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6章 血引
    “张大哥,我也没事,只不过刚才真是把我给吓坏了,还以为是九一一事件要重演了。”

    外面的谢芳紫娇柔地道,声音中带着几分颤音,似乎仍是心有余悸的样子。

    “嗯,刚才确实是有些吓人。”

    张横附和道:“不过,现在没事了,先前维纳斯大酒店的总经理,还通过电视,说明了情况。”

    说着,已是准备拒客:“小芳,你回去睡吧,时间都两点了,再不睡天就亮了。”

    “张大哥,我的手好疼。”

    但是,门外传来了谢芳紫可怜巴巴的声音:“我刚才想跑出去,也不知在哪儿碰了一下,手指上扎了个刺,现在疼得我根本睡不着。张大哥,你帮我一下。”

    谢芳紫是一定要进来看看,所以连求带撒娇。看她的样子,这是不进门不罢休了。

    张横无奈地望望两老怪,耸了耸肩,只好前去开门:“哦,小芳的手指被刺刺了吗?”

    等打开门,谢芳紫俏生生站在外面,一脸的可怜相。她不待张横说话,已是迫不急待地把手伸了过来:“张大哥,你看,你看,就是这根手指,上面有个小黑点,好象有什么东西刺到肉里去了。”

    “嗯,我看看。”

    张横把谢芳紫带到了客厅的沙发,捧起她左手的食指,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两老怪早就没了影踪,在谢芳紫进入前,隐遁而去。

    “确实是被什么刺给刺了!”

    张横微微蹙了蹙眉,两根手指轻轻地捏住了她的手指。

    一般民间挑刺都是用绣花针一类的东西,不过,以张横的本领,自然不用这么麻烦,只要用真元一迫就行。

    心念一动,一缕柔和的真元,已透入了谢芳紫的手指,那个深深刺入手指的黑点,也缓缓的浮突了上来,竟然是一粒细小的玻璃碎片。

    也许正是刚才的震动中,破碎的玻璃碴子,被她不小心给扎上了。

    “张大哥,谢谢你,你真棒!”

    谢芳紫嫣然而笑。突然又是啊地一声尖叫,俏脸顿时煞白一片,另一只手更是死死地抓住了那只被刺了的手指:“啊,血,流血了。”

    “没事,小芳,挑了刺,就是要挤出点血的,以免刺里有脏物。”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还以为是这小丫头太娇贵,稍微流了点血,就大惊小怪。

    “不是的,张大哥,我小时候得了场怪病,后来就只要一受伤,血就止不住。”

    谢芳紫有些惊慌地道,说着甩了甩手指,再次伸到了张横面前。

    “是吗?”

    张横连忙凝目看去,不禁又蹙了蹙眉。

    青葱般的手指上,一点殷红在漫延。虽然只是一个极小的创口,但张横确实是看到血在不断地流出来。

    “真是奇怪!”

    张横曾经跟父亲学过医,自然也知道一些医学常识。有的人血小板少,凝血功能差,因此受伤后创口不容易止血。

    但是,这都是指受创比较大的创口,象谢芳紫这样,只是手指被刺扎一下,就血流不止的,确实是罕见。

    不过,这点小事,自然难不住张横。他捏住了那根手指,一缕真元已缓缓渡入其中。创口的鲜血立刻就停止了流出来。

    然而,就在张横为谢芳紫止血的时候,他的手臂上,一点血滴,正缓缓地渗入其中。这滴血正是刚才,谢芳紫甩手时甩出来的,正好就甩到了张横的身上。

    只不过,这滴血太细小了,张横根本没注意,也没在意。

    说来也是奇怪,那滴血不象普通人的血那样,就这样沾在张横的手臂上,只是眨眼的功夫,它如同是冰雪一样,竟然就这么溶入了张横的皮肤。张横只觉手臂上似是被蚊子咬了一下,但他仍是没有在意。一切就这么过去了。

    “嘻嘻,张大哥,你真是太棒了。”

    见手指上的血止住,谢芳紫俏脸上又露出了可爱的笑容:“谢谢你啦!”

    “嗯,小芳,去睡吧!”

    张横点头:“再不睡真的天亮了。”

    “好啦!”

