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0章 计划之外
    “吴总,凯撒公司那边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吗?”

    张横还是忍不住想争取一下。

    “唉,张少,主要是前段时间出了十名华夏来的大学生失联的事。”

    吴勇很无奈地耸耸肩:“所以,凯撒公司现在对安全方面,抓得特别的紧。您提出来的旅游线路,又属于高山区,是特别危险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与凯撒公司的关系,对方还绝不会同意,因为最近他们把高山区的路途给封闭了,准备第四期旅游项目正式开启后,才开放那里。”

    “嗯!”

    张横点点头,知道此事是没得商量了。不过,想了想也就释然,反正自己让赵子强等人过来,明天下午,他们应该会到。到时,这支旅游团就能成行了。

    只是,自己还需耐心等上一两天。

    当下,张横也不再麻烦吴勇,让他顾自忙自己的事去了。

    吴勇刚走,房内的空气一阵荡漾,两个人影曲扭摆舞着,从张横面前现出形来。

    “尤他奶奶的乌龟蛋,累死老子了。”

    人还没完全现出影,一阵抱怨声就响起。

    “两位老爷子,你们回来了。”

    张横一听,便知道是北冥东和北冥西这两怪老头,不禁苦笑。放着好好的门不走,这两老怪却直接从空气里冒出来,若是换了普通人,这不是要当成是大白天见鬼。

    “嘿嘿,小子,我们回来了。”

    两人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小子,还不快给我们泡茶,老子这两天算是龟蛋地给忙坏了,连口水都没有好好喝过。”

    “哦,两位老爷子在忙些什么?”

    张横很诧异。自两怪来到爱尔凯伦岛,住入维纳斯大酒店后,就再也没看到过他们的人影。真不知他们去那儿疯了。

    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泡了两杯茶,同时满脸期待地望向了两人,想听听他们这两天到底做了些什么?

    “嘿嘿,小子,觉察到上面那乌龟蛋的鬼房子了吗?”

    北冥东嗤地吸了一口滚烫的热茶,舒服地靠在了沙发背上,这才向张横道。

    “您是说维纳斯大酒店最上面的那几层?”

    张横立刻明白了老怪的意思,不由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难道你们这两天就去了那里?”

    对于维纳斯最上面的楼层,自张横当日初到大酒店,感应到它的异样后,就一直在暗中注意。甚至也想着晚上偷偷去窥探。

    但是,细细考虑,他终究是放弃了这一打算。上面那六层,散发的强大威压,让张横都感觉有种被震摄的意味。这足见那里肯定布置了无比强大的阵势。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要无声无息地进入其中,窥探其奥秘,那是绝无可能的事。

    所以,张横也就不想打草惊蛇,自己没事去找麻烦。

    此刻,听北冥东说起,张横的眼眸不禁一亮,目光灼灼地凝注在了两人脸上。

    “嘿嘿,小子,我们两老爷子确实是想进那乌龟壳里,可是,我们费了近两天的时间,却是进不去。”

    北冥西在一边插嘴道:“所以,我们就来找你了。”

    “找我?”

    张横一怔,连两个老怪 的能力,都无法进去的地方,找自己有用吗?

    “嘿嘿,小子,其实并不是我们进不去,而是需要化个十天半月的时间,才能破了那里的阵势。”

    北冥西感觉自己刚才说话太快,把真实情况给说出来了。这可是大大地有损他们北冥七仙客的面子,所以,又连忙补充道:“后来,老大想到了你,所以我们才来找你。”

    “是啊!”

    北冥东咳了一声:“小子,你还记得那乌龟派的乌龟壳阵势吗?我们北冥七仙,在那里面呆了百多年。要不是你小子进来,把那乌龟壳砸了,我们七仙还希望能再多呆几年。”

    北冥这些老怪,都是死要面子的人。就连他们当年被玄武派困在玄武龟的黑白局中,都不肯说是他们破不了阵。

    张横自然是记得自己把他们从玄武龟的玄武局中解救出来的事,此刻听两人这么说,不禁心中一动:“两位老爷子,你们的意思是说,这顶楼上也有类似的阵势?”

    “嗯!”

    北冥东和北冥西同时点头:“小子,这事你去不去,一句话,不然,我们可是把这楼整幢地给拆了。”

    两老怪哼哼了两声,一副你不干,我们自己干,到时事情闹大了,可不管他们的事。

    “两位老爷子,你们的话小子敢不听吗?”

