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1章 夜晚行动
    “张横,你有事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张磊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满脸的期待。他正愁自己不能为张横做任何事,心中很是惭愧。

    “上午我听你说,你有朋友是棚户区的。”

    张横向他举了举杯,一边漫不经心地道:“而我听说,在棚户区有位奇人,不知此事张磊你可清楚。”

    “奇人?”

    张磊一怔,但立刻反应了过来:“张横,你是说那个断了双腿的怪人老头?”

    “断了双腿的怪人老头?”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诧异了:“老同学,你仔细说来听听。”

    “嗯,好的!”

    张磊点头:“棚户区确实是有个怪人,平时不怎么见人,但他能抓草药给人治病,又能给人针灸,棚户区里的人,大多有病了,都是找他医治的。所以,有许多人在背后称他奇人。只不过,因为他脾气怪异,更多的人称他怪人。”

    “抓草药,给人针灸?”

    张横立刻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他难道是华夏人?”

    “不是的,他虽然从来不说他是什么地方的人,但他也从来没有用汉语与人交流过。”

    张磊想了想道:“有一次,我生了怪病,全身出疹子,又痒又痛,去医院看了几次,不但没好,而且更厉害了。钱也花了不少。”

    “就在我束手无策,准备硬挨过去的时候,那天我朋友刚好过来,看到我的情形,就让我跟他去棚户区,求怪人给我看看。”

    张磊苦笑:“当时我没辙了,也没其它的办法,就存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跟我那朋友去了棚户区。”

    “嗯,后来怎么样?”

    张横不禁眼眸一亮。

    四周突然静了下来,原本还在谈笑风生的众位胡氏财团在爱尔凯伦岛的高层,一个个说话的声音变得小了起来。他们已发现张横似乎与张磊有话在讨论。所以,所有人立刻都很识趣地放低了声音,可不敢打扰两人的交谈。

    “我跟我朋友来到棚户区,看在我朋友的面子上,怪老头没有任何的犹豫,便答应给我看病。”

    张磊道:“他看了我的情况后,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给我用银针在身上扎了几下,又给我服用了一颗黑乎乎带着异味的药丸。我当时就感觉全身的骚痒难忍,竟然一下子止住了。”

    “如此神奇高效?”

    张横眉毛挑了挑。

    “是的,这怪人确实是有两下子。”

    张磊感叹地道:“我当时就千恩万谢,看他会用针灸,也会用草药制成的药丸,也以为他是来自我们华夏。所以,便用汉语向他道谢,还问他是不是华夏人。”

    “可是,他摇摇头,用英语说了声你们去吧!”

    然后就挥挥手,自己却顾自进入了后面,再也没有出来。

    “哦!”张横的眉头微微蹙起:“看来,他确实不是我们华夏人了。那么,这个奇人会是什么地方的人呢?”

    张横对那位棚户区的奇人,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一个身怀绝技,极有可能是玄门中的人物,怎么会甘愿呆在棚户区?

    “张磊,那位怪人在棚户区呆了几年了?”

    张横又问。

    “这个我真不知道。不过,据我那位朋友说,这怪老头好象住在那儿已很多年,至少是数十年,在棚户区刚刚建起来的时候,他好象就在了。”

    张磊仔细地想了想,这才回答道。

    “对了,张横。”

    张磊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转向了张横,却又欲言又止。

    “老同学,有什么尽管说。”

    张横拍了拍他的肩,又举起杯:“来,先敬你一杯。”

    说着,为了避免宴席因自己与张磊的谈话而冷场,端杯站了起来:“诸位,在下敬你们一杯,感谢大家今天晚上盛情的招待。”

    顿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个个满脸堆笑,纷纷向张横举杯至意,吴勇更是笑道:“今天张少能光临,那是我们的荣幸。张少,您随意,大家敬张少一杯。”

    说着,已举杯一饮而尽,并倒了倒杯底,表示喝得一滴不剩,以示对张横的敬意。

    卡勒扎巴等一众人,此刻也都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看到吴勇的动作,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整个宴会厅里,气氛变得无比的热烈。

    “敬过一轮酒,张横的目光重新落到了张磊身上,示意他可以说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棚户区明天晚上,正好有一个大撒满要举行,到时,那怪人老头也会出现。”

    张磊迟疑了一下道。他见张横问自己有关奇人的事,以为张横是有事想找那人,所以把这一消息透露了出来:“如果张横你有兴趣,明天晚上我可以让我的朋友带你去。”

    “大撒满?”

