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3章 一朝大翻身
    “吴总,没事,一点点小事,你不必放在心上。”

    张横拍拍吴勇的肩,笑着道。

    两人是多年的好友,张横也不想这事让吴勇为难。

    至于那个叫什么卡勒扎巴的老外,张横对他没什么好感,也就只是点了下头:“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

    “谢谢张少,谢谢张少大人大量。”

    卡勒扎巴如释重负,连连点头哈腰地向张横至谢,心中也总算松了口气。一边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基德亚,暗骂道:“这狗娘养的东西,这回差点被他害死,看来以后得离他远点。”

    “吴总,卡勒扎巴总经理,这位是我的老同学张磊。”

    张横带着两人走向了张磊,把还呆愣在那儿的张磊介绍给了两人:“刚才,就是我的这位老同学,与我偶然相遇,他就出来与我说几句话。那知,那个叫基德亚的家伙,借题发挥,竟然要辞退我的老同学。”

    张横把刚才发生冲突的事情,大略地说了一遍:“吴总,我本来不该管你们公司的事,但基德亚那家伙欺人太甚,不但假公济私,而且还侮辱人格。所以我才上前与他理论。”

    “张少,都是公司管理无方,这才出了这样的事。”

    吴勇连忙又道歉,接着道:“那家伙已被我直接开除了,以后也会入我们公司的黑名单,任何在世界各地的分公司,都不会再录用他。”

    说着,他转向了张磊,急走几步,热情地伸出手来,握住了张磊:“是张磊吧?您好,您好。不知道您原来是张少的老同学,真是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

    吴勇满脸的真诚:“今天您受委屈了。为了弥补您,我决定,任命你为唐嫂华夏菜的经理。今后希望张磊先生能不计前嫌,为我们胡氏财团贡献一份力量。”

    说到此处,吴勇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做为财团欧洲方面的船务总监,职责就是监督欧洲各地公司的经营状况,地区ceo以下的任何职务,都有任免的权力。

    所以,他先前开除基德亚,现在任命张磊,全是在他的职权范围内。

    “啊,让我做经理?”

    张磊还没转过弯来,一时愕然地望望吴勇,再看看旁边的张横,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哈哈,老同学,这是吴总器重你,你的鸿运来了。”

    张横微笑,拍了拍张磊的肩:“好好干,你们的大老板胡祖林胡老大我知道,很有眼光,用人任才,也许有一天,你会进入他的视野。”

    “嗯!张横,谢谢你。”

    张磊这回总算是回过神来了,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眼眶里却已是**辣的。

    他自然明白,自己今天有这样的大转变,从被辞退摔落低谷,现在却又一下子任命为经理,攀上事业的一个巅峰,这完全是因为老同学张横的面子。

    他也不知该说什么话来感谢张横了,只好用力地点着头:“我一定会努力,一定不会辜负吴总,卡勒扎巴总经理,还有张横老同学你的欺望。”

    “这就好!”

    吴勇欣慰地上前拍拍张磊的肩,一副亲热样。卡勒扎巴更是咧嘴笑着,无不献媚地道:“蜜司张,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还要请密司张多多关照。”

    做为一个地区的总经理,张磊其实是他下属。但是,现在他似乎是反过来了,说的是张磊应该向他说的话。而他却丝毫都不感觉这话有什么不对。

    开玩笑,张磊有张横这靠山,只要他稍微有点能力,今后飞黄腾达自然不在话下。说不定要不了两年,眼前这个年青人,就爬到他头上去了,他这是事先在与张磊打好关系。

    几人正说着话,突然一个带着瞒怨的女子声音传来:“啊呀,张大哥,等你这餐早饭,我可是要饿死了,你的早餐不会还是在做起来吧?”

    “呃!”

    张横的脸立刻成了苦瓜,心中暗道惭愧,自己与张磊相遇,因为基德亚的事,却是忘了还有个小丫头在等着。

    果然,抬起头来,立刻就看到了俏生生站在旁边的谢芳紫,此刻正满脸哀怨地望着张横,很是委屈的样子。

    谢芳紫刚才等张横去拿早点,她自然也是看到了这边似是发生了什么状况,许多人围着看热闹。

    只不过她不喜欢赶这样的场面,也就没当一回事,反尔是拿起了手机,玩起了游戏。等她把手机上的游戏打完一关,却仍未看到张横回来,这才意识到张横可能有事了。所以才找到了这边。却是看到张横与几个人站在一起,似乎正聊得开心。

    这很让谢芳子恼火,还以为是张横把她给晾到了一边。所以,脸色很是不好看。

    “对不起小芳!”