    这回,张横是只有苦笑的份了。他知道,两老头是怕自己有所顾忌,不愿参与此事,所以开始威胁了。只是,以老怪们的性格,那可是说得出做得出,要是自己不答应,只怕他们明天就会把维纳斯大酒店给拆了。到时,只怕会造成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件,更是向诸神复活全面挑战,说不定就得与他们硬扛,双方是不死不休了。

    “嗯,这还差不多。”

    两老头狡黠地笑了起来,知道自己的诡计得逞:“那就今天晚上一起去!”

    当下,三人约定了时间,两老头也不客气,一拍屁股,转身走人,眨眼间又消失在了张横的房间里。

    晚上竟然要去探察维纳斯大酒店顶层,大凯撒公司的老窝,这是张横计划之外的事,也是他意料不到的情况。不过,既然已答应了北冥东和北冥西,张横自然也不会爽约。

    整个下午,张横把自己关在了房内,没走出门去一步。他盘膝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调息静养,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以应付晚上可能发生的一切。

    谢芳紫这个下午也非常的安静,出乎张横意料的,她竟然没过来找他。这让张横倒是松了口气,还以为这小丫头另外找到了什么好玩的,已把自己这个临时大哥给忘了。

    真元运转三十六周天,醒来时已是天色傍晚,夕阳从远处的神山缓缓沉落,洒下最后一抹金辉,却是给那座神秘的神山,镀上了一层金色,显得更加的神秘。

    张横深深地望了一眼,那座山总让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忌惮,仿佛山中隐藏着元古的神魔,充满了暴虐阴晦。

    笃笃笃!

    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门外也传来了吴勇的声音:“张少,您在吗?”

    “在,吴总请进来。”

    张横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张少,我是特意过来请您赴宴的。”

    吴勇满脸的笑容:“我知道张少不喜欢应酬,所以,今天晚上参加宴会的人,都是我们财团的一些高层,没有外人。”

    “谢谢吴总。”

    张横点点头,对于吴勇的热情,他还是心中很感激。

    晚宴就设在维纳斯第四十九层的空中花园,这里是维纳斯大酒店最豪华的宴会厅,近千平米的空间,却是凌空建筑在大酒店的一侧,是凭空用钢化玻璃架构起来的架空层。

    据说这一创意来自古西尔腊的神话,宴会厅就是按神话中诸神的游乐园,空中花园所设计。不仅四面以及上下全是钢化玻璃的材料,人在里面,就完全象是凌空站在空中一样,不但可以伏看下面的一切,更是有种飘飘欲仙,如走云端的别样感觉。

    不过,今天这个空中花园宴会厅,被吴勇给包下来了,千多平米的地方,就在中央用几道屏风,隔出了一个小包厢。

    包厢里只摆了一张桌子,赴宴者果然不多,等张横和吴勇到达的时候,所有人都已迎候在了那里,一共是十人,其中还包括了张磊这个小小的经理。

    本来,以他的地位,根本参加不了这样高规格的宴会,但他是张横的老同学,自当别论。

    张磊现在也已是有些变了样,精气神焕发,整个人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因为张横这位老同学,只要努力工作,今后飞黄腾达自是不在话下。所以,他如今是特别的兴奋。

    大家众星捧月般,把张横迎入了宴会厅,按各自的地位,依次围坐在了餐桌边。只有张磊例外,被张横特意叫到了身边的座位坐下。

    吴勇介绍了众人,便开始上菜。菜是地道的中国菜,为此还特意从国内请来了橱师。足见吴勇为了招待好张横,是化费了心思。

    坐在这别至的空中花园宴会厅,透过四面以及上下的玻璃,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情形,星光月色从上方洒落,确实是别有一翻风味。

    不仅如此,这个空中花园宴会厅,还会自动旋转,虽然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转一圈,但这种新颖的设计,还是让人感觉特别的新鲜。尤其是每时每刻,看到的景物,都因为旋转角度的变化而变化,更是让上面在座的人,感觉无比的新奇。

    张横也不得不暗自赞个好,建造这空中花园的人,绝对是位大师级的人物,能想出如此奇妙的架构,可以写入世界吉尼斯之最了。

    心中寻思着,这个时候,张磊凑了过来,小声地在张横耳边道:“张横,谢谢你,你对我的帮助,我真不知该如何说。”

    直到此刻,张磊才有机会与张横说上话,他对张横的感激,已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哈哈,老同学,看你说的,这没什么,只要你好好工作就行。”

    能帮上老同学,也是张横所愿,所以,他对此非常欣慰。

    不过,话到这里,张横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神情一肃:“老同学,我有一件事想向你打听打听,不知你是否清楚。”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