    张横皱皱眉,对于这个陌生的名词,他还真不理解它的意思。

    “大撒满是一种宗教的仪式,听说是当年传说中古西尔腊诸神国度的某种仪式,遗传下来的,其实也就跟做礼拜等差不多。只不过大撒满有特殊的日子,基本上一个月才会举行一次。”

    张磊连忙解释:“我朋友曾拉我去过几次,我感觉没多大意思,以后就没去过。”

    “原来是这样!”

    张横沉吟起来。仔细盘算了一下,自己这几天的安排,似乎明天晚上还真没什么事。终于,他点了点头:“那就麻烦老同学了,你帮我安排一下,明天晚上,我就去那儿见识见识什么大撒满,也顺便拜访一下那个奇人。”

    “好的,张横,你放心,明天我通知你。”

    张磊喜出望外,他总算有可以为张横做事的机会了。

    一餐晚宴,宾主皆欢,一直到十点多钟,这才散场。吴勇仍是亲自把张横送回了房间,这才告辞离去。

    吴勇前脚刚走,北冥东和北冥西就浮突了出来:“嘿嘿,小子,还以为你被那些龟蛋儿给灌醉了,忘了今天晚上的正事。”

    “那里会,老爷子你们的事,就是圣旨,是神谕,我就算忘了自己的时辰八字,也不敢忘了老爷子你们的交待啊!”

    张横连忙送上了一箩筐好话,才算是把两老头给哄住了。

    “对了,小王八蛋。”

    北冥东突然神情一凛,一对怪眼斜眯着张横,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厉色:“你可别趁你几位女朋友不在身边,在外面拈花惹草。小子,我可得警告你,要是你敢做对不起萍儿的事,看我到时不捏碎你的乌龟蛋。”

    “是啊!”

    一边的北冥西也是满脸的邪气:“你可别忘了,我们两老爷子,可是萍儿和雪儿的干爹,你要是让她们受委屈,可就别怪我们翻脸无情。”

    两老头确实是很生气,因为他们先前在张横房里等他,那知,两三个小时里,旁边住着的一个漂亮小妞,几乎是一个小时就过来一趟敲门。

    这让两人立刻意识到,张横似乎与隔壁的小丫头有些苗头。所以,一等张横回来,两老头立刻就给了张横严厉的警告。

    “呃!”

    张横这回是真的哭笑不得了,知道肯定是隔壁的谢芳紫给自己惹了祸。但他还无法争辩,尤其是在北冥两老怪面前,他们可是认死理的,只相信他们自己,张横就算磨破嘴皮子,他们也绝不会听一句。

    现在最好的办法,那自然就是马上做出保证,不然,说不定这两老头会弄出什么花样来给自己好看。

    张横很无奈,只好顺着他们的意思,做出了保证。心中却也是敲了一记警钟,自己还是离谢芳紫那小丫头远些,免得被两老头误会,弄出不必要的麻烦来。两老头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

    “好了,小子,看在你是初犯,我们就饶了你,以后记住莫要拈花惹草了。”

    北冥东老神在在地教训了张横几句,怪眼一番:“嗯,时间也差不多了,小子,我们干活,去敲那只乌龟壳吧!”

    “是啊,是啊!”

    北冥西顿时兴奋起来,搓着手:“尤那乌龟王八蛋,看敲破了那层龟壳,看老子怎么捣烂它。”

    两老怪自入住维纳斯大酒店后,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想破解最顶楼的阵势,进入里面看看。但是,这一天一夜里,他们却是被阵势强大的反击,弄得很是狼狈,也吃了不少的苦头。所以,现在的北冥东和北冥西两人,真是对上面的顶楼,恨得牙痒痒。

    两老头已是有些迫不急待,张横自然不敢怠慢。三人已是身形一闪,如同是一阵烟雾般,渐渐地扭曲起来。眨眼的功夫,三人便消失在了房间里。

    今夜月色正圆,把大地照得一片雪亮,维纳斯大酒店一面的玻璃幕墙,在月光的折射下,泛起了朦朦的异芒,让人无法正视。

    “嗯,想不到月光的折射正好做了掩护。”

    张横还正有些担心,今天晚上月色太好,行动会不方便。不过,当三人浮突到外墙,看到玻璃幕墙反射的莹光,张横不禁一喜:“嘿嘿,天助我也!”

    三条淡淡的影子,迅速向顶楼飘飞,只是一会儿功夫,已是到了最上面的六层。北冥两老怪,早已探明,所有的秘密,就在这六层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