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4章 黑暗之主宰
    “张,张少!”

    见张横如此说,张磊终于开口道,不过,结巴了一下,他终究是不敢再喊张横以前的名字。

    现在的张横,在张磊眼里,那就是个大人物,他哪里还敢把自己与他放在平等的地位上。

    “哈哈,我说老同学,你这不就是太见外了吗?”

    张横神情一肃,拍拍他的肩:“不管我现在是什么,你还是叫我老同学或张横,这本来就是我的名字。”

    “嗯!”

    张磊迟疑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张横的真诚,让他的心中感动,也感觉张横确实仍是以前的那个张横,平和,内蓄,这让他颇感亲切。

    “张磊,说吧!”

    张横这才欣慰地笑道:“我感觉你好象有不同意见。”

    “是的,张横。”

    张磊目光望向了吴勇和卡勒扎巴:“吴总,扎巴先生,对不起,我在早餐橱柜站柜台时,确实是听说过类似芳小姐这样的事。”

    “哦!”

    吴勇和卡勒扎巴狐疑地互望一眼:“小张,那为什么我们从来就没听到过这样的消息,也从来不见有报纸或电视等媒体报到?”

    吴勇很是疑惑,他也算是爱尔凯伦岛的常客,甚至前几年还在此买了一幢别墅,每年的夏季,都会来此渡假。所以,自认为对此的情况也算是非常了解。

    就是因为爱尔凯伦岛风景优美,又有良好的人文自然环境,再加上此处的治安也不错,才会选择这里。

    但是,现在听张磊的话,似乎这里并不象他想象的那样宁和平静,这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爱尔凯伦岛北边有个棚户区,那里居住了数千人,都是从其他地方偷渡而来的。因为没有合法的证件,所以只好居住在那里。”

    张磊神情有些黯然:“棚户区没电,没水,也没有任何的公共设施,一切都处于无序的状态。住在那里的人们,生活条件无比的艰苦。所干的活也是最苦最累最差的,甚至许多人被人雇用,去最凶险的魔鬼湾打捞古代的沉船。只是,这些人大多都不能回来,一去再无消息。”

    包厢里突然变得一片沉寂,对于棚户区,吴勇和卡勒扎巴虽然也曾听过,但从来就没有注意过相关的事情。因此,现在听张磊说起,不禁感觉很是震惊。

    他们还真想不到,在现代繁荣的社会里,还会存在着这样一个肮脏的角落。

    张横的神情却是有些怪异,他一直以为,棚户区是以前华夏的一个特殊现象。想不到爱尔凯伦这样的号称文明之邦,竟然也存在着这种黑暗的地方。

    “棚户区的许多年青人,都是因为他们的上一代迁移到此,在这里出生长大的。他们亲眼看到了爱尔凯伦岛的发展,更是看到了祖父和父母辈的人,在此流血流汗,为这里的建设奉献了青春年华。但是,他们却只看到外面的繁华,棚户区却数十年一日的贫穷肮脏。”

    张磊继续道:“所以,他们不甘心,不甘心再象父辈那样做牛做马,只能填饱肚子,甚至连个家都养不了。因此,他们的心中满是对社会的不满和判逆。由于没有正式的身份,他们根本不可能在外面找到工作。于是,这些新生代的棚户人,就开始从事各种灰色行业。可以说,如今街头上的那些小混混,地痞流氓等,大多出自那里。而且,还形成了几个人数不少的地下势力。”

    “我就听说,有一个小混混团伙,就是专门抢劫来这里旅游的各国旅客的行礼。”

    张磊以前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接触的人物自然与吴勇他们不同,三教九流都有,因此他才清楚这些灰色地带的一些具体情况:“他们往往开车在机场或海轮码头等地方拉客,专门会瞄上单身旅客,尤其是单身女性。等招到了客,他们会帮着拿行礼,非常的热情。但是,当行礼放入车厢和后备厢,却会趁着旅客还没上车,又根本没防范的时候,一溜烟地把车开走,混入滚滚的车流中。大多时候,被抢走了行礼的旅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离开,却是毫无办法。甚至很多人直到车子都开得没影子了,这才回过了神,发觉自己被抢走了行礼,上的是一辆黑车。”

    说到这里,张磊目光望向了谢芳紫:“芳小姐是不是也是这样被抢走了行礼?”

    “嘻嘻,原来你确实知道,你所说的,就象是亲眼看到我当时的情形一样。”

    谢芳紫满脸的惊讶,不禁向张磊扮了个鬼脸。

    顿时,春风吹暖,原本有些压抑沉重的气氛,立刻变得轻松起来。

    “小芳,那你后来是怎么拿回你的行礼的?”

    张横却是皱了皱眉,他可是看到谢芳紫来酒店的时候,仍是拖着几箱行礼,甚至后来在她的房间,也看到她打开行礼箱,似乎她放在里面的贵重挂饰等物,也没少什么。不然,她现在头上的钻石蝴蝶发夹,又哪里来?

