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7章 小大人
    已是来到爱尔凯伦的第三天,据刘航传来的消息,联合调查组那边,仍是毫无头绪,现在调查组的所有人员,一个个都急得上了火,却是毫无办法。

    张横这边,虽然已是理出点了头绪,但要实施还有一定的困难,他在等待自己的人手到来,也好以最快的速度,组成上神山的高山区探险的旅程。

    下午,赵子强等人终于乘坐飞机赶到了爱尔凯伦。他们这次一共有二十多人,除了阿娇阿蛮以及十几名巫族的修者外,还有曾海洋和张续等人。

    二十多人组成了一个旅游团,浩浩荡荡地入住到了维纳斯大酒店。

    张横当时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与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前来问候他的吴勇和卡勒扎巴坐在一起聊天,看到赵子强他们,张横不由眼眸一亮。

    赵子强以及曾海洋和张续等人,也立刻发现了坐在一边的张横,众人顿时兴奋起来。

    哗啦啦!

    一大帮人就坐到了张横不远的休息区,三三两两地闲聊起来。他们并没有与张横打招呼或接触,相互之间都装作并不相识。

    赵子强他们是张横暗中的布置,除了可以随时支援自己外,还能在暗地里打听各方面的消息。

    “对了,吴总,我那个申请的野行旅游现在怎么样了?”

    自己召集的人手已到达,张横立刻问起了上高山区旅游的事。

    “这我还得打个电话问问,估计还得一两天。”

    吴勇有些苦恼,张横要上高山区的事,他其实并不赞同,因为那里太危险。要是出了点什么事,他实在难以向大老板胡祖林交待。

    不过,张横的决定,他却绝不敢违背,因此对于组团的事,他是希望越难越好,这样也能拖延几天,说不定几天后张横就改变主意了。

    一边说着,一边拨通了电话。只是,打着电话,吴勇脸上浮起了惊讶之色:“什么?你说人数齐了?好的,好的,那我知道了!”

    “张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转过身来,吴勇道:“刚才凯撒公司负责旅游路线的经理说了,您要求的特殊旅行,人数已凑集。最早可以明天组团出发。”

    “是吗?”

    张横也有些诧异,本还以为需要自己的人来凑数,那知竟然只是隔了一天,就有人前来加入,而且凑集了人数,这确实是有些出乎张横的意料。

    那么,到底是些什么人,竟然会与自己有同样的兴趣,想去无人区的原始野生区域冒险呢?张横的心中,对几位其他的参与者,突然感觉到很大的好奇。

    “嗯,那就麻烦吴总,告诉对方,我们明天出发。”

    微一沉吟,张横道。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告诉对方。”

    吴勇连连点头,又去打电话了。

    定好了出行的时间,天色也近了傍晚。吴勇匆匆告辞张横离去。

    一个多小时后,吴勇又回来了,身后跟着五六个人,手里拿了不少的登山装备。

    “张少,我看您什么也没准备,所以怕您明天太急,就让人把蹬山需要的装备全部给您买来了。您看一下,合适不合适?”

    吴勇想的确实是周到,可张横哪里会需要这些东西。但人家一片好意,张横也只能接受。

    晚上约了张磊去棚户区看那里举行的一次大撒满,顺便去瞄瞄那位所谓的奇人。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张横便信步向唐嫂中国菜那间饭馆走去。

    张磊果然早就等在了门口,远远地看到张横过来,就小跑着迎了上来。

    “张横,你来了,我们快进去,包厢已订好了。”

    张磊热情地道。

    张横也不跟他客气,拍拍他的肩:“老同学辛苦了。”

    两人进入了店里。如今的张磊是这家唐嫂中国菜的经理,服务生看他亲自领客人进来,一个个更是恭敬有加。

    张磊这个经理还没养成摆架子的习惯,因此,一路上他笑着与众人打招呼,张横看他的脸上肌肉都要僵化了。

    总算进入了包厢,目光一扫,张横却是颇感意外,里面的桌子边,竟然已坐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

    男孩显然感觉无聊,正低头玩筷子。两根木筷,如飞转的轮子一样,在他两手的十指间,飞旋翻舞,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甚至还能听到隐隐的风声,那是筷子旋转速度太快,撕裂空气发出的轻啸声。

    “好一手柔指功!”

