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0章 七星针
    “在下张横,冒昧前来,还请海先生见谅。”

    张横向李海抱了抱拳,道明了来意:“在下有些事不明,尚请海先生解惑。”

    “嗯,张先生客气。”

    李海微微颌首,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不过,张先生,老朽也有一件事相求于先生。”

    “海先生客气了。”

    张横心中一时不明白,这老头有什么事要求自己,但嘴上却道:“有事尽管说,在下一定尽力而为。”

    “哈哈,此事说来也是那小子罪有应得。”

    李海微一沉吟,先是说起了他在此地的一些情况:“老朽因为腿脚不方便,这些年住在此处,多亏了棚户区的人们照顾。所以,老朽平时也会给这里的居民看看小病,看到一些有资质的小孩子,也会偶尔指导一下。”

    张横点头,他现在当然早就从徐宇翔那儿知道,李海的双腿不知是什么原因,自来到棚户区之后,就一直瘫痪着,不能行走。所以,他平时的生活,确实是需要人们照顾。

    “冷撒尔这小子虽然为人蛮横了点。不过,他这也是为生活所迫。他心地还算是不错的,至少对他父母亲人,都是非常的爱护,早些年老头子的许多事,也是全由他包了。”

    李海突然语气一转,说到了冷撒尔身上,脸上也露出了无奈的神色:“只可惜这小子笨的象头驴,老朽曾经一再告戒他,这世上奇人异士数不胜数,不要以为自己有一身蛮力,就随便招惹一些看不透的人,尤其是来自东方的旅客。”

    “但这小子嘴上说的好,却从来没放在心上。这回就踢到了铁板。”

    李海的目光凝注在张横脸上,眼神变得炽烈起来:“张先生,冷撒尔这小子得罪了您,在此老朽先替他道个歉。还请张先生高抬贵手,饶过了那小子。”

    “哈哈,海先生,你说的是这事。”

    张横不由笑道:“此事早就解决了。”

    当下,他也不隐瞒,把白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想来冷撒尔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吧!”

    “原来如此。”

    李海不禁老脸一红,脸上却已露出欣慰之色:“那就多谢张先生了。”

    冷撒尔对于两人来说,也算是一个结。现在,这个结解开,彼此之间似乎变得更加的和协。

    当下,张横也不客气,又抱了抱拳:“我看海先生修练的也是真元,但不知为何,海先生竟然要为神主教代管前面的那处教堂?”

    张横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这也是他现在与李海之间最大的隔膜。如果李海是属于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人,那么,他与李海根本没什么话可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两人是敌非友。

    “张先生说的是这事?”

    李海无奈地摇了摇头:“此事说来话长,不过,这也是老朽无奈之举。”

    “是吗?”

    张横目光一凛,死死地瞪在了他的脸上。

    “确实如此。”

    李海抬起头来,眼神与张横直视着,这才缓缓地道:“数十年前,老朽从外地偶然来此。那时此地的棚户区还没有现在的规模,还仅仅只是初建,只有很稀疏的十几户人家。老朽因为某些原因,便准备在此隐居,再加上当时双腿已然无法行走,要想再去别处,也是困难无比。”

    李海说起了他当年的经历,山洞里顿时寂静无声,只有山洞四角的四盏照明用的长明灯,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灯油轻爆声,在这静寂的山洞里,却显得特别的异样。

    张横,张磊和徐宇翔三人,一个个都静静地望着他,听着他的述说。甚至连徐宇翔的小脸上,也露出了满满的期待神色,他还从来没有听师父说过他以前的事。

    “只是,老朽刚到这里不久,便有人找上了我。”

    李海继续道:“来人是位身穿长袍的宗教人士,说是要让我加入他们。”

    “诸神复活的人?”

    张横忍不住道。

    “哦!”

    李海一怔,目光猛然望向了张横:“原来张先生也知道诸神复活?”

    “哈哈,偶尔听同道说起过。”

    张横立刻意识到,自己因为心中有所挂牵,所以一听到相关的事,就不禁脱口而出。但是,这却是说漏嘴了。所以,他只好打个哈哈,掩饰了过去:“海先生还是说您的故事吧!”

    李海用异样的目光望了张横一眼,却也并不追问,又接着先前的话题道:“老朽自然是不会同意,对方来历不明,更是毫无理由,就要老朽加入他们,这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后来对方道明了他们真实的身份,正如张先生所说,乃是为一个叫诸神复活的秘密宗教组织。只是,这个宗教组织还没有正式公开,当时正处于暗中发展的状态。”

    李海长舒了口气:“来人乃是诸神复活组织中的一名神使。他那次过来,就是特意为我而来。”

    “嗯!”

