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5章 九死一生
    奇异空间里,两老怪和十名神将边打边逃,已然等在千重门生门边的张横,心中大急。尊者层次的战斗,还真不是现在的张横所能参与,所以,他如今只有在旁边看戏的份。

    但是,看两老怪被神将死死咬紧,无法脱身,他的心已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只有连连呼喊,让两老怪快点撤离的份。

    怦怦怦!

    眼见不能摆脱,两老怪也是豁出去了,一转身,再次联手,准备与紧追而来的十名神将拼命。

    “不要,两位老爷子!”

    张横大骇,北冥两老怪虽然强大,但在同级别十名神将的攻击下,绝难幸免。张横哪里能让他们被困死在此?

    可是,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够资格参战,这到底该怎么办?

    张横心急如焚,脑袋瓜子里自是电念狂转。陡地,一道灵光闪过,张横猛然咬牙:“拼了。”

    嗡!

    空间一震,刚收敛的功德光环再次现形,这次更是光芒极耀,显然张横已是把力量凝注到了极至。

    滚滚的浩然正气歌中的文字,如煮如沸,溶和了功德光环的奇异力量,把张横整个人掩映得如同是一轮升起的小太阳,在这片静寂的星空中,是如此的刺人眼目。

    “灭!”

    一声悠长的长啸声从张横嘴里发出,功德光环的符篆一个个破灭,陡然炸了开来。

    彭!

    一阵无声的闷响在空中响起,却震得每个人的心头一颤,以北冥两老怪的修为,也感觉心脏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

    “小子,你这是……”

    北冥两老怪心头大震,立刻意识到,张横似乎做出了什么。当偏头望去,两人的脸色骤然而变。

    此时此刻的张横,头顶的功德光环以及溶入其中的正气歌正在熊熊燃炽,以他为中心,一圈圈诡异的黑色波纹,正以一种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向四周急剧地漫延。

    咔喇喇,咔喇喇!

    一阵如同是玻璃破碎的声响响起,眼前的星空突然一暗,紧接着,星空中的万千星辰狂乱地飞舞起来。

    天地变色,空间翻转,一粒粒星辰竟然开始殒落,整个世界轰然处于逐渐崩溃中。

    为了救北冥两老怪,张横也是不惜一切了,焚燃了功德光环中的神秘力量,加快了此处空间独特规则的崩塌。

    他并不知道,焚燃功德光环的后果是什么,但是,他却明白,现在只有把这片奇异的星空空间摧毁,才能让两老怪脱身。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实施了这一行动。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诸神国度神山上的祭台中,老者正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宙斯神柱。通过这根神柱,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星空那片奇异空间里发生的一切。

    此刻,突然看到那里的情形,他脸色骤变,心中也是大骇。他已感觉到了什么。

    果然,他所凝注的宙斯神柱,再次剧烈地震动起来,噼噼啪啪的异响也突然响起,一片片石屑,从玉石柱的顶端掉了下来。

    “诸神在上!他竟然要摧毁宙斯神图,神啊!”

    老者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惊呼,整个人都瑟瑟颤抖起来,一半是吓的,一半是气的。

    他可以明明白白地看到,宙斯神柱上,宙斯神雕像的头顶,那片星空的浮雕,现在上面雕镂的星辰,正在一粒粒化为石屑粉,纷纷扬扬地吹落下来。

    玉石柱上所雕的图案,就是那片星空的神图,也是凝成大楼外六层最强大的防护阵。可是,现在它正在一点点地崩溃,这样的事实,是自建起这处诸神国度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如何不让他惊骇莫名?

    星空在无声地消失,冲入其中的十二名神将,陡然浑身一滞,身形猛地变得迟滞和缓慢起来,就象是普通人做的慢动作一样,看 起来无比的滑稽。。

    就在刚才缠斗的那会儿功夫,先前被两老怪击落下去的两名神将,也再次飞了上来,重新冲入里面,与其他神将汇合在了一起。

    只不过,它们进来后,并没能发挥作用,就已然僵化。

    “这是?—……”

    正全力摧燃功德光环的张横,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禁也是一呆。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猛地醒悟了过来。自己对眼前星空的破坏,已影响到了这十二名神将。想来,十二神将乃是依靠了十二根神柱的力量在支持。十二神柱中,最主要的一根宙斯神柱受损,顿时也让这些依附的玩意受到了影响,这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快走!”

    两老怪此刻自然也感觉到了这一微妙的变化,两人那里还会有丝毫的迟疑,双掌一震,震开了纠缠自己的几名神将,身形却是陡然化为流光,冲入了生门。

    与此同时,张横也刹那收敛头顶的功德光环,转眼间便消失在了星空中。

    此时此刻,再看这片奇异的星空,只剩下了一大半,其中缺失的部分,已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

    宙斯神图虽然没有完全被摧毁,但也遭到了损坏,有小半的神图消失了。

    “叽哩呱啦!”