    张横的心头一震,望向男孩的眼神已有了些异样。男孩看似在玩杂技,但这一手是真正的内家柔功,才能让筷子吸附在手指间,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

    而且,张横也敏锐地觉察到,男孩体内蕴含了真力,虽然层次不高,但已是隐隐地有突破一层顶峰的境界。

    “如此小的年纪,已然练到了这样的程度,不知这男孩出自哪一家名门?”

    张横越来越对他感兴趣了。尤其是男孩练的是真力,可不是西方教派那一套玩意。

    “张横,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朋友徐宇翔。徐小兄弟。”

    张磊此刻也看出了张横神情的异样,连忙给张横介绍道。

    “你就是张大哥所说的张横?”

    这个时候,被称为徐宇翔的男孩已收了筷子,站起身来,一对炯炯的眼睛,上下打量起了张横。

    他一点也不怕陌生,小脸上还有几分稚气,却是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原来你就是张磊的朋友。”

    张横连忙伸出手来,想去摸人家的脑袋,他潜意识里,还是把对方当成了孩子。

    不过,徐宇翔微微一错身,已然避开了张横的手,脸上毫不客气地露出了不悦之色:“我最讨厌别人摸我的头。”

    “哈哈!”

    张横一怔,却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知道了,以后绝不会。”

    想起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象眼前徐宇翔那样带着几许判逆,张横不禁对眼前的男孩多了几分好感。

    “我听张磊叫你小兄弟,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跟着他叫你一声小兄弟呢?”

    张横也上下打量起了徐宇翔。

    徐宇翔应该只有十三岁的模样,长的比一般孩子高半个头,眉清目秀,年纪虽小,已是有了帅哥的轮廓。尤其是他的体形修长,虽不见怎么壮硕,但给人匀称充满爆发力的感觉。

    “嗯,可以。你与张大哥是同学,还帮了他不少的忙,听说他这个经理,都是因为你才能当的。”

    徐宇翔象小大人似的,点了点头,同意了张横。

    张横入座,不一会儿,服务生也送上了满桌的菜肴。趁这会儿功夫,张横也从张磊这里,知道了徐宇翔的一些情况。

    徐宇翔也是来自华夏,而且就是与张磊张横他们是同一个省份,说起来是的的确确的老乡。

    他的父母早几年来到西尔腊的爱尔凯伦岛,开了一家百货公司,生意做的还不错。徐宇翔是随父母移民来此,在这里也已住了快十年。

    徐宇翔父母与张磊就住在相邻的房子,说起来是隔壁邻居,两 家的关系非常不错,过年过节的,张磊都会到徐家吃饭。因此,张磊就与徐宇翔从小就认识了。

    “对了,张横哥,听张大哥说,你要见我师父?”

    徐宇翔的目光望向了张横。

    “是的!还要小兄弟你引见。”

    张横点头。他当然知道,徐宇翔所说的师父,就是棚户区的那位奇人。

    说来徐宇翔拜师也算是一段缘份。他五岁那年,生了一种怪病,看遍了各大医院,却是毫无办法。最后,还是有人介绍,说是棚户区有个奇人,要不去撞撞运气。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徐宇翔父母,就把他带到了那位奇人那里。竟然还真的被治好了。

    不仅如此,那位奇人向徐宇翔父母,提出了要收他为徒的要求,说是徐宇翔骨格清奇,是块玄门修习的好料子,他不想埋没了这样的美玉,再加上他自觉年纪也大了,也想把一身所学能有个传人传承。

    徐宇翔父母见识了他的手段,那会拒绝,正是求之不得。于是,就这样,徐宇翔在五岁那年,正式拜那位奇人为师,到如今已是有八年了。

    “张横哥,你可知道,我师父有几种人是不见的。”

    徐宇翔的小脸上露出了肃然的神色。

    “哦,这个张磊可没跟我说过。”

    张横很是诧异:“小兄弟,那你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张大哥他也不知道,因为我没跟他说过。”

    徐宇翔道:“我现在就是准备告诉你。”

    “来自教庭的人,我师父一向不见。”

    徐宇翔神情凝重:“除此之外什么和尚道士尼姑,反正这类出家人或是有教派的人,他都不见。还有,就是那些算命卜卦的江湖人士,他也从来不屑理会。”

    “竟然有这样古怪的规矩。”

    张横更加惊疑了,心中也不由暗笑:嘿嘿,哥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个算命卜卦的。

    当然,这话张横可不会对徐宇翔说,以免自添麻烦。

    而他的心中却是寻思起来:“这位奇人到底有什么顾忌呢?或是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隐居在爱尔凯伦这个偏僻小岛的棚户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