    谢芳紫这回没有再纠缠,站起身来,朝张横挥挥手:“拜拜,明天见,哦,应该是等会见。”

    望着小丫头蹦蹦跳跳地跑出房去,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

    再说谢芳紫,回到房里,俏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神情也变得清冷无比。怦地一下关上门,她快速地奔向了卧室。

    谢芳紫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盘膝坐下,手一翻,掌心已多了一只精致的银盒。按了个按钮,银盒无声地打开,里面是一盒血色的粉末,透 着奇异的香味,整间卧室顿时弥漫了一股异香,隐隐的还夹着少许血腥的味道。

    如果张横此刻在这里,看到谢芳紫银盒里的东西,一定会大为震惊,因为,这血色的粉末,正是一种灵媒。而且,还是无比珍贵的神媒,被称为血髓香。乃是采自灵麝的骨髓。

    灵麝也是传说中的动物,据说到了如今,已近乎灭绝,也不知谢芳紫是从何处弄来这血髓香。

    谢芳紫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她慎重地从银盒里拈起了少许血髓香,然后在面前的小茶几上,轻轻地挥洒起来。

    她的动作轻柔而优雅,指尖洒落的血髓香渐渐地在玻璃小几上,绘出了一幅无比复杂的图案,曲曲扭扭,看起来象是一张魔鬼狰狞的脸。

    “嗯,成了!”

    谢芳紫舒了口气,俏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微一沉吟,她陡地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顿时,鲜血流了出来,谢芳紫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血,滴在了小几上的那幅图案上。

    嗡!

    小几震动了一下,血滴却被血髓香急剧地吸收,原本就赤红的颜色,变得更加的鲜艳,整幅图案,也显出了一种妖异,闪起了淡淡的血光。

    “血引!”

    谢芳紫喃喃着,口中念出了一段怪涩的音节。

    嗤啦!

    小几上诡异的图案象是猛地活了过来,曲扭摆舞,酷似魔鬼脸的图案,不断地扭曲变形。一个虚幻的影子,也从图案中浮突了出来,一闪就没入了空中。

    蓬!

    小几上的图案陡地燃烧起来,眨眼间便化为了灰烬。此刻再看那张玻璃小几,上面已然空无一物,表面更是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么高档的酒店,难道也有蚊子?”

    隔壁,张横搔了搔手臂,不禁诧异地道。

    他感觉手臂上似是被蚊子叮了一下那样,很是痒痒的。他下意识地挥了挥手,却也没在意。

    然而,张横却哪里知道,此时此刻,在那块骚痒的皮肤下,一点血滴,正在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迅速地漫延开来。不一会儿,便凝成了一幅如同是恶鬼脸孔的诡绝

    图案,渐渐地隐没入了他的皮肤里。

    “魔心血图!”

    望着小几上消失的鬼脸,谢芳紫俏脸上又露出了那清纯迷人的笑容:“嘻嘻,张大哥啊张大哥,这回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

    天终于亮了起来,沉睡的城市也在人们的喧嚣中被唤醒,大街小巷,海滩广场,开始涌动起了人流。

    张横缓缓地睁开了眼来,昨天一夜的打坐练功,让他受损的神魂有所恢复,但功德光环依然黯淡,张横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它有所起色。

    微微摇头,张横站了起来,正想走到玻璃幕墙前,看看外面的景色。突然,门被敲响了,谢芳紫的声音传了进来:“嘻嘻,张大哥,不会还在赖床吧?”

    “哈哈,小丫头,我早就起来了。”

    张横回答,他其实昨天晚上就根本没睡觉。

    门打开,谢芳紫出现在了门口。不过,今天她又换了一副行头,一身湖兰色的休闲装,配以整齐的短发,身上不戴任何一件手饰,整个人清爽的就象是一湖纯净的湖水,给人特别清新的感觉。

    “青春真是梦一样的时代!”

    张横不禁赞了一声,对谢芳紫的清纯可爱,也是无比的欣赏。

    张横虽然同样年轻,但是,随着修为的提高,进阶的提升,他的心境似乎变得苍老了,已很少时候,会去着意自己的打扮或装束。

    “张大哥,我今天漂亮不?”

    谢芳紫似是故意要逗他,在张横面前轻盈地转了一圈,就如同是一只美丽的蝴蝶,带着一种优美的旋律。

    “哈哈,小芳当然漂亮了,小芳是我见过的女孩子中,最清纯可爱的姑娘。”

    张横由衷地赞道。但是,话说到最后,他的神情却是微微一滞,张横猛然感到了一种异样。

    也不知是为什么,突然感觉,眼前的谢芳紫在自己心中的印象有些不一样了,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抬足间,都带着一种让张横无比清新的感受。甚至让张横有忍不住想上前亲近她的渴望。

    张横的心陡地一突,这种异样,让他无比的意外。

    要知道,张横可不是没见过美女的初哥,无论是白马山的一众红颜,还是他所遇到过的几位玄门名秀,个个都是人间绝色,哪一个会比谢芳紫差。

    但是,张横却从来就没有产生象现在这样的感觉。那么,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