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3章 千重门
    踏入阵中阵里,张横自然不敢大意。不过,他知道两老怪先前闯入过这里,他们应该已是经历过了这些阵势,所以也就并不急着当先锋。

    果然,北冥东和北冥西两人,已然一左一右,跨步向前走去。

    嗡!

    随着两人的步伐,前面的通道中,顿时光芒闪耀,原本排列成一行的无数重门户,陡地一阵扭曲,空间也似乎在这一刻出现了重叠。

    呜呜呜!

    怪啸骤起,光耀刺目,张横发现,自己和两老怪,已不在原先的通道里,而是出现在了一个方圆有百米,四周尽皆是门户的奇异空间中。

    举目望去,四周的门户不知有凡几,而且,门户并不是静止在某个位置上,正急剧地如走马灯般狂旋怒转,让人眼花缭乱,更是有头晕目炫的感觉。

    “千重门,竟然是类似东方玄门千重门的阵势!”

    张横的眼眸一凝,心中暗道。他已看出了布置在此处的阵势是什么。

    千重门,故名思议,就是这个阵势有上千重门户。当然,这千百重门户,除了一个生门之外,其他的全是死门。

    因此,千重门乃是东方玄门中元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上品阵法。张横还真没有想到,此地就布置了类似的奇阵。足见诸神复活这个组织,底蕴之深。

    心中暗凛,张横却也不迟疑,天巫之眼真实视野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正疯狂旋转的那重重门户。

    要从一千重门户中,寻找一个生门,这确实是九死一生之事。不过,靠肉眼寻找,即使是有真实之眼,这也是不可能的,还需要对阵势的演变进行计算。

    心中想着,张横双手曲张,已是掐算了起来。只是,他还没算出结果,北冥东和北冥西两个老怪,已是怪笑道:“哈哈,就在这里。”

    “哦!”

    张横一愣,不禁诧异地望向了两老怪,心中还有些置疑:“老家伙这么变态?竟然在这么短时间里,已推演出了生门?”

    一望之下,张横却是眼眸一凝,心中已是恍然。

    两老怪确实是已找到了生门,两人脚踏奇异的步伐,十指如蝶翩舞,演算速度之快,确实是让人叹为观止。

    说来还真不是盖地。北冥七怪被困在玄武龟中百多年,时时刻刻都在推演黑白局中的阵势变化。别的不说,光是以阵势的推演来讲,他们七兄妹,确实可以算是独步天下,他们说第二,绝没有人敢说第一。

    再加上两天前他们就来过一次,对此地的阵势更是有所了解。所以,才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推算出生门,破了千重门的阵势。

    嗡!

    空间一阵起伏,光芒急闪,所有的门户刹那消失,张横和两老怪,已是出现在了另一个空间里。

    “这是?”

    张横的神情一凛,望着四周的情形,脸色也变得凝重无比。

    此时此刻,三人凌空遥立在一片星空中,四周星辰闪烁,仿佛每一粒星辰,都可以触手可及。

    万千星辰流转,凝成了星云,星河,乃至星海。人在其中,就象是缈小的微尘,荡漾浮沉,甚至都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嘿嘿,小子,这就是要你出手的地方了。”

    北冥东和北冥西嘿嘿干笑道:“要是我们出手,没个十天半月的,估计难以破解。老子可化不起这龟蛋的闲功夫,所以,还是让小子你来,也给你一次多锻练的机会。”

    两老怪吹大气不怕脸红,明明是有求于张横,却说成是给他一次锻练机会。

    “那小子多谢两位老爷子栽培了。”

    张横还不得不顺着他们的口气说,不然,惹恼了两老怪,还不知他们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一边说着,张横的思感已缓缓地探了出去。

    嗡!

    脑海一震,神窍中的小人儿陡地睁开了眼来,他头顶的几道光环也骤然而亮,发射出了朦朦的光芒。

    张横的心头一紧,神情也显出了惊讶之色:“果然是自成规则的奇异空间,怪不得两老怪没辙了。”

    “细细的探察,张横终于看出了眼前这片奇异星空的奥秘。这并不是简单的阵势,而是此处有一个类似东方玄门法器架构的奇异空间。在这片空间里,有着它自己运行的规则,就象当日李孔亮所用的玄武龟那个空间一样。

    因此,要破开这个空间,走出其中,如果按此处空间所拟定的规则,估计要象北冥七怪那样,被困上个百多年都未必走得出去。

    当然,要是按张横化解玄武龟困局的方法,就自然是变得无比的简单。只是,现在是偷入人家的机要重地,不象是与李孔亮当时作战时,毫无顾忌。所以,张横的行事还得谨慎小心,不能对这里进行大规模的破坏。否则,那就不是偷窥,而是强攻了。

    微微沉吟,张横神窍中小人儿的头顶,溶入了正气歌的功德光环,缓缓地浮突了出来,无数的符篆和文字,在功德光环中如煮如沸,跳跃翻滚。

    嗡嗡嗡!

