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2章 老鼠屎
    “原来如此!”

    四周唐嫂早餐柜台里的员工,小声的议论,全听在了张横耳中,张横已是大约地清楚了张磊这次被辞退的原因。

    想到刚才那老外叽哩呱啦的嘟囊,满嘴都是对华夏人的侮辱和鄙视,张横一团无名的怒火就腾腾腾地窜了上来。

    到了国外,国家的尊严就是每一个华夏人的尊严。基德亚的那些话,无疑就象是啪啪啪地在打张横的脸。

    更何况,自己的老同学张磊,也因这事而受牵连,无故遭了殃。张横那里还能忍,否则,他就是龟孙子了。

    “张磊,一点小事,你站起来,没什么大不了。”

    张横上前一把拉起了张磊,神情肃然地道。

    “什么?还小事?我都丢了工作!”

    那知,张磊还以为这是张横在嘲笑他,是对他落魄的幸灾乐祸,不禁勃然大怒,猛地跳了起来,指着张横喝道。

    看他眼睛血红,貌似是要把满腔的委屈和愤怒倾泄到张横身上。

    张横哭笑不得。但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张磊因受刺激,已是有些不可理喻,要向跟他说明也说不清。

    所以,张横也不再跟他解释,已然起身急走几步,拦住了基德亚:“站住,你就这么想走吗?”

    “你想干什么?”

    突然被人拦住,基德亚吓了一跳,不由倒退了几步。但是,当抬头看清,拦路的正是张磊刚才介绍的什么同学,这老家伙顿时怒火就上来了,眼珠子一瞪,厉声喝道:“华夏来的黄皮猴子,你想干什么?难道还想管我们公司的事?”

    “管又怎么样?”

    张横毫不示弱,凛冽的目光直视着他:“天下事,天下人管。以我看,象你这样的素质,根本就不配当胡氏财伐旗下的员工,你这样的人只会给胡氏财伐蒙羞,是胡氏财伐中的一粒老鼠屎。”

    张横可不客气,直接把基德亚归为了老鼠屎的角色。

    “你说什么?你这黄皮猴子说什么?”

    基德亚这回是真的要气得七窍冒烟了,他在胡氏财团中工作了十多年,调换的岗位也已不少,但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

    他气得脸都扭曲了,一对褐色的眼眸里,几欲喷出火来。

    “啊呀,保安,保安,保安在哪里?”

    基德亚陡地反应了过来,朝着门边喊道:“还不快把这前来闹事的卑贱黄皮猴给我赶出去。”

    门边就有四名身穿中国功夫服的洋保安,一个个牛高马大的,样子很凶悍,听到基德亚的叫唤,立刻赶了过来,朝着张横恶狠狠地扑了过去。

    “住手!”

    正是时,一声厉喝传来,门口又是两个人急冲冲地走了进来。只是,看到餐厅里乱哄哄的模样,又见基德亚正指挥保安赶人,一时有些发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刹那的愣怔,两人顿时反应过来,尤其是当看到被赶的人,正是张横时,这两人的脸色都变了,顿时朝着基德亚怒吼道:“基德亚,你这是想干什么?”

    “呃,卡勒扎巴先生,吴总监,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基德亚浑身一震,脸上露出惊疑的神色。

    进来的两人,一个是名老外,一米八零的身材,非常的魁梧,正是胡氏财团负责爱尔凯伦岛事物的卡勒扎巴总经理,昨天在爱尔凯伦岛飞机场接机的就是他。另一位自然就是吴勇。

    昨天卡乐扎巴和吴勇把张横安排到维纳斯大酒店后,本想在晚上召开一个盛大的欢迎宴会,招待张横。只不过,张横推说白天的旅程太累,需要休息,两人这才没有打扰张横,早早地离开。

    今天一大早,两人又过来了,他们是准备陪张横一起在爱尔凯伦岛游玩,这是两人近期最重要的工作,那可是大老板交待的。

    只是,当他们来到五十九楼,张横早就出门了。两人立刻想到了张横可能是去吃早餐了,更是想到了昨天曾告诉过张横的唐嫂华夏菜,于是,他们就匆匆地赶了过来,想看看张横是不是真的在这儿。

    那知,刚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两人的心头陡地一震,他们是做梦都不会想到,胡氏财团最重要的客人,竟然在胡氏财团旗下一个小小的副业店面中,受到了驱赶的待遇。

    两人顿时大惊失色,立刻就喝止了冲过去的保安,卡勒扎巴更是直接责问起了基德亚。

    从先前隐隐听到的喝骂声,好象保安就是基德亚叫来的,人也是他要驱赶。

    “我们怎么会来这儿?”

    见基德亚不答反问,卡勒扎巴气得不打一处来:“我们去哪儿,难道还要向你汇报?”