    张横点头。对于诸神复活在以前的行为,张横也算是最了解内幕的人了。最初还没有壮大的诸神复活,确实是到处找人合作。来了李海这样一位高手,他们自然是不肯放过了。

    事实也如张横所猜想的那样,当年的李海,自入住棚户区后,就被诸神复活给瞄上了,不断有人前来搔扰。最后,在诸神复活威胁利诱下,李海本身又腿脚不方便,无处可去。虽然没有加入他们的组织,却也不得不答应与他们合作。

    “这就是海先生替他们管理此处教堂的原因?”

    张横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语气已是有些不客气。

    “唉!”

    李海长叹一声,脸上露出了一丝愧色。

    诸神复活的事,已压在他心中很多年。在这里,他又找不到可以谈心的人。因此,这么多年来,他确实是无比的压抑和寂寞。

    今天,突然遇到了张横这位同级别的强者,他不禁把这桩心事,说了出来,整个人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说着,李海的目光一凛,凝注到了张横脸上:“张先生,我知道你不屑老朽的行为,只是,老朽这也是情非得以。”

    “不过,今天遇到了张先生,老朽这也算是找到了可以所托之人。”

    李海陡地哈哈大笑起来:“老朽委曲求全这么多年,也该摆脱苦海了。”

    李海大笑着,笑得无比的畅快。但是,他的笑声陡地嘎然而止,紧接着便剧烈地咳嗽,一抹黑血,也从他唇边咳了出来。

    “啊!师父,您怎么了?”

    徐宇翔就在他身边,突然看到师父咳血,顿时大惊失色,猛地扑到了李海身上:“师父,您怎么咳血了,您没事吧?啊,对了,师父,药呢?”

    徐宇翔有些语无伦次,一时更是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小宇,没用的,这是师父的老毛病了。”

    李海苦笑,抹了抹嘴角的黑血,神色一片惨然:“这些年来,师父一直硬撑着。不过,今天师父我终于不用再受这样的煎熬了。”

    “啊,师父,不要啊!”

    徐宇翔虽然年纪还小,但他那能听不出师父话语中的意思,顿时哭喊起来:“师父,您不要丢下小宇,小宇不能没有您。”

    “小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李海的神情变得难得的柔和,眼神中也多了一抹依恋和不舍,他再次轻轻地爱抚着徐宇翔的脑袋:“小宇,你已长大了,是个小男子汉了。这些年来,师父把能传给你的,都传了给你,你一定要好好努力。”

    “会的,师父,小宇一定会好好努力。”

    徐宇翔这回是更加的心慌了,就算是傻瓜,也都看出来了,李海这是在交待后事:“可是,师父,您不是好好的吗,你千万不要离开小宇啊!”

    “小傻瓜!”

    李海亲昵地说了一句,目光再次凝注到了张横身上。

    张横此刻正紧皱着眉头,他自然也看出来了,当先前李海说出他与诸神复活的关系后,这老头全身的气息一滞,原本还算是免强活跃的生命力,竟然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张横的心一凛,立刻意识到,这老头不对劲了。这就象是李海原本背负着一副重担,一直在死死支撑。现在突然背上的重担放下,他的精气神一下子就有溃散的现象。

    可是,这让张横大是不解:就算他与诸神复活这个组织,被迫合作,是他心中最愧疚的事。现在向自己说了出来,算是释放了心中压抑多年的苦闷。从而让心情产生了极大的波动。

    但是,这也不足以引起他的旧疾发作。那么,这老头现在出现这样的状况,他到底是怎么了?

    “张先生!”

    李海神情肃然:“我想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老朽身有旧疾。”

    “其实,老朽早该在数十年前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李海微微叹息:“只是,老朽使用了一些特殊手法,这才苟且偷生到如今。张先生请看。”

    说话间,他缓缓地低下了头来,以便让张横能看清他头上的情况。

    “这是?”

    山洞里的几人,下意识地全部望向了李海的头。

    李海花白的头发,显得很是稀疏。张横的眼皮却是剧烈地跳了几下,他立刻敏锐地发现,在李海的头发中,竟然有七点闪烁着金属光芒的小点:“七星针,海先生的头上为何有七星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