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9章 海先生
    “诸神的福音?”

    张横的眉毛陡然挑起,望向了四周。

    此时此刻,教堂里所有人都虔诚地趴伏在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词。高台上洒落的点点金辉,如同是春雨的雨丝般,丝丝地渗入每个人的身体。

    凝目望去,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身体,都有光氲在流转。再看众人的表情,尽皆露出了陶醉的痴迷。

    “这不是当日莲花教的莲花圣母,愚弄百姓的手段吗?”

    张横咕噜了一句,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他已立刻分辩出,所谓的诸神福音是什么。

    高台上先前突然如烟花般炸开的东西里,参和了某种灵媒香料。这种香料具有宁神的作用,并能让人产生愉悦舒坦的心情。说到底,那种灵媒香料,就是麻醉神经的一种毒品,类似鸦片,幸好只是偶尔用一次,如果长期如此,只怕会让人上瘾。

    “好个神主教,用神经毒香来欺骗民众,这是想让人们死心踏地地成为他们的铁杆信徒啊!”

    张横眼眸一眯,心中更加不屑。

    微一沉吟,张横也管不得什么了,向张磊和徐宇翔说了声我有事出去一下,身形已从大厅里退了出来。

    “呃!”

    张磊和徐宇翔面面相觑,两人是真的被张横搞糊涂了,在诸神福音的紧要关头,张横能有什么事,要离开这里?

    张横却哪里会理会两人的惊愕,他此刻已窜出了教堂,目光四望,神情又是一凛:“原来是在那里。”

    张横之所以突然离开,就是要寻找到暗中施展迷幻术迷惑民众,并用灵媒香料之人。先前在教堂里,高台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人。这说明施术者,隐藏在其他地方。

    顺着灵媒香料残留在空中的气息,张横迅速向前奔去。绕过了这座教堂,眼前出现了一片山崖,这已是到了海边的那座悬崖。因为海风的腐蚀,这片山崖壁上,布满了无数的山洞,密密麻麻,如同是蜂巢。

    张横的目光陡地一凝,已凝注在了一处山洞上:“就在这里了。哥们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山洞离地有一米左右,是附近被腐蚀的壁洞中最大的一个,洞口平滑整洁,显然是经常有人出入和打扫。

    脚步刚踏入洞口,里面便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什么人?”

    对方使用的是英语,张横自然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他并没有吱声,仍是迅速向内走去。

    山洞有一段短短的通道,大约有五六米,上面明显有人工刻凿过的痕迹。

    “朋友,到底是谁?你这样不经主人允许,私自闯入,意欲何为?”

    洞中那沙哑的声音,已感受到了什么,陡地提高了声音,一股犀利的气息,也隐隐地透了出来。

    张横此刻已走到通道的转弯处,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障眼阵法。不过,那只能骗骗普通人,把他们阻挡在外,对于张横来说,他根本就可以完全无视。

    他那里还会留步,不禁冷哼一声:“阁下在此装神弄鬼,愚弄这里的人们,在下倒是要问你,你身为玄门之人,如此又是意欲何为?”

    说话间,脚下陡地加快了速度,身形一闪一隐之间,他已出现在了山洞中。

    入眼是一处有四五十平米的不规则山洞,洞内除了桌椅之外,就只有在靠山壁的地方有一张石床,摆设十分的简单。

    此刻,一个头发花白,满脸风霜,看起来瘦骨嶙峋的老人,就盘膝坐在石床上。在他的面前,还摆放着一块方圆有尺许左右,上面雕刻了一幅奇异图案的石板,正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是你?海先生?”

    张横的身形陡然一滞,目光死死地瞪着石床上的老头,满脸的惊疑。

    现在的张横,自然已知道棚户区的那位奇人老头,单名一个海字。因此,这里所有的人,都尊称他为海先生。奇人或怪人,那都是人们在背后对他的别称。

    张横还从徐宇翔那儿知道,他师父海先生其实姓李,因此,怪老头真名李海。自于他来至何处,却是连徐宇翔也不知道,似乎他对于出身,很是忌讳,从来不愿说起。

    张横追蹑灵媒香料的气息,他还以为这里隐藏着诸神复活组织的某个人物。那知,进入山洞,竟然看到这样一个老人。他却是顿时想起了徐宇翔曾对他师父的描述,立刻就判断此人极有可能就是棚户区的那位奇人。

    “不错,这里人确实叫我海先生或海老先生。”

    老头目光一凝,与张横对视着,脸上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你难道是冷撒尔所说的那位来自东方的年青人?”

    老人正是徐宇翔的师父李海,他也立刻猜到了张横的身份,脸色更加肃然。

    “哈哈,海先生果然高明!”

