儿,好象有很多人听你指挥,挺风光的哦!”

    张横与他寒暄道。说实话,张横与张磊的关系只能算是平平,而且上回张磊回国召开同学会,张横却是给堵得心里很不舒服。

    多年的同学不见,当时陆晓萱和马萍儿也一起去了。三人自然不会很张扬,他们可不想在同学们面前炫耀什么。所以,三人去的时候,克意都改变了一下行头,尽量让自己与普通人差不多。

    只是,陆晓萱和马萍儿天生丽姿,即使是打扮得最普通,仍是无法掩饰,她们就如同是两粒明珠,在众多的同学里,依旧是如此的扬眼。

    两人的出现,顿时引起了所有同学的注意,当然,更是受到了这次同学会的主人张磊的特别招待,把两女特意安排到了主桌,殷情地招待。

    至于说张横,自然是被人无视了,一个人在角落里喝闷酒。

    这也就罢了,张横根本不在意,能看到当年的同学,如今再聚一堂,他还是非常欣慰。

    然而,张磊显然是对马萍儿和陆晓萱动了心,在席间不但不停地向两人劝酒,而且,更是在两人面前开始炫耀自己。说是他这几年在西尔腊已创出了一定的事业,每年的收入有十几万欧元。如今已移民西尔腊,在那儿买了房子。如果马萍儿或陆晓萱若是有兴趣,他可以帮她们在西尔腊寻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甚至还能帮她们办移民手续。

    当时的张磊,大吹特吹,把个西尔腊吹得是全球最理想的工作生活的国家,能去西尔腊,那无疑就是上了天堂。

    只可惜,马萍儿和陆晓萱可不是以前的乡下姑娘了,别说西尔腊,世界各地她们都去过,见识过的所谓大老板,更是数不胜数。张磊的那点炫耀的姿本,根本在她们眼里就是小儿科。

    所以,这一次同学聚会,有些虎头蛇尾,马陆两人在半途推说还有重要的事,吃了一半就离席,张横也悄悄地离开,根本就没有与大家一起散场。

    当然,张横也不会因为此事而暗中记恨张磊。一个人在外面闯荡,有了点出息,回家在村里或邻居以及同学面前,炫耀炫耀,这也是人之常情。否则,何来衣锦还乡之说?

    虽然当时的张磊表现的有些出格,一手戴金表,一手戴个钻戒,还从头到脚的一身名牌,看起来挺象成功人士的模样,对马陆两人,殷情的也太离谱。

    不过,这是他性格的缘故,他以前就爱虚荣,爱吹嘘,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改不了这习惯。

    张横自然不会因为这样的绿豆芝麻的小事,对他产生不满。

    不过,此刻再遇张磊,张横心中有些感慨,这个世界确实是小,自己竟然与意想不到的同学碰到了

    看看张磊身上的制服,张横又是表情古怪起来。

    张磊所穿的正是唐嫂华夏菜的工作服,只是,胸口绣着一个古亭和一弯新月,下面有海浪的波纹,这却正是胡氏财伐的统一标志。

    这也就是说,这家唐嫂华夏菜,只不过是胡家在此的一个副业。

    张磊的服装上,衣袖处还多了一条银线,这是代表他有别于普通员工,是最低层的管理人员。

    对于唐嫂华夏菜是胡家的产业,张横并不意外。昨天吴勇送自己来酒店的时候,经过大堂,就曾告诉他,一楼有一家唐嫂华夏菜,是他们公司的产业。

    胡氏财团早在很多年前,就在爱尔凯伦岛上投姿,建海港和码头,这些年来,从国内过来的员工,也有数百名。许多员工都是携妻带女的,为了解决员工家属的就业问题,胡氏财团才开办了几处副业,安排海员们的妻儿。

    这唐嫂华夏菜就是其中之一。

    就是知道张磊的性格,所以,张横刚才顺着他的口气,吹捧了一下,说他如今当头儿了,手下指挥着数十人。

    “哈哈,张横,你说笑了,我哪是什么头儿,只不过是柜台小组长,下面也就十来个人。”

    果然,张磊很受用,虽然嘴里谦虚着,但话语中仍是有几分得色,难掩兴奋。

    对于他这样一个小老百姓来说,能在国外的企业中,做一名柜组长,他确实是很满意了。

    说着,他拍拍张横的肩:“这次过来是旅游的吧?哈哈,我们老同学了,你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你来了,那过几天我有个假期,就好好陪你玩玩,也尽尽地主之谊。”

    张磊虽然有些虚荣,但人挺热情,更是非常讲义气。张横暗暗点头,嘴上却推说道:“那就多谢老同学了,不过,我是有事要办,可能要辜负老同学的好意了。”

    “哦!”