    老者终于回过了神来,望望宙斯神柱上缺损的一小片神图,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嘴里不禁又是一阵愤愤的怒骂,最后牙缝里却是挤出了一段冷冰冰的字来:“不管是谁,让本使查明,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本教也绝不放过你们,一定要你们碎尸万段。”

    这次两老怪和张横前来偷窥,自然是早就预先做好了准备,张横利用魑魅铠甲,改变了脸上的肌肉,不但变了容貌,而且利用真元,使身形也缩了半尺。从外表来看,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

    两老怪也是如此,他们活了近两百年,身上藏着拽着的宝贝可不比张横少。所以,要改变容貌,隐去气息,完全是轻而易举之事。

    因此,老者虽然与两老怪当面相遇,也看到了奇异星空中的张横,却认不出三人是谁。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张横只有准天王的实力,却具有破坏空间法则的能力。

    这一错判,更是让他把张横等人排除在了外,还以为爱尔凯伦岛上,又来了什么超级强者。

    轰隆隆!

    整座七十二层的维纳斯大酒店,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仿佛是发生了大地震。

    “啊!怎么了,地震了,上帝,神啊!”

    下面的六十层,无数已然进入梦乡的旅客,以及下面数十层,各处正在娱乐玩耍的各国客人,都感受到了这阵强烈的震动,所有人顿时惊慌失措,象没头苍蝇一样,尖叫着,呼喊着,向各处的逃生门冲去。

    刹那,整个维纳斯大酒店,乱成了一团,密密麻麻的人群,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蜂拥着从各处冲了出来。

    不一会儿,警笛,救护车以及消防车也呼啸着赶来,把维纳斯大酒店围了个水泄不通,各家媒体的记者,也争先恐后地聚集于此,抢拍此处的情形。

    不过,骚乱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因为震动只是持续了十几秒钟,一切就恢复了正常。

    而维纳斯大酒店,也因为本身有阵势的维护,除了外面玻璃幕墙以及许多客房的玻璃破碎外,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

    凌晨一点左右,一切恢复正常,所有的客人都被劝了回去。各大媒体也在第一时间对此事进行了报导。只不过,报导中提到维纳斯大酒店最顶层,因为电路故障,引起一些电器爆炸,所以造成了巨大的声响。

    现在,事故已找到原因,工作人员也修复了电路,一切已回复正常,请各国的旅客放心。

    维纳斯大酒店的总经理,一位来自英杰尔岛的老外,也亲自到场,通过媒体的专访,向广大旅客道歉,并保证会加强管理,这样的事情以后绝不会发生。

    外界的事情,就这么摆平了。公众和各国旅客的观注度在迅速下降,也许这只为成为老百姓今后茶后饭余的谈资。

    但是,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内部,却是紧张之极。一道道命令发布了下去,整个诸神复活组织的各路力量,也全部被动员,开始寻找今天晚上的闯入者。

    此时此刻,张横和两老怪已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这次行动,两老怪也吃了不少的亏,在最后摆脱十二神将的战斗中,两人也是受了点伤。

    张横的情况更严重,他焚燃功德光环,神魂力受损非常大。虽然得到丹药的弥补,但整个人仍是精神有些萎糜。

    这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功德光环,光芒黯淡,正气歌溶入的文字,也变得毫无光彩。显然已是受了不小的损伤。

    但之后会有什么后遗症,却是连张横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今天晚上的行动,顺利能进入诸神国度的核心,偷窥到里面的情形,去的三人都能全部归来,这已是大幸。

    “嘿嘿,小子,看来这个什么诸神复活的龟玩意,还真是不好对付。”

    北冥东摇头叹气道。见识了诸神国度中的十二神将,连这老怪都有些信心受打击。

    “是啊,龟蛋的东西,竟然能制造出十二名尊者层次的铜偶,这也太邪门了点!”

    北冥西在一边附和,想起当时被十二神将所围,两人还是心有余悸。

    “象那样的神将,想来他们也不会随便就弄出无数个来。”

    张横心中也是感觉非常的辣手,诸神复活这个组织,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了。

    不过,韩冰蕾的事不能放弃,就算是明知前面走的是条没有光明的路,张横也是要走到黑。

    而且,这处所谓的诸神国度,是诸神复活的核心,之所以会有如此强大的守护,也正是这个原因。而张横所要寻找的小蕾他们,却并不在此。这也让张横松了口气。

    想来,诸神复活不可能处处都有这样恐怖的力量守护,敌明我暗的情况下,自己这边还是有机会地。

    三人交谈了半晌,两老怪也决定把几位兄弟都叫过来,这样己方才有更大的把握可以对付。仍是那句话,敌明我暗,一切寻找机会。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突然门被敲响了,同时传来了谢芳紫娇柔的声音:“张大哥,你没事吧?”

    “这小丫头这么晚还找自己?”

    张横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嘴上却道:“嗯,我没事,刚回来,洗澡准备睡觉。小芳谢谢你了,你也没事吧?”

    张横并不准备给谢芳紫开门,时间都过了凌晨两点了,让小丫头进来,确实是好说不好听。更何况,身边还有两老怪虎视眈眈呢!

    果然,又听到是那女孩子来敲门,两老怪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狠狠地瞪向了张横。

    张横很委屈,也很无奈,貌似这可不是自己去找人家,而是人家小丫头来找自己。

    门外,谢芳紫一身睡衣,看似要睡觉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神却无比的清亮,这么晚了要进房间,这是她现在必须做到的事。她得看看,张横是不是出了异常的状况。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