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8章 处理掉
    “什么?”

    听到阿布罗斯的叫喊,冷撒尔陡地转过了身来,原本一脸的馋媚,也已变成狰狞凶残:“狗娘养的大狗熊,老子倒是把你给忘了,就是你惹张爷,妈的,看来你这些年过得太潇洒,活得不耐烦了。”

    冷撒尔正找不到向张横讨好的机会,看到这次事情的罪魁祸首,顿时心中一喜。他那里还会犹豫,一噘嘴。

    “狗娘养的大狗熊,敢得罪张爷,去死!”

    旁边的刀疤立刻会意,几个箭步就窜了上来,朝着阿布罗斯就是狠狠地踹了一脚。

    “啊!蝠爷,刀哥,我……”

    这回阿布罗斯是真的傻眼了,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一向护短的蝠爷,竟然为了外人而让人奏他。

    刚想说些什么,但小腹被刀疤一脚狠踹,整个人顿时痛得成了虾米,后面所有的话,立刻变成了凄厉的杀猪调。

    “阿,上帝!”

    与阿布罗斯一起过来的基德亚,浑身一哆嗦,伤腿那里还撑得住,一下子又瘫软在地,望着旁边满脸痛苦的阿布罗斯,再看看场中那些小混混对张横那副恭敬的样子,他颤抖着,已是吓得魂飞魄散。

    就算是傻瓜,现在也已明白,貌似冷撒尔等人,对眼前的年青人,无比的敬畏和恐惧。

    “张爷,对不起,都是这些东西不长眼,惹您生气了。也是我冷撒尔这些年太放纵他们,请张爷惩罚。”

    冷撒尔再次转身,脸上表情也转换成了极度的卑微和恭敬,哈着腰向张横说道,一副任君处理的样子。

    “嗯,你这次没错。”

    张横点点头。

    “谢张爷!”

    冷撒尔如释重负,连连向张横鞠躬致谢。稍倾,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又道:“张爷,您看这两个家伙如何处理?”

    “嗯!”

    张横微微蹙起了眉毛,他现在完全明白了冷撒尔的意思,这个老外,显然是想讨好和巴结自己。

    这也就是说,冷撒尔已知道自己对他做了手脚,明白他小便失禁的怪病,只有自己才能治。这家伙是来向自己求饶来了,所以才会表现的如此谦卑,甚至要拿基德亚和阿布罗斯当人情送。

    “哼!”

    心中想着,张横冷哼一声,目光冷冷地望向了基德亚和阿布罗斯:“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哦!”

    冷撒尔一震,但是,脸上却是陡地闪过了一抹凶残的狠色,他把张横这话理解成张横要灭这两人的口。

    不是吗?再也不想见到他们,这不是要让两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吗?

    他本来还没有打算下这样的辣手,也就准备当着张横的面,痛奏两人一顿,算是给张横出气。但是,既然眼前的这位煞星这么说了,他那里还敢违背:“好的,张爷您放心,他们绝对看不到今天晚上的月亮。”

    这些年来,冷撒尔手中可也没少人命案子。反正魔鬼海岸天天有下海捞古代沉船的冒险者。多两具浮尸,也不算什么。

    说着,他已是手一挥。

    立刻,几名小混混上前逼住了阿布罗斯,更是有人把基德亚给拖了起来。两根绳索也从摩托车的车斗里拿了出来,就要上前绑两人。

    “啊,蝠爷,不要啊,我北极熊这些年对您忠心梗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不能这样待我啊!”

    阿布罗斯已意识到了什么,凄厉地惨号起来,卟通一声跪到了冷撒尔面前,咚咚咚叩头求饶,希望冷撒尔能放过他。

    但是,冷撒尔只是哼了一声,那里还会理他。

    “张爷,张爷,是小的瞎了狗眼,得罪了您,请张爷把小的当一个屁放了吧!张爷,张爷!”

    基德亚也明白了他的处境,那里还顾得上什么,挣扎着推开两名小混混,跪行着向张横爬来,头更是叩得额头都见了血,想要求张横饶命。

    他可比阿布罗斯聪明,知道今天要活这条老命,还得求张横这个最终的指使者。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他心中有些不忍。然而,想到基德亚这家伙出尔反尔,自己又不可能长期在爱尔凯伦岛。小蕾的事一了,自己就会离开,到时这家伙要是再出手对付张磊,自己那可就是天涯海角,想帮都帮不了。

    所以,现在一次性解决问题,也是好事,免得留下什么后患。反正这事由冷撒尔代劳了,就当他们是狗咬狗吧!

    想到这里,张横板起了脸,转过了身去,根本不理会基德亚的凄呼哀号。他这回是硬起了心肠。

    终于,阿布罗斯和基德亚被人绑了个结实,嘴上也塞了布团,等待他们的会是魔鬼海岸被抛入大海喂鱼的下场。

    “张爷!”

    事情解决了,冷撒尔眼巴巴地望向了张横。

    他的隐疾还真不好当众说出来,而做为这么一大伙混混的头,他也不好当着小弟的面,求恳张横,所以吱唔着,不知该怎么向张横说。

    “好了,你以后好之为之吧!”

