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2章 水晶幕墙
    悬浮在维纳斯顶楼的六层间,张横的目光一凝,天巫之眼的真实之眼已然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这楼层的情况。

    渐渐地,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神情也变得难以喻意:“好厉害的防护阵势,竟然环环相叩,没有一丝空隙,要破此处的阵法,看来是难了。”

    以肉眼来看,维纳斯最上面六层,与其他楼层一样,并无什么区别。外面也是玻璃幕墙,似乎就是一层一层地分开地。

    但是,在真实视野里,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最上面六层,根本不是玻璃幕墙,而是一种奇异的水晶,水晶的表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细细的纹路,那都是架构阵势的篆纹,就如同现代仪器中的电路。

    要想破开这堵水晶墙,就已是非常的困难,肯定会触动水晶上的阵法,从而被此地的人觉察。

    张横可不认为,如此重要的所在,会没有人留守看护。

    “嘿嘿,小子,遇到困难了吧?”

    耳边传来了北冥东的声音,此刻两老怪都化成了淡淡的影子,一左一右悬空浮在张横身边。看出张横的为难,北冥东忍不住说话了:“来,这层乌龟壳,就交给我们老兄弟来处理吧!”

    说着,也不待张横反应,已是一把挤开了张横,与北冥西悬浮到了水晶墙的正面:“嘿嘿,小子,看着点,这可是我们老兄弟两,破乌龟壳的不传之秘。”

    张横目光灼灼地凝望着两人,心中也是无比的好奇。他自然清楚,北冥七怪并不是不懂阵法,反尔他们也是阵法的大家。

    要知道,他们被玄武龟的玄武局困了百多年,而玄武局形成的黑白棋,那是时刻千变万化,能演化出亿万种阵势。

    当时的七个老怪,就是能在如此复杂恐怖的阵势演化的变异中生存下来,足见他们七人在阵法上的造诣。

    之所以这次要请自己出手,乃是因为他们没有可以破坏空间规则的本领,也只好借助自己的圣人意境了。

    所以,此刻看两老怪要破水晶幕墙,张横的眼眸都亮了起来,心中不禁很是期待,这两老怪将如何破阵而不引起这里阵势的反应。这可是连自己现在的能力,都无法办到的。

    “呸!”

    那知,北冥东和北冥西两人,突然一口口水就吐在了水晶墙上。顿时,口水顺着水晶墙流了下来。

    “呃!”

    张横有些傻眼,这算是什么?两老头也不嫌脏?

    张横还以为他们这是多年养成的恶习,所以心里还真是只有咕噜的份。但是,他那里想到,这两口口水,正是北冥两老怪开始破阵所做的准备。

    啪啪!

    两声极其轻微的异响响起,口水中似是有什么细小的东西爆开。这顿时让张横心头一震,目光也细细地洞察起来。

    “虫卵?两老怪的口水中有两粒虫卵,难道这是……”

    张横的心中陡地想到了什么。不过,还没等他转过第二个念来,两粒虫卵已然爆开,两条细如眼屎的小虫儿,从里面爬了出来。

    “嗯,小龟蛋儿,快快长大啊!”

    两老怪自然也是看到了出壳的虫卵,不由喋喋起来。

    张横更加地凝神,想看看这会是两只什么虫卵,为什么两老怪要用在此处。

    说来也是奇怪,在两老头的喋喋声中,那两只虫卵真的在迅速地长大,只是眨眼的功夫,已变成了小手指那么粗,身体长有一寸,圆鼓鼓的,看起来就象是菜青虫。

    这回,张横总算看出了两只虫卵疯狂长大的奥秘。原来,这两只怪虫,把两老头吐的那口口水,全部吸收干净了。

    显然,老怪的吐沫中,暗含了他们的精元,这才能滋补两只虫卵,让它们长得如此的疯狂。

    当然,两只虫卵也不是菜青虫,头上长角,浑身晶莹透明,能隐隐地可以看到它们的内脏,两翼还生出无数退化了的软翅,看起来怪异无比。

    “难道是传说中的那玩意?”

    张横的目光骤亮,他猛地想到了天巫传承异虫篇中所记载的一种上古奇虫。只是,现在眼前的这两只怪虫,还是半成熟的状态,之后还会有变化,所以,张横也不敢完全确定。

    果然,这两只怪异的虫子,一会儿就开始吐起丝来,似乎要结茧。

    “够了,龟蛋,老子可不是让你结个茧儿挂在这里来吹风地。”

    两老怪的神情也肃然起来,各自伸出了手,捉住了爬在水晶墙上的虫子。然后手指间一簇黑色的粉末就洒在了虫子头上。

    吱吱吱!