    张横神情一凛,摇摇地与李海对峙着。一时间,两人却是暗中较量上了。

    李海的修为显然也已达到了四品,气息深沉而厚重,竟与张横相持不下。在短时间内,谁想以本身的气势压迫对方,还真是不可能办到。

    “啊,你们干什么?”

    正是时,洞外的通道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徐宇翔和张磊两人,已出现在了洞中。

    不过,一进入洞里,徐宇翔立刻感受到了洞中那股强大的气场,不禁身形一滞,他和张磊两人,根本走不进山洞来,并且有一种心胸窒堵,几难呼吸的压迫感。

    徐宇翔大惊,他顿时明白,山洞中的两人这是暗中在较劲。这让他大惊失色。

    张横哥他不是来拜访自己的师父的吗?怎么一见到自己的师父,却就动上了手。他这是想干什么?

    张磊此刻脸色煞白,他只是个普通人,被洞中弥漫的那股强大的气场,压得完全说不出话来。甚至不由自主地退到了通道中。

    他就算最傻,现在也看出了情况不对,不禁神情尴尬无比。

    一个是自己的老同学,另一个是自己好朋友的师父,要是这两人干起仗来,张磊都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

    “哈哈,小兄弟,我们没事。”

    张横和李海互望一眼,两人都是微微点头。同时都收回了散发的威压。

    嗤!

    一阵细微的尖啸声卷过,气势产生的压迫,在两人同时收回的刹那,竟然在山洞中形成了一股回旋的劲风。

    “好,果然不愧是东方玄门中人,年纪青青,竟然已有如此修为,老朽佩服。”

    李海点头,一张干巴巴的老脸上,也露出了赞许之色。

    “海先生过奖了。”

    张横淡淡地道,心中却是对眼前的这个老头,更加的好奇。

    与李海的气劲较量中,张横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气劲隐有滞涩之感。以如今张横的见识,立刻判断出来,老头身上肯定有隐疾,否则不会如此。

    不仅是这样,看老头的气色和模样,脸上笼罩了一层阴晦,皮肤干涩无光,这哪里是一位玄门强者的样子,完全就象是病入膏肓的迹象。

    再配以嶙峋的瘦骨,一副干瘦的身形,张横已然更加的肯定,眼前这老头,早年肯定受过重创。

    而且,此刻张横也敢确定,先前在教堂中看到的幻景,以及之后用灵媒香料弄出诸神福音的源头,就在此处。这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切古怪,全是由李海暗中弄出来。

    张横心中就很是难以理解了。

    照说,诸神复活所弄的教堂,乃是洋教的一种。属于西方教派。而从李海体内蕴含真元,以及他的修为和力量来看,他也应该属于东方或周边玄门的人物。

    一个东方那边的玄门人士,怎么会帮着西方教派玩这些愚弄这里老百姓的玩意?张横对眼前的李海,越来越感觉迷雾重重了。

    “啊呀,你们吓死我啦!”

    这个时候,徐宇翔已跑了进来,望了一眼张横,却是终究与师父比较亲,他已快速地跑向了李海:“师父,您没什么吧?”

    “嗯,我没什么!”

    看到徐宇翔,李海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一边伸出手来,亲热地摸了摸他的头。

    这位刚才还在饭桌边说过,最恨人摸他脑袋的小大人,此刻却是任由李海摸头,脸上还露出了乖巧的神色。

    张磊也走入了洞中,看看张横,又看看徐宇翔师徒,他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默默地站在了张横的身后。

    “好了,小宇。”

    李海微微一笑:“有贵客前来,你还不代师父为客人泡茶。”

    “是,师父!”

    徐宇翔答应一声,跑到了石床边。那里有一只小火炉,正用碳火煮着一壶水。旁边还有一应的茶俱。

    小家伙的动作很麻利,拿出了一套紫砂壶和杯子,拿起水壶,熟练地泡起茶来。

    他泡的竟然是中国的功夫茶,看他的手法,应该已是有好多年的功底了。

    不一会儿,茶水泡好,徐宇翔为众人都送上了一杯。山洞里的气氛变得详和起来,仿佛就如同是朋友间的一次小聚。

    张横端起茶杯,轻轻一吹,鼻间顿时传来一股特别的茶香。张横的眼眸却是不禁微微一凝,心中暗道:“是我们家乡江南特产的龙井茶!”

    心中想着,张横望向李海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异样:一个流落在爱尔凯伦岛的奇人,说的是英语,但在许多习性上却有着中国人的生活习惯。

    更重要的是:体内修练的是真元,却替诸神复活看管着前面的教堂。

    那么,李海这位奇人,在他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离奇的故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