    张横那能看不出这家伙的心思,挥挥手,又是朝他踢了一脚:“你们走吧!”

    怦!

    张横这一脚,让冷撒尔浑身一颤。不过,他的脸上,却是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原本麻木没有感觉的下面,已然有了痛感,显然,煞星的这一脚,已是给他解了身上的隐疾。

    “是,张爷,冷撒尔记住您的教诲了。谢张爷!”

    冷撒尔连连道谢,感恩戴德。

    要是张横不给他治小便失禁的问题,他这一生可就是真的完了,连个正常男人都做不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嗯,对了,看你好象是有些功夫,是不是跟人学过?”

    张横似是想起了什么,淡淡地问道。

    “是的,张爷,我从小生活在棚户区,我们那边有位奇人老头,他看我不错,就从小教了我不少的功夫,我一直当他是师父看。”

    冷撒尔那敢隐瞒:“这次也是师父指点我,才来请求张爷您原谅。”

    “奇人?”

    张横眉头一凝,不由多看了冷撒尔几眼。能看出自己出手使用的独门秘法,看来,冷撒尔的那个奇人师父,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张横心中对他所说的奇人老头,突然有了些兴趣。

    “去吧!”

    张横终于挥了挥手,与这种黑道人物,张横却也不愿与他有什么瓜葛。

    “是,是,张爷!”

    冷撒尔连连点头哈腰,这才又吹了个口哨,爬上了摩托,拉足了油门,哞哞哞地冲了出去。

    刀疤等一众小弟,也一个个向张横行礼,然后骑上摩托,一溜烟地跟着冷撒尔狂奔而去。

    只是一会儿功夫,巷子里又恢复了原先的寂静,只有满地被打折了腿脚的十几个小流氓,还躺在地上,一个个用惊恐而敬畏的眼神望着张横,仿佛是在看一头洪荒猛兽。

    冷撒尔先前的举动,完全震摄了这些小混混,尤其是他们的头儿阿布罗斯以及后台老板基德亚,现在已被冷撒尔他们带走,更是在这些小流氓心中造成了巨大的震憾。

    他们也清楚,阿布罗斯和基德亚,算是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年青人造成的,并且只是歪歪嘴,说了一句话的结果。

    现在,这些小流氓,已把张横当成是魔鬼一样的人物了。连哼哼哈哈的痛号,都不敢再发出来。

    望望一地的伤残,张横皱了皱眉,这事情还得善后。否则,这么多小流氓躺在此处,要是路过的人打电话报警,肯定会引起警方的轰动。

    到时,自己还是会有些麻烦。张横可不想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与警方的周旋中。

    微一沉吟,张横打了个电话给吴勇,把自己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他。

    “张少,您不要急,您就等在那儿,我和卡勒扎巴会马上赶来,处理这事。”

    吴勇先前刚与张横告别,现在正在维纳斯大酒店,安排晚上招待张横的盛宴。听到这事,顿时是急了,抛下一切,叫了一声卡勒扎巴,两人飞也似地跑出了大酒店。

    三分钟后,两人的车子已开到了这条巷子,看到满地的伤员,吴勇急急地奔下车来:“张少,您没事吧?”

    “嗯,吴总,我没事,不过,这里的事得麻烦你处理。”

    张横淡淡地道。

    “没事,这点小事交给卡勒扎巴,张少先跟我离开这里吧!”

    吴勇连忙道,他可不想张横留在现场,要是被赶来的警察遇个正着,说不定还得往警局走一趟。

    “是的,张少,您放心,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处理,保证不会留下什么后患。”

    卡勒扎巴也奔上前来,向张横做出了保证。以胡氏财伐在爱尔凯伦岛经营这么多年,卡勒扎巴又在此地担任了十几年的总经理,与当地的各个部门,都打好了关系,要摆平今天的事,确实不算什么。

    正说着话,远处已响起了呜呜呜的警车呼啸声,已是有路人发现了这边的情形报了警,老外的警察叔叔已赶来了。

    当下,吴勇也不再迟疑,带着张横和谢芳紫迅速离开了此地。

    车子刚离开,数辆警车也到达此处,从车子里奔下十数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把巷子给围了起来。

    张横从车窗里望去,正好看到西瓦娜从警车中出来,身穿警服,俏脸上满满的都是煞气。从她的警服看,似乎她在警局中的地位很高,正是这次带队的警官。

    张横不禁又皱了皱眉,心中暗道:“咋又遇到这疯婆娘了呢?”

    对西瓦娜,张横心里还是有些芥蒂。两次被这洋妞纠缠,弄得很是狼狈,张横实在不愿再与她有什么交集。

    “张少,怎么了?”

    见张横脸色怪异,吴勇不禁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只是有些疑问。”

    张横目光转向了吴勇:“吴总,不知那个女警是谁,你是否知道她?”

    张横指了指那边正指挥警员,忙碌着的西瓦娜,。

    “哦,张少是说她?”

    一见张横所指,吴勇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异样:“张少是说血弥撒吗?她可是在爱尔凯伦岛非常有名的一朵霸王花。而且,在她身上,你绝难想象,曾发生过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