    “嘻嘻,本小姐虽然时运不佳,但个人还是运气正旺。”

    谢芳紫得意地笑了起来:“我也以为这回行礼是保不住了,但天知道那个小贼是怎么回事,开出没多远,竟然直接撞在了一根路桩上,车子也就熄火趴在那儿了。嘻嘻,本小姐那会客气,马上追了过去,拿回了我的所有行礼。后来,我也不想多事,就这么走了。所以,赶到大酒店时,时间已是那么晚了。”

    “原来如此。”

    桌边几人都发出了感慨。

    “对了!”

    吴勇沉吟了一下,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望向了张磊:“小张,既然这些小混混偷盗抢夺旅客的行礼,影响一定很大,也会对我们爱尔凯伦岛的旅游环境受打击。那为什么从没听说有警察打击他们的行动呢?难道警方就任由这些黑势力猖狂嚣张吗?”

    吴勇终于问到了问题的关键,这也是张横狐疑的地方。一个地区,如果存在着某种地下势力,一旦这股势力,已影响到权力机构维持的秩序,必然是会遭到严厉的打击。

    可是,听张磊的意思,似乎这些势力,已存在了很多年。那么,正如吴勇所说的那样,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让警方容忍?

    “这正是他们能生存的原因。”

    张磊神情凝重起来:“我有个朋友,也是出身棚户区那边。曾经听他说过,他们棚户区出来的人,虽然形成了几个势力,但这些人都是一位神秘人物的手下。好象那人被大家称为什么冥神,非常的神秘,除了几个头儿外,下面的人从来没有看到过他。”

    “冥神?”

    吴勇和卡勒扎巴脸色微变,显然,两人也是听过这个名字。

    事实上,在爱尔凯伦岛,谁都知道冥神这个人的存在,据说他乃是此处地下黑暗势力的主宰,人人闻之而色变。

    “冥神?难道这也与诸神复活有关?”

    张横的心头却是陡地一震,在这个诸神复活的地盘中,竟然出现一个以神为外号的黑道人物。他已是隐隐地感觉,此人似乎不那么简单。

    而且,他记起在邱纯玉所提供给自己的资料中,古西尔腊诸神世界的十二主神中,就有冥王哈得斯被称为冥神。

    张磊继续道:“据我那位朋友说,冥神才是真正的大人物,不但棚户区的那些人受他庇护,而且,冥神在爱尔凯伦群岛这一带,还有许多的手下,在海上做大生意。”

    说到这里,张磊做了几个怪异的动作,大家立刻看了出来,他所表达的意思是杀人越货以及贩毒持枪。

    这也就是说,他先前说的冥神所做的大生意,就是这些了。

    最后,张磊长长地舒了口气:“正是有这位冥神的存在,那些势力才一直能存在到如今。想来,那位冥神,应该非常的神通广大,各方面都有关系。”

    “当然,这些偷抢各国旅客的小混混,做事还是留有余地的。象芳小姐那些被抢走的行礼,就算没有那小贼的车子出事,也是能要回来的。只要报警,就能找到。”

    张磊摇头苦笑:“只不过,里面贵重的东西,肯定是没有了,衣服什么的,他们拿去也没用,所以就会物归原主。”

    “嗯!”

    张横点点头,算是弄明白了。原来这些势力的背后,还是有人在支持。

    张磊也松了口气。他之所以要在大家面前,说出这些他隐藏在心中多年,从来没有向人透露过的隐秘,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他感觉张横不是普通人,而且,张横也不象是来爱尔凯伦岛渡假旅游的。否则,他不应该一个人,更不应该没跟着旅游团。

    而张横既然能与胡氏财团的高层人物交往,这只能说明,张横现在结交的层次肯定不一样了。

    张磊怕张横不清楚此地的实际情况,会在爱尔凯伦岛,一不小心吃了那些地下势力之人的亏,所以把有关此地黑势力的事,全部抖了出来,也好让张横有个防范,算是自己回报张横带给他的恩情。

    一餐早点吃完,已是九点多钟,唐嫂华夏菜的早餐橱柜都几乎要收摊了,准备中午和晚上的中国菜。

    吴勇想为张横安排接下来几天的旅游行程,并让张磊休息几天陪同。但是,被张横拒绝了,他可不想身边多一大串累赘,反尔行动不自由。所以,他推说自己有别的事,也不愿让张磊特意休息陪同自己。

    最后,没有办法,吴勇盛情地邀请了张横,要在今天晚上为他举办接风宴。

    张横无奈,他不能再拒绝吴勇的好意,就这么定了下来。

    大家散去,谢芳紫就如她的小名团子一样,就这么粘上了张横,说什么也不离开,要跟着张横一起去外面逛逛。

    张横的头很大,只好带她一起出门。反正自己准备要去凯撒公司神秘之旅的展示厅,想看看当日韩冰蕾他们出游的路线。

    。见张横答应,谢芳紫顿时象一只快乐的小鸟,兴奋无比。然而,两人刚走出不远,一声厉喝从后面传来:“黄皮猴子,站住,还想走吗?你想害死老子,那就别怪老子抽你的筋,剥你的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