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5章 你是魔鬼
    “是你这家伙!”

    突然有人拦路,张横很是诧异,转头看时,脸色却是不由微微一凛。

    谢芳紫更是啊地一声尖叫,一个闪身,就躲到了张横的身后。不过,小丫头可不甘心就这么错过,又从张横胁下,偷偷地探出了半个脑袋。

    “嘿嘿,就是老子。”

    挡在前面的正是唐嫂华夏菜被开除的基德亚,此刻,正神情怨毒地瞪着张横,在他身后,还有十几名拿着棒球棒或弹簧刀的外国年青人,一个个斜眼瞄着这边,目光凶狠之极。显然,应该是基德亚叫来的一伙流氓。

    基德亚本就是个心胸狭隘的家伙,睚眦必报。这次被张横弄得灰头土脸,不但当众出丑,而且还被吴勇一脚踢出了胡氏财团旗下的唐嫂华夏菜。

    从当时卡勒扎巴的态度来看,他知道自己算是完了。别说象以前那样当个经理,过着舒适体面的生活,只怕以后想找份工作,填饱肚子都难了。

    被胡氏财伐打入黑名单的家伙,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面对这样的境遇,他这个本身就具有严重倾向的种族主义者,已是把张横恨之入骨。所以,他从唐嫂华夏菜出来后,立刻叫来了一伙流氓,准备找张横的晦气。

    张横让他吃不了饭,他就要张横拉不出屎。这回是存心要张横身上少点零件。

    此处正是维纳斯大广场的边角,是两座大厦中间的一条狭窄的巷道。张横本来要与谢芳紫穿过这里,去凯撒公司神秘之旅的展示厅。那知,却被基德亚带人拦截在了中间。

    这条巷道平时很少有人走,现在,两头更是被基德亚叫来的流氓给守住,闲人就算想走这里,也不敢进来。现在已是成了一条无人小巷。

    望望四周,张横蹙起了眉头,不禁回头瞟了一眼谢芳紫。从基德亚带来的人看,今天的事想要善了,那是绝无可能,一场打斗自然是难免。

    张横倒不在乎这些小混混,但身边有谢芳紫这个累赘,却还是有些不放心。要是这小丫头被这些小混混的乱棒给碰着擦着了,还真不好向她交待。

    “嘻嘻,张大哥,相信你一定能保护我。”

    那知,小丫头不仅没一丝害怕,甚至还显得无比的兴奋,一对大眼睛闪着亮光,躲在他身后嘻嘻笑道:“而且,我学过防狼拳,寻常一两个小流氓可也能对付哦!”

    说着,她握紧了拳头,示威似的向对面的那伙小流氓举了举,毫无惧意。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却也为这小丫头的大胆而赞了个好字。心中早已有了决定,速战速决,绝不会让她擦伤点油皮。

    “黄皮猴子,快跪下来向哥们求饶。说不定哥们看在你求情的份上,只敲断你两条腿,让你能爬回去。”

    这个时候,基德亚已退到了一边,准备看一场好戏。而后面一群小流氓中,一个膀大腰粗,敞开着衣襟,胸口长满了浓密的胸毛,看起来就象是只野猩猩的老外,猛地把嘴上的烟头吐了过来,咧嘴哈哈大笑道:“还有,把你身上的钱,银行卡全部交出来,听说你们华夏那边,多的是富二代什么的财主,基德亚先生这次损失很严重,你小子得赔尝他。”

    说着,那人一对黑熊眼瞄向了张横的身后,脸上顿时露出了淫笑:“嘿嘿,至于你这位小女朋友,哥们等会会好好照顾她,哈哈,一定会让她尝尝兄弟们的勇猛彪悍。哈哈哈!”

    顿时,他的身后,也传来了所有小流氓的狂笑声。一时间,小巷子里叫嚣一片。

    现在的基德亚,在准备对付张横前,也从维纳斯大酒店的登记处,查了张横的资料。知道张横是来自华夏。从张横能与吴勇和卡勒扎巴交往,并让他们敬畏的情况看,他还以为张横是华夏的官二代或富二代。

    所以,在对付张横的同时,他也想从张横身上抢劫一笔,做为今后养老的钱。

    “哈哈!兄弟们干活了。”

    黑熊样的老外大笑着,一挥手。四周十几名小流氓,立刻爆发出了叫嚣声,一个个手中敲打着棒球棒,就朝张横围了过来。

    “打!熊哥,别对这黄皮猴子留情,先敲断他两条腿再说。”

    一边的基德亚兴奋之极,叫嚷着,满脸的肌肉都扭曲了。

    “哈哈,基德亚先生,您放心。我们合作这么多年,那一次办事不是给您办得漂漂亮亮地。”

    被称为熊哥的老外,名叫阿布罗斯,外号北极熊,来自北半球那边的国家,在这里也已混了好多年。平时他与基德亚经常有合作,做的自然都是见不得光的事。两人之间的关系,说来还真不错。

    “这就好!”