    空间微漾,光芒骤盛,张横的头顶,也悬浮起了一圈璀灿的光环,圣人光环终于再现。

    刹那,张横的模样,也在这一刻出现了奇异的变化,身上仿佛是罩了一件古代的儒衫,头上也多了一顶高冠,手捧一卷正气歌,整个人散发出了一股浩然的儒家正气。

    “嘿嘿,小子果然有福泽,如此的年纪,就感悟了他妈的龟蛋亚圣意境。”

    北冥东和北冥西此刻已退到了一边,两双怪眼灼灼地凝注着张横,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感叹之色。

    上回在玄武龟甲中,虽然曾见识过张横施展圣人意境,破了玄武局。只是,那时他们困在阵中,看到的只是破阵的那一瞬间。那里有象现在这样,在旁近距离地观察。

    这让两人对张横的认识也更深了一层,这小家伙确实是有着无可比拟的潜力。看来,他们七兄妹,跟着这小家伙,是真的跟对了。

    对于北冥七怪来说,别看他们整天疯疯癫癫,象是缺根筋一样。但能修到尊者的境界,那里会有真正的傻子。所以,他们的大多行为,只不过是肆意而为,不愿遵守世俗或玄门的规则,以便能让他们任性随意地游荡这个世界。

    只是,被玄武龟甲困了百多年,七怪在性情上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被张横救出来后,之所以跟上了张横,一则是心中感恩,另一则也是看到了张横的潜力,想要好好地扶植和跟随张横。再加上张横的六位红颜,确实是对他们真心成意地敬爱有加。他们这才愿留在天阙园,当了六位红颜的干爹。

    至于七怪中唯一的女性北冥白,她之所以甘心替代黑麽嬷,照顾张一凡。这自然也是她要回报张横的一种表现,再加上她确实是喜欢张一凡这个小娃娃,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北冥七怪,看似玩世不恭,不把俗规天律放在心上。但是,七人其实尽皆是重情重义,知恩图报之人。

    “破!”

    那边,张横全神贯注,全部心意已溶入了功德光环中,身上的那股神圣的气息更甚。

    陡地,他一声轻喝,猛然手指向前一点。

    嗡嗡嗡!

    空间急剧地震荡起来,整片星空一颤,手指点处,原本灿烂的星辉中,乍然出现了一个黑点。

    仿佛是白宣纸上,突然沾染了一点墨迹,那个黑点急速地渲染开来,眨眼的功夫,已是扩大到了有手掌大小。仍是丝毫没有停止的现象。

    “这是怎么回事?”

    顶层的神之国度空间里,中央神山的祭台上,红袍老者正闭目冥思。陡地,祭台四周的十二根玉石柱,轰隆隆地旋转起来,光芒大作。老者猛然惊醒,脸上也露出了震惊之色:“难道,难道有人正在破坏宙斯神图?”

    十二根玉石柱中,雕刻着诸神国度的十二主神,其中诸神之主宙斯,就是最高的那一根,比其他的玉石柱都高出尺许。

    此时此刻,雕刻宙斯的那一根,正在剧烈地震动,以至于引起了所有玉石柱的反应,跟着它旋转起来。

    老者的眼眸死死地凝注到了宙斯神柱上,在宙斯雕像的头顶上方,镂刻了一片星空。如果张横在此,就可以立刻分辩出来,他现在所处的空间,与神柱上所刻的图案完全一模一样。

    “叽哩呱啦!混帐,真的有人在破宙斯神图!”

    终于,老者发现了玉石柱上,宙斯头顶雕刻的那片星空中,有一个黑点正在迅速扩大,就象是天空中出现的黑洞,迅速地吞噬着四周。

    老者不禁用古西尔腊语骂了一句,整个人却是陡然跳了起来:“敢破坏神图,杀无赦!”

    “破!”

    星空中,张横竭力地控制着功德光环,他只是让功德光环极小一部分力量,缓缓地渗透入星空里,从而一丝丝地瓦解此处星空的规则。要是不经控制,只怕现在的星空,会大片大片地垮塌,弄出惊天动地的动静来。

    终于,那个黑点已扩大到尺许大小。张横的脸上也露出了喜色,向一边的北冥东和北冥西道:“两位老爷子,可以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