    虫子发出了细微的尖叫,又被放回了水晶墙。只是,它们现在虽然仍在吐丝,但已不是准备结茧,而是顺着一定的范围,在水晶墙上,撒了开来。

    不一会儿功夫,几乎近半平米的地方,就被它们吐出的丝给布满了。

    “果然是天魔蝶,怪不得这两老怪能破这水晶幕墙上的奇异阵势。”

    张横满怀的感慨:“姜果真是老的辣,这两老家伙,近两百年的积细,还真不是白活地,连这种稀罕之物,也能弄到手。”

    天魔蝶也是一种神媒,在百品神媒中却位列第十,已是品级极高的天材地宝。据说只有上古的一些洞天福地,才会有这玩意。张横还真没想到,北冥东和北冥西,就藏着这样的宝贝。

    最难能可贵的是:天魔蝶只有雌雄配对,才会起作用。这两老怪,就各自藏了一只雌和一只雄的虫卵。

    天魔蝶之所以珍贵,就在于它化蝶前用来结茧所吐的丝。这种丝被称为魔蝶丝,可以与任何一种能量架构的阵势符纹溶合,并替代它们。

    因此,天魔蝶被玄门中人戏称为万能破阵手。

    当然,所谓的万能也只是一个比喻,天魔蝶所能破的,只有物质层次上的阵势。象当日困住七老怪的玄武局,涉及到空间法则,天魔蝶就毫无作用了。此刻,用它们来破水晶墙,确实是刀切豆腐,用对了地方。

    心中想着,张横望向两老怪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真不知道,这些老怪的身上,还藏着拽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神奇东西。

    正是时,那两只虫子已吐尽了丝,身体也渐渐地化为了两只大蝴蝶,扑腾着挂在了水晶墙上。

    “嘿嘿,小龟蛋想飞吗?”

    北冥东和北冥西怪笑,手一抓,却已把它们给抓了回去。两只天魔蝶虽然完成了使命,但他们却也舍不得丢掉。

    “可以了,小子,服不服!”

    北冥东的目光望向了张横,老脸上禁不住的都是得意之色。

    “小子服了,嘿嘿,老爷子,要是你们还有这样的东西,就随便扔几样给小子,也好让小子开开眼界。”

    张横厚着脸皮道。

    “嘿嘿,你这小王八蛋,原来是惦记上了我们的宝贝,这可不行,你做梦去吧!”

    只可惜,张横的要求,遭到了两老怪无情的拒绝。

    说着话,两老怪也不理会张横了,伸出手来,按在了被天魔蝶丝覆盖的水晶墙上。

    咔嚓嚓!

    一阵轻微的玻璃破碎声响起,被天魔丝覆盖的水晶墙,竟然整块地化为了粉末,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

    两老怪也不迟疑,手一挥,一阵狂风吹过,所有的粉末顿时被吹得无形无踪。

    此刻再看那堵水晶墙,已出现了一个半米见方的洞。不过,这洞上,仍然覆盖着天魔丝。而且,这些天魔丝替代了原先水晶表面那一道道奇异的纹路。现在,这些天魔丝,就是水晶中的符纹。所以,整个由水晶墙凝成的防护阵,竟然在遭到如此的破坏后,丝毫没有反应。

    张横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天魔丝的应用,不由心中啧啧称奇。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不过,要穿过这层天魔丝,还是非常困难,因为,天魔丝替代了阵势中的符纹,要是对它有所损伤,同样会引起整个阵势的示警。

    只是,让张横傻眼的事却发生了:北冥东飘到了天魔丝前,拉住了其中的一根,就向两边用力拉去。

    想象中天魔丝崩断的情形并没有出现,而是被越拉越长,竟然拉开到了一个成人脑袋的大小。

    “小子,快进去。”

    北冥东道。

    “哦!”

    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个脑袋大小的洞,就是进入这阵势的通道。他那里还会犹豫,身形一缩,已化为一道虚影,直接窜了进去。之后是北冥西,最后进来的北冥东,更是夸张,直接整个人就缩成了小孩子大小,一下子钻过了那个空档。

    眼前陡地一阵光影闪烁,张横还以为自己和两老怪进入了顶层的那几楼。但定睛一看,脸色却是不由垮了下来。

    放眼望去,前面是一条深遂的通道,似乎有重重的门户,也不知有多少。而门户虽然洞开,但张横却已感受到了一种隐隐的危机。仿佛那一道道门户,就是恶魔张开的嘴巴,等待着猎物自行送入嘴里。

    “阵中阵?”

    张横的眉头蹙得更紧,不由喃喃地道。

    “嘿嘿,这乌龟壳可不仅只有阵中阵这么简单。”

    北冥东的声音传来:“小子,等会你就知道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