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7章 吃错了药
    冷撒尔对那老头奉若神灵,见他说得如此的严重,对那个华夏人更是如此的忌惮,他的心里机灵灵直打战,这才明白,自己这回是真的踢到了铁板。

    之后,刀疤从酒吧回来,把他后来看到的情形,详细地汇报给了冷撒尔。他一听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才明白那个华夏人绝对的不凡,不仅与血弥撒这妞关系不一般,而且还与赫赫有名的黑猫保安公司,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想到师父的警告,原本还想当晚去寻张横晦气的想法,自然也就立刻打消。

    不仅如此,他派出人手,对张横进行了彻底的调查。

    虽然他的消息渠道有限,根本追查不到张横真正的细底和来历。但是,仅从张横可以被他查到的一些资料,已足够冷撒尔胆战心寒。

    这个来自华夏的年青人,不仅是远山这个超级集团的背后老板,而且还与世界各大巨头关系良好。别的不说,光是张横此次到西尔腊,胡氏财伐便派出了高级管理人员,从雅典接机后,一直陪同到爱尔凯伦,就足见他与胡氏财伐的大老板,关系肯定非同寻常。

    一个年纪青青,就能达到如此地位的人,他背后的背景,又将会如何的恐怖?

    这回,冷撒尔是真的死了要向张横报复的心,如今就算给他一个豹子胆,他也不敢去招惹那个叫张横的煞星。

    更何况,他昨天晚上被张横踢了一脚后,尿失禁的问题,可是成了他最大的心病。

    从棚户区回来,冷撒尔不得不去了一趟医院。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会失禁一次,这简直要让他癫狂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先把这失禁问题给解决了再说。

    只是,到了爱尔凯伦最大的医院,找了那里最着名的专家,组成联合治疗小组,给他进行了检查和诊断。最后的结果却是:他根本没病,失禁的问题,是他神经调节出了问题,要想解决,只有他自己去慢慢调整。

    最后,各位专家给了他一个建议,让他暂时挂个输尿袋,以临时解决不断失禁的问题。

    冷撒尔没办法,现在腰上就缠了个尿袋,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尿腥味。

    刚才接到北极熊阿布罗斯的电话,说是他被一个外国佬打了,正生着闷气的冷撒尔,顿时火冒三丈。他满腹的火气正没地方发泄,下面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他那里还会犹豫,这才立刻亲自带了一大伙小罗罗,赶了过来。

    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北极熊这狗娘养的东西,招惹的竟然就是他如今最忌惮的煞星。

    一念及此,冷撒尔不由狠狠地瞪了一眼阿布罗斯。不过,现在他可没功夫教训这只笨熊,如今最首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平息与煞星的这场冲突。

    嘟!

    冷撒尔陡地抿唇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刹那,三十多辆摩托车哞哞轰鸣,就朝着张横那边飞驰了过去。等到了张横身边,三十多辆车子,轰隆隆地绕着他转起圈来,一时间,这里一片乌烟瘴气,情形看起来也是无比的混乱。

    张横蹙紧了眉头,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到了刚才脱去了头盔的冷撒尔和刀疤。

    张横的心头一突,还以为老外请来的救兵,就是昨天与自己发生过冲突的那伙人。他的心顿时更加警觉起来。

    张横可不知道,冷撒尔和刀疤他们,现在对他的畏惧,还以为他们是来报昨晚之仇。

    “看来,得下狠手了,不然,这些东西会象苍蝇一样死瞪着。”

    张横的眼眸渐渐变得冰冷。他之所以刚才不走,一定要留在这里,等对方的援兵到来,自然是有原因的。

    张横本身确实是不惧什么流氓小混混,即使是势力更强大的地下组织,他也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但是,在爱尔凯伦岛,不仅只有他,还有一个老同学张磊。

    尤其是今天被拦截的事,就是与张磊有些关系。要是自己今天不能解决此事,只怕以后这些家伙,会遣怒到张磊身上,这可绝对不好玩,会给张磊带来大祸。

    所以,张横已是横了心,决定要狠狠地教训这些混混,只有把他们打怕了,让这次教训深深地刻入灵魂里,他们以后才不敢起什么报复之心,老同学张磊才会有太平的日子过。

    一念及此,张横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厉色,手一圈,已是把在身后的谢芳紫反搂在了背后:“小芳,爬上我的背,等会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离开。”

    “好!”

    背后传来小丫头兴奋的声音,她也没什么顾忌的,轻轻一纵,已是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张横的脖子,爬到了他的背上。

    同时,她那灵活的双腿,更是盘在了张横的腰间,整个人亲密无间地就贴紧在了张横的背部。

    背后传来一阵异样的温热,耳边谢芳紫吐气如兰,张横整个人一僵。这小丫头也不怕她的娇躯能惹火,张横真是受不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张横一踏步,体内真元鼓荡,已然准备狠狠地对付四周象苍蝇一样围绕着他的小混混。

    嘀嘀嘀!