    张横只好嘿嘿干笑着,自我解嘲道:“你看,遇到几个朋友,倒是把吃早饭的事给忘了。”

    说着,连忙把张磊和胡勇以及卡勒扎巴介绍给了谢芳紫,这才道:“吴总,你们吃过早饭没,要不一起吃?”

    “好,我们确实没吃过,那就不跟张少你客气了。”

    吴勇点头,又对张磊道:“小张,你也一起来,你们老同学难得见面。”

    张磊自然不会反对,把大家引到了旁边的一个包厢。这本来只有吃中饭或晚饭时,点菜的客人才可以使用。不过,自己人用餐,可就没这规矩。

    张磊让服务生拿来了各色唐嫂华夏菜的特色早点,摆了满满的一桌。几个人围坐在了一张圆桌边,气氛却是有些异样。

    尤其是谢芳紫还是在使小性子,绷着脸,一声不吭,故意不理会张横。

    吴勇和张磊他们还以为谢芳紫是张横的女朋友,见她这样,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包厢里突然变得很是沉寂,谁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张横心中苦笑,还真怕张磊和吴勇他们,会误会。连忙干咳了一声,打破了这份沉默:“对了,小芳,我还是有一事不明白。”

    “哼,什么不明白?”

    谢芳紫冷哼一声,但还是出了声。

    “昨天你这么晚才到维纳斯大酒店来入住,我看当时根本就都没人来了,你怎么会弄得这么晚呢?”

    这一疑问一直存在张横心底,现在正好借机问了出来,也顺便向吴勇和张磊他们说明,自己与谢芳紫之间并没什么,双方也只是昨天才刚刚认识。

    “嘻嘻,你说这个呀!”

    谢芳紫终于绷不住冷脸孔了,嘻嘻一笑,顿时冰河解冻。

    “看来你对爱尔凯伦岛的情况不熟,在来此之前,没做好功夫哦!”

    谢芳紫糗了张横一句,这才接着道:“其实,到爱尔凯伦岛,除了凯撒公司的独家航班外,还有海轮,只是海轮需要的时间长,从最近的阿尔米西岛到这里,要三天左右,要是从其他地方过来,会更长。”

    “我这次就是坐杰米泰坦号海轮过来的,嘻嘻,坐海轮虽然慢点,但可以观赏海上的风光,别具风味。”

    谢芳紫眨巴眨巴眼睛,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不过,那是本小姐的私人秘密,张大哥,你要不猜一猜?”

    张横很头大,他总感觉这小丫头似乎有意在向自己表示着什么。但他现在那有心思?所以,他只好苦笑道:“小芳,你就别难为我了,你的秘密我哪里能猜得到。”

    “嘻嘻,就说张大哥你笨。其实很好猜的,那就是本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坐飞机,因为本小姐恐高,晕机。”

    “呃?”

    张横一愣,他只听过晕车,还真没听说过有晕机的。

    旁边的张磊和吴勇等人,却是露出了笑脸,包厢里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嘻嘻,其实坐海轮也没有那么迟到。说来我昨天是真的很倒霉的。”

    谢芳紫蹙起了好看的秀眉,一副可怜西西,我见尤怜的模样。

    “怎么了?”

    张横只好问道:“是不是因为我在大酒店门口撞了你,把你撞痛了?”

    “嘻嘻,昨天你确实是把我撞痛了,不过,那不算倒霉哦!”

    谢芳紫露出俏皮的笑容:“那应该算是幸运才对。要是没有你,我一个人带着那么多行礼,又一个人孤苦零丁的,那多寂寞啊!”

    说着,也不待张横再问,已是顾自说了下去:“我说的倒霉,是半路几乎被人抢走了所有的行礼。”

    “有这样的事?”

    张横这回更加的惊奇了:“难道爱尔凯伦岛的治安这么差,大白天的还有人会抢东西?”

    “是啊,我也感觉不应该!”

    一边的吴勇也插了话:“我还真没听过这样的事,好象这边的治安条件挺不错的。”

    说着目光望向了卡勒扎巴:“扎巴先生,你说是吧?”

    “嗯,我想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卡勒扎巴的话不多,在坐的都是华夏人,就他一个老外,所以一直只是听,再加上先前基德亚的事,他确实变得特别的沉默。此刻吴勇问他,这才回答道。

    “老同学,你有什么意见?”

    张磊虽然跟着几人一起进来,但他以前只是一个柜组长,那里见过总经理总监这样的公司高层,因此,心中感觉很不自在,自然不敢随便说话。

    至于张横,他现在那里还敢把张横当成同学会时,那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普通人看,早对张横今天的表现,心中充满了一种敬畏。

    所以,他似是有话要说,却翕合着嘴唇,一时不敢开口。

    张横看出了他的犹豫,这才开口鼓励道,同时隐隐感觉,张磊似乎知道些吴勇和卡勒扎巴所不知的秘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