    没等基德亚有所反应,卡勒扎巴再次厉声喝道:“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没有弄清事情之前,卡勒扎巴和吴勇还真不好判断,张横到底是为什么与这里的经理发生了冲突。所以,他们先得问问基德亚。

    “啊呀,卡乐扎巴先生,您是说这个黄皮猴子的事?妈的,真是狗娘养的见鬼了,这个卑劣的家伙,竟然来管我们公司的事,而且口气挺硬的,还骂我不配做胡氏集团的员工。妈的,他还以为他是谁,管得可是够宽……”

    基德亚肚子里还窝着一团火,此刻象是遇到了知音,在卡勒扎巴面前说起了事情的原由。

    他与卡勒扎巴的关系确实是不错,两人来自同一个国家,又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出来到爱尔凯伦,同在胡氏财团旗下,比他早几年过来的卡勒扎巴,当然是要照顾点他这个同乡。

    他能调任到唐嫂华夏菜当经理,也是靠了卡勒扎巴这个后台,所以见到卡勒扎巴,就如同是亲人。

    在他想来,卡勒扎巴肯定会站在他一边,痛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华夏小子,貌似卡勒扎巴一向是很讲义气,对同乡人特别的维护,不管有理没理,都会无条件支持。

    但是,他后面的话还没说下去,卡勒扎巴的脸已变得难看之极,他陡地挥起一个大巴掌,就狠狠地拍向了基德亚:“基德亚,你他妈的才是狗娘养的,你敢辱骂胡总的客人,你是要死了吗?”

    “啊!”

    基德亚措不及防之下,被卡勒扎巴一个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了脸上,整个人顿时滴溜溜地打着转儿,就摔了出去。

    然而,他还是没弄清状况,卟通一声摔倒在地后,挣扎着站了起来,用一种难以置信的惊骇目光望着卡勒扎巴:“扎巴,你,你,你为什么打我,你竟然帮着这个卑劣的华夏人……”

    “妈的,狗娘养的东西,看来这一巴掌还没把你打清醒。”

    卡勒扎巴这回是气得差点七窍生烟,正想再给这不长眼的家伙一巴掌,让他明白他到底错在哪儿。

    不过,他第二巴掌还没出手,一边的吴勇已是冷哼道:“够了,卡勒扎巴先生,这就是你培养的员工,哼,以我看来,这家伙确实是不配当我们胡氏财团的员工。让他去财务科结帐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他。”

    说着,已转向张横,满脸愧疚地道:“张少,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啊呀,张少,张少,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卡勒扎巴管教无方,这才让下面公司,出了这样的员工,我向您道歉,致以万分的歉意。”

    卡勒扎巴说着,腰已深深地躬了下去,几乎弯成到了张横的脚背,要去舔张横的脚了。

    他自然清楚,这位张少可是大老板亲自交待过要好好接待的大人物,也不知来头有多大。基德亚这狗娘养的东西,没长眼睛,竟然招惹了这尊大神。他自己想死,也就罢了。可千万别拖累他卡勒扎巴。

    而要是得不到这位张少的原谅,估计今天他卡勒扎巴也悬。因为这位张少的脸色,实在是很难看,基德亚这狗娘养的家伙,也不知怎么招惹了他,以至于让这位爷生这么大的气。

    心中想着,更加的害怕,态度也更加的谦卑,哀求的声音也更显卑微,几乎双膝一软,要跪下来了。

    “啊,吴总监,我,我,我?”

    一听吴总勇要辞退他,基德亚大骇,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现在,就算他是傻瓜,也看出了问题的不对劲,但他直到如今,仍是满头雾水:“这黄皮猴子是什么人?难道,难道?”

    以基德亚的身份,根本没姿格知道大老板胡祖林下达给高层管理人员的命令,所以,他是完全不清楚张横的身份。

    但是,看到卡勒扎巴和吴勇对张横的态度如此的恭敬和谦卑,他猛地意识到了,刚才被他驱赶的年青人,极有可能来历绝对的恐怖。否则,吴勇吴总监和卡勒扎巴,不会对他如此。

    一念及此,基德亚浑身剧震,已明白自己今天是闯祸了。顿时,他身体发起抖来,双腿也有些发软,几乎站不稳身形了。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吴勇和卡勒扎巴那里还会理他,完全把他当成了一驼屎。

    “呃,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

    早餐橱柜里的那些服务生,这回全部傻眼了,一个个僵在了当场,也忘了给客人送食物,人人惊愕,个个震呆。

    眼前的情况实在是太出乎想象。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基德亚,如今成了软蛋儿,而先前要被保安驱赶的年青人,如今却成了他们公司在此最高级别的头儿如此恭敬的礼遇。

    这年青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一边还没回过神来的张磊,更是直接脑袋瓜子短了路,整个人呆在当场,傻傻地望着这边,满脸的震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