    张磊有些遗憾地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

    说到这里,他似乎猛地记起了什么,不由哈哈笑道:“看,我都忘了你是来吃早餐的,那别的就不多说了,这早餐我请客。”

    说话间,他笑着就转身,准备为张横挑选柜台上的食物:“老同学,想吃些什么,这里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地道的中国口味,别的地方可吃不到,哈哈,来吧!”

    张磊热情地介绍着,但是,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突然一个老外走了过来,看到这边的情形,老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急走几步,已来到了张磊的身后。

    只是,张磊只顾着招待张横,根本没看到他。

    站了一会,见张磊仍是自顾自在挑选食物,与旁边的一个中国人有说有笑,老外的脸色更阴沉了,那对灰褐色的眼睛里,也腾起怒火。

    “密司张,你这是干什么?难道公司让你负责早餐柜台,就是让你在外面游逛,跟乱七八糟的外人胡混吗?”

    老外五十多岁的年纪,操着一口生硬的汉语,生了一脸的胡子,此刻突然发怒,还真有几分威严。

    “啊!”

    张磊正与张横说着笑,嘎然而止,不禁发出了一声惊阿。当他迅速转身,便看到了恶狠狠瞪着自己的老外。

    张磊浑身一震,脸色刹那煞白:“基,基,基德亚先生,对不起,这是我从华夏来的同学,我刚才正在与他说话……”

    张磊介绍着张横,正想解释。那知,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老外眼眸一瞪:“哼,不要跟我解释。你上班的时候开小差,办私事,你已触犯了公司的规章制度,你向财务去领这一周的工资吧,你被开除了。”

    这个被张磊叫做基德亚的人,厉声喝道。他是这家唐嫂公司的经理,确实是有权辞退店里的任何人。

    “阿,基德亚经理,不要啊,听我解释……”

    张磊浑身剧震,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基德亚做出的严厉决定,确实是震憾了他。

    张磊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仅是跟老同学说几句话,就被炒了鱿鱼,这可是他在西尔腊打拼多年,这才争取的职位啊!

    张横也有些傻眼了,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张磊竟然会遭到这样的待遇。貌似归根究底,这都是自己的错,若不是自己的出现,张磊又岂会从柜台里出来?

    突然间,张横感觉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这位老同学,不由目光望向了张磊。

    张磊现在满脸的凄苦和哀求,仍在喋喋地向基德亚解释和求恳,想让这个老外收回刚才的决定。

    但是,基德亚冷哼一声,那里还会理会张磊,背着手,嘴里叽哩呱啦地嘟囊着:“华夏人,卑贱的民族,卑贱的人种,留在我们这里,那根本就是污染我们的空气和环境……”

    这家伙嘴里的嘟囊虽然轻,但张横的耳朵多变态,他的那几句话,全部都听入了他耳里,张横的脸色不禁微微地变了。

    张磊却是追了几步,但感受到基德亚那冷漠的态度,他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禁一声哀叹,抱头痛苦地蹲下了身来,把脸埋在了双膝间,双肩不禁微微地抽搐起来。显然,丢了这份工作,他难以控制地在哭泣了。

    “唉,小磊这是撞在枪口上了。”

    “是啊,基德亚这家伙真不是东西,刚调到这里,就想安排自己的人手了。”

    “嗯,我也听说了,这老家伙最近好象勾上了个女人,也是我们那边来的,听说答应人家给安排份工作。这不,小磊今天就给他穿了小鞋了。”

    ……

    这个时候,唐嫂华夏菜早餐柜台内的那些服务生,也都看到了外面的这副情形,等基德亚走远了些,大家不禁一个个议论起来,为张磊婉惜,许多人更是义愤填膺,但却是谁也不敢出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