    正是时,圈外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摩托喇叭声,冷撒尔和刀疤最后骑着车,缓缓地向这边的圈子骑来。

    “停!”

    陡地,冷撒尔举起了手,做出了一个停止的动作。

    嘎吱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全场,三十多名小混混的摩托,齐齐刹车,在张横身周围成了一圈。

    “基德亚先生,您没事吧?”

    这个时候,阿布罗斯已来到了基德亚趴倒的地方,把他扶了起来。见他脚后弯被刺了柄弹簧刀,连忙让人给他包扎伤口。一边指着那边被围困的张横,恶狠狠地向基德亚道:“基德亚先生,您放心,这只黄皮猴子,绝对跑不了,蝠哥出手,他今天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哈哈哈,您就在旁边看着这黄皮猴子怎么被收拾。”

    “唉!”

    基德亚冰冷的心,陡地象是燃起了一点希望,眼神也猛地亮了起来,原本惊恐的神情,也渐渐又现出了一抹狰狞:“我要那黄皮猴子死。”

    基德亚咬牙切齿地道,他对张横充满了恐惧,现在却是希望阿布罗斯叫来的救兵,直接把张横弄死,也许这样就没有了后患。

    “哈哈,基德亚先生,您放心,蝠爷绝不会放过这小子。”

    阿布罗斯大笑,扶着基德亚走向了圈子,他要与基德亚近距离看看张横的惨相。

    但是,两人刚走几步,场中一幕让他们惊骇无比的情形,却是陡然发生了。

    冷撒尔带着刀疤进入圈子,从摩托车上走了下来,径直走向了张横。

    啪!

    当离张横还有十几步,两人摘下了头盔,猛地一个立正,朝着张横恭恭敬敬地就是行了一个欧洲中世纪的骑士礼:笔挺的腰一下子弯到了九十度!

    “冷撒尔,路达,见过张爷!”

    冷撒尔和刀疤异口同声地道,态度谦卑之极,神情更是恭敬之极。

    “阿!”

    四周爆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一起跟来的那些摩托车手,顿时一个个全部震憾当场。

    他们怎么也搞不清楚,老大这是干什么?先前不是来帮北极熊奏人的吗?怎么现在变成是向人家来问安的了?

    这是哪跟哪啊!

    但是,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冷撒尔已是厉声喝道:“妈的,狗娘养的,你们这些家伙,还不快见过张爷!”

    “呃,张爷?”

    小混混们一个个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尽皆难以把脑筋转过弯来。

    不过,还是有几个灵光的,见老大都这样了,那里还会迟疑,立刻学着冷撒尔与刀疤的样,摘下头盔,一个立正,朝着张横行了个骑士礼:“见过张爷!”

    “见过张爷!”

    有人出头,其他小混混顿时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有样学样,零零落落地朝着张横行礼。

    “妈的,一伙混帐!”

    看自己的手下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冷撒尔怒了,再次厉喝:“列队,至礼!”

    哗啦!

    这回,一众小混混算是做出了一个整齐划一的动作,齐齐朝着张横立正,动作很整齐地弯腰行礼:“见过张爷!”

    “啊!”

    张横背上的谢芳紫看得傻眼了,她还正期待着趴在张横背上,跟张横冲入小混混的队伍中,纵横驰骋,感受张大哥如古代的将军般,闯千军万马如无物的纠纠雄风。

    那知,期待中的横扫千军并没有出现,反尔看到了如今这样一副难以置信的场面。

    不仅是他,张横也有些发愣,一时弄不清那个洋混混头子,这是玩的什么把戏?

    不过,刹那的愣怔,张横陡地似是明白了什么,望向冷撒尔的眼神顿时不同了。他猛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给这家伙施的小小手段。

    果然,鼻子一吸,顺风就飘来了一股尿骚味,张横的脸色就更加的怪异了。

    “呃,这,这,这……”

    阿布罗斯和基德亚却完全被震憾了,冷撒尔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更是让他无法理解。

    在他的记忆里,蝠爷似乎只有遇到那位神秘的冥神老大,才会如此的恭敬和谦卑。那么,难道眼前的年青人,地位能与统治爱尔凯伦岛地下势力的冥神老大相比吗?

    心中想着,阿布罗斯终于忍不住了:“蝠爷,您,您……他,他,他……”

    阿布罗斯你你他他的不知该怎么说了。今天的事太离奇,他都怀疑不是自己吃错了药,那就是蝠爷吃错了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