    基德亚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意,眼中的怨毒更深了:“黄皮猴子,跟老子为难,这就是你的下场,哈哈哈……”

    基德亚得意地大笑。但是,他后面的笑声,却是陡地一滞,象是被人卡住了喉咙的老鸭,笑声也猛然变成了一声难以抑制的惊呼:“啊!你,你,你……”

    基德亚确实是被震惊了,他看到了平生最恐怖的一幕情形。只见,张横冷哼一声,身形陡然化为了一道黑影,如同是鬼魅般就斜冲入了围过来的人群中。

    阿布罗斯首当其冲,这家伙也是在刀头上滚打多年的主,打斗经验无比的丰富,眼见敌人冲来,手中棒球棍陡地一记横扫,想把张横截下。

    但棒球棍刚举起,他眼前一黑,张横的拳头已快如闪电般击在了他的面门上。阿布罗斯如熊一样的身体,顿时象稻草一样抛了起来,身在半空,一口鲜血夹着几颗大牙,就狂喷了出来。

    张横恨这家伙出言不逊,是存心要他满嘴的牙齿全部换一换了。

    “啊!魔鬼,是魔鬼!”

    刹那间,巷子里成了滚兽场,张横在人群中左穿右插,身形如电。惨号迭起,鲜血狂溅,这群小流氓算是倒了血霉,碰着擦着张横的人,立刻就成了滚地葫芦,不是被自己手中的棒球棍狠砸了脑袋,就是被张横一拳击中面门,弄成了大花脸。

    张横出手毫不留情,怕这些人伤及谢芳紫,他的出拳又快又狠,暗含了些许的真元。以他一位准天王的修为,修理这些小流氓,就如同是砍瓜切菜,无论碰到那儿,都得伤筋折骨。

    只是眨眼的功夫,小巷的地面上,就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一个个哼哼哈哈地唱起了杀猪调,哪里还爬得起来。

    “嗯,收工了。”

    张横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退到了谢芳紫身边,微笑着道。

    “啊,张大哥,原来你果然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啊!”

    谢芳紫还愣呆在当场,她也被张横这强悍的出手给震憾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谢芳紫猛地醒悟了过来,她顿时象发现了宝藏一样,一对眼眸骤亮,整个人也兴奋得有些颤糜。一下子就抱住了张横的胳膊,又笑又跳,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崇拜。

    张横耸耸肩,对于谢芳紫的行为,也只能表示无可奈何,任由她抱着自己的一条胳膊。目光却望向了基德亚,神色渐渐地变得冷然无比。

    “你,你,你是魔鬼!”

    基德亚终于你出了个结果,整个人却骇得连连倒退。

    退了几步,这家伙猛然转身,嘴里发出尖叫:魔鬼啊!

    脚下却已是一溜烟似的,没命地就向那边的出口奔去。他可管不了什么熊哥了,更是没有义气不义气这个概念。他只想离这里越远越好,离开这个魔鬼的视野。

    “啊呀呀,这家伙要跑了,张大哥,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啊!”

    张横冷冷地望着,一动不动,旁边的谢芳紫却是急了,急呼道。从刚才的行径,她也看了出来,今天的事,全是基德亚这家伙指使的。现在自然不能让主使者就这么跑了。

    “哼,他跑不了。”

    张横冷声道。眼看基德亚已快要跑出巷子,张横这才不紧不慢地脚一勾。

    嗖!

    一把掉落在地上的弹簧刀,如同是一根离弦之箭,陡地闪过一道寒芒,射向了基德亚。

    “啊!”

    远处的基德亚一声惨号,顿时来了个狗啃屎,一下子仆倒在了地上。再看他的左腿,后脚弯处已深深地插入了一柄弹簧刀,血流如注。

    “嘻嘻,张大哥真棒!”

    小丫头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事情不闹大,基德亚被击倒,他立刻兴奋地拍手叫好,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更是闪起了点点的小星星。

    “啊!”

    这个时候,被一拳击得满脸开花,当场就昏死过去的阿布罗斯,终于清醒了过来。当他看到满地哼哈,一个个或折了腿,或头破血流的小弟,一时被完全震呆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他真的确定,眼前看到的全是事实,他才算是回过了神,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惊恐,却又不甘就这么被奏,眼瞳里渐渐地腾起了一抹杀气。

    北极熊毕竟是个狠角色,那肯就这么吃了蹩一声不吭,他偷偷地拿出了手机,已是按了一个号码,把电话给打了出去:“小子,我北极熊收拾不了你,自有人可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阿布罗斯恶狠狠地瞪住了张横的背影,眼眸里的杀气更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